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尹悦的秘密手段

    宁静而黝黑的深潭中,突然洒落了这么多伪铜甲尸,顿时一片欢腾,水花四溅。i^
    黎昕的笑容停顿了,但是却并不惊慌,而是转成了冷笑。
    她的这伪铜甲尸跟寻常僵尸不一样,并不惧水,而且只要这深潭有底,沉入水底里的伪铜甲尸便能够自己缓慢走出来,继续战斗,直到将眼前的敌人撕成粉碎为止。然而她在念了一段咒文之后,那笑容终究还是凝固了,然后身子开始剧烈地颤抖起来。
    当然,她的这颤抖并不是害怕,而是因为无尽的愤怒,将她给全力燃烧了起来。
    在那黑水深潭里,十来具尸体交叠沉落,在下面的并不能看到什么,但是压在上面、并没有沉入其中的,我们却能够看到身体开始以肉眼的速度,消失不见,在月光的映照下,无数殷红身子的小鱼在欢畅地享用着从天而降的大餐。伪铜甲尸体内已无鲜血,然而却有浓稠发黑的尸液在表面上扩散,这些尸液轻于水,积累成了一团又一团浓郁的油质物体,将整个水潭表面给覆盖住。
    不知是伪铜甲尸在挣扎,还是那水里的鱼儿在翻滚,水潭表面突然一阵沸腾,如同水开,咕嘟咕嘟,无数白色的水花冒了出来,欢腾得很,像炸开了锅。
    然而跌落在潭中的伪铜甲尸们,却越挣扎越无力,被那些小鱼儿给分解成了许多细小的肉快,散落的尸块飘得四处都是,遍布整个水潭表面,场面蔚为壮观。
    看着这一幕,我的心中并没有多少畅快,反而有一种深深的恐惧感,油然而生,紧紧抓住我的心脏。
    黎昕的眼睛圆睁得大大的,悲愤地指着那翻滚热闹的深潭,大声说道:“天啊,你们这些混蛋,你们毁了我所有的心血……去死吧!”她大声惨叫着,口中有鲜血不停地冒出来,旁边的那两个黑巫僧绕过水潭,朝着我们这边进发,而黑暗中又冒出四头凶猛的獒犬,牛犊子一般,朝着我疾扑而来。
    那个清秀的少年从黑暗中跳了出来,摇动着手上的黑色招魂幡,状若疯狂。
    幡影摇动,有好多黑色影子从上面跳了下来,有男有女,有老有少,密密麻麻十几道,我的瞳孔骤然收缩,在那一股黑烟当中,除了王小加暗恋的那个集训营学员外,还有好几个人,竟然是另外一个小队的成员没想到,除了赵磊男的队伍,居然还有其他小队也被这一伙丧心病狂的家伙给剿灭了。i^
    那些幡上恶灵刚一落地,也一齐朝着我们飘飞而来。
    八方云动,十面埋伏。
    嗒嗒嗒……
    从我们后面突然传出来一阵点射的枪声,夜空中,有子弹朝着那个疯狂舞幡的少年子射去。
    眼看那人就要倒下,突然从幡上又跳出一个幡灵,无面,不知男女,浓黑如墨的手臂朝着那弹头卷去。我们的肉眼自然瞧不清楚那子弹的踪迹,然而几秒钟之后,那少年并没有倒下,招魂幡一动,朝着我们的后方指去,只见朝我们扑来的幡灵恶鬼便分出了四五个,朝着那边飞射而去。
    枪声仍在响起,见射杀那少年的计划不成,子弹便落在了那几头气势汹汹的獒犬身上。
    霎那间,顿时有两头獒犬栽倒在地,卷起许多泥土。然而那枪声也在几秒钟之后停止住了,估计朝那个方向扑过去的幡灵恶鬼,已然到达。我想去救,然而却无暇分身,因为那两个穿这黑袍的黑巫僧已然冲到了我们的面前,周遭鬼影憧憧,将我们给死死围在了水潭后方的一小块草地上。
    我曾有言,鬼魂伤人,或附身于人,或假借外物,鲜有亲自操刀上阵者。
    为何?主要是鬼为灵体,对实物并不能够起到很大的作用,以前朵朵能够拿动菜刀,我开心莫名,也正是如此。然而这些席卷而来的幡灵恶鬼,却并不是我所说的以上两种,它们身前为修行者,神魂坚固而强大,死后又经密法炮制,幡上有名,故而凶煞莫名,倘若豁出修为,便能够以灵体化实物,刀割斧劈一般,十分难缠。
    而这两个黑巫僧也不是善类,他们两个一人擅火,一人擅斗,使火的那个口中一张,立刻有一道烈焰火舌,喷薄而出;擅斗的那个手使剔骨尖刀,打法泼辣之极,且有真言附加,金光闪闪,罗汉转世。
