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久违的故人

    大师兄似乎早预料到我会答应,并不意外,让董仲明把准备好的资料递给我,然后交待了一番到了专案组后,需要注意的事项。董仲明的准备十分周全,事无巨细,都备注仔细,我听林齐鸣说过,董仲明在“七剑”中并不是以武力擅长,大部分时候,都是在协助大师兄处理公务,十足的秘书角色,干练得很。
    大师兄是一个很有统御手段的人,各路英才,都能够汇聚到他的旗下来,反倒是茅山宗出身的直属,倒是没见着几个。
    谈得差不多了,门外有人适时敲响,汇报工作,我们便起身告辞。
    大师兄把我送到了门口,拉着我的手,说西南局人才济济,你这一次借调过去,主要是以蛊师的身份。参与的,也都是研究工作,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不过事有万一,如果出现什么解决不了的事情,你记得仲明的电话,随时打给他,我便能够知道。
    我握着大师兄满是老茧的手,说晓得了,我就是个混饭吃的,估计也没有谁会为难我的。
    出了会议室,掌柜的还有事情找大师兄,并没有离开。我独自去停车场准备走,曹彦君跑过来,说他后天早上九点过去接我,到时候不要关机,记得保持联系。
    回到事务所,我把资料递给杂毛小道,说我后天要出差,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杂毛小道大喜,说他窝在东官也快一年,整日忙忙碌碌,早就烦得出鸟儿来了,便是东官夜幕下的那若干夜场,他都已经烦厌。红尘炼心,也不是这个法子,摸一摸肚子,板油都长了三两寸,正好去西川走一走,见识一下西川妹子的风情,渝城火锅的麻辣鲜香……同去,同去。
    我跟杂毛小道搭伙同行已经熟惯,并不拒绝,只是问茅晋事务所这里怎么搞?
    杂毛小道眉头一掀,说有雪瑞和张艾妮呢?另外不是也新招了两个风水师,充充场面也够了再不行,把大门一关,这不就结了?钱这玩意,够花就行,何必为它奔波,走脱不得呢?
    我笑了笑,还是这个家伙洒脱,花了这么长时间和心血弄出来的盘子和名气,说不要就不要,倒还真有出尘高人的风范。
    于是我点头,说好,那我们收拾收拾,后天出发。
    中午的时候,威尔搬出了空中花园,乘车前往白云机场去坐国际航班,返回英国。临走的时候,我问他,既然血族的体质都能够通过手段,直面阳光,那么像朵朵这种鬼魂灵体,能不能够通过什么方法,也实现同一目的呢?
    威尔摇头,说他们讲到底,还是生物体的一种,而朵朵,完全就是精神意识的范畴。不过西方对于这方面研究的高人也多,到时候他回去问一问,如果有结果,他跟我联系的。
    送走威尔,雪瑞这边也闹了起来。当得知我和杂毛小道这两个茅晋事务所的大佬要跑路了,雪瑞自然不肯独自留守在东官,她也要跟着过去,去看那嘉陵江边的纤夫,巴蜀故国的遗迹,渝城解放碑的小正太,还有遍地的美食……哇,想一想,口水都要流了出来。
    雪瑞说得激动,大中午就忍不住拉着我们去附近的川菜馆子里,吃了一通火辣辣的川菜美食。
    我很奇怪,这个生长在香港、旅居于美国的妹子,为何如此能够吃辣。
    不过我最后还是断然拒绝了雪瑞同行的要求,并不是因为茅晋事务所没人照看,而因为我参与的,是一次秘密行动,杂毛小道作为茅山弟子还好说,再带一女孩子,简直就像是去度假的了。既入组织,便需要遵守规矩,搞特殊化,最后只能让自己格格不入。
    为此,从来没有跟我拌过嘴、吵过架的雪瑞跟我就是一阵闹,两天都没有说过话。
    这事儿还惊动了坐镇香港的李家湖,他亲自跑过来灭火,把自家女儿好是一顿劝,最后不得不签订了丧权辱国的协议,答应全程资助雪瑞明年去欧洲的旅游计划,这才罢休。当然,即便如此,雪瑞还是没有给我好脸色,总是扬言,说要在我临走之前,让金蚕蛊和青虫惑打一架再说。
    第三天一大早,我逃也似地带着两个朵朵,和杂毛小道离开。
