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预言之历史重演

    我有些诧异,看到杨紫汐眼神清亮,显然已经恢复了神志,好奇地问:“你认识我们么?”
    杨紫汐摇头,虽然醒转过来,但是似乎有一种情绪在给她做指引,她凝望着在一旁摸脸上刀疤的我,说:“我并不认识你们,但是那个人知道你。她让我跟你们带一个话,说是债就要还,谁来都没有用,不然别怪她。”我注意到她的眼神虽然明亮,但是有一点儿懵,直勾勾的,知道在她的潜意识里面,被“人”强制地留了一段话,就如同留声机,不由自主。想了想,我问她那人是谁?
    杨紫汐站起身来,靠近我。这小姑娘虽然才刚上大一,但是身体却发育很厉害,胸口鼓鼓囊囊的,几乎都要顶到了我的跟前儿来。
    她光着脚,顶着脚尖,看着我脸上的刀疤,说她说你是一个故人,不过她要我劝你,赶紧走,不然到时候鱼死网破,大家都不得好死,哈哈!哈哈……
    杨紫汐突然诡异地放声大笑了起来,脸色红润有光泽,就像女孩子**一度之后的那种艳红。
    然后她将双手搭在了我的肩膀之上,竟然将嘴唇凑到了我的脑袋面前,想要吻我。我有点儿发晕,不知道这是什节奏,往后躲闪。接着杨紫汐的身子一震,软软地朝后面倒去。小妖在后面扶住她,面无表情地说道:“这小娘们儿,一醒过来就发起骚,哼。”
    我有些好笑,说她的三魂七魄都完整了,应该不会有事儿吧?
    小妖瞪了我一眼,说睡一觉就好啦怎么,心疼了?
    我摇头苦笑,这杨紫汐口中唇边,全部是污秽之物,我倘若被她给吻上,岂不是要恶心半宿?
    雪瑞走上前来,捻了些香灰,涂在杨紫汐的太阳穴和人中,然后反复结黄神越章手印,于杨紫汐的头顶三寸处,稳固神魂。差不多十二个回合后,叫我和她一起,将这个妞儿扶回病床上去。刚刚扶上床,那被单上面有绿油油发黑的胆汁胃液,熏臭得很。这是带着邪气的组织液,也算是一种魔瘴,留在这里不祥,最好还是能够处理的好。
    既然杨紫汐的魂魄给雪瑞喊了回来,我们便不作停留,后续的清洁工作,便由她父母来做吧。
    我们商量了一番之后,由我把病房的门口打开,将杨紫汐的父母叫进来。
    开门很臭,大家纷纷捂鼻,我跟她父母交代,说杨紫汐已经被我们给喊回魂魄,现在因为身体太困倦,所以醒不过来,到了明天第一束阳光照进病房的时候,她就能够苏醒,一如往常,不会留下什么病患。这些污秽,劳烦阿姨清理一下,我们明天再过来。
    杨母瞧见女儿安详睡去的样子(其实是被小妖给敲晕了……),嘴巴皮一阵哆嗦,嚎啕大哭:“陆先生啊,谢谢你了,汐汐可是我们家的希望,她要真的出事了,我们可完了……”说着话,她身子一软,就要跪下来。
    我连忙扶着她的胳膊,说阿姨,可别这样,活人常被跪,是要折寿的,莫哭,莫哭,惹到杨紫汐同学此时醒来,反倒不好!
    她听我说得煞有其事,连忙止住了眼泪,哽咽着点头。
    杨父在旁边冷静地看着,他倒是一个谨慎的人,没亲眼看到自家女儿好转,也不肯轻易收起怀疑,不过他还是向我表示了感谢。刚才配合着出门避开的几个病人有些意见,埋怨说这病房里,怎么搞得乱七八糟的,又是烟熏又是恶臭,怎么住人啊?
    杨家父母在旁边陪着笑,连声道歉,语气低三下四的,态度十分卑微。
    我从怀里掏出此行所带的最后一张净身神符,交给杨父,让他放在自家女儿的枕下,三天之内,都不要拿开,不然有可能还会被其他邪气所趁这医院生老病死的事情太多,总会有些看不见的东西在,我们又不能二十四小时跟在旁边,有这符箓,以防万一才是。
    杨父小心翼翼地接过来,像电视里捧着圣旨的大臣,然后贴身收好。
    我、小妖、雪瑞出了病房,小王老师追上来,瑞瑞不安地问我,说陆先生,杨紫汐同学明天就能够醒过来么?不会出什么岔子吧?我回转过身,盯着他,说能出什么岔子,不会的,明天一定没事。小王老师松了一口气,说那就好,学校最近焦头烂额的,总算是有了一个好消息。嗯,接下来我们要去哪里?
    我说去白天那个办公室看一看吧,我们再玩一次请笔仙,把那个魂灵叫过来,问一下。
    再请一次笔仙?
