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破灭的大阵

    肥母鸡一出现,并没有朝着我们这边飞来,而是如闪电一般,朝着这地界的边缘四周,振翅飞去。
    这是我第一次见到虎皮猫大人,以这般让人目力所不能及的速度,在空飞行。
    往日它总是慢悠悠地拍打着翅膀,仿佛根本力量撑不住它日益肥硕的体重一般。然而此刻的它,便是那最犀利的鹰,最凶猛的雕,都及不了它的半分。秀云和尚与王正一冲到我们面前来,也不言语,一人一面,接过围攻上来的僵尸群,翻手覆掌之间,便将那些让我们压力山大的家伙,给一举击退。
    十几秒钟之后,那些心思“单纯”,面相丑恶的腐烂僵尸,便被这二老以一己之力,逼退到了五米之外。
    我发现秀云和尚手中的那瓦钵,端的是一件好法器,表面上看着黑黢黢,但是内里外在,却有着诸多金色符文,如同蝌蚪一般蜿蜒游动,而在它的开口处,则有夕阳般温馨的黄色光芒透出来。那些腐尸一旦沾中,便顿时身冒黑烟,散发出难闻的味道来,痛苦极了这玩意似乎比我的震镜要好使,两者都差别在于,一个是白炽灯,一个是手电筒。
    而王正一的拂尘就比较简单,这拂尘并不是青虚等人的那种钢丝内置,而单纯是某种白色兽毛制作,便是那拂柄,也只是普通的黄梨木。
    不过从那白色兽毛上映照出来的灼灼能量,我便知道这东西,想来也是一件让人敬畏的法器。
    然而好汉怕群狼,这些僵尸杀之不尽,如乡间野草,春风复生,倒是让人头疼得厉害。
    我看到王正一几次将手摸到了怀里,然而又犹豫地掏了出来,想来他定是有什么一次性的杀手锏,但是太过于珍贵,用于此处,实在有些可惜,故而心中一直煎熬。
    我特意找了一下那个断了半边臂膀的老妪僵尸,发现那个家伙已然被火符烧得只剩下了骨架子。
    正在我们拼力僵持的时候,突然听到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噼里啪啦一阵爆响。
    这响声,如同我们家乡死人时放的那种铁炮,接着有一种我们习以为常的力量从身边拂过,被风吹走。天地一震,随着这摇晃天地的震动,我的小脑都在这瞬间失衡,天旋地转,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人就扑倒在了堆满腐尸的地上面来。
    不过并不是我跌落在地,所有人,包括秀云和尚和王正一王道长,居然都失去了平衡,趴在了地上。
    在我们这头顶的天空下,唯一没有受到这震动影响的,便是晃晃悠悠飞到了我们面前的虎皮猫大人,还有两个朵朵。
    只见这肥母鸡停在了越野车的后视镜上面,抖了抖身子,然后在镜子里欣赏了一下自己的音容笑貌,嘎嘎地笑,说好多年都没有练过这破阵的功夫了,手艺潮的厉害。这般天才布置的道场,倒是让大人我好是一通忙活,怎么样,大人我的活儿,还不错吧?
    我勉力爬将起来,只见四周那潮水一般的僵尸,全部都变成了真正僵直的尸体,不再动弹有的手前伸,有的佝偻着腰前行,有的张着发黑泛黄的牙齿,露出狰狞的咆哮……
    世界都变得静止了,仿佛这些僵尸,被“时间停止器”给定住了,任我们处置。
    这世界一定,我不由得精神松弛,又瘫坐在了地上。
    长时间的战斗,将我们的极限给延长到了难以承受的地步,不但是我,杂毛小道、黄鹏飞和杨操,都不由跌坐在地上,直喘粗气;受伤的石超更是直接躺在地上,头望星空,任自己的胸腔起起伏伏。
    唯一还站得起来的,便只有秀云和尚、王正一和,为保持形象、勉强扶车的白露潭。
    大和尚这一番恶斗,也是有些吃不消,抹了一把宽额上面的汗水,然后叹气,用浓重的川音说道:“格老子,这个地方忒他妈的邪门了,大和尚我念了一辈子的经,都没有瞧见这么多的僵尸像蚂蚁一样!”
    听他这么说,我不由得想起了之前所见到的那些奈河冥猴,不愧都是一处地界,果然是一脉相承。
    王正一倒是个火眼金睛的正牌老道,拉扯住口无遮拦、满口子市井腔调的秀云和尚,一挽拂尘,竟然朝着挂在后视镜上面的虎皮猫大人,施了一个道揖,然后恭敬地说道:“此次能够破除此阵,全亏了前辈穿针引线,破除诸般虚妄,青城山全真龙门派丹台碧洞宗信平道长座下,王正一,见过前辈。”
    “信平道长?”虎皮猫大人眼睛一转,似乎在回忆,然后点头,说哦,原来是老蒋的小徒弟啊,不错,你的功夫,倒是有你师父的几分影子。
    王正一诧异,说前辈认识我家师尊?
