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录像之诡异画面

    在车宏保的一番周旋下,我们找到了他口中的小王老师。
    小王老师全名王侨华,是学生会的指导老师,毕业留校没几年,二十七八算,在学校里,算是一个比较年轻的老师。
    当得知我的身份后,他下意识地表示了怀疑,不过目前的情况有点儿糟糕,参与笔仙游戏的六个人里面,林陌跳楼身亡,而另外一个女孩子杨紫汐莫名其妙就发疯了,这些事情让他头疼,跟闻讯而来的学生家长沟通了几次,都被骂得狗头喷血,领导对他也十分不满意,总是质问他为什么要让灵学研究会这种宣扬封建迷信的社团,存在于学生会名下。
    小王老师其实也满腹牢骚,他留校不过两年,以前留下的弊端,为什么要由他来扛?
    经过了短暂的沟通之后,我和雪瑞在学校的监控室里看到了那个男生林陌跳楼时的录像拷贝。画面里的图像并不是很清晰,对准的是一条长长的长廊,一盏路灯孤单照耀,下方空无一人。在凌晨01:12分的时候,一个高瘦的男生穿着黑色大裤衩,光着膀子,动作僵硬地出现在了走廊上。
    这个男生便是林陌,由于角度和画面的关系,显得十分模糊,但是大致能够瞧得出来,他的眼睛紧闭,脸上的肌肉不断地抖动着,显得十分诡异。除此之外,他口中还在喃喃自语,嘴皮不断地动,不知道在说些什么,他像没头苍蝇一样,在走廊上转了大概几十秒钟,然后双手攀上了靠里的那围栏。
    整个过程,仿佛有人在拉着他行走。
    短短几秒钟,林陌便踩上一个凳子,翻上了一米六高的围栏,身子一扭,消失在了画面中。
    很简单的一个动作,一条年轻而鲜活的生命便消失不见了。
    有光。
    ……
    画面定格在01:13分,小王老师按住了暂停键,跟我们解释道:“林陌临死前所说的话语,根据办案的专家所讲,大概是‘你抓不住我,你抓不住我的,我不会死……’,没有人知道他说的是什么意思,虽然调查的时候知道他有经常玩笔仙的这个情况,但是最终没有确认,定性为自杀。哦,我那里还有一些现场的照片,偷偷留下来的,你们要不要看看?”
    我和雪瑞对视一眼,这个小王老师倒是个有心人,这些东西,他都还留得有。
    不过一个死人的照片,看不出什么稀奇,我们都不想让自己的眼睛在受到污染,便说不用了。
    不过雪瑞提出来,要重新再看一遍录像。
    小王老师虽然略有奇怪,但还是将监控录像重新回放。雪瑞目不转睛地盯着那画面,不断地要求回放,在第五遍的时候,她突然让小王老师停住,然后指着正准备翻身而下的林陌身后,说陆左哥,你看看这里,有没有感觉到奇怪的地方?
    我凑上前去,眯着眼睛瞧,只见在雪瑞指尖点击的地方,画面似乎格外模糊。
    这模糊的产生,并非是因为监控设备的硬件问题,而是与周围的空间,有一种隐约的疏离感,就仿佛隔了一道毛玻璃。这种差别很细微,常人是看不出,也不可能认出这其中的蹊跷来,但是身有天眼的雪瑞却可以。
    经过提醒之后,我也看出来了,林陌的死并非是因为他那所谓的梦游,而是有脏东西在。
    那东西操控了他的意识,然后一步一步地引导了他,将他送入了死亡的深渊中。
    小王老师见我和雪瑞议论画面上的东西,小心翼翼地问我们,说这里面有什么问题么?旁边的小妖没好气地说什么问题,好奇心害死猫呗,他们请笔仙请到了怨灵,结果一命呜呼,如是而已。小王老师见这个漂亮的小箩莉说得肯定,眼睛睁得大大,迟疑地问我是不是?
