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雪莲的消息

    说这话挑衅的人,正是之前那个被杂毛小道揪住脖子的饭馆老板。
    这个满脸横肉的家伙刚才出去,原来是去召集帮手去了。
    我抬起头,往他身后看去,只见有六个吊儿郎当的汉子,将门口堵得满满当当。这些人以一个下巴留着小胡子的家伙为首,其他人都穿着脏兮兮的棉袄,头发花花绿绿,腰间鼓鼓囊囊的,就这小胡子,脸色冷毅,穿着一件火红色的羽绒服当然,这羽绒服,也是脏兮兮的,仿佛半年都没有洗过了。
    小胡子嘴巴里面叼着一根烟,然后眼神眯着,冷冷地瞧着我们。
    饭馆老板身后有了人撑腰,顿时胆气就壮了起来,说你们这两个拐货,不但弄脏了我这店子,而且还想吓唬我?外地人,不教训你们一下,你们是不是当我们宁南没人了?
    那个老婆婆有些惊慌,颤巍巍地站起来,害怕得想往后躲,杂毛小道一把按住老婆婆,和颜悦色地说:“奶(读第二声),你尽管吃你的,不用怕。服务员,再倒一杯茶来,给这奶奶顺顺气。”他的脸都没有抬一下,根本就不屑于跟这一伙人对视,免得脏了自己的眼睛。
    我身上虽然有暗伤,但是这些许几个街头混子,倘若是想要冲过来,我真的收拾起来,那是妥妥的,不费劲儿。
    那饭馆老板见我倏然站了起来,眼神在那一刻,绽放出了狠厉的精光,不由得一怵,往后退了两步,心中生疑。他回头又看了一下周边的几个地痞,胸中多少也有了些胆气,伸出手指,指着我,说你、你还得瑟个毛啊,信不信,我废了你?
    他说着狠话的时候,周边几个混子便围了上来,看着嘴角咧笑的我,说你挺牛逼的啊你,是不是欠修整?
    一时间十分喧闹,那个饭馆老板怂人壮胆气,于是更加猖狂,那手指头,都差一点戳到了我的眼睛里来。
    说实话,我真的不明白他到底有什么可恨我的他可以任由一个八十多岁的老婆婆,在自家店门口捞泔水吃,而置之不理,却不能够容忍我们把这老婆婆叫到他店子里面来,像个正常人一样,好好吃饭?就因为杂毛小道掐了他一把,竟然纠结附近地面上的地痞,对我们进行围攻……
    我冷着脸,不想让身后的那个老婆婆吓到,一字一句地警告这个饭馆老板,说你别过分,我最恨别人用手,指着我!
    他哈哈一笑,说我指了,就指了,怎么滴吧?我不但指你,还削你呢,弄不死你我!
    这话说完,他的右手为掌,就朝着我的脸上招呼而来。
    我陆左,哪里可能让这么一个不入流的家伙扇到耳光?即使是在这逃亡路上,我也不可能吃这暗亏,于是在那饭馆老板前冲扇来的时候,身子往后退了一步,堪堪错过他的锋头,口中叫嚷着“哎哟,你怎么打人啊?”
    我嘴上这么说,是表示我正当防卫的立场,而手可一点儿不含糊,一击窝心拳,就把这满脸横肉的男人打得热泪盈眶,鼻涕直流。作为这一行当里的人物,我自然知道打哪里,又痛,又不受什么伤害,见到我这番作态,旁边的混子们都站不住了,纷纷从腰间掏出弹簧刀、短截钢管以及仿三棱军刺,朝着我猛冲而来。
    前两者武器,在混子中倒也是常见,而那个小胡子手上的仿三棱军刺,还真的是把我吓了一跳。
    要知道,这种军刺,一般是安在半自动步枪上用的,三棱形的创口,十分不好缝合,倘若是捅入了内脏,一搅合,那人的小命就没了一半胆敢用上这种武器的街头混子,一般都是亡命之徒。
    至于么?我心中有些恼恨,而杂毛小道的眼睛,在军刺拔出的一瞬间,也跟着陡然亮了起来。
    接下来的时间里,我和杂毛小道正当防卫,空手缴白刃,将这一伙街头地痞揍得哭爹喊娘。我两个都是打架的行家里手,知轻知重,而对手却又不是一个等级的,所以这一战,将我们之前被人像狗一样撵着到处跑的怨气,都给撒了出来,筋骨松散,好是畅快。
    过了一会儿,杂毛小道冲我使眼色,我表示知道,故意露出了几个破绽,被人擂了一拳,然后蹲在地上,那几个被我们揍得不轻的混子见到这机会,脑子立刻就烧了,攥紧拳头朝我们狂吼着冲过来。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声春雷般的吼声炸响,正是那李东阳李警官杀到。
    事实就摆在眼前,我和杂毛小道都蹲在地上,被餐馆老板带着六个混子一阵“狂擂暴打”,李警官正好带着出勤的左轮警用手枪,结果一个都没有跑了。我和杂毛小道挨了几记软绵绵的拳头,然后装着有理有利有节的模样,跟李警官讲述了我们所遭到的待遇当然,这些也刨开了我们之前痛打七人的主观事实,而是轻飘飘地一句“反抗”,作为定性。
    为了表示客观公平,李警官还特意询问了一下最中立的老婆婆,结果老婆婆见到一身制服的李警官,顿时眼泪就流了出来,唠唠叨叨地将发生的所有事情,都给李警官讲了清楚。她拉着我和杂毛小道的衣袖,说着话,我们听不懂,后来才知道,她在跟李警官说:“这两个孩子,是好人啊,是大好人!”
