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地道的暗箭

    曹砾跑了?
    我的脑子里顿时就是一阵空白,冲上前去,挤出条空隙一看,只见这窟窿半米方圆,地道里黑黢黢的,正当口,盘踞着两条黑色长蛇,正朝着我们吐着红色的长信子。_!~;
    是啦是啦,难怪曹砾胆敢如此猖狂,狡兔尚且三窟,像他们这种身份的家伙,自然早就准备好了退路,跑路的时候不慌不忙,犹如度假,此处曝光了,大不了换个地方打枪便是,反正袍哥会的会众那么多,哪里会把我们的围剿看在眼里。
    煮熟的鸭子华丽丽地飞走了,我心中焦急,连忙拉着王正一的衣袖,说道长,我们追是不追?
    事情竟然变成这般模样,王正一的脸色已然憋成了猪肝色。他的左手一翻,两道白光飞过,那两条黑蛇顿时一阵呜呼,软绵绵地垂落下头来,不再猖狂。干掉了这两个威胁,王正一回头瞧向了我,急忙问道:“追自然是要追的,不过,陆左小友,你是蛊师,可有防备蛊毒的药物,给我等防备一二?”
    穷寇莫追,这道理对一身技艺的青城二老来说,并不适应。不过瞧见了刚才曹砾让秀云和尚差一点毒发身亡的手段,王正一也不由得小心起来,求助于我。
    我脑子一转,唤出金蚕蛊,让两人卸去护体真气,然后在他们的额头处,各点了一个红彤彤的美人痣,告知说此乃虫蛊驱避精元,一滴可持续半个时辰,可保诸毒不入心肺,并且有驱除毒虫的作用。
    点了这玩意,便不用惧怕曹砾的诸般手段了。
    王正一和秀云和尚见我恭请金蚕蛊的神色,十分郑重,知道这两滴精元,必定得来不易,纷纷朝我拱手施礼。事急从权,这一番客气过后,王正一吩咐我,说地道追踪,太过危险,让我和小萧在此处等待大部队,再行前来,而他和秀云和尚,则先行追赶时间已过良久,便不多言,各自保重!
    说吧,两人跃入坑中,朝着地道里间,急行而去。
    我和杂毛小道面面相觑,都不由一阵暖意,爬上心头相比起吴临一、黄鹏飞这些家伙,青城二老这两个素未蒙面的西南高手,竟然能够冲锋到最危险的第一线,而将这等安全的后续事宜交给我们,如此品格,倒是让我们心生好感。i^
    人便是这样,总有着这样或者那样的缺点,比如秀云和尚,之前我见他爱听马屁,故而有些观感不佳,然而真正到了最危险的时候,人的品格,也就能够很好地检验出来。
    这世间,总有坏人,但是好人,却总是占了主流。
    这时虎皮猫大人一身血污地飞进了屋子里来,把我们吓了一大跳,朵朵抓住这肥母鸡,一阵翻看,大人吃不住痒,嘿嘿地怪笑,说它倒无妨,这些血,都是那只猫头鹰的,小样儿看着老实,但眼睛滚亮,却是个培训来当作通灵探子的傻波伊,又凶,倒是费了它好大的劲。
    我们商讨了一下相关事宜,过了不到十分钟,便听到外面的林子一阵响动,脚步声淅沥沥,有柑橘被踩破的声音传来。
    为了避免误会,我出去招呼,只见除了杨操、黄鹏飞等人外,还有二十几个全副武装的士兵,半包的头盔,步枪前指,身形彪悍而凶猛,一水的迷彩糊脸,看上去确实是一支精干的部队。见到我们,杨操冲上前来,问王道长和秀云大师,到哪里去了?我和杂毛小道指着里间的地道,说追赶目标去了此处真的就是曹砾那个家伙的老窝,不过他早就有了防备,通过地道逃走了。
    我提醒所有人,小心那些柑橘,这里应该是曹砾培育橘虫的基地,所以不但虫多,而且毒性很重。
    不过此行有另一位蛊师李媛在,所以大家都还算是注意。
    在得知我和杂毛小道让青城二老亲自冒险去追,黄鹏飞就有意见了,瞪着我,气咻咻,口中喃喃自语,似乎在嘲笑我们的胆子太小。杂毛小道瞪回了他一眼,这位仁兄才收敛了一些,不过还是怨气十足。部队的负责人是一个叫做冯雷的少尉,我们叫他冯排长,在一番简单寒暄之后,我们围在一起来,商量接下来的事宜。
    黄鹏飞虽然在集训营之后升了正科级,但是青城二老走了之后,我们这一行人中职称最高的,却是杨操这个在宗教局厮混多年的老牌正科,所以还是由他来领导。一番简单而快速的沟通之后,最终决议由杨操、我、杂毛小道、黄鹏飞、白露潭五人,以及由冯雷带领的十五名战士从地道出发,其余人则留待原地,等待后续部队的增援,并且协助李媛处理这柑橘园中的病橘。
