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有用先拿着

    凯敏家果然是有够偏僻的,这山路弯弯曲曲,班车坐了四个钟头,到了乡里下车,然后有马车过来接人,坐了一个钟,才到了孙静家。歇息了一个多小时,吃了晌午饭,然后开始进山。这山路崎岖,冬天雾气又大,走于山间,如行云中,腾云驾雾一般,十分危险。
    凯敏担心我们走不惯山路,不时回过头来照应我们,说还好走吧?我们摆摆手,说你只管走,在前面领路就是,不用担心我们的。
    凯敏是个性格开朗的年轻人,说话也不羁,说那可要不得,上次有个山外头的兄弟过来相亲,也是我带的路,走着走着,后面没有听到人声了。回过头去,哎哟,果然,人还真的不见了。于是我和另两个伙伴一起回去找,结果发现那人一脚踩空,跌倒斜坡下面去了,喊都来不及喊,哈哈……
    他这般吓唬我们,却见身后这两人脚步轻盈,健步如飞,并不比他这个在深山里长大的孩子差劲,于是没劲了,没再说话。
    沉默了一会儿,杂毛小道也是个闲不住的人,见凯敏不说话了,便问起他妹妹,是如何遭的邪煞?
    谈到正事,凯敏的话儿就多了起来,他告诉我们,说他妹子十五岁,也是漫山遍野,到处溜达的野姑娘。他是上个星期回来的,他妹子非要去猎个野兔子、野鸡啥的山间野味,给他这常年在外的哥哥尝尝鲜。他那天正好是由长辈带着,去孙静家相亲,大人都没在,所以他妹子就和几个从小玩大的伙伴,进了山。
    凯敏相亲回来的时候,并没见到他妹子,也不以为意,然后到了傍晚,那几个同去的小子慌慌张张逃回来,说遇到鬼了。一行人中,没有看到他妹子,凯敏和他父亲都急了,这大冷天,丢落山里头,一夜,说不定就冻死了。
    于是找了几个叔叔,进山寻找,终于在山窝子里面,找到了他妹子。
    结果那个时候,他妹子就已经昏迷不醒了,检查了一下身子,没什么大碍,只是口中呢喃,不知道在说些什么。背回来的时候,人时而清醒,时而糊涂,糊涂时总是缩在床角,瑟瑟发抖,求山神爷爷饶命。
    凯敏当夜就去找了那几个一同出去的野孩子问,都回答说碰到了鬼,红彤彤的眼睛,白森森的牙齿,吓得魂飞魄散,急于跑路,结果忘记了果果凯敏的妹子,汉名叫做张媚,小名叫做果果。
    后来寨子里面的老人讲,说凯敏家的妹子是冲了邪煞,看她额头间的气色发黑,如果不驱散的话,说不定山神爷爷过几天,就过来索命,带她回地下面去,做一个侍女呢?要想破呢,只有去求隔壁乡的那个朱半仙。不过朱半仙前年就搬到市里头去了,而且请他也贵,没个两三万的,人家哪里能够请得来?所以这才有了他拿着家里面最值钱的雪莲,下山换钱的举动。
    凯敏说着话,杂毛小道则跟在后面问,而我,则时不时地仰首望天,去寻找虎皮猫大人肥硕的身影。
    到了下午五点多,我们才翻过了群山,来到了凯敏家。
    这是一个很典型的彝族寨子,坐落在一片小溪旁,每户之间隔得有些远,木房子,多是一层楼,三五间,房前屋后,都有自家的菜地,凯敏家在寨子的前头,我们沿着蜿蜒的土路走,一直行到他家门口,看到一个满脸皱纹的半老头子,正蹲在门口抽旱烟,不断地咳嗽。
    当听到凯敏叫那个老头爹的时候,我们才发现,这只是一个中年男人,不过是被生活的重担,所压得有些苍老。
    凯敏家五间木房,左边有牛棚,右边是茅房,凯敏跟他父亲介绍过我们后,他父亲对我们很热情。虽然他说的当地方言,我们却也能够勉强听得懂,走进堂屋,偏左墙边有一个火塘,烧着旺旺的火,昏暗的角落草席上,趴着一个瘦小的女孩儿,正在烤火,瑟瑟发抖,见我们走进来,她把盖在身上的碎花被子捂住头,不敢露出脸来。
    凯敏问他父亲,担忧地问:“果果怎么样了?”
    他父亲磕了磕旱烟里面的锅灰,叹息,说唉,还是和昨天那样,不吃不喝,也不说话,除了我和你娘,见谁都躲。你几个叔叔、还有你爷爷过来看她,都大喊大叫,吓得不行……
    我和杂毛小道面面相觑,这种节奏,莫不是落花洞女的干活?
