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神秘的泉眼

    焱骡蜈蛊,其实就是用一种叫做红巨龙的蜈蚣,所炼制而成。
    这种生长出深山南麓的巨型蜈蚣,虽然生活在潮湿阴暗的洞穴、荆棘林中,但是天性属阳,性如烈焰,而且毒性十分强,咬人一口,中者定会心腹闷热,出血而亡。有人以朱砂喂服,然后施以秘法,将数千条罕有的红巨龙蜈蚣,给用拘魂阵法给囚困住,然后开始炼蛊,千条殆尽,一条独存,经过无数斗争,已然面目全非,黑色甲壳虫一般,此为焱骡蜈蛊,以白骨为食,能引无边业火……”
    小妖就像一个生物老师,给我娓娓道来,所知晓的这些东西,竟然比我这正宗蛊师,了解得还要深刻。
    少顷,我们跟随着小妖,来到了东北角的一个地方。
    这里离大门不远,在一片石台的围拢下,里面竟然有一口清亮的泉眼。这泉眼宁静,千古恒一,有一个洗脚盆般大小,而在其上方三四米的地方,正好有一块打磨得光滑如镜的圆形石砖,上面用某种黑血之类的东西,纹制在了上面,一片古怪的符文,正好映照进下面的泉眼里面来。
    这种形式的布置原理,跟祭坛那边的,一般无二。
    我琢磨了一会儿,却瞧不出那符文到底有什么妙处,于是低头拨弄了一下泉水,那水冰凉,寒彻刺骨。学过化学的人知道,冷热到了极致,一样伤人,所以我像被烫到了一般,缩回手来,只见手背上面一片青紫,显然是冻得厉害这水的温度,怕不得有零下十几度了吧?怎么还没有结冰呢?
    我们都疑惑地看向了小妖朵朵,我摸了摸鼻子,问这个小狐媚子,说小妖,你带我们过这里来,难道是想说,这个地方的水道,能够直通外面的世界么?
    这泉眼虽然可以跳入,但是谁也不知晓里面的水道有多长,倘若游到气竭还没有见到目的地,只怕就会在里面被活活淹死;更何况,这泉眼的水温冰凉刺骨,我手摸一下都差一点被冻伤,倘若整个身子都跳入里面,只怕不用十几秒,我便也妥妥地成为一具冰冷的僵尸了。
    小妖将我给推开到一边去,嘴巴撅起,说去去去,你捣什么乱啊,好好待着,看小娘给你长长眼力。伸出手,在泉眼上面柔和地摆手,仿佛想通过这动作,使得这被我搅得一团糟糕的水面,平静下来。
    片刻之后,这水面终于平静下来,然后我看到小妖将洁白如玉的手,伸进了两者相对的空间中,然后双手顺着一种奇妙的韵律,开始不断指画起来。我一开始看得不是很明白,后来瞧见了,小妖的这结印手法,跟我们头顶那块镜石上面的符文,居然是一模一样的。
    见到这般模样,我、黄鹏飞和白露潭都屏住了呼吸,然后睁大了双眼,准备瞧一瞧这小妮子,到底在搞什么名堂。
    不过小妖接下来的动作,却让我们都傻了眼:只见她将双手一分开,口中念念有词,然后将手往那泉眼上面一抹,那水面上立刻有一道蒙蒙的波光,然后出现了好多个人头。我咬了一下舌头,才发现自己并没有看错,只见水上出现的画面,竟然是与我们只有一门之隔的外间。画面里有差不多十三四个人,一小半穿着黑袍,戴着恶鬼面具,还有差不多六七人,却都是劲装打扮,露出了本来的面目。
    当中的那个精干男子,正是鬼面袍哥会的坐馆大哥张大勇,他似乎正在朝众人训着话。
    在他左手位置,已经有三具尸体躺伏在了地上,这些人并不是我们杀死的三狗子那一伙人,而是另外的,离得最近的一个,竟然是之前跑开,去给张大勇报信的小矮个儿。此刻的他已然成为了一具尸体,七孔流血,头骨粉碎。失去了以自己往日情人魂魄凝练的美人烟,张大勇现在正处于暴怒的情绪当中,一直在咆哮,我们虽然听不到声音,但是却能够明白他心中的愤怒,定然是一万头草泥马,飞奔而过。
    在旁边低头、瑟瑟发抖的人群里面,我看到了曹砾,就是刚刚被烈焰焚烧而亡的二娘子口中的老公。这个男人也在低着头被训的人里面,每当张大勇的嘴张得大大,他的身体就抖了下,害怕极了。
    以他这种态度,想来二娘子真的说了实话,这个人,也许还真的有可能就是一个替身,一个影子而已。
    而他的师兄,鬼面袍哥会的那个首席蛊师,弄出这番动静来,想来应该是躲在暗处,偷偷地笑吧?
    我问小妖,说你这是监控录像?