    时间有限,拖得越久,形势就对我们越不利,于是也不说太多,选定完人员,便以我为首,杂毛小道紧随其后,一身血污的虎皮猫大人趴在他肩膀上,相继下了洞口。
    这地道离地两米高,宽约一米,高一米八,倾角向下,只需稍微躬身,便可急行,因为设计的问题,并没有太多的陈腐之气,有新鲜的空气,从转角处吹来;里面很黑,不过有了强光电筒,这个倒不是问题,只需小心头上和脚下即可。
    虽然前面一批人刚走不久,但是我为了小心起见,我还是让两个朵朵,在前面领路,防止有突发情况的产生。
    我们急行了十几分钟,并没有见到任何出口,反而是感觉越来越低,往下行走。
    这样走着,我的心中就有些沉重。
    要知道,普通的逃生地道,并不会修得太长,这是为了节约成本,也是为了能够快速逃脱追击,必须要利用更复杂的山间地势,或者交通工具,将敌手甩脱。然而我们走的这十几分钟,出口却还遥遥无期,倒是让人头疼得紧,总感觉有一些地方,似乎不对劲。
    果然,复行几分钟,前面就出现了一个岔路口。
    这岔路口有两条道路,一条向左,一条直走。向左的道路倾角朝上,而直走的那一条路,则依然保持朝下的趋势。这岔路的空地上,大概能够容纳七八人,我们几个人便聚在一起,商议接下来的行动。我深吸了一口气,除了闻到泥巴的土腥味、洞口的潮湿,还闻到一个淡淡的血腥和腐臭的味道,从直走的那个方向传来。
    这地道的路,都是夯实的泥土,因为干燥,也看不出什么脚印来,不过我们却在直走的那条道路上面,看到墙壁上有一道新的划痕。通过对比,我们一致确认,这是秀云和尚的那根青铜短柄禅杖,所划出来的。
    这是青城二老给我们留下的标识,指引着我们敌人逃窜的方向。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往左走的道路,应该是通向地面逃逸的出口,曹砾并没有走那里,而是带着那个女人,直走,进入了地下;王正一和秀云和尚,则是一路追踪而去。从这情况来看,曹砾这个家伙,似乎早已有了准备,情况堪忧,容不得我们有半分犹豫和等待,一番商议之后,派遣两个战士回去报信,其余人等,继续小心前行。
    过了岔路口,走了差不多两分钟,便能够听到有滴答滴答的隐约声音,从下方传来。道路开始变得崎岖不平,而脚底下的路面,则有夯实的泥地,变成了岩石,空间开始变得越来越大了起来,地道由原先的人工开凿,变成了直接依托岩洞而建。
    在这个山林木屋的地道下面,竟然是一个地形复杂的溶洞?
    我的脸色开始变得严肃,有着溶洞恐惧症的我,回想起往日那些九死一生的蛋疼往事,就感觉脊梁骨背后,一阵又一阵的凉意生成。因为出于队伍的前端,我显得格外小心,也让前面疯跑的小妖时刻注意,不要给人趁了空子虽然我们这里的人员齐满,全副武装,但是在封闭的岩洞里,热兵器未必有冷兵器好用。
    更何况,敌在暗我在明,各种神秘手段使出来,人多真心没用。
    小妖在前,这大大咧咧的小妞儿抽着鼻子闻,说这个鸟地方,让我有很不好的感觉,总感觉以前,好像经历过几次一样。我问哪几次?小妖回忆,说嗯……这语调拉得长长,小狐媚子还准备卖个关子,结果还没有拖完,突然话语一转:“有机关……”
    我吓了一跳,抬头看去,只见从对面的黑暗中,嗖嗖射来三箭,成品字型,朝着小妖射来。
    这箭上似乎动了手脚,快疾得让人根本就意识不到,铛铛铛,三声脆响,全数都射在了小妖的身上。这小狐媚子被那力道震得凭空飞起,然后落在了我的怀里来。后面数道强光照向了前方,只见一道黑影在转角拐弯处一闪而过。我低头看向小妖,这小狐媚子麒麟胎身,倒并不太惧暗箭伤人,但是她却丢不了这个脸,小脸儿霎那间通红,像天边的晚霞,拳头一攥,从冲上了前去:“敢暗算小娘,不想活了!”
    沉睡过去的虎皮猫大人骤然清醒,大声叫喊道:“太放肆了,太放肆了!”

猜你喜欢: 《碎裂天幕》 《妖孽来袭:逆天小凰妻》 《月缺月盈的人生》 《凌天战魂》 《幸孕蜜宠:妖孽boss惹不起》 《斩断之力》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