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河边的小花

    当意识恢复的时候,我看到了璀璨的星辰,在头顶一点一点地闪耀,像孩子的眼睛,晶莹剔透。
    我有多久没有看见过这么美丽的星空,呼吸着这样甘甜怡人的空气了?
    我下意识地问自己,却感觉到一阵又一阵的疲倦,涌上了心头来,连伸个懒腰的心情都没有。
    就这样,让自己的思想放空,那便是最好的。
    过了很久,我才想起了前尘往事来,大脑开始转动,而眼睛则往四周望去。我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堆河滩烂泥上,周遭有好些个黑影,有的如我一般或躺或趴,有的则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似乎在喊着什么,而我的耳朵里却仍旧是一阵嗡嗡地响动,什么也听不到。
    过了好一会儿,我看到杂毛小道出现在我面前,用脚踢我。这小子下手很黑,见踢了几下我都不愿动弹,抬脚就朝着我的裤裆踹来。
    我赶紧捂住重要部位,破口大骂,说你个吊毛,这玩意要拿来传宗接代用的,踢废了咋整?
    杂毛小道见我有了反应,说哟嗬,你醒过来了?说到这里,你这玩意都有好久没有用了,废了就废了呗,有什么大不了的。来来来,伸手,你那颗珠子拿给贫道来,研究研究。
    他蹲下身来,扳开我握得紧紧的手,然后托起那颗还粘连着血肉的珠子,看着这惨白色的质地,如果忽略里面那粒游鱼一般亮光,这珠子丢在地上,估计都不会有人来捡。不过杂毛小道确实个识货的主儿,如同色狼见到了美女,流着哈喇子说:“哇靠,如果把颗珠子镶嵌到我的雷罚上面,那这大江大河,汪洋大海,我不是都可以去得,这简直就是……太美妙了!”
    我坐直身子,伸手过去,一把抢过来,用湿漉漉的衣服小心擦拭了一遍,然后小心翼翼地收起来:“这个珠子可不能给你,我以后还要还给别人的。”
    杂毛小道一屁股坐在了烂泥地上,从旁边一把抓过一只肥硕如母鸡的鸟儿来,哈哈大笑,挤眉弄眼地询问,说你掉到那洞子里,到底发生了什么,怎么勾搭上那么厉害的千年僵尸了啊?说来听听。
    旁边的虎皮猫大人奋力扇动翅膀,试图挣脱出杂毛小道的掌控。大人有些酒饱饭足,脾气好得很,也不骂人了,只是在缅怀往事,说这样厉害、而且没有迷惑心智的僵尸,倒是真的不多见,大人我上次见到一个,倒是在洞庭湖畔,那家伙比现在这个,更加火爆、更加凶残,连大人我这么凶残的人,都被它追得满地乱蹿,啧啧,那娘们,真他妈的辣啊……
    “娘们?”
    我们一齐抬起了头,虎皮猫大人顿时一阵心虚,不敢看在我旁边的朵朵,装不承认,说没,没,就一个僵尸,好像是女的……得,不跟你们说了,大人我累了,不想说话,而我们则哈哈大笑起来。我见旁边的人都围了过来,特别是看到吴临一这个老家伙,阴着脸瞧来,便没有与杂毛小道继续这个问题,问捂着胸口皱眉的洪安中,说洪队长,我们这里是到了哪儿?
    洪队长环顾四周,四下黑暗,惟有头顶上面的星光,能看到滔滔的江水,以及远处的农田和山地,他并不是很清楚,回头叫来一个年轻人,问朱作良,这是哪里。这个年轻人说了一个地名,并跟我们解释,是在狼崽窝东边十几公里的地方。
    我们都惊呆了,刚才冰尸龙哥送我们下水,别人我不知晓,但是我却是骤然昏迷,不知所以,醒来便到了十里之外,简直就是斗转星移。由此我不由得又想到了在青山界的时候,我们从那八门鼎阵中跳下的时候,也是意识茫然,结果醒过来时,跨越了整个青蒙乡,以及县城周边的乡镇,到了百里外的一个小镇去,当时问朵朵,她小孩子,即叽咕咕,说不清楚,此时回想起来,果真的是如此神奇。
    洪队长也对冰尸龙哥十分好奇,问我那头矮个儿僵尸到底是怎么回事,跟你认识么,它怎么会帮我们呢?
    冰尸龙哥与我交流,全部都是用精神力沟通,并无其他手段,而且它老人家脸色僵直,一双眼睛红通通,让人不敢直视,所以在洞中,虽然大家隐隐能够知道我与龙哥关系密切,但却也不是很确定,只是猜问。
    我出社会,已经有个五六年了,自然长了心眼,知道哪些该说,那些不该说,更何况这里面,不但有朋友,而且还有像吴临一这种潜伏在暗处的毒蛇,所以便也不细说,只讲是我和白露潭、黄鹏飞被人追杀,躲入一个古代神殿当中,然后遇到了那个僵尸,他本来想要杀我们的,结果不知道怎么回事,就领着我们出来了,然后将在门外的鬼面袍哥会众杀尽,接着就过来救大家,至于为什么,那我就不知道了,不然你问它去?
