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山穷水尽,唯有搏命

    同样洪荒而恐怖的气息,从这牛头的鼻孔里喷薄出来。
    从这古怪的人面牛头,魁梧如山的体型,以及那股威猛如若天神一般的狂躁气势,我就已然肯定这位爷,正是我们前些天在登仙岭上,利用那紫薇融阳炎火阵勾动地火的威力,将乾坤虫环炸断,割裂头颅的那位老兄。
    当我们还在悬崖间的地穴石府中的时候,白露潭就曾向我传达这么一个消息,说这位大拿正在寻找我们的踪迹,誓要报得此仇。当时我并没有很在意,只以为我们不出那洞府,自有法阵隐匿气息;而等到我的震镜将其力量完全炼化,没有了印记,到时候人海茫茫,阴阳两隔,此君也未必能够找到我们,或许天长日久,也就忘记了这仇怨。
    然而后来的事情,根本就不在我们的控制范围之内被邪灵教纠集各路人马追杀的我,哪里还有等待人妻镜灵将这股力量完全炼化的时间。一路上都是在搏命,见招拆招,频频地使用震镜,将一个又一个成名已久的大人物,全部都阴倒在了我的手中,紧要关头,能多活一分钟,哪里还会管这虚无缥缈的仇怨。
    只是我远远低估了这位大拿睚眦必报、仇不过夜的德性,没人想到它一直未曾离去,竟然在即将胜利的这时刻,再次降临到了我们的头顶上空。
    此刻的我们,不但没有那能够勾动地火的紫薇融阳炎火阵,而且除了后面救援的人员,几乎个个都带伤,至于我,倘若不是肥虫子在体内撑着,我连动一根手指头的力气都没有,比那个沉睡好几年的睡美人加藤亚也,好不了多少。
    一方是气势汹汹、誓要报仇雪恨的神秘大佬,一方是伤痕累累,几近崩溃的残兵败将。
    形势已经到了这地步,让我们怎么逃命?
    我的心中忍不住地绝望了,望着那尊魔神一般降临的躯体,嘴巴发苦,有一种自杀的冲动。
    那牛头巨人脸上由无数黑虫子游动组合而成,它前几日受过重伤,头颅并没有长全,那牛角都只长了半截。它吃过亏,所以有些畏惧地打量了一番地上,见无大碍,方才放心下来,拖着黑色浓雾形成的锁链,从那黑洞的口子处往下跳,堪堪就落在了与黑潭魔尸熔合在一起的白纸扇罗青羽身边。
    罗青羽十四年修鬼,身体大部分都已经被鬼力透染,腐烂熏臭,仅仅只能够用香料或者其他手段来维持,几乎就是半个僵尸,又有那秘法传承,在大仇得报之后便不管意识有无,想要拖着面前的这些人,一同死去,故而能够在短瞬之间,将自己的躯体融入了经过无数年岁月萃炼过的黑潭魔尸上面。
    两者经过奇妙融合,在一阵让人恶心和恐惧的变化之后,最终形成了一个佝偻着身子的人形怪物来。
    这怪物脑袋出奇硕大,体型异常,是个驼背,那没有完全融为一体的后背骨成弓形,高高翘起,脸已经完全就是巫咸遗民的模样,只是似乎还闪动着智慧的光芒。
    也许是太过投入,他并没有意识到身后站着一个高大的恐怖巨人。融合之后的白纸扇狞笑起来,搓着满是粘稠体液的双手,发出诡异的尖叫声:“原来如此,原来如此……我从张飞庙地洞之下盗取的尸丹提炼术,竟然有这等奇妙的用处?哈哈哈,我传承了巫咸遗民的记忆,我还是我,我还是罗青羽,但是我却拥有了无上的力量和经验我只要将那个小丫头身体里的魔光萃炼出来,熔炼于身,便是青城山上的那几个老家伙,妄称地仙的人物,都不是我的对手了,哈哈哈……”
    罗青羽疯狂地笑着,似乎在为自己美好的未来而兴奋。
    他手上有许多黑色氤氲生成,里面有着浓聚不散的力量,似乎很恐怖。白纸扇怨毒地看着我们,笑了,说我要将你们这些在场的所有人,全部都杀死,然后将你们的魂魄炼制进我的体内,永远听从我的奴役,生生世世,永无断绝!
