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同归于尽,杀人灭口

    见到两人古怪的表情,我这才明白,罗青羽提出来的这个方案,表面上是最急智、最能够简单解决那黑潭魔尸的办法,然而其中却隐藏着许多弯弯绕绕,以及对于选择的种种博弈。我的心中生寒,白纸扇就是白纸扇,他永远也不可能变成小白兔,这种人物所说的每一句话,做的每一件事情,必定都有着很深的含义,我们这些人,永远都跟不上他的节奏。
    然而慧明这个大和尚却是个老狐狸,一点就透,根本容不得罗青羽耍什么花招。
    那头黑潭魔尸出现的时间越长,攻势就越发的凶猛,情形紧急,来不得半点拖延,慧明厚着脸皮,径直说道:“你既然提出来了,那么就劳累一下,将这头魔尸体内的能量场域,给逼迫到那姑娘体内去。若是你一击不中,我再押阵,拼了老命,也要将其命毙当场,镇压下来。”
    白纸扇已经开始有意地把魔尸往着潭边引导,听到慧明这直言不讳的话语,也不揭穿,只说不行,师父在上,哪里有徒儿表现的道理。师父你只管出手,不要顾忌其他,降服此魔头要紧时间拖得越久,这魔头就越加厉害,倘若它的尸毛全数都退化成了又黑又短的黑鬃,只怕除了这大阵,便再无可让它头疼的东西了。
    两人言语交锋,刚才还打生打死,现如今却是情深似海,师徒情长,果然不愧是一脉相传。
    听到白纸扇讲到这魔尸的毛发,我这才发现,不到一会儿功夫,那家伙身上本来沾满铜绿的绿毛,正在缓慢蜕变。这过程,肉眼都几乎能够察觉,长长的毛发如同被高温灼烧一般,开始弯曲,然后不断地脱落,每走过一截路,都会有无数焦臭的毛发飘落下来,将地上的那些青草全数都灼烧枯萎,再无生机。
    又僵持了一阵,慧明终于忍不住越来越大的压力,朝着白纸扇呼喊道:“青羽,你肯定是担心将这魔头镇压之后,师父趁机将你擒获,是不是?俗话说得好,虎毒不食子,我们好歹师徒一场,我如何会这般待你?速速放宽心,赶快出手,我们共同擒获此魔,不要多心!”
    听慧明唤得亲切,白纸扇却是不为所动,冷笑连连,说师父,我跟了你足有二十多年,你什么样的手段,我会不知?又不是三岁小孩儿,何必把我想得如此弱智?我孤身一人,你方却有两人,大阵之外,人才济济,这拼命的事情,自然还是由你来做,即使你一时脱力,也有这小子帮你舍命抵挡,而且更有阵外诸人迅速来援,总比你这般诸多算计,到头来才悔之晚矣,要好许多当然,我可以用我所信奉的天女魃来赌咒发誓,倘若你脱力倒地,我只抽身离去便是,绝不加害于你。
    听白纸扇说得恳切,慧明不由得眼睛一亮,有些心动起来。
    我以前曾有所言,修行者一般并不会赌咒发誓,特别是以自己信仰的源头发誓。
    此为何来?孔子曾言,子不语怪力乱神,这世间一切险恶,皆有没有信仰,不知敬畏。而相比普通人,我们这些能够感应天地的人更能够明白这天地之间,总是有着一些法则在运转,仅仅只是机缘不对而已,所谓因果和报应,确实是天理昭昭,映照在我们的头顶之上,从无断绝。
    所以罗青羽一旦对着那所谓的天女魃发下重誓,那算得上是一件很有信服力的事情。
    这里所说的发誓,并非是口头说说,而是要以自己的血液精元,配合咒怨,完成一个既简单又复杂的祭祀过程,祷告上苍,签订冥冥之中的契约。
    如同罗二妹的血咒。
    随着黑潭魔尸的进攻越发激烈,最先接敌的慧明自然遭受到了凶猛如潮的攻势,好几次都差一点就报销了性命,听到罗青羽的承诺,心生期望,在绝望之中,不由得生出抓住最后一根稻草的想法,大声说好,你赶紧赌咒发誓,沟通神灵陆左,你接下他,让他能够顺利完成。
    慧明对我命令式地吩咐,我也没有办法,硬着头皮就顶上了侧面,将罗青羽给替了下来。
    白纸扇往后一跳,用那把残破的精钢折扇往额头划去,顿时鲜血飙落,他左手托住一些,然后将这血画在自己苍白的脸上,作出一个个古怪的符号来。为了让惠明相信自己真的不会趁人之危,所以他在这里并不敢作假,喃喃念咒,抑扬顿挫,却是一本正经地在发誓。
    我之前在旁边打酱油,还并没有觉得那黑潭魔尸有多么难对付,此刻一接替白纸扇的侧面位置,方才理解这原本恨不得对方立刻死去的两个家伙,为何会妥协下来,共同迎敌。
