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师徒

    白纸扇罗青羽手中的那把精钢折扇,扇面乃是用非金非丝的特殊材料制成,轻易不会损毁。
    故而被那破空而来的澄黄佛珠击中,两者相交,佛珠与金属的扇骨发出了清越的响声,并且有一股爆破般的压缩能量波动,也并不能够将其破坏,只是那强横的力量,将白纸扇迫得往后面飘推几步,持扇的手也忍不住颤抖了起来。
    我扭头看去,从敌人的来路传来了四五个人的脚步声,正在快速接近。
    见到援兵来袭,白纸扇再也没有玩弄我的心思,折扇一转,便冲将上来,想要把我给灭了口。
    我哪里不知道这个家伙的狠辣心思,即使是浑身无力,也强催着胸腔中的一口气,跌跌撞撞地往来路跑去。白纸扇后发先至,扇骨上面的锋锐眼看就要将我给割裂,援兵已然冲出了林子,嗖嗖嗖,几道尖锐的破空声呼啸而至,白纸扇手腕一转,轻松挡落下三柄红绸飞刀来。
    我看到了一马当先的那个使飞刀者,竟然是与我向来的黑脸教官拔志刚,而在他后面的还有几人,我认识的就只有在百花岭负责后勤工作的朱轲,以及两个生面孔的青年,最后,我看到了一脸威严的贾团结,右手握着一串佛珠,从黑暗的林子中大步走了出来。
    当看到这一伙人鱼贯而出,我重重地长舒一口气,基地的援兵并没有像电视上的条子一样,永远都是姗姗来迟,仅仅只是过来收尸的干活。不过见到这几人,我便知道及时有援兵,来得也有限。
    看来慧明也是没有了办法,才不得不亲自带队,杀到这里来的。
    我脚步蹒跚,扭过头去,发现白纸扇竟然并没有立刻惊走,而是疾退至潭边,刷的一下,将沾染着我许多鲜血的折扇给打开来,缓缓地给自己扇风。瞧这风度,这气派,好一个浊世佳公子,翩翩美少年,配上他那精制如画的两撇胡子,果真是一幅武侠山水画。
    见到如同血人一般的我,朱轲几步上前,将我扶住,急问陆左,你没事吧?还好么?
    他一边问,一边从怀里掏出止血用的粉末,朝着我身上熟练涂抹,而旁边的拔志刚双手倒提若干飞刀,黑着脸问我其他人呢,怎么就只有你一个了?我指着王小加、老赵他们的那个方向,说快去,他们在那里拼命呢,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拔志刚回头看了一下慧明,这老和尚沉着脸,不屑地骂了一声软蛋,瞧瞧你们这点出息他这话似乎在骂我,让我心中顿时一阵火大。老和尚瞄了一眼场中的情景,冷哼说不过就是白纸扇,我以为是张大强呢,你们都过去帮忙吧,这边我来应付就是。
    拔志刚等人看了一下周围的情景,也不敢反驳,点头称是,朱轲扶着我,我推开他,说我没事的。
    朱轲担忧地看了我一眼,拍了拍我的肩膀,说保重,然后提剑便跟着拔志刚等人前去。
    慧明从我的身边缓慢走过,十分不客气地看了我一眼,轻轻地骂了一声:“没用的废物……”
    这声音轻微,但是却清晰入得我的耳帘,气得我顿时火冒三丈,感觉身体所有的疼痛都及不上这短短的几句话尼玛,作为集训营的总教官,被敌人渗透进这试炼基地了都不知道,反应有如此迟钝,居然还有底气骂我是废物?
    这伙人是什么,他们可是邪灵教中最强大的分舵,你这个七八十岁的老和尚都搞不定,为毛说我?
    然而我并没有回他半句话,作为一个闯荡社会多年的人,我有着足够的阅历和眼光,也知道什么时候该挺身而出,什么时候该养晦韬光,强敌面前还妄自争辩,简直就是找死的节奏。
    在黑暗地从林中,无数的战斗在激烈地进行着,而鬼面袍哥会和集训营的大佬,则在这个不断翻滚冒泡的黑水潭边,对峙起来。
    尽管看到这援军从密林中赶来,白纸扇却并不害怕,他很开心地跟慧明打招呼,说师父,自从95年在南充匆匆一别,我们倒是有十来年没有见过面了,近来可好?