    尹悦手中的桃木剑舞动如飞,不时有一两张符纸飘出,熊熊烈火,一举燃烧,但凡是有附着在那幡灵恶鬼之上的,立刻能够将其烤炙变形,灵体扭曲,惊声尖叫之后消失无踪。然而她的符纸终究是有限的,而且赵磊男、陈启昌等人化身的幡灵恶鬼也十分狡诈,总是游离在外,只当看见空隙时,才扑前上来。
    我、威尔和尹悦互成犄角,勉力抵挡着对手狂猛如潮的袭击,有进有退,然而却步步迟滞。
    我怀中的震镜本来对这些幡灵恶鬼,应是极有效的手段,然而我刚刚使用过度,此刻的人妻镜灵还未回转过来,故而一直无法使用;威尔倒是能够压制那个手持剔骨刀的黑巫僧,尽管那个家伙体冒金光,却也并不惧怕,双手舞动,该拍就拍,该抓就抓,一度差点将那个黑巫僧给命毙当场。
    最厉害的,应该还算是尹悦。
    不得不承认,这个比我还要小一岁的女孩子,她有着足够的本领。
    或许她在战略战术上并不擅长,然而此刻的她脚踩罡步,剑走游龙,仅仅凭借着那一把朱砂桃木剑,就在我们身周布下了一道罡气剑网,将那些围将上来的幡灵恶鬼给全部镇压得不敢上前,而且手段颇多,或舞剑,或燃符,或者音震,或者甩出一方令旗,迫得那个喷火的黑巫僧火焰消散……
    僵持,我们仍然在做僵持,谁也奈何不了谁。
    唯一取得进展的是朵朵,这个鬼丫头挑上了两个对手,便是那两头膀大腰圆、牛犊子一般的獒犬。她对付狗狗,向来都有着一手,骑将上去,竟然弄得两狗自相残杀,相互撕咬,一嘴的狗毛只可惜她连日作战,青木乙罡来不及回转,并不能够给正面战场,太多的牵制。
    不过青木乙罡集聚不齐,并不代表她便无力支援,身具癸水之力的她依然能够发出一道道幽蓝泛寒的劲气,将那个喷火的黑巫僧冻得哇哇大叫。
    正在朵朵即将把那两条獒犬给击毙当场的时候,从我们后方跑出了两个人来,一个是舞剑的老赵,一个是背着老光另外一个兄弟的秦振,而在他们的后面,则是游离不定的四道黑影子。秦振手腕上配得有一串珠玉,颗颗皆散发佛光,显然是他降龙罗汉一脉的传承,此刻也藏不得拙,激发出来。
    见到我们这边僵持,他们立刻加入战场,老赵一剑闯入,用又急又快的语气告诉我们,其他人已经沿着备用通道撤离了,他们是过来接应我们的,不过看情况估计是脱不开身了,他让我们先走,他来断后。
    尹悦断然摇头,燃烧了最后一张符箓,光华大盛,那些游离不定的幡灵恶鬼纷纷退散。
    她朝着我大声喊道:“陆左,我是教官,这里我最大,我命令你带着所有学员撤离,不得回头,这里由我来扛着!”
    我正待反驳,身后突然传来了一声冷哼,黎昕快步上前,怨毒地大声叫着:“杀了人,还想跑,天下间哪有这样的道理?你们全部都留下来吧,给我的小铜人们陪葬……”她的话音一落,健步如飞,竟然一下子就冲到了我们的身前来,双手平推,有如同山呼海啸一般的压力,翻滚而来,将尹悦燃起的符箓威力给全数吹飞,不知所踪。
    她的这雷霆一击,如同平地惊雷,我的耳膜都一片嗡嗡响,秦振脚底一滑,便跌落在了地上。
    朵朵的灵体被这猛然一下,吹得往后面的林子中狂飞而去,不见踪影。
    萨库朗昔日的五号人物,竟然如此厉害。
    我心急朵朵的安慰,掏出驱邪开光铜镜,强行将里面正在炼化气息的人妻镜灵给揪出来,让它给我将后面的这一群幡灵厉鬼给我驱走。一道“无量天尊”之后,那略显淡蓝的光芒将我们的后路扫出了一大片空地来。我一把拉起秦振,将那个晕死的战士塞到老赵怀中,然后死死抓着威尔的肩膀,说走,快走!
    这震镜吓人,当我将其回转,往黎昕那处晃过去时,她的身子不由得一阵停顿。
    趁着这当口,所有人也不推辞了,相互搀扶着,风一样地朝着预定退路跑去。有人跑,自然有人追,也有人留,我往着后面的林子跑了十几步,心里终究有愧疚,觉得一个男人,却让女人来扛事情,实在是有些丢脸,于是紧攥拳头,毅然回返。
    然而也就在这个当口,我看见尹悦那条肥大的裤子突然爆了开来,一片白色的光芒将我的眼睛给耀花。
    轰

猜你喜欢: 《[综英美]脑洞支配世界》 《水浒之特种兵王》 《改造世界之重塑神话》 《白鲢传》 《妻比花娇》 《我家住在绝地岛》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