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几瓢大粪,无数倒霉

    这个人五十来岁,脑肥肠满,油光水亮,衣着讲究,看这身行头,便知道是个成功人士。
    我认识他,叫作郑立章,是个品牌灯饰的经销商,上次锦绣阁茶楼讲数,顾老板帮我们做过介绍,握了一次手。记忆并不是很深刻,但也算得上是认识。当时的我正在树荫下乘凉,看到被护工搀扶着过来的郑立章郑老板,热情洋溢地跟我打招呼,自然不会冷脸相对,跟他握手,说自己是练功走了岔子,走火入魔了,搞得现在坐在轮椅上叹气,呜呼哀哉,难受得紧。
    我当时说也只是笑谈,半真半假,皱老板商海浸淫半辈子,自然知道我有一些难言之隐不想说,故而也不深究,在护工的搀扶下坐到了大树下面的藤椅上面,然后跟我攀谈起来。
    他是个极会说话的人,又能察颜观色,故而与他聊天,并不算是一件苦差事。我这个人的性子有静有动,这些日子光跟几个小家伙拌嘴皮,要不然就是上网灌水,也是闲得慌,故而也不介意多一个聊友。说了三两句,也介绍了后面推我行走的陆夭夭是我小堂妹,我见郑老板腿脚不便,脸色苍白,便问他这是为何而来?
    听到我提及,郑老板一脸晦气,说这人一倒霉,喝凉水都塞牙,陆老板你是开风水公司的,正好与你说道说道,也好出个主意。
    说罢这话,他便竹筒倒豆子,一五一十地跟我说起此事来。
    郑老板的公司开在官城区,不过他还和朋友在洪山市那里开了一家灯饰厂,开始起步做自己的品牌。他每个月都会有十天左右的时间,在洪山那边打理厂子的事情。厂子是05年盘下来的,头两年还算红火,但是到了08年,因为外贸市场的整体萎缩,以及同类型产品的市场竞争太过于激烈,导致厂子的经营情况日益趋下,只能勉力维持,不过今年他们招的几个年轻设计师都很有想法,使得他们的产品在一个什么展销会上获了奖,于是又开始红火起来……
    这都是题外话儿,他之所以进这疗养院来,是因为上个月出了车祸,被一个喝醉酒的小子给撞了,二手比亚迪碰宝马,那叫一个惨烈。责任是对方,不过他的车却翻出了路外面,人没死,就是脚给骨折了。官司自然是要打的,然而那小子就是个浑不吝,又没钱,搞得郑老板头疼得要死,钱财还是小事,耽误了许多功夫,在医院住了一个多月,然后转到这边来做复健。
    这便是郑老板进这疗养院的缘由,很寻常的事情,不过他开始了引申叙述起来。
    他告诉我他最近很倒霉。
    怎么个倒霉法?郑老板告诉我,从今年三月份起,他的厂子就频繁出事,先是一女工下夜班的时候被人非礼**,后来会计又卷款潜逃,接着有一家很著名的韩国灯饰公司起诉他们厂子抄袭设计方案这当然不可能,韩国人向来自以为是,恨不得把孔子都当成他们大韩民国的人他搞的经销公司,业绩也开始逐步下滑;至于他个人,老爷子生了一场大病,差点一命呜呼,小孩十五岁,傻乎乎地把人捅了,捞人费了许多周折;而到了他,又出了这场麻烦的车祸……
    所有的事情,都是在这短短的三个月里面一起发生的,简直是事事不顺,好像几年的麻烦事都赶到一起来了,让人心中烦躁。他本来还没弄明白,看到我才想起来,是不是走了背时运,让小人给害了啊?
    郑老板眼巴巴地看着我,说陆老板,您是高人,给看看呗?红利是小事,关键就怕要是中了什么邪,到时候有钱没命花,那真就要哭死了。
    我抬起有些发麻的右手,捏了捏鼻梁,感觉眼睛发酸。
    《道德经》曾言:“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所有的事情都是遵守着大道至理的,但是世界上又有很多巧合,万物皆混沌,如果事事都将这些怪罪于别人的心机,那就有些妄想狂了。但是郑老板的这个情况呢?又有些特殊,凡事皆有巧合,但是巧合太多,就变成了拙劣的刻意,若是这里面有一些阴谋论,也是有可能的。
    我问他,有没有请过风水顾问等相关行业的师父,来瞧过?
    郑老板说有,当然有,就是上次跟你们讲数的萃君顾问公司,不过后来见到她们实在太面了,就取消了合约。本来想着另外找的,结果太忙,一直没有闲下来。我沉吟,萃君顾问公司虽然武斗不怎么样,但是他们的风水玄学,基础倒也是扎实的,想来阳宅阴宅,公司门庭之类的布置,不会有太大的差错,那么是不是碰到了什么事情?