    我的眼睛瞬间瞪得硕大,简直就愣住了神,脑子里突然就一片空白,不知道说什么好。
    慧明铁青着脸,说罗青羽,你这个狗杂碎,自从你搞出了那一场波及整个南充、闹得全国沸沸扬扬的僵尸事件之后,老夫就再也没有你这个徒弟了,少跟我攀扯关系。倘若你真的念及我的授业之情,那你便束手就擒吧,反正你是逃不掉了。
    白纸扇恭恭敬敬地朝着慧明说道:“师父,您不认徒儿,但是徒儿却不能不认师父,我这一身本事,虽然大半是后面所练,但是根基却都是您所奠定。再说了,你不认我,师娘和师姐却待我亲切,便是这一次的行动策划,也多半是师娘在后面推波助澜,为了避免您老人家的声誉受损,不如将我放过,让我带着残余撤走?哦,对了,您后面的那个小子,是师娘指定要的人头他害死了贾微师姐,唯有一死,方能解脱,您说是也不是?”
    听到白纸扇淡定地款款道来,慧明的脸上阴晴不定,缓缓地回头看了我一眼,意味深长。
    见慧明有些意动,白纸扇立刻鼓起如簧巧舌,游说道:“师父,我所做的一切,都是在给惨死在苗疆的师姐报仇,你要明白我的苦心啊。这件事情已然成了这场面,而且跟师娘也有牵连,说到底,都是你自己监管不力,玩忽职守,上面追究起来,你终究是晚节不保的。既然如此,良禽择木而栖,你不如加入我们袍哥会吧,大供奉的位置,早已虚席以待,日后大事若成,你也有个好的出身……”
    白纸扇说了一大堆话,天花乱坠,而我的心却逐渐冰冷了起来。
    我以前说过一句话,这个世界真大,这个世界也真小。
    我万万没有想到,邪灵教位于西川的酆都鸿庐,自立门户的鬼面袍哥会,二把手居然是慧明老和尚的徒弟,而且更加让人诧异的是,集训营信息的泄漏者,居然是总教官的老婆,那个姓客的老太太我可以相信她仅仅只是起到一个导火索的作用,但是死了这么多人,贾团结已经被逼上梁山了。
    那么,他到底愿不愿意大义灭亲,去背起那个黑锅,扛起这场血案的职责呢?
    就我对他的了解来说,实在很难。
    五分钟,白纸扇晓之以理、动之以情、诱之以利地对慧明一番劝导之后,停住了话语,静待自家师父的决断。
    整个过程中,慧明一句话都没有说,眼睛似闭非闭,安静听着,待白纸扇说得口干舌燥,他才睁开眼睛,露出如同灯泡一般的亮光来:“罗青羽,十四年前,你所学不过我的三两成,今日我先来考量考量你,看看这么些年来,你到底有没有进步!”
    他这话说完,身子一直,整个腰都挺得标枪一般笔直,气势立盛。
    白纸扇眉头一跳,原本恭谨地表情立刻倨傲起来。
    见了慧明的态度,他知道老和尚舍不得多年来积累的脸面,不可能跟着他下水,顿时也就不再装那孝子贤孙的恭顺模样,嘴角轻挑,说师父,当年我随同你学艺,你使我学那龙树菩萨的《华严经》,又习《一乘教义分齐章》、《圆觉经疏钞》,皆为境界,至于具体修炼术法、真如本觉之道,却只肯传于师姐,使得我前三十年,几近白活,后来我学得炼尸提丹的妙法,你却要赶我出门中,一别十余载,我确实应该给你汇报一下学业,好让你知晓,这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道理了。
    慧明将手腕上的那一串佛珠缠绕在右手上面,一边缓慢往前走,一边说道:“罗青羽,你是个天才,罕见的天才,像你这种人,在西川,几十年都未必能够出得一个。我前二十年里,用佛经来培育你,是想要把你的心性磨砺,方能有大成就,不然终究会堕入魔道。可惜我错了,你的心,太急!”
    白纸扇将手山的精钢折扇一展开,终于露出了狰狞的面容来:“艹你娘,装他妈的什么大尾巴狼,别人不知晓,难道我会不知道你修的是密宗般若里的‘空乐双运’欢喜禅么?艹……”
    他的骂声刚落,折扇翻飞,八头阴鬼灵猴又从四周泥土之中爬起来,朝着慧明飞射而去。
    慧明双手相交,左手轻摩右手上面的黄色佛珠,那速度比日本金手指加藤鹰还要快上几个等级,很快就磨擦出红色的印记来。他表情轻松,面对着飞扑而来的阴鬼灵猴,冷笑着。
    这冷笑导致他严肃的脸容十分滑稽,就如同哭一般。
    四头阴鬼灵猴飞身跃起,从不同的方向,扬着尖锐的爪子朝着缓慢行走的慧明抓来。
    “镖……”
    慧明口吐真言,右手闪电横扫前挥,带着佛珠的拳头拂过这些凶恶的猴子,一阵氤氲浮动,所有的猴子如同沙雕一般滑落,烟消云散。

猜你喜欢: 《左少董的宝贝宠妻》 《红楼之文豪崛起》 《万界大起点》 《娱乐圈之神秘老公》 《万能电脑包》 《陈君令》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