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汹涌的尸群

    这具秃头僵尸,并没有寻常所见的粽子身上那股腐烂的气息,它的周身毛孔紧缩,外覆尸油成蜡,看着就是个干巴巴的尸体,但是一眼望去,却有一种人形腊肉的感觉。它的眼睛已然封蜡冻结,睁不开来,不过却能感知,一从坟冢之中跃出,丝毫不做停留,便朝着身后的黄鹏飞和白露潭袭去。
    作为茅山嫡传弟子,黄鹏飞自然也是见过不少粽子,茅山养鬼术闻名道内,他哪里会惧这个猴子一般的小老太太,手腕一抖,剑花挽得雪亮,一大篷,便朝着袭来的秃头僵尸卷去。
    他刚才误袭同事,虽然并无大碍,但是却因为迷惑不明,被我们给鄙视了,心中窝着一大股火,无法渲泄。此时跳出这么一头僵尸,自然成了他的出气筒,出手便下重招,想着一剑便削下这僵尸魁首,逞一逞威风,也好挽回一些颜面才是。
    哪知这快过风般的一剑,并未刺中,落了空,那头僵尸有着寻常同类所不能比拟的敏捷,头一偏,果真就像一个大猴子般,朝着黄鹏飞一巴掌拍来。
    黄鹏飞不愧是名门子弟,剑势未老,手腕回转,挡在了这爪子之上。然而这一抓虽然被挡住了,但是上面传递过来的力量,却汹涌澎湃得很,将根本没有多少防备的黄鹏飞给一下子,往后拍飞,砰的一声,后背重重撞上了那棵老槐树,菊花生冷,眼睛眉毛都挤成了一团。
    按清朝袁枚《子不语》中对僵尸的分类,共计有白僵、黑僵、跳尸、飞尸、尸魃、尸魔(王)这六等,后两者只存在于神话传说中,而四级飞尸,我曾在家乡青山界的耶朗祭殿中见过。当时感觉简直就不能对抗,倘若不是杨操请神,上了我身(此说法有待商榷),估计我们所有人,都妥妥的挂掉了。
    不过见这一头,感觉实力顶多就介于跳尸至飞尸之间的存在这还得多亏了此处乃聚阴汇元的鬼城养尸地,密林遮茂,一棵老槐吸足了阴气鬼灵,淬炼身体,这才得来。不过即使是如此,也是十足的厉害,最重要的是它似乎有智慧,一刻也不停歇,朝着黄鹏飞又跳跃过去,扬手就是一抓。
    这家伙的爪子不知经过多少年岁月的生长,又黑又尖,比那钢铁还要硬实。
    一道白影闪过,白露潭挡在了黄鹏飞身前,她的头发往上面漂浮竖立,眼睛幽绿,显然是在短暂之间,请神附体了。集训营已过半年,白露潭竟然能够在瞬间请神成功,显然是已经得到了不少好处,功力精进。她与那老妪对拼一记,两者都朝着反方向跌落,白露潭摔倒在地,脸色煞红,朝我们求救:“陆左,快来救我们,难道你想作壁上观,见死不救么?”
    他说这话的时候,我已经和杨操都冲到了草丛中去,而杂毛小道则和司机老姚、向导把受了重伤的田师傅,紧急往车里面搬进去。
    石超在发愣,有些懵懂。
    我冲了十来步,没曾想身形一滞,感觉有东西将我的脚给紧紧抓住,不让前行。我本来以为是草梗绊到,使劲一拉,竟然拔出了一只腐烂的手来。这只手差不多只剩下了白骨,骨缝间填充得一些烂肉、泥土和草屑,那十指,将我的大头皮鞋抓了个牢靠。
    也就在这一刻,我的另一只脚的脚踝处,也被这么一只烂手给抓住,上面传来了巨大的力道,使得我难以前行寸步。
    我的身体本来在急速奔跑,这一阻拦,上身的惯性还在向前,于是整个人,便重重跌倒在地。
    我的下巴着地,重重磕在了泥土之上,草汁飞溅入口,一股子泥腥味,直冲入我的鼻子里。
    我摔了个大马趴,五体投地,正想爬起来,立刻感到身子被七八双手给紧紧抓住,不得动弹。我心中暗叫不好,往日听说包坳子的名头,重要的就是万人坑,人叠人地埋着,不知死人有多少。我本来并不介意,因为死了太久,全部都是一堆骨头,而灵魂倘若没有尸体寄托,根本就寄存不了多久一堆骨头,有什么好怕的?然而我却忽略了一个事实,倘若这些灵体汇聚,纠结成了一个庞大的意识体,确实可以忽略掉那阴风洗涤,世界排斥。
    在道家的体系中,这种意识体,又被称作鬼王。
    当然,这只是猜想。
    全身被束,我自然不能坐以待毙,回想起慧明和尚使用九字真言的意境,深吸一口气,我口喝一声“临”,遇事不动容,让自己快速冷静下来,这才发现那些手全部都是从地下的泥土草皮中伸出,一只手我自然不惧,但是这七八只,却让我一时间,难以动弹。我屈膝,以膝盖为支点,用劲,将自己活动起来,几秒钟后,已有三四只手被我摆脱,正当我得意之时,我脑袋前方几十公分的泥土里,突然出现了动静。
