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踪迹

    其实这是一个很奇怪的问题。
    对手倘若真的盯上了我,以我目前的这种防范水平,被找到其实并不算奇怪。
    但是雪瑞一提及,我们就有一种被人窥探的感觉,仿佛行踪已然被对手给掌握,知道我在那个时候出院,特意埋伏在门口。这一点,是赵中华跟我谈及案情的时候,我才发现的。那几个小混混也说有人让他们在今天下午四点钟的时候来闹事,分散我的注意力这说明对手是有预谋、又准备的。
    这让我有一种强烈的不安感,我不知道王姗情为何会对我如此仇恨,欲杀之而后快,但是这种被人惦记的感觉,十分不好,让我心头膈应,难受。
    前一段时间青伢子出现,我也是同样的感觉。
    我们都知道,雪瑞之所以这么提及,是怀疑我们内部有人将我的行踪,给透露了出来,不过今天要出院搬家的事情,只有事务所内部的人才知道消息,如果真的有这么一个人把我的事情透露出去,那么这个人,最有可能是谁呢?
    当这个问题一过脑子,我脑海里就闪现出一个个活灵活现的脸孔来。想了好一会儿,觉得这也有可能,那也有可能,但倘若真的要说是谁,还就是说不上来。
    猜疑是魔鬼,是毒蛇,让我们大半年建立的友谊,都荡然无存。
    或许是我们太敏感,多想了呢?
    杂毛小道打断了我们的联想,说事情既然已经这样了,那么就不要想太多,小毒物,你这几天就搁家里面休息吧,至于其他的事情,由我们来办。到时候,就算是深挖三尺,也一定要将那个婆娘给挖出来,有背地里算计人的心思,就不要怕被报应。那个小娘皮要么就跑出东官,不然煎炒烹炸,咱们不带重样儿的小毒物,上次那个傅小乔说的那个闲人侦探事务所,你有联系方式么,我们联络他们一下,看看能不能够找到些线索。
    雪瑞点头,说对,黑白两道,我们都要抓起来,不要让那些家伙阴完人,拍拍屁股,还能得意洋洋地逍遥法外。
    我自然没有闲人侦探所的电话号码,但是老万这个老油条倒是留得有,杂毛小道立刻打电话给老万,从半睡半醒中的老万手里要到了号码,然后连夜联系了闲人侦探所。除此之外,雪瑞和威尔在旁边献计献策,纷纷发言。
    看到他们一副着紧的模样,我心中不由得暖洋洋的,感觉有这么一帮子朋友关心,还真的不错。
    差不多到了十二点多钟的时候,才觉得睡意渐起,朵朵端来给我煨好的中药,大家才发现时间不晚了,拍拍我的肩膀,各自回房休息这房子也大,挤一挤,各自都有房间,只是威尔这个家伙过来,要把小妖的房间给占去,惹得小娘发了好一通脾气,后来协调,威尔住我的房间,我则住在预留给小妖的公主房里,她这才勉强停歇了一些,不再闹事儿。
    反正小妖和朵朵晚上不用休息,大部分时间都是在修炼。
    而且我们在一个房间也住惯了。
    我喝完药,推着轮椅来到了楼梯口,杂毛小道一只手将我拎起来,而小妖则是更加轻松地提着我的轮椅,然后上了二楼。进了房间,里面一派花仙子的公主范儿布置,大大的粉红心型床位,让我后脊梁一阵发麻,感觉自己或许跟杂毛小道或者威尔共一个房间,似乎更加合适一些。
    不过杂毛小道哪里管我,把我往床上一扔,然后拍拍屁股下楼去。
    当天晚上,睡得我腰酸背疼,翻了一晚上的烙饼。
    清晨,我被虎皮猫大人的呱噪声吵醒,一屋子的“傻波伊”,脏话飞扬。
    这段时间不怎么提及大人,实在是因为它忙得跟老牛一样,大清早就出去了,披星戴月而归,有的时候三两天不着家,也是常事。不过它忙碌,倒也不是为别人,而是因为我体脉虚弱,需要一味叫做“白莲忝”的药引。这东西其实跟燕窝一般,是某种鸟类的唾液凝结而成,有滋阴润肺、疏导经络的作用,是那龙涎水的替代品,常出现于沿海山涧崖壁、茂林高树之间,十分难找,也不曾为人所知。
    然而常人不知不闻,虎皮猫大人却并非常人,故而往往能够找寻,只是这几个月来奔波忙碌,东官这一带又少有山脉,它的行程遍布南方各地,搜罗白莲忝,肥硕的身子都瘦了好几圈。
    出了门来,躺在沙发上跟小妖显摆功劳的虎皮猫大人看到我,“虎躯一震”,上前来拜见于我,口中高呼曰:“小婿拜见岳父大人,祝岳父大人福如东海,寿比南山,千秋万代,一统江湖。”
    雪瑞和小妖在旁边看着,被这个疲懒的肥母鸡逗得直乐,花枝乱颤。
    正巧曹彦君打电话过来向我问好,谈了一下那个马来西亚降头师巴达西,结束之后,我想起在香港我第一次见到麒麟胎的时候,大人似乎发现了上面附着的念头,几下便解决了,便谈及此事,问它能不能够帮我消除一下,不然那个叫达图的老降头师徒子徒孙碰到我,还不都抄刀子搏命,多划不来啊?
