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左道战飞剑

    刷
    那飞剑快得如同闪电,根本来不及反应,便看到那条半人高的獒犬,给一柄无把短剑给击入体内。
    大概有了一秒钟左右的停顿,那条叫做六月的獒犬,身子里积聚了太多的力量,突然爆裂,如同之前在酆都鬼洞中所见到的奈河冥猿一般,血肉四溅,漫天的血雨在空中飘扬。我的心猛然一抽,不过在刹那间,知晓肥虫子并没有受到多大的伤害,但是却被这急剧的震荡所攻击到,顿时有一种无边的恐惧,从它小小的心灵之中,传递到我这里来。
    飞剑之威,竟然如此厉害!
    肥虫子也是被这正宗的飞剑所吓到了,在漫天的血雨当中,条件反射地朝着我们这边飞来。然而还有一段距离,那道青光又是一阵摇晃,抖落所有粘连的血肉,瞬时恢复了光洁,如有灵性,朝着肥虫子再次射过来,闪电一般。
    肥虫子这小东西,天生就带了一些狡黠,在这生死攸关的时候,稍微一顿,然后突然朝前一晃,骗开了那个道人的心念,使得那颤动的飞剑,猛然扎进了我们前面两米处的土地上,深深的,齐身而入。
    我们盯着面前的那把七寸长的飞剑,才发现这是一柄青铜打造的无柄金属剑,卖相很古老,有点像历史课本上面,吴越时期的那种短剑。只见它插入泥地里,尾端不断颤动,仿佛有一根丝线,在扯动着剑身,高频的震荡,使得这飞剑十分的凶猛狠厉,让人瞧一眼,都觉得是难以抗拒,霸道非常。
    肥虫子这厮,平日里就是个蔫货,偷奸耍滑,不过这飞剑将它吓得屁滚尿流,回想起来,便觉得有损自己的威名,发起了狠,顾不得其它,转动身躯,然后朝着这个据说叫做李腾飞的道人射去。
    好人做多了,便容易被人忽略它的爪牙,肥虫子萌卖得多,却让人忘却了,它还有着自己独有的执着和傲气。
    此番卯足了劲儿,肥虫子汹涌袭来,那道人却也有些害怕。不过这刚刚下山的道士,身上法器繁多,右手执剑诀,左手立刻摸出一串铜环,摇晃,发出一种奇怪的声音来,叮铃铃、叮铃铃……本来还是来势汹汹的肥虫子,一听到这声音,顿时火气就消减了许多,灰溜溜地又钻入了草丛中,朝着我们的前路奔去。
    那道人见到这厉害的虫子想跑,哪里肯让,顿时大叫一声“休走”,脚步连环,如踏罡步,朝着肥虫子追来。
    他很快就越过了我们的身边,朝着前方飞奔而过。
    我们既然伏击于此,自然不会让肥虫子在这里孤军奋战,见这个家伙一从我们前面经过,立刻将之前布置的一个绳索拉得绷直,想要绊倒他。然而这从隐藏在落叶里面的藤绳刚一绷直,那个家伙竟然像有预知一样,脚尖轻点,堪堪越过那藤绳,跳落到了对面。
    糟了!
    我的心中一跳,知道这个道人,竟然是个一等一的高手,竟然如同善藏法师那人一般,有未卜先知的先天炁感,提前知晓布局。当下我们也是隐藏不了,立刻从伪装的地方蹿了出来,手中的剑倒提而起,朝着这个家伙的咽喉处抹去。
    虽然我们并不愿意杀人,但是面对着这样的高手还要束手束脚的话,只怕横尸倒地的,便是我俩。
    我的剑法,是习自于杂毛小道、赵中华、万三爷等人之手,而后在集训营中受训,更加趋向于简单凌厉的实用风格,而杂毛小道的剑势却是花样繁多,突然冲出来,便有一大蓬的剑花飞扬,四处散落,将李腾飞给全数笼罩了进去。
    我们两人一同袭杀,然而这李腾飞却了然于胸,长袍袖展,如同灌铁一般,朝着我们两个的剑尖拍来。
    这衣袖宽大,拍打在我们的剑尖之上,巨力横生,有柔中带硬的力量,灌注其间,将我们的木剑全数给荡开,应付过了这一场突如其来的危机。
    而这之后,那个李腾飞口中念念有词,一句真言,如雷轰鸣,我便感到左眼皮突然跳得厉害,身子不由自主地往旁边躲闪。还没有想到什么,便有一道灼热而凌利的剑光,从我的耳边擦过,嗖,一声炸响,使得我的头皮麻酥酥的,余光处,那道青光箭矢一般射到了我们左边的一颗大树上面。
    砰
    那大树的树冠部分一阵剧烈晃动,而中剑的主干,已经发生了沉闷的爆炸,生涩的木屑,漫天飞扬。
    就这一下,我的后背上全部都是鸡皮疙瘩,耳朵有一道被劲风刮开的血口子,麻麻的汗水遍布全身,终于再一次深刻地感受到了死亡,那是如此寒冷,如此惊悚,仿佛下一刻,便要魂归地府一样。于此同时,除了李腾飞的另外三人也反应过来,手中皆有尖刀利刃,朝着我们横扑而来。
