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守卫的惩罚

    唯有看到这些,我才能够想象得到,在之前的时间里,杂毛小道和朵朵他们,到底遭受了什么样强度的攻击。
    战士们都杀红了眼,甫一出现,根本连一声招呼都不打,见到不认识的人,就直接开始点射。几乎是在十几秒钟的样子,鬼面袍哥会的人,就已经死去了七八个,一小半的力量,便这般土崩瓦解。不过在这阵枪声中,身经百战的鬼面袍哥会会众立刻找到了避开子弹的地方,纷纷往石笋后面,奋力跑去。
    唯有一个人没有跑动,那个人就是此间的坐馆大哥,张大勇。
    他回身望来,不慌不忙地单手一挥,在那几个战士立身的地方,突然暴起几团带着黑色怨力的烟雾,然后像浆糊一样,将他们给紧紧缠紧包裹住。
    这玩意,便是刚才将我满头包住的东西,应该是抽取鬼魂怨力所制成。
    它是鬼面袍哥会的独门秘方,之前种植在精锐会众的脸上,用来增强力量,没想到做攻击人的武器,也是极其霸道的。我要不是有肥虫子在身体中,定然也栽入这阴沟里,更何况冯排长他们这些普通的军人呢?他们的眼睛被黑雾糊住,痛苦万分,有人捂面倒下,有人则控制不了自己的疼痛,放在扳机上面的手指使劲儿一扣,结果一连串梭子就到处飞射。
    为了避免误伤,我们其实也已经躲在了另外一边,只是在最后的一眼里,看到有人的脸已经开始溶解,露出了粉红色的肉皮来。
    其实也有人将子弹射向了张大勇的位置处,而且还很准,直中心脏。
    然而张大勇双手张开,就像一个赴难的耶稣,满脸都是怜悯的神色,无数的黑雾从他的身体里面狂涌出来,将这些子弹头儿,悉数都阻止在了几米之外。刚才拥挤的场中,除了张大勇外,便是一地死尸,以及从地面拼斗到空中的朵朵和那纸片鬼儿这样的对比,使得张大勇的形象,瞬间高大了许多,威猛之极。
    枪声骤响骤停,来得快,去得也快,我探出脑袋,只见在刚才几名战士站着的地方,有四个早就已经七窍流血而亡了,还剩一个冯排长,他的头上面罩有一个破旧的瓦钵,里面发出的微黄色光芒,正好将他给笼罩,使得这个男人并没有被浓雾所吞没,变成一具死尸。
    不过那瓦钵之前也是耗力过损,并不足以将所有人,都给笼罩到里面去。
    生死总有抉择,万事都有机遇。
    所以冯排长活了下来,而他的弟兄们,却伏尸倒地,再无声息。
    见到张大勇一出手,便使我方最具威胁的战士都击杀,众人皆胆寒,原来鬼面袍哥会的老大,果真名不虚传,出手狠辣,招招致命,刚才的围观,只是一种清高的态度,而那些对他生命和计划有所威胁的人,他确实果断地在第一时间,就给予铲除了,毫不留手,真的是一方枭雄本色。
    这个家伙不可一世,自然有人心中不服,我只听到脚步声,蹬蹬蹬,接着一道黄影冲到了张大勇的面前。
    是秀云和尚,这个有些肥胖、喜欢听人拍马屁的佛爷,第一个冲到了张大勇的面前,当头就是一拍。
    大力金刚掌!
