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报应

    在雪瑞开始之前,我叫曹彦君把黄一拉到审讯桌前趴下,低下头仔细观察。
    这黑色的人面蜘蛛纹身活灵活现,跟我以前在缅甸所见到的那个身手不错的女刺客,以及大其力湄赛河畔上的情报掮客差猜身上的,几乎都是一模一样。据我所知,拥有这样纹身的人,多半都是契努卡的成员而契努卡则是东南亚黑巫僧和降头师的联合团体,这个由博罗尊者领导的组织是一个强大的泛国际联盟,在泰国、缅甸、越南、马来西亚等地都有着很大的势力,我、威尔以前的狱友巴通,便是其中的成员。
    那个巴通可是能够肉身悬浮的班智上师的师弟,也是能够凝聚佛光的一流高手。
    我本来以为此次前来,只是一件小事情,所为的也只是帮客户傅小乔解开降头,恢复健康而已。然而如果黄一跟契努卡联系上的话,那么这里面的关系就变得复杂起来,只怕还会牵连到很多水面以下的东西。我拉过曹彦君,将这里面的关系跟他讲清楚,曹彦君脸色凝重,咽了咽口水,说这个家伙真的大有来头?
    我摇摇头表示不知道,这个要等待雪瑞的结果,如果真的是,那你这次可又要立大功了。
    审讯室里人都清得差不多,连曹彦君都被雪瑞撵了出去,就剩下坐着轮椅的我、小妖和雪瑞。黄一被反扣在了椅子上面,正在用一种仇恨的目光打量着我们。我笑了,说看毛线啊,出来混都是要还的,你当初赚钱赚得爽利,但有没有想过受害者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心情呢?我知道你有些本事,不过你也看到了,就你这点吃饭的本领,这里谁不比你厉害十倍、百倍,你这一番掩耳盗铃,好像别人就拿你没有办法了似的。
    黄一故作镇定地说:“我是无辜的,你敢拿我怎么样?如果你敢刑讯逼供,到时候我出去了,一定投诉你,并且发动所有的社会力量,让你们的名声扫地!”
    我摇摇头,说你越是这样,说明你的心里面越是虚。在这个行当里混了这么久,想来你也是见过了很多恐怖的东西,不过不知道,你有没有亲身体验一下那种绝望的滋味呢?放心,你不会有活着出去,到处煽风点火的机会的。
    我们这边说着话,雪瑞已经背过身去,将那条青虫惑给唤出,平托在了手心上。根本不用吩咐,小妖朵朵便将黄一给一把推到了审讯桌前,脑袋摁在了桌面上,雪瑞将手上蠕动的青虫惑放到了黄一的面前,那条小拇指粗细的小东西开始缓慢地爬行,爬过雪瑞春笋一般细长的指尖,爬到了黄一的鼻梁上面,然后沿着他的脸庞,慢慢爬到了额头的位置。
    这个过程十分缓慢,青虫惑有无数双触角,在脸上爬行的触感也有些恐怖,而我则在旁边缓慢地说道:“正如我所言,你总是喜欢把痛苦加诸于别人身上,但是从来没有想象过自己会面临的这样的恐惧。被这虫子爬过,你的身体里也即将生满肉眼所看不到的小虫子,它们吃你的血肉,然后将你发大的神经系统给慢慢撩拨,让你受尽比别人更多的痛苦你看,我们并不需要什么证据,只是让你得到报应而以……”
    黄一的脸色铁青,当青虫惑盘踞到他的额间印堂之时,他终于忍耐不住了,怨毒地盯着我说道:“我们上面会为我报仇的,小子,我死得有多惨,你就有多惨!”