    我这一方也不甘示弱,小妖、朵朵,以及折回来的肥虫子,硬生生地顶了上去。
    我们与这个道人李鹏飞拼斗两记,电光火石,杂毛小道一声大喊,身子很奇怪地往旁边一扭,又一道青光与他擦肩而过,无数的星光点点,在黎明前的黑暗中,刹那光明。交手不过三五秒,我和杂毛小道都差一点悲催死去。生死就在一瞬间,这样的攻击节奏,实在让人根本就放松不得一下,他们此行已经有人通过联络器,通报消息,而我和杂毛小道缠着李鹏飞,只求将他速度解决,也好回身来清理旁边这几个不弱的高手。
    然而近身搏斗,那个李腾飞也是厉害之极,腾挪移动,袖法凌厉,无人胆敢靠近,时不时便有一道青光呼啸而至,让人分身乏术,头疼得厉害。
    而就在此时,天际的远处,有一架黑影正在缓缓毕竟,那是之前枪杀岩羊的那一架直升机,敌人正在缓缓靠近。
    不过也正是这一番面对面的搏斗,我终于发现了一个规律李鹏飞虽然能够与那飞剑沟通,但并不是无限制的,每隔三五秒,他才会陡然念出口诀,眼球朝哪里翻,那道青光,便朝着哪里射去。
    倘若飞剑是精确制导的导弹,那么李鹏飞,便是导航系统。
    我们知道,修行者与普通人的区别,就在于懂炁。此炁行于体内,为气,疏经活络,强大神魂,此炁行于外,推演卦卜、经决符咒。这飞剑,其实也是用一种契合性金属打造,然后灌注入如人妻镜灵这般的灵物,日夜观想,让自己的生命磁场,与这飞剑契合,最后达成高度和谐统一的状态。
    而这观想驱动的过程,则叫做“御剑”,传说中真正强大的御剑高手,甚至可以身立剑上,御空飞行。
    当然,那也只是传说,在这末法时代,想要飞行,还是格物致理,坐飞机或者热气球,来得实在。
    然而在青城山老君观中埋藏百年的飞剑,确实是一柄极端厉害的法宝,在与李腾飞交手的那十几秒中,我数次与死神擦肩而过,几乎是凭着最灵敏的直觉和炁感,堪堪避开凶险。李腾飞这个年岁不过三十的青年道人,除了兵器凶厉,自身修为也是顶端厉害的角色,似乎他师门大部分的资源,都在朝他这边倾斜而来,才使得此刻他给我的压力,竟然比慧明那老和尚,还要沉重。
    拼斗几回合,李腾飞被我和杂毛小道缠住,感觉施展不开手段,便抽身而走,与我们拉开距离,手并剑指,然后朝着我横剑指来。
    那柄短剑,携着寒光,嗖的一声,朝我这边飞掠而来。
    我全身的寒毛炸开,还未反应,便听到杂毛小道口中急速念就口诀:“沉痾能自痊,尘劳溺可扶……”这话音刚落,从他的左手掌处,便有一道红光涌出,光芒大声,一头蛮牛般的剑齿猛虎从那血虎红翡中跳将下来,朝着那快得让人肉眼捕捉不见得青光抓去。
    一红一青,两者轰然相撞,那锋芒毕露的飞剑并不能够冲脱出血虎的灵体,而是被那巨大的虎口所咬,不得动弹。
    杂毛小道的身子僵直挺立,左手虚张呈虎爪,似乎在跟这不断颤动的飞剑较劲。
    脸上本来有着十成傲气的李腾飞,见到自家引以为傲的飞剑,竟然被杂毛小道一招所致,一双眼珠子恨不得凸出来。不过他倒也是心志坚定之辈,手掐剑诀,身子前突,朝着全身动弹不得的杂毛小道,一脚踹来。我自然不会让他得逞,挺身而出,鬼剑游绕,朝着李腾飞的脚尖削去。
    而正在此刻,我突然听到朵朵一声惨叫,扭过头去,只见一个麻秆儿般的老家伙,手持着一根黑色的鞭子,正好抽打在朵朵的身上,这一击,朵朵的身子都黯淡了数分来。
    啊
    痛苦的朵朵忍不住叫出声来,她的这叫声高频而尖锐,化作了一种攻击,让所有人的心魂摇曳,忍不住地恐惧起来。见到朵朵受苦,小妖也发起飚来,她大声叫嚷道:“欺人太甚了,烧死你们……”
    一个黑点从她的怀里飞出,朝着那个麻秆儿老头飞去。
    那老头似乎感觉到了危险,往旁边一闪,黑点撞上了旁边的一片草丛,轰,顿时一阵冲天的火焰燃起,将我们所有人,都照得透亮。

猜你喜欢: 《娘娘带球跑了!》 《校园之护花兵王》 《绝世杀神》 《无敌升级王内》 《至尊炼器师:王爷,宠上天》 《变身在美漫》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