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旁观之案情重演

    我定睛一看,这对男女,让我大惊失色。
    那男的是刚才跟我一起做笔仙游戏时紧张得要死的小王老师,而那女的,竟然是我们白天研究了一下午、那个已经死去来的女研究生穆昕宇。两人并肩而行,距离不过一拳之隔,表情亲昵,由远而近,谈笑走来,似乎并没有瞧见我一般。
    此时的我还是有些摸不着头脑,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自己为何就从旧楼的社团活动办公室里,一下子就到了这个黑麻麻的地界来,也不知道我身边的那些人,到底去了哪里。
    我的脑子飞速转动,一下子想起了那耀眼的六芒星阵来。
    这六芒星阵,我最早是看岛国动漫时知道的,后来真正踏入了这一行当,才知道这东西是发源于印度教的古代宗派tantrism派,这个宗派奉行女阴崇拜或女性中心性崇拜,传承自一个女性教徒组成的乌拉迪亚派;与此同时,它还在17世纪之后,成为犹太人的统一标志,原意为“大卫之盾”,也叫做“所罗门封印”,是神秘主义中魔法阵的代表图案,寓意深刻,通常被西方神秘文学所引用到。
    顺便不怕和谐地说一句,我常常提及的那个幕后政府,也是以此为标识。
    想来我就是被那个笔仙画出来的六芒星,所引导到了这里来的只是问题在于,从我炁之场域的感应中来看,这并不是在原地,而是一个全新的地方。
    我心中猛然一跳,从这种风格看来,难道这里是那个所谓灵学研究会的留学生,留下来的布置么?
    倘若如是,那么此行,只怕就要出乎我们的掌控之外了。
    我摸着胸口的槐木牌,在我的感应里,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意识开始缓慢地回复,我想起在六芒星最后起到作用的时候,朵朵似乎飞了出来,想要拯救我似的。也许就是那个时候,她就被六芒星阵,与我分隔了吧?
    想到这里,我不由得开始变得紧张起来。
    没有了小妖,没有了朵朵,肥虫子又在呼呼睡大觉,此时的我,虽然往日里一身技艺,但是到了此刻,却只是一个什么都没有的普通人,哪里是这神秘鬼灵的对手?
    正在我紧张兮兮的时候,小王老师和这个长得有些像周迅的女研究生,已经来到了我的面前。我鼓起笑容,正想跟两人“sayhello”的时候,他们竟然像是根本没有看到我一般,直接朝我撞过来。我本来想要躲闪,不知道怎么了,身子突然一僵,就没有动弹得了。
    哪知两人就直接从我的身上,穿透了过去。
    我顿时就愣住了,摸了摸我的身子,发现根本就没有什么异常,怎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呢?
    好在我自出道以来,啥怪事都有见到过,转念一想,我是实体,被这么穿透而过,那么他们两个,自然就是灵体咯。见到他们似乎对我并没有什么威胁,我的好奇心不由得就浮现了出来,喊了几声王老师,结果两人都置若罔闻,我心中更加确定,知道这只是一场电磁波的表演而已,于是心中淡定,跟在两人后边走去。
    走了一段路程,我听到两人在聊天,他们居然在谈论现代文学,这一小截路,从王小波的《我的精神家园》,刚刚说到了黄仁宇的《万历十五年》,女研究生谈得兴高采烈,而小王老师却只是心不在焉地回应着,放在身后的那只手,时不时地在女研究生的身后晃荡。
    他想拉起女研究生的小手儿,但是终究还是没有勇气。
    这纯纯的恋爱,让我不由得回忆起了自己那酸涩懵懂的初恋来。不过小王老师都是二十七八的大好青年了,而那女研究生也足有二十三四岁,从心理到生理,都已然成熟,在这个浮躁的时代,拉个小手,至于这么纠结么?
    他们两个一看,就应该是男女朋友的关系啊?
    我跟在后面,满耳朵都是戚继光、张居正、海瑞这几位大人物的名字,脑子里却不由得回忆起了我在贴吧里面,看到的八卦新闻据说,据说死去的女研究生暗地里,谈得有一个柏拉图式精神恋爱的神秘男友……
    这个小王老师,莫非就是女研究生背后的那个男友吧?
    我脑海里立刻把小王老师的表现捋了一遍,发现他本来跟这次事件并无太多关系,然而突然之间,他就硬生生地插了进来,实在是有一点太过于热切了。事物反常,必有妖孽,看来小王老师跟女研究生的死,是逃不脱关系的了。
    我跟着走,来到了一个小树林边,那个女研究生正在眉飞色舞地谈论起那刻板而固执的古代官僚海瑞的时候,突然肚中一阵翻腾,蹲在地上干呕起来。
    小王老师自然是关切万分,各种嘘寒问暖,问这女孩儿是什么病症,她只说是吃坏了肚子。
    两人又谈了一阵,女研究生以两人的关系隐秘为由,推开了小王老师,独自一人离开。
    待那女孩儿离开之后,小王老师原本含情脉脉的温和脸上,立刻变了一番模样,有些狰狞,深深地吸了一口空气中那女孩儿残留的香味,然后恶狠狠地说道:“贱人,你就装吧,总有一天,你会落在我的手里,到时候……哈哈!”