    小妖撇了一下嘴,说真没文化,来的路上,你们不是有见过了那阴阳镜么?其实那些镜花水月的东西,最开始的老祖宗,便是沿承自此处。怎么样,长知识了吧?
    她说着话,双手却并不停止,又开始舞动,像翩翩飞舞的蝴蝶,美丽得让人想要忘记水面上一众丑恶的嘴脸。过了差不多一分多钟,她的手停在了水面上方一厘米处,然后往上一拉,立刻有一副立体的图形,出现在我们的面前。
    这是一张削瘦而坚毅的脸,嘴唇轻抿,眼睛里面仿佛装载着星辰宇宙,明亮极了。
    镜头拉长,我看到了杂毛小道出现在我们的视野里,此时的他,并没有在那个被诱入的甬道中,而是返回了山寨石门之外。那里面依然有血雾飞舞,旋转,像漫天的雪花,或者是威势恐怖的龙卷风,而旁边则是吴临一和杨操在支撑着,青城二老开始反击了,先是秀云和尚用手中瓦钵支撑起一方天地,而王正一手中的拂尘,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已然伸出了几米长的白色丝带,将那血雾之中的恶鬼,给一一纠缠,试图绞杀。
    十余个战士紧缩在一团,然后惶恐不安地盯着面前的血雾,平日里骁勇善战的,竟然知晓了害怕。
    面对着未知的事物,即使训练精良,他们也仍然控制不住自己内心中的恐惧。
    我惶急地找寻着一个小身影,然而并没有瞧见。
    朵朵,我的朵朵呢?
    小妖的脸色也开始变得烦躁起来,她双手上面的十指相对,然后不停地摩擦,闪现出一道道蓝色的迷离电光来。接着视线的广角继续增长,然后我们瞧见,在血雾的一角,有一道白色的身影,正在飘浮于空中。是朵朵,这小丫头竟然变得十分凶煞,脸上一片铁青,犹如死去多时的娃娃。
    她正在跟一个没有脸的女鬼战斗,双方打得好是惨烈。
    那无面女鬼显然并不是血阵仓猝形成,所以厉害得紧,挥手起舞间,竟然有智慧的感觉。
    不过她终究只是依托于血雾中的能力,朵朵虽然战斗意识不足,但是变脸之后,却也是十分凶悍,一口尖牙,眼睛里瞪出了足可燃烧的烈火,而在一对眼角处,有青黛色的花纹浮现,似流云海浪,双手一举,便有冰蓝色的光芒,在手间聚集,如同最梦幻的视觉效果。然后在下一刻,这光芒已然融入到了血雾中的无面女人身上。
    这速度,让人根本就捕捉不到,简直就是眨眼之间的事儿。
    无面女人本来若即若离,并非实体,倏然而至,飘然远走,然而被这冰蓝光芒所凝结住,便脚步迟缓,进退两难。正当朵朵准备咬着牙出手的时候,一柄略微焦黑的木剑陡然划过了那头无面女鬼,蓝色的电芒与朵朵的冰芒所结合,立刻将这女鬼,给击溃,化为了丝丝怨念,飘荡世间。
    而在这个时候,王正一突然朝着前方丢了一张丝帛绘制的符箓。
    这张符箓似乎是用鲜血描绘,上面的血已经干涸,不过用了某种秘法,将其凝结在了湿润与干燥之间的状态。
    当那张符箓飘飞到了血雾里面时,突然有雷光闪动。
    金色的弧形闪电沿着血雾开始蔓延,然后在瞬间,化作了许多叉形链电,朝着血雾中的所有鬼物所袭去,甚至还有一条电龙,朝着朵朵击来。雷符,又见雷符,之前数次遇到危险,我见王正一都是摸了摸怀里,仍旧舍不得拿出来用,没想到竟然是一张珍贵的雷符虽然不能引雷,但是里面蕴含的能量,却能够将血雾中的所有怨力,给一举毁灭。
    不过,朵朵怎么办?
    见到此情形,我和小妖都开始着急了起来,这心中一不淡定,镜像就开始摇晃起来。小妖咬着牙,然而那水面却越加晃荡,抖动不停。我心急得要命,朵朵虽然是鬼妖之体,但是未必能够扛得住王正一这无差别攻击的雷符。
    然而就在这紧要关头,那画面显示一阵晃荡模糊,到了最后,竟然倏然不见了。
    这泉眼的水中,突然出现了一个圈。
    接着,又是一个圈。
    又是一个圈。
    这一个圈叠加着一个圈,不停晃荡,相互交织,我看到小妖的脸色一阵晴一阵阴,只以为她心中大乱,故而维持不了这个镜像法阵。然而正当我想要伸出手,拍拍小妖,准备安慰的时候,无数圆环出现的泉眼中心处,突然伸出了一只干涸的黑手来。
    这黑手上面,长满了白色的茸毛。

猜你喜欢: 《爱上千年老妖》 《穿越女配的重生》 《恶魔少爷轻一点》 《女总裁的专职司机》 《仙途良缘》 《吞天食地系统》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