    在我面前的这具恐怖魔尸,它的厉害主要来自于三点,第一就是巨力,那恐怖的力量也只有慧明和白纸扇这种级别的老怪物,方才能够硬抗,像我这种虽然在新秀中名列前茅者,被稍微地一碰,顿时如遭雷轰,半边身子都发麻;再有,此魔物身内的魔光不但能够对灵体形成压制效果,而且还能扰乱人的心神,倘若心志不是坚定卓绝者,必然受其影响,重则人事不知,轻则行动迟钝。
    最后的一点,这家伙虽然瘦得皮包骨头,但是通体如同精钢锻造,跟那钢铁侠一般无二,你若打它,反而自己浑身疼痛,只欲死去。
    所幸我并不用坚持多久,在被拍了两掌,胸腹里面的内脏似乎被铁棍子搅成一团之后,白纸扇已经完成了严肃的发誓过程,越过趴倒在地的我,迎上了凶猛攻来的黑潭魔尸,对着旁边暗自观察他的慧明说既然如此,我们还是尽快将这东西除去,你看它的眼睛,越来越凝聚,似乎开始恢复了生前的意识这东西以前应该是消失已久的巫咸遗民,师父你曾告诉我,耶朗所习的巫蛊之术,皆来自这个神奇的种族,那么你应该知道,它倘若恢复生前意识,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情。
    慧明的那串佛珠已然碎裂大半,正在勉力抵抗,听到白纸扇讲起,点了点头,说它们据说在宋朝的时候就已经回归深渊了,如今再次相见,确实不是人力所能阻挡。不知道是哪家大能,将这魔物拘禁于此,若不能够将其消灭,它定然能够在这方圆几百里的地段,为祸一方。
    心中沉吟一会,慧明将那些仍然完整的佛珠挨个儿用拇指和食指迅速扭动,然后朝着加藤亚也倒卧的方向,疾退而去。慧明一退,白纸扇便承受了莫大的压力,脸色惨白,不到两秒钟,手上的那把布满符文的精钢折扇便被一把抓住,双手一撕,被毁了个彻底干净。
    折扇一毁,空间中莫名出现了撕裂心扉的野猴叫声,无数黑气从断裂处喷薄而出,白纸扇心疼地大声怒吼,一大团黑气从他腐烂的腹部处凝聚而出,朝着这黑潭魔尸猛力撞击而去。
    那黑气凝聚了白纸扇十数年来纯净的精华,是他常年腐烂的肉身中体验的痛苦和意志,朝着这头原本为那巫咸遗民的黑潭魔尸冲去。那魔尸却也不傻,往后一退,紧紧闭住的嘴巴突然张了开来,这张嘴巴里面并没有想象中那错落森严的牙齿,而是黑洞洞的,布满了黏稠粘连的浆汁血液。
    这家伙嘴巴一张,立刻有一口熏臭的尸气喷出。
    伴随这尸气产生的,是一道尖啸入云的奇怪笛声,呼地一下,将我们的耳膜给震得几欲出血。
    尸气与黑气相交,对半融汇,白纸扇被震得浑身狂震,往后跌倒,滚葫芦一般。他怨毒地大声嚎叫,我耳朵轰鸣,根本就听不到什么,似乎在责怪慧明还不赶快将这黑潭魔尸给引导旁边去,然后使出九会坛城中威力最盛的印法,将这家伙身后那纯能量闪现的魔光,给震出体内来。
    黑潭魔尸一击见效,朝着白纸扇疾扑而去,那个男人一边躲闪,一边朝慧明靠拢,威胁道:“再不使劲,我便鱼死网破,与这僵尸融为一体,顾不得这意识,化身为魔……”
    他话音还没有落下,一直在摩挲佛珠的慧明和尚高声唱和起来。这声音比我平日里所听的那佛乐,更加恢宏气魄,我从未有听人能将这金刚萨埵降魔咒给加持得如此正大光明,无边的回音在整个空间里来回震荡,让人心生倾慕,有忍不住跪下来,顶礼膜拜的冲动。
    这音波震荡,那头黑潭魔尸显然也受到了影响,它的意识逐渐开始复原,已然明白了那个魁梧的老汉,方才是自己最大的敌人,故而放下白纸扇,朝着慧明猛扑而去。
    慧明已然站在了加藤亚也的身边,一边唱和,一边用双手结出极为复杂的手印来,见这魔物扑来,脸色一肃,双手前推,曰:“禅”这一下,火星撞地球,天崩地也裂,无数能量狂涌,将整个空间都舞动得浑沌一片。刺目的白光骤然横生,我闭着眼睛爬起来,还没有反应,便感觉胸口处被一物打中,东风重型卡车一般的冲力将我给高高抛起,浑身的骨骼和皮肉都要碎裂而去。
    飞腾于空中的我,终于想清楚了自己必死的缘由我知道得太多了!
    杀人灭口?

猜你喜欢: 《此婚已殁》 《穿越之冷男不好撩》 《神皇座》 《穿越之凤君逃亡录》 《魔尊抢婚:小娇妻,哪里逃》 《我叫田夕》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