    那天玩过这游戏的四个人听到,都不由得眼睛一瞪,忍不住直摇头。经过上次的事情,别说玩笔仙,就是手握住笔,都忍不住地打颤,哪里还有这胆量?看着满脸忐忑的这几个人,我笑了,说不用怕,有我和雪瑞在,保你们没问题。
    车宏保咽着口水,说陆哥,既然你这么说了,那我们就去吧。
    其余人纷纷点头,人都有从众心理,一个人未必敢做的事情,倘若人多了,便觉得有底气,心安。小婧在旁边说了几句我如何厉害的话语,给大家打气,使得众人的心思都活泛起来,觉得有我和雪瑞在,必能够驱邪除魔,将那邪恶的笔仙给一举清除,不留后患。
    说着话,我们就要走出医院,雪瑞突然停住,上下打量我,说陆左哥,你身上好臭啊,去洗洗吧。
    我愣了一下,这才发现刚刚杨紫汐靠近我的时候,将身上秽物擦到了我的衣服上,刚才在里面还没怎么觉得,走下楼来,依然还有一股让人发狂的咸鱼加狗屎的味道,雪瑞生**洁,自然受不了。不过说实话,这带着邪气的呕吐物,味道怎一个**了得,我也有些扛不住,便回头问哪里有洗手间。
    车宏保说楼道尽头就有,他领我过去,我点头说好,让大家在门口等我一会儿,我去去就回。
    洗手间在楼道拐角处,我跟着车宏保走,因为是后半夜,为了节能和病人休息,楼道的灯光间隔着亮起,比白天和前半夜,要昏暗许多。我们来到男洗手间,推门而入,和大部分公共洗手间一样,几个厕位、几个尿便器,还有一个洗手的水池子,在斑驳的墙面上,到处都刷得有包过医师考试的小广告。
    南方到了十月,依然热意不减,我就穿着一件格子衬衫,胸襟下面沾着稍许秽物,绿油油的。将这衬衫脱下来,我光着膀子,拿着沾染到的地方,在洗手池里面搓起来,旁边还有一些洗手液,我便挤了一些弄上去,快速地搓动。
    车宏保在我后面放水嘘嘘,这年轻人火力足,激荡的水花声,老半天不停歇。
    我好笑,跟他聊天,说小车,我听小婧说你也是大一的新生吧,上的是什么专业?哪儿的人啊,我感觉你口音有些川味,莫不是西川人?不过要我说,你的这个姓倒是奇怪,乍一听,有点韩国人的感觉,演《我的野蛮女友》的那个车太贤,也姓车,是不是?
    我这也是随便扯淡,因为这卫生间里里面的灯坏了,就剩下旁边的一个,空间狭小又灰暗,还满鼻子的尿臊,让人心里面有些不舒服,便聊天解个闷。
    然而车宏保这小子放完水之后,根本就不回答我的话,半天没动静。我摇头叹气,白天看这小子还挺会来事儿的,这会儿怎么就不搭理我了。现在的年轻人,还真的是不好相处,太个性了,总是以自我为中心。这样的性子,倘若出到社会上面,定然是会处处碰壁的。
    那衬衣沾染的污秽并不多,我很快就洗完了,连带着把胸口也擦了下,回头找纸巾去揩干,然后却没看到车宏保这小子。
    我穿上衬衣,往旁边走两步,听到最里面的厕位处有动静,敢情车宏保临时来了上大号的想法,拉翔去了。
    我有点郁闷,有的人就是这样,条件反射,本来没有什么的,可一到厕所里,不做点什么,好像就不自在。不过我答应了雪瑞她们尽量快些,却不知道车宏保这一泡翔。要弄多久,我皱着眉头,走到关闭的厕位门口,催他,说小车,快一点儿,大家伙都在楼下等呢,呃,里面有没有纸巾?
    依旧没有回答,不过门里面倒是有一些动静,让我可以确认车宏保他在里面。
    等了差不多三五秒,我的脸沉了下来。
    不对劲儿!
    很不对劲车宏保性子阳光,不可能我问话而不回。而且我的功力,虽然被打回原形,但是感应却比往日更加敏锐。在我感应到的炁之场域中,这厕们后面,一股黑雾萦绕,煞气冲天。“死四存二!”我脑海里立即蹦出了那个凶险的结论,忍不住心中的狂跳,一脚,就将那虚掩着的厕门给踹开。
    里面有人在挡着,我这一脚,正好把厕门和人给一起踹到。
    啪的一声,车宏保摔倒在了厕所里,我紧张地伸出一只脚进去,灯光昏暗,看得不是很仔细,只见车宏保脑袋塞在蹲坑的便池里,浑身直抽搐。
    突然,门下面伸出一只手,紧紧抓住我的脚踝,便池里面的那个头颅也同时翻转过来,一脸的腌臜,脸上的肌肉抽动,正冲着我冷笑连连。

猜你喜欢: 《快穿之打倒白莲花》 《许你风光大嫁》 《回归都市的巫师》 《表哥见我多妩媚》 《女神掠夺系统》 《山沟皇帝》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