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第三个问题

    黄鹏飞蹬蹬蹬地几步路,就冲上了三米高的祭坛上面去。
    他跪下来,仰首望天,表情虔诚。
    我们也把脑袋朝着头顶上面望去,只见在正对着祭坛之上七八米高的地方,有一盏最盛的火光。那火光幽静,很大一蓬,然后在火焰跳跃的当口中,我瞧见了一个天然形成的岩石瞳孔,巨大,黑白色,外边斑驳,中间却是一圈又一圈的圆轮。有看过视线错觉图的朋友,或许能够明白我当时的感受,就是当你注视它的时候,就会不由自主地被这些圆轮所带动着,天旋地也转,发晕,感觉这个东西,就跟活过来的一般。
    事实上,这颗岩石瞳孔真的如同一个活灵活现的眼睛,你盯着它,它盯着你,那里面的纹路,仿佛蕴含着一整个世界,让人的魂儿,都似乎要被吸进去了一般。
    莫名的,我突然感觉到,这东西,似乎跟肥虫子二转之后身体两侧的斑点,有着很多相似之处。
    难道,肥虫子跟着耶郎祭殿里面,还有什么关联不成?
    不过我很快就想到了另外一样东西,不由得口中惊呼起来:“封神榜?”
    “灵界之门?”一同响起的,还有小妖的嘀咕。
    正扶着二娘子的白露潭疑问,说什么封神榜,古典小说么?我回想起来,同样的岩石,我们在青山界的地洞之中,也曾经见过,杨操曾经告诉过我,这是一种很古怪的材质,里面有未知的强放射性元素,在全世界的名称各异,但是都可以用来定位,引发噩运。
    当时我们在青山界,可是被这东西给折磨得差点挂掉,后来绑上**,竟然将整个山脉,都引发混乱,簌簌的石头跌落下来,一片混乱,山体走移。
    现如今,在我们头顶上面的这个,比上回的,整整大了一倍。
    这石眼有魔力,我瞧了一眼,便不敢再看,强迫着自己低下头来,发现除了我和小妖之外,黄鹏飞、白露潭和二娘子,看着那石眼,都痴了。我心道不好,这石眼似乎是一种很厉害的惑人手段,倘若三人真的被迷惑了心智,只怕我们会很麻烦,于是伸手一推,按在了白露潭的肩膀上。
    白露潭陡然醒转,回过神来,身子一歪,跟二娘子一同跌倒在了地上,我见白露潭脸色潮红,而二娘子的一双眼睛里面,全部都是精精的亮光,口中喃喃自语道:“原来真的有神国,原来真的有神国……”
    这两人倒还好一些,黄鹏飞的表现,就更加地吓人,只见他双腿跪在地上,然后伸出一双手,朝着天空,口中轻喝道:“我愿意做你的信徒,赐予我力量吧!”我抬起头去,只见那巨大的石眼在黑鲛人鱼油膏地静静映照下,竟然发出慑人的光芒来,让人心中发谎,只想臣服在地上,狂叩首。见到黄鹏飞快要将头都磕破了,我心中再不拦住,只怕就没有机会了,于是快步上前,一把拉住黄鹏飞,呼唤他醒来。
    我拉扯了一下,感觉一股巨大的反作用力朝我甩来,我顿时心中戒备,将黄鹏飞一把推倒在地上去。
    我永远也忘不了黄鹏飞从地上扭过头来时,眼神里面的那种恶毒和愤恨。
    这熊熊燃烧的仇恨,仿佛夺人妻子,杀人全家一般地不共戴天。
    黄鹏飞像一头受伤的野兽,嘶嚎着,说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然后张开双手,朝着我掐了过来。不过这哥们显然忘记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在此之前,他已经被人揍成了猪头,战斗力大大下降,光凭着一股子狠劲,终究不是正途,故而被我伸出手,一下子就给撂翻在了地上。
    他的双手使劲儿挥舞,却总是够不着我身体的任何部位。
    我很轻松的,就将黄鹏飞给制服在了祭坛之上。
    这可是我从来都没有过的战绩,当然了,这也得益于黄鹏飞被麻绳捆绑了太久,血液流通不畅,手脚都酥麻了。这个时候白露潭跑了上来,上前劝架,说怎么打起来了?
    小妖在旁边,抱着胳膊冷笑。
    黄鹏飞拼力挣扎,过了差不多三十秒,他终于没有再动了,而是安静地任由我按着。我见他那股疯劲儿已经过去了,于是问,说怎么样,清醒了不?黄鹏飞闷声闷气地说道:“好了,放开你的手!”我将他的脑袋扳过来,只见他的眼中虽然依旧有好多血丝,但是眼神之中,清明了许多,没有了刚才的疯狂,于是笑嘻嘻地站起来,拍了拍手,说你们大家都别往上瞧了,小心又被迷惑了神志。
    黄鹏飞并没有站起啦,而是坐在了祭坛的地面上,看着这黑曜石的台面,以及祭坛中间那块刻满古怪符文的石碑,说唉,这里到底是什么鬼地方?