    说起来,落花洞女其实是一种很凄惨的角色,一般都会死掉,灵魂永远被那山神所拘。不过说到这里,我不由得又想起了另一个落花洞女,白露潭。那小娘们儿,此刻不知道落在了谁的手里在我们看不见的地方,还有另一场战争,在打响。我们也不知道谁是胜利者、谁是失败者,唯有让时间,来证明一切。
    我有时候突然在想,白露潭,是不是也会偶尔后悔,自己所做过的一切呢?
    堂屋里除了凯敏的妹妹,还有一个头发斑白的老妇人,那是他母亲。
    本来家里面还有一个爷爷的,不过自从他妹妹着病以来,为了防止老人冲邪,他三叔就把爷爷接过去住了。杂毛小道并没有立刻上去,给凯敏小妹瞧病,而是拉着凯敏和他的父亲,跟他们商量,说叔,这病,我们一定能瞧,邪煞,也一定能够驱走。不过时间有些长,我们得在你这里观察几天,负责到底,但是你们不要把我们的事情,告诉别人,你说行不?
    凯敏的父亲不明所以,不过凯敏倒是反应过来,说没得问题,你们要是能够治好我家小妹,就是我们全家的大恩人,请都请不来的贵客。想住多久,就住多久,至于瞒住你们的本事,我也晓得,贵人嘛,总是要低调些的。
    凯敏的父亲这时才反应过来,随着儿子的话语点头,说要得,就是这个样子的。
    我们这才放了心,在这穷山沟沟里,通信不畅,村民一两个月又难得出山一回,蹲在这儿猫冬,我们的消息,就是传,也传不出多远的。那么,我们暂时是安全的,等到将我的这阳毒排空了,到时候我们再离开这里,转行他处,也不用担忧太多了。
    达成协议之后,我们走到火塘边,地上铺着草席子,凯敏的妹子果果埋着头,窝在上面发抖,不肯露出头来。杂毛小道凝眼一瞧,但见这里有黑气萦绕,一挥手,说王黎,按住她。
    我身上有伤病,唯有配合杂毛小道的行动,得了令,便过去,将那碎花被子掀开来。盖在头顶上面的被子不见,这小女孩儿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像受伤的野兽,瘆人得很,然后挥手朝我抓过来。我哪能让一个小女孩给伤到,于是伸出手,将这女孩的一双手给死死勒住。
    手勒住了,但是脚却还在,那女孩儿果果伸脚来踢我,踹到我的脚杆子上,生疼。
    见到自家妹妹被我给捉着,凯敏的脸上顿时就有些着急,眼睛红了,看着我,不说话。这个彝家年轻人摸着发青的下颚,眉头一跳一跳的,不过他还是拦住了更加着急的父母,等待我们的下一步动作。杂毛小道也没有让他们等待多久,仔细地观察了一会儿面前的这个女孩儿之后,他口中念念有词,然后一张“净身神咒符”,贴在额头上面。那女孩儿浑身一挣扎,劲都泻出,身子一软,然后朝着我倒了下来。
    我将她放到在地上,然后小心地用碎花被子给盖好。
    凯敏的母亲急忙冲上前来,扑到草席上,看着自家女儿,神情端详,呼吸均匀,就像睡过去一样,想起女儿这数日都没有过这般安宁的睡觉了,终于放心下来。
    杂毛小道和我围着火塘坐了下来,屁股下面是用烂木头做的小板凳,杂毛小道此刻显得特别高人,跟凯敏一家交待,说你家女儿这病呢,确实是冲撞了山里面的魂灵,被拘走了一魄,有些失常的举动,也是正常的。你们先用银杏叶,和罗汉果给她泡饮两日,调养身子,等第三天子时,我们试试给她招魂,如果能够招得回来,大功告成,如果招不回来的话……
    杂毛小道不说话,而凯敏的父亲则急躁了,说大师,要是招不回来,那可怎么办呢?
    杂毛小道有些犯难,说那就要麻烦许多,我们可能要进山去,勘测谋断,将那个山神的老巢给找出来,灭了它,然后才能够将你们家果果给救回来。不过这事情麻烦就麻烦在,那东西飘忽不定,好打,但是不好找到它的踪影,所以我们也不能够打包票!
    虽然杂毛小道并没有敢把话说得太圆满,但是凯敏的父亲仍旧十分激动,伸出一双粗糙的大手,将杂毛小道的手紧紧握住,然后奋力地摇动,说了一大堆感激的话语。
    随后,凯敏将我们带到隔壁的房间,那是他爷爷的屋子。他帮着收拾了一下,还拿来了一床全新的被褥,帮我们给铺上。收拾了一番,我们又在房间里聊了一些话,他被他父亲叫了出去,过一会儿,他将那朵白色的雪莲,递到了我的面前,告诉我,他父亲说了,既然我们需要,就先拿着吧。

猜你喜欢: 《一起走过的女人们》 《七殇之》 《星战风暴》 《都市次元界》 《两秦相悦》 《名门娇后》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