    虎皮猫大人挥挥翅膀,说认识么?不认识!这世间,脱得这一层躯壳,到了幽府,谁还认识谁?好久没干活了,今天这一忙活,倒是累得我够呛。饿了,饿了,我去找点吃的吧,小毒物,一会儿走的时候,叫我啊……”
    这肥母鸡又开始装起神秘来,并不理会王正一的疑问,展翅飞开去。
    王正一用一种崇敬的眼神目送它离开,秀云和尚低下头,看着躺坐在地上的我和杂毛小道,说二位,这鸟儿,是你们谁养的?
    我和杂毛小道猛摇头,说谁能够养得起这肥鸟儿?不是,不是,它要惹什么祸事,跟我们可没有半点儿关系。
    王正一见我们不肯说实话,便摇头叹气,说可惜了这位高人。
    说话间,那边走来了一行人,正是之前失散的其他人。王正一跟我们解释,说他们刚才也是困于阵中,被连续分割,解脱不得。常言道,擅泳者溺于水,他们这些趟了一辈子阵法的老江湖,竟然也陷入这大阵之中,说来真的是惭愧之极。而且还害死了那个叫做李春宝的向导,倘若不是这虎皮……什么大人及时赶过来,他们定然会迷失到了另外一个地界去,回脱不得。
    秀云和尚点头,说这个地方邪门得很,跟我们青城后山的秘地,倒是一样的。
    王正一说是啊,还好我们在那虎皮……呃、鸟的指引下,赶过来,这才没有出现意外车里面的那个司机怎么回事?他这时才发现,田师傅躺在后车上面,似乎受了重伤。黄鹏飞怕我们添油加醋,急忙抢答,说刚才姚师傅被鬼迷了眼,结果把田师傅给撞倒了,好在没有生命危险。
    我嗤笑一下,却并未再说什么,也懒得跟黄鹏飞在这等小事上面争辩。那边的李媛等人,已经将被青城二老制服的三个捣鬼者提溜过来,然后摔在了车子的右边。
    有活口,我们都不由得心生好奇来:这地方,虎皮猫大人口中的百鬼夜行迷踪大阵,到底是怎么回事。
    肥虫子刚刚在给石超解尸毒,此刻又回我体内调养,这时的我才开始恢复了一些,站起身来,与新过来的诸人打招呼,然后瞧着几个家伙。都是女人,一个老态龙钟,一个人老珠黄,还有一个倒是青春年少,看着也眼熟。
    王正一将拂尘刷过这三个女人的脸,将她们给唤醒过来。
    醒过来之后,那个老太婆和中年女人死硬不肯开口,倒是那个年轻女孩儿面露恐惧,瑟瑟发抖。
    做我们这一行当的,只要不死,想要人开口,自然有一万种办法即便是死,也可以知道她们想要隐藏的秘密,只要有时间,有精力。这一点王正一自然都懂,他一摆头,便有人过来将两人拖下,去做脏活。剩下的那个年轻女孩见只有了自己,不由得瑟瑟发抖,眼睛往着地下瞧。
    王正一问了她几句话,吞吞吐吐的,也说不清楚,视线游离,突然瞧见了我,眼睛闪过一道亮光,竟然热切地跟我打起招呼来,说嘿,嘿,我是王方颖啊,救救我。我不是故意的……
    王方颖?所有人,包括我,都被这个女孩子的表现给惊到了,杂毛小道见着女孩子说得热切,顿时不怀好意地坏笑,说哦,小毒物,没想到你还留得有这一手,竟然将我们的势力,打入到了敌人内部去?
    王正一笑了,说姑娘,既然你和我们陆左是熟人,我们自然不会为难于你,你说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王方颖有些怀疑地环顾四周,然后哆哆嗦嗦地说起:她本来是一个很普通的大学生,跟这里的孟老太,也只是有些家学渊源,就过来看望。没想到就陷入到了这场拼斗当中来,她根本没有这想法的这处是一处高人留下来的大阵,孟老太得了一些法门,所以就在这里寄居,帮一个人看理门户……
    一番询问,王方颖一直住这里,不过貌似所知不多,逻辑混乱,王正一便没了兴致,这个时候信号已经有了,他便通知等待的部队,立刻出发,前来接应,然后回过头来问我,说陆左,这人你既然认识,那么就由你来处理吧。
    我见王正一诓骗完人家小姑娘,这才将心中的疑问说出:“姑娘,你认错人了吧?”

猜你喜欢: 《极品仙劫》 《我的异世不可能这么坑》 《我可能是怪物》 《情感书店》 《烽火繁花》 《重生之暮雨归来》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