    为了说明我话语的真实性,我拉来花容失色、狼狈不堪的白露潭,说我们全程都在一起,不信你问她?
    面对着大家的关注,白露潭点了点头,说陆左说的是真的,那头僵尸好像是那个宫殿里面的主人,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没有杀我们。
    “宫殿?”杨操在吃惊地问道:“陆左,你们难道进入了耶朗西祭殿?”
    我点头,说是啊,不过进去没多久,并没有仔细研究,就把里面的主人给翻出来,然后被赶出来了。杨操听得我言,不由得悠然神往,说埋藏了几千年的遗迹,孕育出如同有意识的伟大僵尸,不死的传说,这样的地方,不知道是怎么一个样子啊,陆左,你赶紧说来听听?
    我看着自己和旁人这一身泥浆、鲜血和伤痕累累的模样,不由得苦笑,说大哥,我知道你对神秘的耶朗祭殿很好奇,但是咱们能不能回去再说?外面的情况,还不知道是怎么样呢……
    所有人还停留在龙哥水道的神奇中,经得我提醒,这才醒悟过来,开始手忙脚乱地寻找通讯器材,联络外界。冯排长有一个军用级别的通讯工具,防水,很快就联络到了县城里面的指挥部,从指挥部反馈的状况得知,在狼崽窝那处山窝子里发生了地震,山体崩塌,滑石,房屋崩塌,军民死伤惨重,那个果园子已经被埋在了地底下,现在赵承风赵副局长,已经从市里面赶到了指挥部,正在联络各相关部门,阻止和展开积极的救援工作……
    我们面面相觑,熹微鬼母将这地界的地煞阴脉炸毁,竟然引发了这么大的一场灾难来,简直是难以想象。
    要知道,身为鬼修,或者它们这种积年日久的鬼王,在这世上存在得越久,就越恐惧那冥冥之中的幽府,越眷念此处的风景,不敢消失。然而熹微鬼母却毅然地选择听从了张大勇的话语,选择了同归于尽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情?
    当然,人死如灯灭,熹微鬼母和张大勇之间,到底有着什么样的动人故事,随着前者被虎皮猫大人吞噬,后者被冰尸龙哥将脑袋啃成了骨头,便已经随风而去,再无人来关心了。
    指挥部问了一个问题,说这次的罪魁祸首,就是引发病蛆柑橘的曹砾,以及组织策划了这场伏击的张大勇,到底死了没有?张大勇之死,众目睽睽,这个自然没有话说,而曹砾,则由我和白露潭给予了证明,此次事件的两个元凶,都死于一头神秘的僵尸之手,这事情传到了指挥部,赵承风不相信,他下了命令,派人过来接我们,到指挥部叙职。
    我们在江里面稍微地把自己洗了个干净,然后相互搀扶着,越过田野,来到了公路边。
    小妖用灵力裹挟的炎骡蜈蛊,能够发出隐隐的炙热,这是鬼妖体质的朵朵所不愿面对的,不过这小丫头也是累得不行,我找出了之前那根六芒星精金项链来,让她暂居于此,朵朵虽然不太愿意离开自己熟悉的家,但是却也不想打扰疲惫的小妖,故而噘着嘴巴,不情不愿地进入了那个阴气森森的项链里。
    不过那里面的纯阴之气充足,疲惫的朵朵或许能够快速地恢复过来。
    旁人都看着我身边的小伙伴们,露出了羡慕的神色。
    我们一堆人或蹲或站在公路旁边,像足了讨饭的叫花子,冷风刮来,直打哆嗦。现在是凌晨四点,天空最黑暗的时候,秀云和尚膀子卸了一条,但是脸上却露出了高兴的神色,跟我聊着天。不过也不由得他兴奋,在西南这片地界上,他们跟鬼面袍哥会斗了几十年,现在老对头悉数挂了,自然高兴。
    我说起逃跑的客老太太,他告诉我,说贾团结曾有一张已故茅山符王李道子的遁符,想来是落到了客海玲的手里。
    听到这话,我不由得捅了捅杂毛小道的肚子,他虎着脸,不说话。
    过了半个小时,前面的道路上,有车的灯光传来。
    灯光下,我看到了一颗白色的小花。
    在这寒冬腊月里。
    茁壮盛开着。

猜你喜欢: 《撩妻总裁365式独宠霸爱》 《超级军工科学家》 《搅乱韩娱》 《魔学狂潮》 《天魔弈》 《万界棋尊》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