    敢情从头到尾,他竟然像个二愣子一样,什么都不知道。我回看四周,觉得广场辽阔,地宫阴冷,便跟他解释,说你听过古夜郎国没有,这个地方,应该是古夜郎国,也就是耶郎大联盟一个祭祀神灵的地方。
    “耶郎大联盟?”黄鹏飞口中默默念了两遍,然后问道:“就是那个传说中,巫蛊之术起源的王国吧?”
    我并不想跟黄鹏飞探讨太多,点了点头,回过头,便见到祭坛边缘伸出了一只白色的手。
    我们都吓了一跳,黄鹏飞应激地跳了起来,看过去,原来是二娘子,这个女人双脚被废,慢腾腾地爬了上来,见我们都如坐针毡般,哈哈笑,说你么这些家伙,都不管人家了,害我费了多少力,才自己爬上来的。
    看着二娘子自来熟地跟我们犯嗔撒娇,我心中不由得一阵软,然后走过去,把她扶到这石碑前面来坐下,然后指着这巨大的岩洞,说二娘子,张大勇,还有你们步步为营,费尽心思地将我给诓骗到这里来,给你们打开大门,到底是有什么目的?
    二娘子咬了咬嘴唇,说都猜想你能够开启这所有人都没有办法的石门,但是却没曾想,你还真能。
    我叹了一口气,说我看过钱钟书老先生的《围城》,里面大致有一段话,叫做外面的人想进来,里面的人想出去我们也即是如此,我晓得进,但是不晓得出,说不定,我们就要饿死在这里了。那么,我们能不能够彼此坦诚一点,交交心,黄泉路上,也不会是一个糊涂鬼儿。
    二娘子凝视我,说你到底想知道什么?
    我环顾周围的小妖、黄鹏飞和白露潭,说二娘子,我问三个问题,你一一答我,如果所言不虚,我陆左保证,绝不为难于你,你看如何?二娘子怀疑地看着我,见我的眼神清澈诚恳,又转头看向了黄鹏飞和白露潭。
    这两人都点了头,说陆左讲的话,也代表我们的意思。
    二娘子好是下了一番决心,说好,我以酆都北阴大帝之名起誓,一定会认真回答你的三个问题,如果有所隐瞒,信女施予,愿遭万鬼吞噬的痛苦,永世不得超生她倒是一个明白人,知道我们的手段多多,若是不发一个毒一点的誓言,只怕我们不会放过她,故而才会作此姿态。
    我以前说过,常人发誓,转头立忘,这也是常有的事情,因为浑沌,不沾因果。
    然而修行者就不行,既然已经上体天心,下修本心,所有的因果勾连,都已成了常态,故而一般修行者,是不敢对自己信仰的神灵,胡乱发誓的。
    因为这东西,往往都会一一应验上。
    二娘子说得痛快,我却需要好好地斟酌一番,故而没有说话。黄鹏飞见我久不开言,跃跃欲试,被我瞪了一眼,这才将口中的话语,给生生吞咽到了肚皮了。终于,我盯着二娘子,问出了第一个问题:“我想知道,在这个地方,到底有什么东西,值得你们布这么大的局?或者说,这个大黑天,到底是什么东西?”
    二娘子眼帘一抬,看着我,沉默了好一会儿。
    她似乎没有想到,我一开始就问出最核心的东西,在经过一番思索之后,她回答道:“我知道的也不多,不过可以肯定,大爷想要的,是这里面耶郎巫蛊之术的传承他之所以会变得这么厉害,据说是在洞里面,得了一个很厉害的宝贝,所以更加期待祭殿里面的积存;至于大黑天,这个是小佛爷要找的线索,据说跟2012的终极目标,有关系……”
    我丝毫不作停留,直接问出第二个问题:“小佛爷,是谁?”
    二娘子很意外地笑了,说小佛爷,就是邪灵总教的掌教元帅啊!至于他是谁,你还真的问错人了,我只是一个小杂鱼。这个世界上,真正知道他身份的,不超过这个数她伸出左手,摆了摆,说便是大爷本人,也未曾见过他,是男是女,都不曾知晓。
    我沉默了,心中在暗自盘算,黄鹏飞张了张嘴,但是忍住了,没有说话,而这个时候我抬起了头,问出了我的最后一个问题:“吴临一,到底是不是你们的人?”

猜你喜欢: 《网王之沐染瑾年》 《我可能是个假刺客》 《鬼王狂妃别太野》 《苍天万道》 《吞天剑帝》 《第三局》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