    小王老师露出来猥亵的表情,手不由自主地搓动起下巴的胡须来。
    看到小王老师这人后猥琐的一面,我不由得诧异万分,套用后来一句流行的词语,这叫做文艺青年瞬间化身为**丝男,落差太大,叫人伤不起。然而就在我皱起眉头的时候,前面的迷雾一阵模糊,小王老师消失无踪。我顿时傻了眼,冲上前去,手往前面抓,却扑了一个空。
    我顿时急了,一阵大喊大叫,感觉周围的景物空旷,与我有着巨大的疏离感,世界太大,又太小,仿佛只有我一个人。
    “臭婊子!”
    一声大喊,从我的左边传了过来,我扭过头去,正好看到小王老师那扭曲到了极致的脸孔。
    我的视线往下移动,看到了他手上拿着一根简单的验孕棒,画面定格到了两道红杠上面。小王老师像个发疯的雄狮子,痛苦的嚎叫道:“啊!你这个臭婊子,整日里一副冰清玉洁的小龙女模样,暗地里,***孩子都怀了几个月了!艹艹艹,我要杀了你!“
    小王老师眼睛的晶状体瞪得仿佛要凸出来一般,鼻子里咻咻地喘着气。
    我的脑袋发疼,总感觉那个长得像周迅的女研究生,似乎在哪里见过一般。疼了一会儿,看见小王老师偷偷摸摸地走进了一个林子里,他焦躁不安地等待了一会儿,女研究生终于出现了,穿着一袭白衣,来到了小王老师的面前,问侨华,怎么约我到这黑咕隆冬的地方来啊,我们出去吧,我怕黑。
    小王老师没有了往日的温柔,直勾勾地盯着女研究生的胸口,说小穆,我都知道了。
    女研究生疑惑,说你都知道了什么?
    小王老师从兜里面掏出了那根验孕棒,说我偷偷地弄到了你的尿液,然后给你做了一个验孕测试。你看到这两道杠了没有,这个结果表明,你怀孕了,你知道么?女研究生的脸色刷的一下,就变得白了起来,她也十分惊恐,似乎回忆到了什么不好的画面来,喃喃自语地说道:“难怪我最近亲戚没有来,难怪……”
    小王老师咽了咽口水,说小穆,我需要你的解释。
    女研究生痛苦地抓着头,说侨华,我是一个坏女人,你不要问了。小王老师的脸色顿时狰狞起来,一字一句地说道:“我如果就想要一个答案呢?”女研究生不断地摇头,秀美顺滑的头发左右飞舞,像最美丽的丝绸。
    小王老师子在那一瞬间爆发了,猛地抓住了女研究生乌黑的长发,往后一拉,将面前这个女孩子俏丽的脸孔抬起来,对着自己。
    女研究生被小王老师这一下弄得惊到了,愤怒地叫道:“王侨华,你想要干什么?”
    她的责问,瞬间引爆了小王老师内心中最大的愤怒:“我想干什么?我就想干你……你这个臭婊子,平日里多冰清玉洁啊?老子追了你两年多,你嘴上是答应了,结果手都不给我摸一下。你跟我说你喜欢纯洁的感情,喜欢那种***柏拉图式的精神恋爱,我爱你,所以我忍了,无数个寂寞的夜里,我把我对你的爱,交给了我的双手。我是如此忍辱负重,可是你呢?你是怎么报答我的?我心中的仙女儿,女朋友,居然变成了一个大肚婆,而且跟我却没有一毛钱关系,这太可笑了吧?他们告诉我,你表面冰山美人,暗地里却去坐台,你说我该不该信?”
    小王老师一边说着,一边把女研究生白色的裙子撕得粉碎,然后不顾她的剧烈反抗,开始干起那强人所难的事儿来。
    我看不过眼,伸手去阻止,结果捞了个空,这才知道已经发生的事情,我无力阻止。
    在发泄完兽欲之后,小王老师再一次逼迫女研究生坦白,结果遭到了沉默对待,他一怒之下,将其杀死,然后小心翼翼地收集好“雨衣”和其他的罪证,用浓硫酸,将尸体摧毁……
    作为一个旁观者,我看得一阵心惊肉跳,还没反应过来,眼前又是一阵黑暗,前方薄雾朦胧,一个穿着白裙、面目不清的女人在我面前,幽幽地说道:“陆左,好久不见了……”

猜你喜欢: 《娇不可攀》 《首席老公,太闷骚!》 《娶个女鬼老婆》 《抗日之铁血智将》 《谁用流年乱了浮生》 《女老板的致命诱惑》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