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恐怖的蜈蛊

    这堆骨冢足有两米见方,因为在这广场之上,实在是太过于常见,所以我并没有多在意。
    它的组成,也都是些比我大腿还粗的骨头棒子、碎屑、以及一整条脊椎动物的整体形状,不远处还有一个很大的头骨散落,有点儿像是大象、或者犀牛一样猛兽的。我本来就是小心翼翼地防范着,一听到这声音,脊梁骨立刻绷紧,然后低头瞧去,只见那堆骨头渣子里面,有一只黑色的小甲壳虫子,从里面窸窸窣窣地爬将出来,一双天牛般的触角四处转悠,像垂柳,然后指向了我。
    这个小东西突然抬起了头,背上的双翅一振,朝着我缓慢地飞起,嗡嗡嗡,嗡嗡嗡,特别像是蚊子在鸣叫。
    作为一个生于南疆的孩子,这一生里面,倘若说最讨厌的,莫过于吸人鲜血的蚊子了。
    它总是藏于暗处,小心翼翼地盯着你,一旦发现空隙,就振翅飞起,趁你不备,一口就将你吸个正着,不但如此,它还会在伤口上面留下些病菌,让你痒得难受。
    于是我扬起手,准备和大部分人一样,将这只小虫子给拍在地上,不让它胡乱动弹,扰我清静。
    然而刚刚伸出手,我的心中就是一阵悸动,莫名地心慌意乱起来不对,这个耶郎祭殿,封闭了几千年,莫说是虫子了,便是那鬼魂儿,都溜不进来,以至于张大勇费了这么多般的心思,才将我设计到了这里,所求的,不过就是将大门打开,前来探秘一番。
    如果这个地方能够自由出入的话,以张大勇对这处地方的研究,早就将其翻来覆去地捣鼓了几百遍了,也不用那些著名的盗墓团体,都铩羽而归了话说,张大勇有没有请过胡八一,和吴邪过来瞧瞧啊?
    我心中各种吐槽,然后身子就往后面疾退。
    这小东西也深明游击战术的精髓,敌进我退,敌退我追,朝着我就呼啦呼啦地飞了过来。我见这东西,十足灵敏,心中那股危机感便更加强烈,见到它牟足了劲儿,朝我冲,我也不敢硬顶,往旁边一闪,这小东西就朝着我刚刚瞧回来的竹简处射去。
    我一晃身之后,眯着眼睛朝着那个方向瞧去,只见那黑色的小点儿,深深地扎在了竹简之中。
    古代文化落后,特别是造纸术发明之前,知识的传播除了靠口口相传,大部分都依托于竹简、丝帛以及羊皮之类的东西传承,而且因为这东西制取不易,所以显得十分宝贵,一般都会记录着一些十分重要的东西,所以我刚才虽然看不懂,即使字迹模糊,但也是轻拿轻放,想着总会有专家,能够破译。
    然而在那一刻,我的眼睛突然就瞪了起来。
    在我的眼中,有着突然蹿出的焰火,燃烧起来,差不多一丈高。
    刹那间,这焰火竟然达到了白色的状态,那温度,显然是达到了一定程度,才会有这样的效果。我吓了一大跳,往后就蹿了好几米,这什么玩意,竟然会这么厉害?
    接着,还没等我反应过来,这些竹简便化成了红色的炭火,灰烬一般,不过还保存着原本的形状。
    在那熊熊燃烧的烈火中,我看到了那只指甲盖儿般大小的黑甲壳虫,陡然出现。
    它沐浴在白色炙焰里,黑得发亮,我似乎能够看见它的眼睛,里面充满了好奇,似乎想将我,也变成它身下的那些竹简。我瞪着它,缓步后撤,一、二、三……我见到那虫子振翅,嗡的一下,朝我射来,我转过身,拔腿就跑,呈着s字型,四处绕路,试图通过一路上的石雕,延缓这小东西的追逐。
    我一边跑,一边高声狂呼:有请金蚕蛊大人现身,有请……我擦,你这吃货,到底消化完了没有啊?”
    我高声抱怨着,可惜金蚕蛊似乎真的吃得有点撑,实在是无法出现,倒是黄鹏飞和白露潭等人瞧见了我这般大吼大叫,都朝这边赶了过来,问怎么回事?
    我见他们即将靠近,吓得赶紧挥舞着手,说你们别过来,这虫子太厉害了!
    那黑甲壳虫实在太小,白露潭瞧不见,还傻不愣登地惊讶,说啊,什么虫子?这话音刚一落,那只像是黑点儿的甲壳虫立刻嗖的一声,从白露潭的脸颊边飞过去。
    这一道热流,让白露潭瞬间清醒过来,头皮发麻,像触电一样,朝着旁边使劲儿跳过去。
    黄鹏飞早就知道了厉害,一声不吭地转头就跑开。
    然而不知道是他太招人喜欢,还是一头湿漉漉的道髻太过于醒目,事情偏偏就是这么凑巧,那黑壳儿甲虫,竟然抛开了我和白露潭,朝着已经溜得老远的黄鹏飞追去。黄鹏飞闷着头,一口气跑到了西北边缘,刚刚回过头来,就瞧见一道黑影子,嗡嗡嗡地振动翅膀,紧随而来,顿时间就气得一声大骂,说我艹,你他娘的还认准我了不成?
