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开启的血阵

    这一声喊叫,一直躲在他们身后的一个小女孩,突然冲出前排了,将头上的恶鬼面具给摘下来,露出了俏丽的面容。
    不过这小脸蛋儿虽然漂亮,但是面无表情,双目像死鱼眼一般,没有神采,直勾勾地,也不做声,
    张大勇并不计较,将手往那小女孩的头顶上一拍,突然间,天地都为之一震,从那小女孩的天灵盖中,陡然冒出一颗凝聚不散的参天大树来。这棵树郁郁葱葱,足有三米多高,一直顶到了岩洞顶上面去,我瞅着模样,竟然跟之前见过的那棵鬼槐,有七分相似。这树儿一经出现,然后摇身一变,立刻有一个拄着拐杖的老妇人,从那个小女孩的头顶上面,跳了下来,稳稳当当,平静地看着我们面前的一切。
    这个老妇人一出现,整个空间里,顿时又阴寒上了好几分,让我们有一种待在冰箱里面的错觉。
    我、杂毛小道和杨操都震惊了,这个老妇人,不正是之前在那农庄里面,装成孟婆,忽悠我们喝离落孟婆汤的女人么?
    她居然还没有死?
    杂毛小道引来的那滚滚天雷,居然没有将这个老妇人给劈死,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见到我们都傻了眼,张大勇得意地哈哈大笑,指着我们,说很多人都在猜测,为何我张大勇能够将朱作良那个老不死给弄爬下呢?没有人能够想到,我竟然能够在这洞中,遇到这酆都地界里面,少数几位能在人间的鬼修大拿,熹微鬼母!哈哈,这才是我鬼面袍哥会,最重要的底牌!
    那熹微鬼母拄着一根老槐木当作的拐棍,眯着眼睛,瞧着比自己还矮一点儿的冰尸龙哥,笑了,裂开一口缺了的牙齿,用槐木点了点地,套近乎道:“我和我的老伙伴儿们,闲暇无事的时候,总是在猜想,住在这个大棺材里面的,到底是何方人物,今日见到老哥你,却发现,跟我们普通的邪类异物,一般无二,都是丑得到了家啊……”
    冰尸龙哥并没有说话,而是扭过头来,瞧着暂退的我,在我脑海里面响起来:“……那个老女人跑了!”
    它刚才没有和我说上话,到了此刻,竟然还是有些歉意地跟我讲这个,显然是并不把对手看在眼里。
    客老太居然跑了?这个老婆子,竟然能够从龙哥的手中逃脱,简直太逆天了吧?
    不过它这种态度,顿时惹恼了那个正在淡淡装波伊的熹微鬼母,这老女鬼一顿拐杖,然后大声喊道:“休得放肆,你可知道,老身我在此处,布置了天罗地网,无边恶鬼弥漫归元大阵,但凡非我等会众,那皆是浮云之物,你出得来,却是回不去的。”
    她说的吓人,我们都是心头一跳,然而杂毛小道却凛然一笑,说什么狗屁归元大阵,一个得了山体阴脉庇护的老鬼,便敢如此猖狂,老子倒是要看看你们,你们是怎么让俺们回不去的!
    他前冲一步,手中的雷击桃木剑便画着弧形,朝着最突前的熹微鬼母,一剑刺去。
    经过天雷劈了几次的桃木,又经名家制剑,小道雕琢,养剑养体,对于鬼体,有着天然的压制成分,然而那熹微鬼母却并不惧怕,挥手间,一道无形的力量,便将杂毛小道的身体给掌控,让他前进不得,便是那桃木剑,瞬间吞吐不定,竟然再也寸进不得一步。
    熹微鬼母的法力,竟然比张大勇还高上几个台阶,想必已经达到了鬼王的级别。
    何谓鬼王,前面应有提及,乃无数冤魂凝结,如蛊一般,优胜劣汰地同类相残,最后剩下来的,那还只是刚刚完成的雏形,便如雪瑞现在的吉娃娃,以前所叫的咒灵娃娃,就是其中的一种类型。当然,前者天然,后者人工,高下不可同日而语,而后,还需找到诸如地煞阴脉之类的东西,寄居身形,防止被那阴风洗涤,大道排斥,一段时间的修炼之后,方能修成正果,成就鬼王之身刚才那个小女孩,想来就是天生阴脉,容纳熹微鬼母的器具吧。
    当然,也有一些修行者,因为寿元将近,大限已至,既无**力转世重生,又不愿魂归地府,故而抛弃**,凝练灵体,此为鬼修,算得上另外一种途径。
    总而言之,这种修行百年的老家伙,肯定不是那么轻易可对付的。
    杂毛小道身形一被限制,立刻口念经诀,双手开始艰难而缓慢地结起印来,抵抗所有施加在自己身上的无形之力。而就是在这个时候,一道黑影前冲,冰尸龙哥倏然前冲,一掌击向了那个牛波伊烘烘的熹微鬼母。熹微鬼母身为灵体,反应自然要比常人灵敏无数倍,身子往后飘,而手上的槐木杖,则朝着对方指去。