    我笑了,说关我毛事啊?抓你的是国家的有关部门,而我们只是路过的无关人等,怎么查也查不到我们头上来啊?再说了,这个世界,谁会闲得蛋疼,为了一个死人去跟偌大的有关部门纠缠不休啊躲都躲不及呢,不得不说,你还真的是幼稚啊。
    听到我的这一番话语,黄一气愤地大吼一声:“啊……”,然后双眼呈现出了白色的瞳孔来。
    他吓昏过去了。
    我和雪瑞对视一笑,击掌庆贺。
    ********
    在我循循善诱的威胁、以及青虫惑趁虚而入之下,黄一昏迷醒转,开始老老实实地交待起来。
    黄一是南方省道上比较著名的掮客,也是一家讨债公司的业务合伙人。
    他平日里最多的业务,也不过是讨讨债、处理一些商务纠纷,以及盗窃商业机密的事情,下线里有十来个处理相关业务的人,是合作关系,他负责招揽业务,然后从中抽成,二十多年厮混下来,手底里倒也有几个有勇气杀人的汉子,也就是所谓的职业杀手。
    黄一是在06年的时候,经过一个客户介绍,认识了一个泰国的胖子。那个胖子也是一个情报掮客,但却是个名动一方、只手遮天的人物。然后在以后的接触中,他开始逐渐地折服,而那个胖子又有意拓展在中国区的势力,故而介绍他加入了一个叫做“契努卡”的互助会组织。
    自从加入契努卡之后,黄一的业务开始得到了很大的拓展,他甚至已经可以挑战南方省一些老牌的会所,成为了地下世界里炙手可热的金牌掮客,很多本地人无法完成的任务,他都可以从契奴卡找到足够厉害的高手,过来将这些事情完成。
    不过黄一并不是单纯的契奴卡成员,当他开始逐渐地接触到普通人视线之外的东西时,另外一个叫做厄勒德的组织开始进入了他的视线里。那个组织不比契努卡这种松散联盟,管理也很严苛,有着明确的目标和级别体系,然而因为厄勒德的潜势力很大,而且它的目标耸人听闻,让人心生向往,所以他还跟厄勒德也有着一定的业务往来,也算是外围的人物。
    如此说来,黄一倒是一个多重身份的家伙。
    这次给那个叫做傅小乔的女人下降,他是亲自跟的,主要还是因为马炎磊的身家丰厚,有很多重复挖掘利用的可能。为了自己的野心,黄一需要狠狠地赶上一笔,所以马太太一开始出现,他便开动脑筋,想着有没有侵夺马家资产的可能。
    所以即使这次马太太没有约他,他也会另外找来,施展各种手段,尝试将马家的财产给生吞下来。
    至于给傅小乔下降的那个降头师,则是通过那个叫做差猜的泰国胖子联络的,马来西亚人,在南亚一带也算是个很厉害的角色,而且为人很实际,只要给钱,什么都敢干。
    我问黄一知不知道如何解降,他摇头说不知道,对于一个降头师来说,除非是衣钵相承的师徒,即使是至亲之人,都不会将这个秘密告知于别人的。因为很多东西,就如同魔术一样,没有揭穿时神奇得一塌糊涂,但是将谜底公布出来之后,原来并不如我们所想象的那般复杂;再有,像傅小乔那种情况,虫入肉中,除非是降头师吟诵特有的解脱咒,耗尽精神断绝蛊毒的孽生力,不然,光是用药物,只怕很难奏效。
    ……
    整个过程,黄一都处于一种梦游般的状态,这是青虫惑在起作用。
    十年为蛊,百年为惑,雪瑞的这条青虫子还是有着其独到之处的。当然,这也是黄一精神陷入崩溃的时候,才能够有如此的效果。
    审讯室里有视频和录音,我们这边弄清楚之后,把曹彦君叫过来,问是不是让黄一把那个降头师给引到国内来,这样子也好进行抓捕工作,总比万里迢迢地跑过去的好。曹彦君问黄一现在能不能够接受控制,不要到时候反水,功亏一篑。
    我看向雪瑞,而她则摇摇头,说不会的。惑分为两种类型,一种是短暂的迷途,还有一种,是潜意识里面的植入。现在的黄一既然已经有了恐惧,那么就很难做出抛弃掉自身安危的事情。
    我听得寒冷,这能够控制人意志的虫子,果然是让人害怕的存在。
    审讯完毕,曹彦君有很多事情需要处理,我便不一直跟随。在此之前,黄一已经联络到了那个降头师,用高额的酬劳将其诱骗到国内来,准备进行抓捕。
    在傍晚的时候,马太太的老公、傅小乔的男朋友马炎磊来到了局子里,探望被关押着的老婆。
    我发现这个儒雅的中年男人脸上并不是焦急,而是怨恨。这种怨毒的眼神,让人想到了恐怖片里的恶鬼,看着有些毛骨悚然。然后,我发现了一个很奇怪的地方,七月的南方省炎炎夏日,然而马炎磊却戴着一双黑色的皮手套,也不嫌热。我若有所思,果然,在曹彦君与马炎磊的会面中,这个中年男人跪倒在地,拉着老曹的手哭泣,说他也被感染到了,求求政府帮忙给他一并治疗。
    曹彦君有些疑惑,看着这个成功人士打扮的男人,问你是哪里感染了呢?
    马炎磊缓缓取下了戴在手上面的皮手套,伸出双手,我眯着眼睛瞧过去,只见在他的双手指尖处,十只手指,竟然有六只都已经开始溃烂,浆汁横流,露出了里面黄色结垢的烂肉来,空空如也。

猜你喜欢: 《快穿之离开主角就病危》 《听说你群全是大佬》 《都市仙帝神医》 《救世主影后》 《恶魔手机》 《天魇圣魔》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