    然而他虽然从我们的眼中看到了恐惧,但是发现这恐惧并不是因为他,而是他的身后。
    陷入疯狂中的他终于有了一丝清醒,回过头去,只见一尊身高两米四五的巨汉,正耸立在他的身后,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或许是融体时将脑子搞坏了,罗青羽完全就没有了白纸扇的睿智和沉稳,也不能够审时度势,见到这么一个恐怖的牛头巨汉手持铁链站在自己的后面,顿时顾不上恐惧,伸手就朝着那个家伙的裤裆掏去。
    这一招也是有名有姓的手段,名曰“猴子偷桃”,但凡是雄性生物,都会为之颤抖。
    融合了巫咸遗族尸身的罗青羽既然有着这般的自信,他此刻的力量也是不容小觑。这一番掏鸟式,气势惊人,别说是掏鸟,便是岩石垒块,他也是随意掏得,砸弄个粉碎。然而那个从诡异空间中跳下来的牛头巨汉不闪不避,便任有罗青羽这一击,打在了自己的胯下来。
    罗青羽一招击中,伸手就是狠狠一抓。
    然而他并没有抓到自己想象中的东西,而是一大团游离不定的丑恶长虫,掉落下来,朝着他的手臂上面游去。这些虫子,和那牛头巨汉脸上的那些细微虫子又有着很大的不同,呈红色,如长条蚯蚓,一根根伸长收缩,皆带吞噬周遭的鬼气。
    罗青羽身形一滞,竟然动弹不得,头顶有古代捉拿囚犯一般的铁锁链垂落下来,往其脖子处一套,那牛头大汉“哞”的一叫,那个融体之后变得十分恐怖的家伙竟然一点都动弹不得。那巨手往脑壳处一拍,头顶立刻冒出一股游离不定的气息来。
    牛头巨汉熟练地将这气息给捉住,往嘴里面一口吃去,美美地嚼动了一番。
    罗青羽的身子倒垂下来,再也没有了声息。
    这陡然出现的恐怖牛头,让我们都震慑莫名,大家原本是在围绕着罗青羽而站立的,此刻都按捺不住心中那股狂潮卷涌的恐惧,一步一步地后退,逐渐地聚拢到了一起来。
    我早已藏好震镜,看到秦振、白露潭和王小加都朝着我靠拢,顾不得害怕,一边勉力往后面退,一边压低声音,朝他们大骂:“艹,你们过来想死啊,还不赶紧跑脱去?再不跑,大家都活不过今日!”
    白露潭颤抖着身子,牙齿打颤,说这东西,这东西,真的就是那……
    拔志刚见到这牛头巨人,也忍不住地发抖,不过他或许是被罗青羽刚才的话语激发了身为教官的勇气,硬着头皮上前,大声地叫道:“何方妖孽,敢来人间造次?还不速速回去,尘归尘、土归土,呼吸归空气,血液归流水,回到你来的地方去吧,不要扰了这人世间的清静!不然,我等必将上奏天官,治你滥杀无辜的罪名!”
    拔志刚这一番话语,显然是用了寻常人家吓唬鬼魂的法子,无外乎告状而已。
    然而那牛头根本就没有听到他说什么,而是瞪着一双巨大幽亮的眼睛,朝着我这边往望来。它的眼神里面,并没有半点温暖,只有深冬十二月的严寒,冷漠得如同外星球的生物。我被瞅了这么一眼,遍体生寒,仿佛寒冬腊月,一盆冰水浇到了头顶上,止不住地直哆嗦。
    我见它的身体开始动了,知道它是瞧见了我怀里的震镜,也晓得了我们几个便是前几日暗算于它的人。
    硬拼是拼不过的,我深吸一口气,转身就跑。
    见我逃走,那牛头巨汉狂怒,朝着我大步迈来。它的正面就是拔志刚,那个教官见此情形,从怀里拿出一张红色的符箓来,开口念道:“神符命汝,常川听从。敢有违者,雷斧不容……”此为雷符,虽不知威力,但必定不凡。然而没等他念完咒文,那牛头巨汉便已然撞上了他,手一扯,人飞,符烂。
    那两个青年人不知险恶,提剑便刺,被两根索魂锁链给捆住了脖子,顿时就瘫软在地,再无生息。
    为了避免连累同伴,我尽量朝着人少的地方猛跑,然后对着小尾巴一样跟着我的朵朵大声叫嚷,让她离我远远,不要过来。她不肯,哭着鼻子跟辍在我的身边,我不知道自己跑了多远,只知道短瞬之间,身后一阵人仰马翻,好多人都被秒飞,当我看到朵朵被一根黑色萦绕的锁链给拘住的时候,便再也不跑了,回转过身来,双手将恶魔巫手有史以来最强大的力量,依着慧明之前的那架式,手结宝瓶印,口念金刚萨埵降魔咒,拼死一击。
    由于身高的问题,我的手即使高高朝上,也只能够打在了它的下丹田处。
    劲气一发,那牛头巨汉浑身一震,淡薄了几分,却又转瞬凝聚了身形。
    我还想要掏出震镜来搏命,一道锁链将我的脖子给锁住,顿时眼睛一阵黑暗,意识飘飞,感觉魂儿都随着那根锁链而去。

猜你喜欢: 《种田神医:夫君,强势宠》 《绝世剑姬》 《鬼门》 《傲娇仙皇养成记》 《破鼎重生》 《天灵地宝》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