    我眼睛刚往那里一看,只见一蓬泥土被顶出,接着一个腐烂的头颅轰然冲出,朝我张口咬来。
    啊
    这骤然出来的死人头将我吓得半死,猛一缩头,避开了这东西的啃咬。然而它并没有放弃,探出半个身子,腊化的脸颊上根本没有什么好肉,因为脱水,嘴唇外翻,露出一口又黑又潮的烂牙,朝我咬来。
    我的身子一紧,刚刚摆脱的身体顿时又被十来双手紧紧搂住。
    我的脖子离那个散发着恶臭的腐尸之口,只有一拳之隔。
    然后,这脑袋被一只布鞋给踩中,重重地碾压进泥土里,溅起许多黄色的尸水来,洒得我半边脸都是是杂毛小道及时赶到,他一脚把这头颅碾烂,然后出剑如风,将缠着我的那些鬼手,全数挑中。他这雷击桃木剑,专克妖邪鬼魅,上面蕴含的纯阳雷意,让这些鬼手如遭电击,纷纷撤开。
    我早已被压制得火冒三丈,一得解脱,立刻跃起来,抬脚就朝着那些尚未缩回地下的腐手踩去。
    杂毛小道的剑,已然点向了我身旁三米处同样被困的杨操身上。
    这时我才有时间往四处张望,只见这整个一片草丛,黑暗中,已然出现了好多佝偻的身影,影影绰绰的,正朝着我们缓慢走来。这百鬼夜行的场面,让人看着就不由得毛骨悚然,而白露潭和黄鹏飞两人,已然被那头老妪和十几头腐尸给缠住。这处地方,果真是个恐怖的养尸地,我们不敢再往前行,挥手高喊,让他们两人朝我们这边突围,我们在这里接应。
    那坟冢之中爬出来的老妪凶猛,黄鹏飞疲于应付,便点燃一道符箓,朝我们这里抛来,顿时一道青光直入,如同一道栈桥,周围的腐尸纷纷退却,黄鹏飞叫上白露潭,两人趁机朝这里飞奔。
    杂毛小道看到这符,不由心疼得一通骂,说狗日的,真的是崽卖爷田不心疼,李道子的“鹊桥旁顾”符,竟然被他用来跑路?
    说话间,黄鹏飞健步如飞,已然越过我们,丝毫不做停留,朝着车子那边跑去。
    白露潭跑得稍慢,被那老妪僵尸给纠缠住,跌跌撞撞地跑到我们面前,大声喊走。我见她虽有神力氤氲,但是神志清醒,倒也并没有失去意识,笑了一下,祭起震镜,一声“无量天尊”,将这追逐上来的老妪僵尸给定住身。我们周围的土地不断有手冒出,眼巴前的敌人,便有几十个,天知道这地下怎么会有那么多没有腐烂完全的尸体,我们也不敢力敌,去扩大战果,只是小心着脚下,边跑边退。
    退到车子旁边,只见司机老姚正坐在驾驶室里紧张地启动,然而不知道为什么,就是点不着火。
    我们都跑了回来,围在车子的旁边,看着上百号白僵、黑僵级别的腐烂僵尸,在那老妪僵尸的带领下,从树林里、草丛中、公路尽头……四面八方,团团围将上来,不由得心中烦忧。在这里的,没有一个是平庸之辈,只是蚁多咬死象,这么多的腐尸,要是被咬上一口,那可真就麻烦了。
    我与杂毛小道肩并肩,打量着这些恐怖恶心的僵尸,问他刚才那雷阵还能不能布置,再打一通,倒也无妨。
    杂毛小道呸了一口,说你以为引天雷布阵,这东西,说来就能来啊?没有十天半个月的累积,这雷击桃木剑里,是根本就没有多少雷电聚集的即便是刚才,那让我都控制不住的雷网,全托了那空间的环境和气候,跟我的实力,没有多少关系的。
    我们没说两句话,那老妪僵尸已然嘶嚎起来,不知死了多少岁月,它的声带早就毁坏,使得这嚎叫声,像指甲刮过玻璃一样刺耳。车外五人,这老东西谁也不管,就朝着我冲过来。双手高扬,十指尖锐,由上而下地刮过来,像两道飓风。
    在它的身后,我们的周围,至少围上了近两百多号僵尸,相互挤压着,像领救济粮的灾民,朝着我们这边汹涌而来。
    这么大的场面,跑不掉,唯有战了!
    这个时候,谁也藏不了私了,我捏紧双手,踏前三步,恶魔巫手瞬间点燃,与那头老妪,数百僵尸的领导者,凶猛地对撞在一起。我的右手锤在了它的胸口,而它的指甲则划破了我的胳膊。
    接着,一阵磅礴的力道从对手的双掌之上涌来,我脚步不稳,不由得腾空而起,越过汽车,朝着对面的尸群之中,跌落下去。

猜你喜欢: 《我当通阴人的那些年》 《英雄联盟之重塑王朝》 《万界衍道记》 《特种兵在都市之诡刃》 《一串菩提》 《猛男诞生记》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