    麻烦!
    大人说你丫智商缺陷啊,当初就是因为那印记太久,已经融入你的精神,无法分离,才没有一并解决的,不然哪里要拖到现在?再说了,被人惦记怕个毛,打铁还靠自身硬,说一万遍,终究靠的还是自己。
    说完这些,大人展翅一飞,说看看老外去,好就没练英语,口语越来越不行了*!
    我记起我们昨天讨论王姗情的事情,不由得想起了我那倒霉的哥们儿阿根。没成想我们两个似乎有心灵感应,刚刚想起这个念头,阿根便打来了电话。我被袭击一事,十分保密,阿根并不知晓,所以我有些奇怪,接通电话,问怎么回事?
    阿根也没什么事情,说心情不好,问我在东官么?有没有空,有的话,过去陪他喝酒。
    我说你和那个新女友欧立夏整日缠绵,现在倒还记起了我来。阿根叹气,说现在的娘们儿真不好伺候,他就是烦这事儿呢,不要提。以前阿根谈起欧立夏,各种敬畏和爱怜,此刻这称呼,我倒被勾起了好奇心,问你们俩又咋了?不是都已经搭伙过日子了么?
    阿根说城里的女人,太矫情了,他们现在冷战了,欧立夏都搬回单位提供的住处去了。
    我听他话语里满腹的怨气,知道这里面的冲突不少,出于朋友的立场,听他倒了好一会儿垃圾心情,最后我心中一动,问他最近有没有见过王姗情?阿根下意识地回答说有啊……说完他闭上了嘴巴,不肯讲。我见他那边有信儿,便严加盘查,并将王姗情买凶谋害与我的事情,说予他听。
    他在那边沉默了一会儿,似乎很难以接受。
    不过最终他还是倒向了我,告诉我王姗情在厚街一带作鸡头,现在的艺名叫做红姐,他上个星期还见着呢。如果要找她,去那里或许能够见着。
    听到阿根这个消息,我不由得精神一振,问清楚详细的事由之后,叮嘱他不要走漏风声,阿根说省的,妈的,这贱人当初还以为只是生活所迫呢,没想到居然还谋害起你来了,有什么要帮忙的,直说。我说不用,又跟阿根草草说完几句,便挂了电话,接着把这个消息告知了杂毛小道。
    杂毛小道大喜,说怕就怕她光席子薅被面,单独一个卷铺盖儿溜走。现如今有家有业,一时间跑脱不得,他这就让闲人侦探所确定方向,估计今天下午就会有消息。
    我问要不要通知赵中华他们,由官方出面,似乎会好一些?
    杂毛小道耸耸肩膀,说现在很多东西说不准,大家都在玩无间道,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不分彼此,相互间都渗透得厉害,所以有时候单独行动,比凡事求助于官方,更加靠谱一些。
    我点头说知道,确实是这么一个道理。
    因为枪击事件,我便没有再去事务所上班,再说有雪瑞和张艾妮,事务所基本上也足够开张了。我在房子逛了几遍,然后开始按照固体的法子,来复健我的上半身,至于下半身,我则依靠着拐杖艰难地上下楼,小妖朵朵看着咯咯笑,说我的动作像僵尸。
    因为小妖特意布置过,窗帘一拉上,屋子里透着股阴凉,朵朵在里面也可以撒着欢儿跑。
    这也许就是这小狐媚子非要搬过来的主要原因吧?
    她嘴上不说,心里面不知道有多重视朵朵这个妹妹呢……
    我找了一个宽敞的阳台,躺在靠椅上,眯着眼睛看书,感觉颇为惬意。如此美妙的一天过去,到了傍晚的时候,杂毛小道打电话给我,说他在厚街那边,准备去堵王姗情了,说不定今天晚上,他就能够把那祸害娘们儿给搞定了,妥妥的。我问他在哪里,他说了一个地址,我心中不由得痒痒,说我也去,杂毛小道说你疯了,你一残疾人士,昨个儿差一点丧了命,今天又要去弄什么幺蛾子?
    我说我就是去看看,再说晚上有威尔和小妖,怕个啥子?那个女人我也算是认识,过去凑凑趣儿。
    杂毛小道说你丫就是个睚眦必报的角儿,行,过来吧。

猜你喜欢: 《舟游诸天》 《园木青青相予欢》 《超强电脑管家》 《弃妇当嫁,神秘夫君田园妻》 《清穿八福晋》 《冰封末日时代》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