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纸鬼引灯术

    这时夜幕初上,寨子里到处都有星火点点,这种居于深山中的傈僳族村寨是没有通电的,倘若是在平时,寨民们早早地就休息了,你若行于寨子中,或许还能听到有此起彼伏的那种原始声响,然而此刻,有着大量外人的驻扎,寨子就显得有些热闹,在谷仓斜对面的打谷场上,有篝火点燃,然后那些在这一大片区域搜寻的士兵开始返回了,找老乡买了些吃食,就在打谷场上面用起餐来。
    风中有食物那种浓郁的香味,我和杂毛小道正流着口水羡慕着,便听到仓门那里有动静,顿时低伏在房梁顶上,不敢动弹,
    一个削瘦的身子出现在了门口,是那个麻杆老头儿,我听吴临一叫他老胡来着。
    他出现在门口,然后朝着黑暗中打量了一会儿,然后沉声喊话,说我知道你们在这里,出来一下,有事情跟你们说。我和杂毛小道都没有动,过了十几秒钟,老胡快速回头瞅了一眼,然后将门轻轻关拢,压低声音说道:“别藏了,这谷仓少有人进入,但是灰尘中却有鞋印子,要不是我将这些给你们悄悄弄乱,你们早就被发现了……”
    我和杂毛小道从黑暗中悄然出现,一前一后,将他给夹在中间,杂毛小道默默不语,而我则低声问道:“为什么要帮我们?”
    老胡见到我们出现,不悲,不喜,而是惨然一笑,说来感谢你的不杀之恩呗。
    见我没有说话,他倒是咧嘴笑了起来,说你凌晨说得刻薄,不过也是骂醒了我。其实我这些年来,除了手段不断纯熟之外,修为并无寸进,估计这就是跟我甘于平淡和屈服强权的心态,有关系。之所以过来找你们,主要有三件事情,第一件,刚刚得知,西北局的箫应忠对你的案子提出了质疑提案,现在进入重申阶段,不过你逃了,而白露潭又离奇失踪了,不知道是哪方人处的手,一时间暗流拥挤,现在各方斗得厉害……
    我点头,回头瞧了一下杂毛小道,他耸耸肩,说我大伯这个人,一般不会这么冲动的,看来他这次是动了真怒。
    我点头,萧家大伯跟我交流不多,但是我知道他最是喜爱老萧这个大侄子,而我又是老萧地生死兄弟,跟萧家来往颇多,他自然有怒气追究。我于是不多说,问第二件事情呢?
    老胡告诉我,说第二呢,是告诉你们,李腾飞手上有面铜镜,能够对标记的人定位,所以很容易找到你们不过你们藏身在这里,他却没有提及,想来那镜子效用有是有,但也不算大。他们几个主事人正在讨论,猜测你们并没有逃远,而是就在这附近藏匿起来了,决定这几天对几个重点区域,开始进行排查……
    我们面面相觑,难怪追兵总像牛皮糖一样一直甩不掉呢,原来竟然是李腾飞的那镜子。此番要不是杂毛小道提前布置了一个隐匿身形和气息的小阵,只怕此番,我们便如困笼中,瓮中捉鳖了。
    “第三个问题,”
    老胡咽了一下口水,说道:“你们倘若能熬过这几天的抓捕,部队协助的人手,可能就会撤掉,而我们也即将回去了,接下来追踪你们的,可能就由李腾飞和茅同真,以及杨知修派过来的团队接手了。”
    说完这些,老胡从兜里面掏出两坨热乎乎的酥油糍粑,说你们也累了一天,吃了这个,然后早些休息吧。最好还是趁早走,刚才茅同真跟李腾飞聊天的时候,他说总感觉这村寨怪怪的,好像有人窥视一般他的感觉真准!在明天,还要进行一次更加彻底和严苛的搜查,整个村里村外,犄角旮旯里,都会重新扫一遍,所以你们这里……不安全了。
    我接过老胡手中的酥油糍粑,听到他关心的话语,有些感动,刚想跟他说两句感激的话语,他的双手一摆,说别的不多说,你们若是被抓了,别供出我老胡头就行,这……最实在。
    我和杂毛小道都不由得笑了,敢情这老家伙还在担心这件事情呢,不过也正因为如此,才显得他为人坦白、真实。
    我以前看电影的时候,记得一句台词,大意说的是:“如果一个人,能够压制住自己心中的恐惧,那么他定然是自己世界的王。”这句话也已经应验到了老胡的身上,到了13年的今天,有门道的人可以去打听一下西南局有数的十余名在职高手,而胡仁权的大名,一定就在其列。
    这话扯远来,回到09年冬天的那个寒冷的夜晚,我和杂毛小道啃完老胡送过来、还有余温的酥油糍粑,感觉体力正在一点儿、一点儿地恢复。修行者也是人,餐风饮露的生活,只适合那些修炼辟谷的山中老道,或者小妖朵朵这样儿的,像我们这高剧烈运动的逃亡之旅,如果不及时补充食物,定然会越来虚弱无力,再也走不动的。
    老胡的话语,让我们都不由得警惕起来,此行有高人,算法推演厉害,我们设局藏纳了气息,他们竟然还能够推断出我们所走不远,若是拖到了明天清晨,他们在用梳子一般的方法筛选一遍,我们未必就有今天这般幸运了。
    逃,我们必须逃,逃得远远的,不然等到了天明,就走不脱了。
    我和杂毛小道很快就达成了共识,不过逃也要讲究方法,追兵已经将这里建设成了大本营,但凡有何异动,大批高手转瞬就至,而杂毛小道的血虎红翡没有三天时间,是不可能再唤出来,没有了血虎,我们如何低档住那柄飞剑除魔的威力?