    一道比张大勇更加凝聚浓黑的鬼雾,缠上了前冲的冰尸龙哥。
    冰尸龙哥夷然不惧,快步前冲,双手抬了起来,陡然发出了蓝色的光芒来。我在后方看到这一景象,不由得大吃了一惊,这蓝莹莹的双手,不就是我的这恶魔巫手么?不过它的双手,皆冒寒气,与我的并无太多的相同而已。但见它的双手前抓,如同探囊取物一般,将那黑雾给抓在手上。
    那恐怖嗜血的黑雾,在冰尸龙哥手上,便如同面团儿一般,几下掐弄,竟然悉数收入手里去,一滴也不剩下。
    轻描淡写,霸气如斯。
    冰尸龙哥将面前这一道黑雾果断了结之后,朝熹微鬼母一掌拍去,熹微鬼母则以那槐木拐杖来迎击。双方轰然击中,我看到冰尸龙哥的身形一震,朝后退了半步,而那个熹微鬼母则抵受不住这巨大的力量,朝后面急速飘飞而去。龙哥得势不饶人,向前跨一步,继续追击,然而张大勇却咬着牙顶了上来,与面前这个恐怖的小矮个儿,又拼了几击。
    于此同时,洪安中和青城二老,则第一时间找上了邪灵教勐腊鸿庐的庐主扎铎。
    他们三个若论单个儿,实力其实并不如一方豪雄扎铎,然而差得其实也并不算多,更何况,生死搏击,能够决定胜负的东西实在太多,本就不能比个高低。大伙儿一拥而上,刚才就差点让扎铎命丧于此,现在又前冲围殴,这个养尊处优的老狐狸就有些抗不住了,回首一望,自己带来的诸多心腹,现如今也就只有那小猫三两只,心中更是骇然,顿时间心生悔意,几个蹿步,竟然往那边的通道退却。
    不过这个时候想走,实在有些太晚,洪安中一双铁掌,侧过旁边疯狂扑来的会众,朝着那个家伙凌空拍去。
    这一掌,从快到慢,到了最后,竟然缓缓停止,不再前行。
    为了逃跑而露出空门的扎铎刚刚蹿出两步,便被遥遥拍中一掌,偌大的身躯,在洪安中手掌定格的那一瞬间,顿时失去了平衡,仿佛被一张巨大而无形的手掌,将其拍中,口中顿时吐出一大口鲜血,飞在了空中。
    秀云和尚将前边的几个小杂鱼果断清理,然后冲上去,朝着落下来的扎铎复拍一掌。
    这佛爷的双手,肥厚有肉,携着身体巨大的动能,一掌拍在比他更加肥硕的扎铎身上。这两个肥人身上的油脂,顿时就此起彼伏,各种颤动。这一掌拍下,扎铎大叫一声,声音尖厉而痛苦,很多人疯狂地前来营救,而王正一和洪安中则在旁边生扛着,任由秀云和尚对躺下的扎铎饱以老拳。
    砰砰砰……秀云和尚像擂面口袋一样,而扎铎手上的那串婴孩儿头颅则瞬间爆开,从里面飞出十三个大头青面狰狞眼的鬼娃娃来,在空中飞了大半圈,然后一起朝着秀云和尚扑去。
    整个空间里,都充满了那些娃娃尖锐的哭泣声。
    旁边的王正一在护翼。
    而此时,我已经和杂毛小道协力将那个手持竹棍的供奉弄趴下了,空中一直都在纠缠的朵朵和纸片儿鬼,已然早分出了胜负,小丫头得意洋洋地把被冻成薄片的纸片儿鬼揉成一团,然后仰头,吸入身体里。
    混乱的场面中,谁也顾及不了谁,我感觉身前身后都是人影,所有人都在拼尽着所有的力量在斗争。不是你死,就是我活,这才是最朴素的真理,所有的正义、道德、黑白都变得无关紧要了,唯有胜利,唯有成功,才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杂毛小道手中的雷击桃木剑,导引着一种古怪的符阵运行,将那个持招魂幡,不断抖落出四十多头恶鬼的老汉逼到墙角,而我则顾不得此老年岁已高,一记钻心脚,直接将老汉踹飞到了岩壁上,他哇的一口血,喷吐出来,将最后一头恶鬼,给染成了深红色。
    张大勇与熹微鬼母合力共斗冰尸龙哥,见到左右死伤这些多人,不怒反喜,朝着熹微鬼母大声喝道:“老祖,此番鲜血已够,是否开启大阵?”
    熹微鬼母眼睛一亮,厉声大叫道:“开……”
    开!
    开!
    这声音蔓延,四处回荡,地上的鲜血成河,似乎在蠢蠢欲动,我们都惊惶起来,倘若真的有之前的那种血雾大阵出现,我们必然要败了。然而片刻之后,依然没有任何变化,张大勇和熹微鬼母不由得愣起神来。

猜你喜欢: 《三生劫之缘措》 《铁血女儿传》 《万炼宝炉》 《娱乐圈之思考者》 《风语旅程》 《纵血之魔法师》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