    当然,同行的少不了虎皮猫大人,肥鸟儿听说是专机,兴奋得一晚上没有睡觉,激动不已,老泪纵横地说:“终于、***不用坐有氧舱了。”听到这话,我感觉有时候大人的要求还真的是不高,有苦茶叶、恰恰瓜子吃,有个窝儿睡,坐飞机时不用待在憋闷的有氧舱里面,就已经很满足了。
    当然,还要有一个可爱的小箩莉陪着这才是必要条件。
    送我到机场的曹彦君帮我准备好了一些手续和介绍信,还把一个钥匙圈的青铜环递给我,说这是大师兄给我的,可以用来驱邪避祸,能够镇压我额头上面的印记,日夜消磨。我收下,让他带一个感谢给大师兄。
    南方至渝城江北机场,不过两小时,在南方我们还穿着单衣夹克,到了江北机场,出了大厅,我和杂毛小道便冻得像两个鹌鹑,瑟瑟发抖。说是专机待遇,但其实就是顺道而已,出来时也没有人过来接我们,让我们等了差不多半个小时,终于受不了了,打了个的,直奔附近的一家火锅城,先吃上两口再说。
    为了掩人耳目,平日里以我堂妹名义出现的小妖便没有现身,而是藏在了我的槐木牌中虽然六芒星精金项链也可容纳灵体,但是两个小家伙都是念旧之人,除了修炼时提取纯阴之气,平日里还是喜欢一起呆在槐木牌里。
    我和杂毛小道美美地享受了一顿正宗而美味的渝城火锅,然后又到附近的商场里面,买了两件厚实的皮衣,穿上后,才有得闲心欣赏起渝城的风景来。
    我这人的活动范围比较有限,除了自己的家乡之外,大部分都是在东南沿海地区讨生活,而且那个时候,整日为了生计奔波,连装修稍微豪华一些的旗舰店,都不敢迈脚走进去,哪里能够如现在这般到处玩耍。我连黔阳都没有去过,更何谈渝城天府,不过这一路行来,感觉这座内地城市,山水花城,休闲都市,无论是从风景,还是人物,倒和沿海那些快节奏的城市,有着截然不同的区别。
    杂毛小道自然是来过,不过那是多年以前的事儿了,至如今,日新月异,变化真的是天翻地覆,目不暇接了。
    又逛了差不多一个多小时,这才接到了一个本地的电话。
    是个妹子,说没有接到我们,问我们现在在哪儿呢?
    我发笑,说我也没有见到接我们的人,肚中饥饿,所以就出来找饭吃了。我对这里的地理不是很懂,两个人在电话里说了半天,终于有一辆黑色奥迪停到了我们面前。来接我们的工作人员是个漂亮的地道川妹子,叫做刘思丽,笑起来很甜,用川话讲叫做“嘿乖”,态度也很好,并没有责怪我们私自乱跑,很热情地跟我和杂毛小道握手。
    刘思丽个子不高,长得很像几年前湘南卫视举办的一个选秀节目季军,杂毛小道握着她的手,嘿嘿地笑,嘴咧得忒大,都舍不得放开。
    此君在这一时刻,完全没有战斗时的高人风范,简直就是一个二皮脸子。
    我跟刘思丽介绍说是朋友,虽然这样子随意带人,不是很有纪律性,但因为是特意借调过来的“专家”,刘思丽也没有表现出不满的样子,一同载着我们回去。专案组的驻地在万江区的一处清静之地,周围树木茂深,临山,台阶幽浅,门户宽阔而蕴味足,建筑都隐没在林中,很有意思。
    车子停在院子里,我们拾阶而上,走到拐角一处建筑门口的时候,我看到吴临一那个头包粗布的老苗人,正从里面赶出来,过来跟我握手,欢迎我。
    此时的吴临一没有初见时候的冷淡,因为是他打报告让我过来的,反而显得十分热切,把我拉到一旁,把此次的事件,草草说了个大概,然后跟我说先去报到,到了下午两点钟的时候,有一个案情通报,让我务必参加一下,也正好跟专案组的成员介绍我。
    我指着旁边的杂毛小道,说老萧也跟着过来了,看看能帮上什么忙。
    吴临一在青山界便与杂毛小道是旧相识,自然知道这个猥琐道人的厉害,紧紧握手,说了些感谢的话,还说要不是小萧不在体制内,一定会借调过来的,如此正好。吴临一也忙,闲话匆匆,聊不过三两句,有人叫他,便离开了。我们在刘思丽的带领下,办了报到手续,然后又被带着,去找分配的宿舍。
    那宿舍在山后坡,我们转小路过去,突然听到前面传来了熟悉的声音。往前走,转一个弯儿,却见到黄鹏飞和白露潭两人,出现在我们对面,正有说有笑地走过来。

猜你喜欢: 《仙途缘起》 《绝世天骄》 《御气长生》 《致我亲爱的学姐(gl)》 《主神公敌》 《都市绝世兵王》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