    而除此之外,更加恐怖的,是战士们手中的枪。
    几十把自动步枪的扫射,我们又不是地仙,哪里抗得住这金属风暴?
    我们蹲在谷仓顶端的观察孔里,瞧了一下四周,但见在寨子外围,每隔五米左右,便有一个持枪军人在警戒。看来茅同真等人也在怀疑我们有可能就潜藏在寨子中,所以防范才会如此严格。
    看到这些,我不由得叹气,早知道就不进来了。而且,倘若要是我们不留手,对我们威胁最大的这些军人,其实是最脆弱不堪的,无论是肥虫子,还是火娃,还是两个朵朵,只要我们悍然不顾,这几十号人不说全部死光,只怕也不剩多少这也正是那个幕后者的用心险恶,就等着将我们给逼反,弄出投名状来。到时候,他便可直接调动高层力量,将我们给果断碾压。
    只是,这些普通的军人,何其无辜?
    最后,我们商定了,让肥虫子和小妖朵朵先行,将西边守望的战士给迷住,而我们则从那里突围。至于如何对付李腾飞的除魔飞剑,杂毛小道却也有办法就在谷仓对面的那栋吊脚楼,茅房后面有根晾竿儿,上面搭拉着几块黑乎乎、湿嗒嗒的棉布,这是主人家的女儿来了月事。
    山里人没有卫生巾,便用吸水的棉布做成类似的物品,而且可洗干净,反复利用。
    这黑乎乎的东西,便是我们通常所说的下宫血,阴秽过甚,专破观想意念所练就的法宝,只要沾上一点,那飞剑就得罢工几日。
    09年十二月的川南是十分寒冷的,空气又才潮湿,那种寒意是冻到了骨子里,麻酥酥的,就像有蚂蚁在爬。我们熬到了下半夜,除了少数暗哨和巡逻人员,其他人都已经在老乡腾出来的房间里安睡。黑夜里面一片静谧,寨子里只有几处地方的灯火,还在亮着。
    我唤出了朵朵和肥虫子,让两个小家伙收敛声息,去将西边路上的暗哨给迷倒。
    我们的时间,只有短短十几分钟,过后巡逻队就会路过,发现异常。所以我们逃跑必须迅速而果决,绝不拖拉。
    我们深呼吸,待小妖那里传来了安全的信号,便从谷仓的气窗处,如狸猫一般地滑落而下,杂毛小道健步如飞,朝着茅房后面的那个晾衣杆冲去,而我则张首四望,确定安全之后,朝着房屋的阴影处隐去。
    趟了这么久的江湖,我俩多少也有了些默契,一旦行动,神经就绷得紧紧,如离弦的弓,朝着西面疾行,健步如飞,悄无声息。
    小妖朵朵和肥虫子打头战,已然迷晕了好几处暗哨,我们一路摸过去,倒也没有发生什么意外。
    因为地处深山,这莽莽群山中其实还是有一些譬如野猪般的猛兽,所以这寨子周边,也是修得有栅栏的,不过陈年日久,修缮不利,已经是漏洞百出,我们没有走大道,而是专门从房前屋后的阴影奔走。
    然而即将走到寨墙边缘的时候,杂毛小道却停住了脚步,蹲伏身子。
    我跟在后面,往前看去,有一张发黄的纸人儿,被贴在寨墙的漏洞口,正随寒风飞舞着。
    这还不算什么,借助着远处微微的光瞧去,只见那纸人儿头上的一对眼睛,似乎活过来一般,正骨碌儿四处瞧,打量着周遭的一切。杂毛小道沉声告诉我,这是茅山宗外门的手段,叫做纸鬼引灯术,可以用来监督敌手,只要我们一出现,茅同真那个家伙,立马就能够知晓。
    我不由得恼恨,问你可有解脱之法?
    杂毛小道摇头,说这是外门的伎俩,实用,但非大道,我因为很早就被逐出了师门,类似的东西,倒是没有学会多少。
    我们两个愁眉不展,正想着另外找寻出路,突然感觉身后不对劲,扭头一看,竟然有一朵幽幽盛开的鬼火,悬浮在半空中,里面有一张脸,正在冷冷地瞧着我们。

猜你喜欢: 《灼眼狂诀》 《玲珑嫡女之谋嫁太子妃》 《豪门宠婚》 《异界封神系统》 《萌宠之影帝的完美饲养》 《宠妻如宝》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