    我点头,说有可能,按理说像学校这种孔府圣地,文华熏陶,是不会有这等凶灵的,但凡事都怕“万一”二字,谁也保不准会发生什么事情。不是有一个学生昨天刚刚被吓疯了么?带我们去看看吧。
    小王老师本来是个十分有主意的人,不过最近发生的事情,实在太过于匪夷所思,由不得他不心惊,思路也完全跟着我们走了。于是点头同意,带着我们去找那个学生。
    我们在学校附属医院的一间病房里,见到了杨紫汐,以及她的家长。
    杨紫汐的父母是小县城里面的普通工人,举止都有些拘束。在我们到医院的时候,看到门口有一个蹲在地上吸烟的中年男人,愁眉苦脸,小王老师告诉我那就是杨紫汐的父亲。
    杨父并不是很好说话,讲话的嗓音也是粗声粗气的,见到小王老师就是一通训斥,说他要去找院长、找校长评理,如果学校不给他一个说得过去的说法,他甚至要去找市长。当得知身后的这几个男女,是和他家闺女一起搞那劳什子笔仙的同学,他撸起袖子,就准备冲上来扇几大耳刮子,被拦住了,仍然止不住愤恨,朝为首的我大骂:“你们这个挨千刀的,不好好学习,整日搞这些邪门歪道,现在舒爽了吧?我看你小子年纪比别人都大,怎么不学学好?一看你脸上这刀疤,就不是个好人……”
    我摸了摸左脸颊上面的刀疤,往后退,躲开杨父的唾沫,而雪瑞和小妖则在旁边咯咯的笑。
    当得知我是被请过来给他闺女“看香”的先生,杨父立刻又变得十分拘谨,连声道歉,拉着我的手,声泪俱下,说一定要救救她闺女,这好好一个女孩子,刚考上大学,可不能就这么毁了。
    杨母倒是个柔弱性子,趴在病床边哭泣,泪水都濡湿了白色的被子。
    我盯着病床上,裹在被子里瑟瑟发抖的那个女孩子,让杨父杨母先不要出声。杨紫汐名字很好听,但并不算是一个漂亮的女生,皮肤有些黑,脸上还有一些雀斑,我们进来的时候,她便在一直缩在被子里,不说话,听到有动静,她掀开来,看了我们一眼,啊的一声尖叫,又盖住了头,趴在了被子里。
    杨母让出位置来,劝说她女儿出来与我们谈话,只可惜杨紫汐头蒙在被子里,不断地叫道:“鬼、鬼,你抓不住我的,你走开……”
    听到杨紫汐说的这话,小王老师不由得瞪起了眼睛,半天没有说话。过了半分钟,杨紫汐安静了些,小王老师告诉我,说杨紫汐同学是在昨天早上的时候发的病症,胡言胡语,然后谁也不认识,恐惧、焦虑、担忧、哭泣、大吵大闹……然后发起了高烧来。
    同学们把她送到了医院里,然后通知了她的家长,要等她的烧退了之后,才能够鉴定,她到底是不是精神方面的出了问题。
    我摇摇头,说不用了,她精神没有问题,只是丢魂了。
    “丢魂?”旁边几个人都疑惑地齐声说道。
    我望向雪瑞,她点了点头,说这位杨同学确实是丢了魂魄,才会显得精神失常,六亲不认。不过这并不是什么大事情,我们发现得早,在晚上十二点的时候,把那魂给喊回来便是了,你们也不用着急。
    杨紫汐的父母和小王老师将信将疑,我则回过头来,对着后边围着的小婧等人,说事情我大概清楚了,现在想去看一看你们请笔仙的地方,走吧,谁带我去?
    杨奕告诉我,说他们是在灵学研究会社团办公室里玩的游戏,那是栋老教学楼,腾挪出来给各个社团办活动用的,钥匙在林陌手上,他出事了之后,就再也没有瞧见了。备用的钥匙在学生会手上,不过他们借口出了事情,把社团办公室给收了起来,要想进里面去看,估计要费一番周折。
    我说没事,带我直接过去就好,有没有钥匙,这个没所谓。
    我们说完话就要离开,杨父拉着我的胳膊,说陆先生,莫走,莫走,我家汐汐还等着你救命呢。我笑了,说杨叔,你莫急,喊魂的时辰,一般都是晚上十二点,你先去买一些香烛祭物、杯米竹筷等物,我们又不会跑,到了晚上,自会过来给你家女儿喊魂,耽误不了事儿的。
    杨父这才讪讪地缩回手,说好的,好的,谢谢陆先生。
    我们离开了病房,小王老师问我刚才所说的事情,到底是不是真的?
    我笑了,说是真是假,我们明日自见分晓。
    到了饭点,我们在学校周围草草吃过东西,小王老师也跟着一起。中午十二点半的时候,我们来到了小婧她们请笔仙的地方,一把铁将军紧锁。不过这难不倒小妖,轻轻一拧,门便被推开了。
    这办公室房间不大,几张桌子拼凑在中间,上面胡乱铺着十几张报纸,杨奕从抽屉里拿出了那天所用到的道具,并没有什么特别,当时正是一天里阳气最旺盛的时候,也瞧不出什么所以然来。我趴在桌子上,盯着找出来的那张写得有歪歪扭扭数字的白纸,和笔,皱着眉头思考,突然看到下面铺着的晚报上,有一则消息,回过头来问:“小婧,你们学校最近也死过人啊?”
    小婧凑过头来看了一下,说是啊,死得是一个读研的学姐,肚子都大了,还给人半路捅死。

猜你喜欢: 《孩他爹身份好像不一般》 《最强高手混都市》 《异世音动时代》 《战王枭宠:医妃药逆天》 《星际美食宝典》 《炼修》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