    饭馆老板欲哭无泪,百辩辞穷,他这一方,持械伤人的罪名算是妥妥的了,天知道为什么这个警察会来得这么巧?
    几个痞子喊冤,说报告政府,我们才是被害方,你看我们这儿、这儿,都是被这两个外地人,给毒打的。
    李警官倒是个不错的警察,不地方保护。他对这些地痞熟络的很,也知道这些家伙是什么样的角色,将他们凶斥了一顿,然后打电话到附近的派出所,过来拉人。骂完这些人,然后他过来跟我们握手,说感谢我们做的一切,让他作为宁南人,都有些惭愧。
    我们把那四千块钱递给李警官,说这老婆婆不肯收,而且她想找的孙子,也可能需要你们帮忙。我们这儿还有事情,如果需要任何配合,您直说……
    说话间,几个派出所民警推门而入,然后我们在李警官的带领下,去附近派出所做了笔录,人家并没有怎么为难我们,问了几句话,叙述过程,然后就跟我们握手,送了我们出来。
    没走几步,那个李警官冲出来,问我们,说你们没有手机号码么?到时候这老婆婆有消息,我好告诉你们。
    我说有,不过这地方,没信号,就扔房间里不用了,你要是有事,直接打电话到我们的旅馆里,就可以通知到我们了。那个李警官疑惑了一会儿,不过还是跟我们挥手告别。回过头来的我和杂毛小道一脸冷汗,什么手机啊,自从出逃之日起,为了避免被追踪,早就给扔到不知道哪儿了。
    可怜我的那个诺基亚5800,跟随我还没到小半年,就又不知所踪了我已经记不得这是第几次换手机了。
    出了派出所,头顶的天阴阴的,没有太阳,不过好像有些晚了,我们来不及再走,叫了一辆三轮车,就朝着城西口的土市场行去。结果到了地头,大部分人都已经收摊了,我和杂毛小道匆匆地看了一遍,见到卖土产药材的,便抓着,问有没有卖雪莲花的?要五年左右的那种……
    那些人都忙着收摊,见我们一口普通话(可以改变过的),都摇头,说没得没得,乡下地方,哪里有这种好货哦。
    好几个人都是这种回答,这让我们有些丧气,站起身来,看着收摊的人三三两两离去,叹息。其实我们还是有些心存侥幸了,正规的药店都没有的东西,这种跳蚤市场,哪里还会有;即使倘若有,还不早就被人给高价收购了,轮得到我们来捡这便宜?
    我们往回走,心情沮丧,想着如果没有雪莲这份药引子,我身体里面的阳毒,可能就消散不去,若一直这样存留,不但我们此间跑路会大受影响,那如跗骨之蛆的东西,还会燃烧我体内的真元,一点儿一点儿地腐蚀,到了最后,只怕我就会变成一个火炉般的废人,最后,化作一具尸体。
    杂毛小道见我的脸色不好,犹豫地碰了一下我的肩膀,说小毒物,要不然,我们去前面那一家买吧?虽然是三年份的新货,但是好歹也能够起到作用的……
    我们两个正低声说这话语,突然身后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两位,你们可是要买雪山莲花?”
    听到这声音,怎么都觉得耳熟,我们回过头来,吓了一大跳,这个穿着黑色夹克的年轻男子,不就是我们前来凉山时,在大巴路上有过交流的彝族小伙子凯敏么?他怎么会在这里?我们都有些吃惊,我想到,后来警察应该是追到了大巴车,他想来也知道了曾经坐在他旁边的那两个人,便是a级通缉犯。
    过了几秒钟之后,我们才回想起来,啊,我们都戴了人皮面具,他哪里会认出我们来?
    杂毛小道操着一口标准的川普,说是的,你有么?
    凯敏笑了笑,说跟我来。

猜你喜欢: 《极品大魔法师》 《奇怪的鬼》 《重生之归妻似箭》 《三千年前有神经过》 《暴风法神》 《生死突击》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