    我让他回忆,他想起来一件事情,说三月初的时候,发生了一件很邪门的事情他家宅门前,他的那台汽车,他东官公司的门面,以及他在洪山的厂房,同一时间的清晨,被人泼了数量不一的大粪。
    这件事情说起来就让人觉得恶心,不过在夜里,谁也不晓得到底是谁干的,而且做这种事情出来的人,大多也只是发泄一些愤怒而已,从此就销声匿迹了做生意,谁还没有几个仇家?他报了警,警察从监控录像中调取了各种资料,结果根本就没有什么线索,这些大粪像是突然出现一般。当时他有些担心,还问计与萃君顾问公司里的庄大师,结果那人根本就没过来看,直接说不妨事的。
    我听到郑老板讲到这里,暗道不好,那个大学教授一般的老庄,研究易学堪舆之术,头头是道,但却还是缺乏一些其他法门的常识。
    为何这么说?所谓大粪,此乃五谷轮回之物,肠中曲折而出,天生自带着一股污秽邪作之气,这东西一般天生就与阴邪之物亲近,故而我们在家宅风水里面常说,卫生间是仅次于堂屋(客厅)和大门里最重要的布置地,盖因其污秽生阴,容易聚集阴邪之物;家宅闹鬼,也多以卫生间为最,需要好生镇压比如在晋平老家,乡下里茅厕从来都不在屋子里,就是怕上茅房的时候,将不干净的东西带回家里来。
    这些东西或许并不是厉鬼,仅仅只是一些阴灵,寻常所见之物,就如同微生物界的真菌,但是也能够影响人的运势,难以安宁。
    除此之外,此类腌臜物还多被用来做降头和蛊毒的寄托处,倘若要是诅咒人,或者破坏风水局,也用得着。
    说实话,既然能够出现在锦绣阁讲数现场,那么郑老板也多半是圈内中人,但是我真的想吐槽他的敏感程度如此统一的行动,难道就没有一点儿怀疑?老庄他们或许在忙于如何算计茅晋风水事务所这个新生的敌手,而无暇旁顾,但是作为当事人,郑老板直至此时才想起来,真的是一点儿警觉性都没有了。
    我把我的分析和猜测给郑老板讲明,他听到,大骂萃君顾问公司的人实在草包。
    我可不想凭空又去惹那些无聊的人,于是推脱,说这个东西,仅仅只是我私下的猜测,至于那几瓢粪水到底有没有破坏他的风水局,这个还需要现场看一看,才能够知道。我现在有病在身,分身无术,不过他可以联系我事务所的合伙人萧大师对于风水局的造诣,他要比我高好几层楼呢。
    郑老板好是夸奖了我一阵,说我实在太谦虚了,仅仅凭着几句话,就能够抓住要点,比那些久负盛名的什么狗屁高级咨询师,要厉害好多。不过你们茅晋事务所现在实行了高级会员制,请萧老板帮忙看个场子,排都排不上号,要不然你给帮忙打一个招呼呗。
    我诧异,没想到几个月过去,事务所的生意竟好成这个样子?不过继而一想,依着杂毛小道的那疲懒样子,说不定就三天打鱼、两天晒网,越是端得起这架子来,别人越觉得你厉害,故而能够趋之若鹜。
    我点头说好,这个没问题,我回头跟他说一声便是了。
    又聊了一会儿,我试图去观察郑老板眉头上面的气息,然后刚一凝聚灵力,便感觉一阵头晕脑胀,脸色发白。郑老板见我情况不好,有些担忧地问我怎么回事,要不要叫医生过来?我摆摆手,说不用,就是有些头疼,我休息一会儿就好。
    郑老板自以为我是因为帮他掐算事情,才导致的这副模样,连忙道歉,说对不起陆老板、陆大师,我真的不应该在你养病的时候,给你招惹这些烦事,抱歉,抱歉,我先回房间了,改天聊。
    说完他叫来护工,起身离开,我与他挥手告别,并不挽留。
    我又坐了一会儿,等到了夕阳西落,不由得感到了一阵失落,人忙碌的时候,总想放松一段时间,但是无所事事了,却又想念起了四处奔波的生活来。当夕阳映在了天边,染成金色,我的视线里面有了一个身穿长袍的男人出现。

猜你喜欢: 《天炎战神万世魔尊》 《捡来的病娇皇子》 《贴身兵王俏总裁》 《从零开始的剑豪物语》 《论系统的男友力》 《理想王》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