第四十一章 幽蓝鬼火,一网打尽

    这幽蓝的鬼火不知是何等来历,仿佛就像那火星飙射入汽油桶里面一般,将地上、天空中的所有老鼠、蜥蜴、蝎子、蜈蚣、毒蜂、蠹虫、毒蛇、蜈蚣、虾蟆、黑头蚂蚁、山蚂蟥、大环蚯蚓等等一应毒物,全数燃烧,无数的生命在这一霎那间就从人世间消失殆尽,不知踪影。%&*";
    这火燃烧,却也只附着于细小的生命体之上,而且稍大一些的白花蛇、竹叶青,虽然身中鬼火,却也能够迅速逃离,仓惶地往草丛中钻去,得以解脱;至于那些青草野树,被映照得冉冉放光,却并不曾被燃烧到,如同打酱油的旁观者。
    空气中顿时一大股难闻至极的气味在扩散,烟雾升腾而起,让人心中厌恶,只欲呕吐。
    那火焰并非往上升起,而是左右飘摇,如同鬼脸一般变换不定,蓝绿映照,尤为恐怖。
    我刚刚生出来的豪情壮志,被这野火燎原的幽蓝鬼火给浇灭,再看林子边缘有一排排皮肤均为金属亮铜色的黑衣人汹涌出现,越过那些幽蓝点绿的鬼火群落,朝着这边跌跌撞撞而来,不由吓得浑身冰冷,当下也不再继续潜伏,见地上那六人已经奄奄一息,没了生机,心中也觉得差不多够本了,站起身来,往着后面就是一阵狂奔,逃命要紧。
    来人正是萨库朗的五号人物黎昕,时过境迁,不知道那个位于缅北深山中的邪教,至今到底还是否存在,但是作为五号人物,这个长相严肃的中年女人有着冰一样冷酷的心脏召唤小黑天的实际工作,是她在主持的,人彘的贩卖和制造工作,也是她在管理的;她甚至因为将四号人物麦神猜的初恋女友,炼制成双手双脚皆被斩去的人彘,才导致了后来麦神猜的叛变,吴武伦带领的缅甸军方前来。
    这个女人工于心计,阴森、狠毒、变态,没有一点儿人性……几乎所有的阴暗面,她都有具备。
    而且她长得还很难看,一个普通中年妇女的模样,还终日严肃,板着一张麻将脸。
    然而她却十分的强大,这强大不但来源于她本身,还有诸般的手段。
    譬如那外表堪比铜甲尸强度的僵尸群,譬如她刚刚洒下的那一把幽蓝的火种萨库朗本来就有蓄养蛇窟的手段,自然知道如何对付这些毒虫蛇物。i^路上依然还有许多陷阱,然而我们却没有想过这些能够阻挡敌人多久,直接朝着几里处的那个深潭跑去。威尔虽然有些惧怕那个地方,然而为了消灭对手,他也不得不冒这个险。
    后面的黎昕不紧不慢地跟着我们,似乎并不着急,我不时回头瞧,并没有瞧见那个留着两撇整齐胡子的白纸扇罗青羽,紧悬着的心不由得就落了地来似乎,我们还可以对付。
    我们跑了一阵,突然前面蹿出一个人影,我吓一大跳,紧握匕首,定睛一瞧,却是一直在居中策应的尹悦。她看着我们后面的追兵,问情况怎么样?我脚步不停留,一边跑一边将我们的战果讲于她听,然后又问她其他人怎么样?
    尹悦说虽然杀得没有你多,但是还行老光和朱晨晨那一路杀死了五个。
    我问大家的情况怎么样?
    尹悦沉默了一下,声音低沉,说红龙的许磊战死,滕晓重伤,左手臂没了,王小加、秦振和白露潭都受了一些轻伤,其他人都还好,还在作僵持,主攻的方向是你们那里,所以大家压力并不算大。
    听到尹悦说的这话,我的心脏顿时抽动了一下,想起了那个方言味浓中的黔南兵,想起他憨厚的笑容,和劝导刘明时那质朴的话语,喉咙里就是一阵堵塞。虽然预计了会有伤亡,然而真正面临这境况的时候,我们仍然忍不住神伤。不过现在并不是伤春悲秋、如同娘们般哭哭啼啼的时候,这是胜利之后痛饮烈酒时才能够做出的事情,我们现在,面临的是如何将敌人给弄死,活着出去的事情。
    不是他们死,就是我们死,事情其实就是这么简单。
    你追我赶,我们终于穿过丛林,来到了那个黑水深潭边缘处,停了下来。
    在喘匀了胸腑中的一口气,敌人终于赶了上来,黎昕、两个东南亚黑巫僧以及一大票的伪铜甲尸,黑暗之中,终有一些未露面的家伙,在小心翼翼地防备伏击的可能。
    月光悠悠,其中一束映照潭边,将前面这一小块平地给映照得通透。我看到了黎昕从林中走出来,犹如老熟人见面一般,朝他打招呼,说嗨,美女,好久不见了,最近忙什么呢,在哪里发财啊?