    那虫子并不会说话,只是冲着黄鹏飞的屁股飞去,那速度……
    好吧,我们也不敢让黄鹏飞一个人面临险境,毕竟这孩子腰上面,还留得有一大串火龙,于是就跟着跑。我一边追,一边思考该怎么办?突然间,想到了小妖朵朵这小狐媚子,可不就是天生的玉质精元么?倘若没有修行,她完完全全就是绝缘体,自然不用怕这玩意。我环顾四周,发现小妖竟然不见了。
    这件事情,让我的心顿时一阵狂跳,忍不住就大声呼喊起来,期待得到她的回应。
    黄鹏飞一阵狂奔,从见到自己被那似乎很恐怖的黑甲壳虫盯上,他便奋力地跑,速度竟然能给予人一种缩地成寸的错觉。很快,我们兜着圈子,就绕到了西北最里面的深处,这里因为地势较低,灯光照不进来,使得里面一片幽黑,这个时候,黄鹏飞一阵力乏,脚步也错乱得厉害,突然间,前面有一个匍匐的娇小人影,就在那暗处前行。
    黄鹏飞眼睛在那一霎那间就亮了起来,冲上前去,揪起地上的那人,口中直嚷嚷道:“让你逃跑……”
    我们追在后面,见黄鹏飞将那个人影拉起来,一瞧,正是在场中央附近的二娘子。
    原来她竟然趁我们手忙脚乱之际,想要独自溜走,或者查看这里间的秘密,不过误打误撞,却被黄鹏飞给看到,此子正自彷徨无措,陡然见到,竟然想到把二娘子拉过来,当做挡箭牌。这祭殿之中,也就只有这几个人,倘若弄死一个,即使是敌人,也是一个损失,所以我大声喊道:”别……”
    然而黄鹏飞却是不管不顾,将二娘子给一把拉起来,然后朝着后面推去。
    然后,他转身就跑,有多远,跑多远。
    我们面前,又闪现出一大蓬白色焰火,这回的灯火明亮了许多,几乎在一瞬间燃起来,我就听到了一声撕心裂肺的嚎叫。啊这嚎叫声戛然而止,火焰已经将二娘子发出声音的嗓子,给烧成了灰烬。仅用了三秒钟,二娘子就从一个活生生的人,转化成了冲天的火焰,然后血肉和骨头被烤炙,灼烧成灰。
    一个人生生就变成这般模样,其实是很让人震撼的。
    所以白露潭惊声尖叫起来,那刺耳的叫声在整个广场上回荡起来,让人的耳膜发麻。这尖叫声,立刻引起了罪魁祸首的注意,那只邪性的小虫儿从火焰中又缓慢浮现出来,盯着白露潭瞧。白露潭面对着这火焰,立刻也顶不住心中的压力,竟然脚下一软,趴在了地上。
    一路奔波劳累,白露潭终于垮了下来。
    她即使是一个神奇而稀少的落花洞女,也终会有疲惫的一天。我离白露潭足有四米远,见到此情形,唯有伸手入怀,掏出震镜,准备启动里面的人妻镜灵,试一试有没有作用。然而当我的手,刚刚一摸到那片冰凉的时候,一道白影出现在了白露潭的身前,伸手一抓,便将那个小虫子给握在了手上来。
    这白影并没有变成烈火,而是得意地将这甲虫的一对触须,给捻起来,好奇地瞧。
    我见到小妖朵朵倏然出现,心中欢喜,冲上去,不知道说什么,只是一个劲儿地说:“你跑到哪里去了?急死我们了!”小妖看着这丑陋而狰狞的小虫子,瞪着我一眼,说还不是给你们找出路去了,没想到你们这么没用,一条焱骡蜈蛊都搞不定,还损失了一个人。
    “焱骡蜈蛊?这什么玩意?”
    黄鹏飞从石鼎转角处缓步走出来,惊魂未定地盯着小妖手上的这虫子问。
    小妖这个小狐媚子,就是个直肠子的人,她刚才看到了黄鹏飞的表现,自然瞧不上眼,扭过头去,跟我说道:“走,我那边有个重大发现,一边走,一边瞧瞧去……”小妖捻着这黑甲壳虫的胡须儿,说这玩意不错哦,你看看那一片骨海,它存于此处,可是以骨头里面含着的磷元素为食,方才能够有这等力量,在古时候,这是用来炼制三味真火的上佳材料……
    小妖一边走,一边聊,而我,却不由得回头,瞧向了已经化为灰烬的二娘子。
    原来人死了,即使是对手,也会有伤感啊。

猜你喜欢: 《宠物小精灵之御守晴明》 《美貌女配撩宠记[穿书]》 《空姐妻子的秘密》 《绝色王爷的傻妃》 《芷凝春露》 《天价婚宠:权少赖上瘾》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