    此乃南少林六大功夫绝枝之一的手上硬气功,此功内外兼修,功成后可开砖碎石,用于徒手技时威力无穷,劲气吐发,可及人腑脏,十分刚猛。佛爷虽然修行,但是少有用出,一是出手即伤人,二是并无棋逢的对手,只是此番一出,无比决绝。
    张大勇见秀云和尚借助着前冲的势能,一掌击来,不退反笑,大叫一声好,双手回缩,然后平推一掌。
    两掌相印,身为青城高手的秀云和尚竟然被一掌震飞,凌于空中,而张大勇才是退了一步,便稳住了身型,脸色淡然。又有一道青影腾空而起,接住了秀云和尚。既然并称青城二老,打架自然是并肩子上的,只见王正一出现在了秀云和尚的身前,手中拂尘一挽,刷的一下,立刻有一道无形劲气,甩向张大勇身前的那团缭绕黑气处。
    这一道劲气,就像修真小说里面的真元,与张大勇那缭绕黑气迎面一击,与空中所僵持着,互拼劲力。
    此乃劲气外放,唯有修为达到了一定程度,方能够形成这般情形。
    便如练武,一拳击打在人身上,这人没事,而他身后的树,则几天之后就枯萎了,便也是这种出神入化的状态。
    然而即便如此,王正一终究还不是张大勇的对手,几秒钟之后,他积聚了浑身力量所劈出的这一记,却终究不敌,消失无踪影。酆都鬼城是天底下研究亡魂的人们,最期冀的圣地,身为邪灵教最大的个体分舵,鬼面袍哥会的坐馆大哥,张大勇便是个精修鬼魂之力的大拿,一想到这里,我的心中就不由得释然了。
    厉害,终究还是有道理的。
    青城二老虽然都是被一招挫败,但是却并未灰心,咬紧牙关,又复冲了上来,与张大勇斗成一团。
    其实早在枪声停歇的那一刻,所有人又复冲回场中来,打成一团。不过出于从众的心里,我们这边与杨操、吴临一等人,胜利会师。我心中早已认定了吴临一就是鬼面袍哥会的四当家,故而心中一直留意着那老小子,不过他倒是也很正常,双手不断从怀里面掏出药粉人,然后朝着扎铎带来的那些光脚板撒去。
    我听到有淅淅的声响传来,转头瞧去,只见那些光脚板从随身所带的藤箱里,弄出了好多五彩斑斓的毒物来,有花斑毒蛇,拳头大的黑毛蜘蛛,还有许多通红颜色的毒蝎子,马陆蜈蚣,不一而足。
    这些人也是常年在边疆丛林中玩弄毒物的家伙,双手上面全部都呈现出黑色,这是经年被毒素浸染的结果,当下不断舞弄,顿时便有如潮地各类毒物,朝着我们这边密密麻麻地涌来。
    杂毛小道打架是一把好手,但是也有一些毛病,就是很怕这些虫子。
    哦,也不能说是怕,就是心中恶心。他唯一不怕的,便是和善的肥虫子,所以抵不住心中的难受,朝我大声喊道:“小毒物,看你的了!”接着转身朝着鬼面袍哥会的一个光头佬杀去。我瞧着眼前一片,不由得冷笑,这简直就是孔老二门前卖书,关圣人庙前耍刀,当下也不犹豫,口中高升叫道:“有请金蚕蛊大人现身!”
    正在我胸口舔舐伤口的肥虫子立刻响应我的号召,陡然浮现,见到地上一大堆“食物”,立刻激动得唧唧直叫。
    叫声过后,那些洒扬着粉末驱虫的光脚板脸色一变,低头一看,只见平日里被玩弄得跟乖宝宝一眼的毒虫,陡然转了性子,毒蛇昂起了透露,蜘蛛吐出了白丝,而蝎子,则高高翘起了黑色的尾巴来,都朝着他们好是一顿扑。
    毒虫反噬,瞬间便将这些个驱虫者的全身爬满,无数毒腺喷发,顿时间,哀嚎声遍地。
    张大勇正跟青城二老轻松过招,回头见此情形,不由得恼怒起来,左手一挥,将秀云和尚和王正一推开去,然后纵身朝我扑来。
    这个家伙,之前只是顾忌开门之事会有差池,留我一条性命而已,此刻见到变数越多,便不再留情。他厉害,顶端厉害,一旦放下脸子,与我硬拼,便如同猛虎出闸,携带着腥风和血雨,轰然而来。
    仅仅只是身形一晃,这位坐馆大哥就已经抵达了我面前一米处,伸手来抓我的脖子。
    这气势,犹如飓风来袭,刚猛得紧,不过我也不是刚出道的寻常杂鱼,他身子刚一动,我便应风而动,朝着旁边退去,避开了这一抓。肥虫子见这汉子竟然敢对我下手,咦,这还了得?顿时发了邪火,朝着张大勇张嘴咬去。
    这小家伙,平日里好像谁都可以欺负,一旦发起威来,倒也有些吓人,周身氤氲,煞气逼人。
    张大勇也吓了一跳,往左边闪电般躲去,手一挥,从身上立刻冒出一团黑雾来,去裹挟如若子弹般冲来的肥虫子。
    他倒也是个枭雄人物,精修鬼力,竟然一道打出,便将二转过后的肥虫子,给凝在了当场。
    不过这番拼斗耗费了他大部分的精力,所以没有再朝我为难。我狼狈地逃开,但见地上的那些毒虫没了指挥,顿时一阵混乱,见到人就攻击,也不论敌我。我环顾四周,发现我方人员死伤惨重,到了此刻,竟然只剩下了不到十个,便是刚才那长腿女人乔诺,竟然也躺到在地,而这个时候,小溪那边出现了一道红影,正是之前逃走的那个穿着红色羽绒服的少女。
    在她的身后,则是一大堆奈河冥猿,正虎视眈眈地瞧着我们。
    她长相平凡,蒜头鼻子,脸上充满了嘲弄:“闯入者,你们来接受守卫者的惩罚吧……”

猜你喜欢: 《夜半鬼语迟》 《娇软王妃》 《萌宠甜心:恶魔少爷深深吻》 《天眼兵王在都市》 《(综)审神者有一双整容手》 《我当上门女婿的那些年2》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