    见我如此轻松,黎昕终日板着的脸孔此刻更加僵硬了,她冷哼一声,说想不到当初被我萨库朗任意处置的小角色,竟然撬动我教覆灭基石的家伙。陆左,你知道么?我终日都在做梦,恨不得有一日,将你斩去双手双脚,塞入那粗陶瓮中,灌浇进粪水,无数肥蛆和爬虫爬动,听你日日哀号,天天惨叫……
    我摸了摸鼻子,说难怪我有段时间总是打喷嚏呢,原来是你这么想我啊?话说回来,当日你既然从般智上师手中逃脱,为何不隐姓埋名,安度晚年呢?找一个强壮的汉子好生过活,要还有生育能力,就生一窝崽子来养,总好过现在这般刀头舔血,朝生暮死,要来得畅快……
    听着我满嘴巴跑火车,黎昕冷笑连连,她说你这个疤脸小子,除了一张滑舌油嘴,还有什么?那个小道士呢?要是他在,我将你们一同弄死了,念头或许就通达了。
    讲到这里,黎昕的脸色转冷,说好你个家伙,竟然到这个时候了还想拖延时间,使得这等小计?
    她身子往后一退,身边那十来头伪铜甲尸便朝着我们这边围了上来。
    尹悦用指尖弹了一下朱砂桃木剑,如同鼓点般的声音从剑身上面传了过来,她提剑便往前冲,就在此刻,突然一道黑影从土地中浮现出来,朝着尹悦就是一抓。这黑影出现得陡然,出人意料,尹悦倒也是反应迅速,往旁边一闪,剑身回转,抵住了这凶猛而诡异的凌厉一抓。
    当她看到这道黑影时,不由得失声大叫起来:“老赵?”
    我们大惊失色,定睛一看,才知道尹悦口中的老赵,并非是我们的队友赵兴瑞,而是惨死在岩壁那边的教官赵磊男。此刻的他已然全然没有了往日的熟悉,在空中飘荡,脸色狰狞发青,如一头恶魔,朝着尹悦一阵猛攻,便是被那桃木剑击中也浑不在意,似乎有要与尹悦拼死决斗的意思。
    然而这东西乃厉鬼,而非人类,所谓的同归于尽,自然是极不划算的。
    尹悦在经过最开始的惊诧之后,终于认清了这厉鬼冤魂并非自家好友的事实,两张符纸燃起来,朝着赵磊男飘去,桃木剑顿时逼发出一股惨烈的杀气,朝着这个前同事凶猛攻去。然而鬼面袍哥会的炼制技法似乎十分成熟,而且赵磊男生前的实力也不可小觑,尹悦终究还是被他拖住了脚步。
    我看见在人群后面的树林中,有一个清秀的少年在奋力摇动着手里的黑色招魂幡,顿时迷雾滚滚,黑烟如噩梦,上面似乎有许多鬼魂跳将下来,缓慢地朝着这边移动。
    而此刻,我们已经和面前这些跌跌撞撞冲将上来的僵尸轰然撞到了一起来。
    我与一个只有半边脑袋的僵尸撞上,双手结大金刚轮印,朝着聚积这僵尸体内残魄的中丹田,重重击去。然而双手临体,如同捶到了一面铁壁铜墙,有钢铁之音从其身体中传来,如洪钟,接着一股巨大的反震之力,将我给弹了回去,几步踉跄,差一点儿就跌落进了那恐怖的水潭中。
    威尔的情况要好一些,他毕竟擅长于速度,在反应迟钝的僵尸群中,如鱼得水,不时地猛击上中下三个丹田要害,尝试着能否将支撑其行动的残魄,给震散。
    然而并不成,这些僵尸的炼制想来也花费了黎昕的诸多心血,自然有其强悍之处,钢筋铁骨一般,让我们两个有一种狗叼刺猬,无从下口的无力感。看到我们被这群伪铜甲尸弄得如此狼狈,黎昕开始放声地大笑起来,恣意狂笑,发泄着自己心中的怒火,还有曾经消散不去的怨恨。
    然而当她笑得最开心的时候,我、威尔和尹悦突然往深潭对面一起跳跃,双手紧紧抓住树上垂下来的绳子,荡到了那边去。而在我们晃荡过去的同时,在刚才混战的那一块平地里,突然出现了一张粗大藤蔓编织的大网,将这些铜甲尸给一网打尽,然后利用架设在附近大树上面的原始滑轮,将这网兜的猎物全部都给吊到了深潭之上,晃晃悠悠。
    黑暗中突然飞过来一把尖刀,准确地集中了负责承重的藤蔓。
    被割了一道口子的承重绳顿时就拉不住网兜里的诸多伪铜甲尸,下饺子一般,全数都跌落进了黝黑的潭水中。

猜你喜欢: 《妃倾天下:王爷请自重》 《混元灵珠》 《穿越之冷男不好撩》 《从此无敌》 《蛮荒神殿》 《一流天师[重生]》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