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恐怖山神,生死节奏

    山里面已经连续几日都是阴天,天上乌云沉沉,但所幸的是总算没有落下雨来,时间推移到了下午五六点,天已经麻麻黑了,我找了一块石头坐下,看着泥地上有蚂蚁在搬家,形成了一束细小的黑线。杂毛小道走过来,一屁股坐在我的旁边,在此之前,他已经布置好了三才锁魂阵。
    所谓三才锁魂阵,听上去很美,其实就是拘束灵物不得四处流窜的一种法门,通常使用经过挑选祈祷的碎石和草梗,通过推演计算,将各种逃路封堵的小伎俩。因为取材方便,很多行内人都会用,不过效果有多大,这个就看各人的功底和推算能力了。
    小妖已经出来了,她围着我们转圈圈,手上拿着一根白色绳子,当作鞭子,不停地打着乱草,像个多动症的儿童。她其实能够潜入地下,但是没有到晚上,那道阴脉地煞没有从里开启,没有痕迹,即使往下钻个几百米,也未必能够找到门道。
    而且潜入地下,与飞升天上的禁制都是一样,会有一个透明天花板,也就是所谓的阻力。
    强行突破的话,上则遭九天神雷,下则遭地煞阴火,反倒会让自己神魂受伤。
    小妖倒也是个唠叨命,一边抽打旁边的茅草,一边告诉我们,说此地的山神(其实并不能够叫它山神,观其行为,不过就是一个窃据其位精怪而已)厉害,昨天剧斗之时,它还能一心二用,一边用神识牵制萧大哥,一边还能够操纵傀儡与陆左哥哥恶斗,而在它的地盘上,至少比昨日我们所见到的,要厉害好几倍。所以,大家伙儿千万不可粗心大意,天时地利皆不对,小心阴沟里翻船啊?
    这般老持沉稳的话语,从这小狐媚子的口中说出来,倒是让人感觉反差格外强烈。
    我仰首远望,只见远处有一道肥硕的身影,在天边游弋,哈哈大笑,说不怕,我们别的不说,单是这人和,便是这个孤守山中的家伙不能够比拟的。
    杂毛小道布完阵后,并不说话,盘膝而坐,横剑于双腿之上,双手结印,默默不得言。
    看得出来,他的表情也是蛮凝重的,想来他也和小妖一般,对于在人家山头上动土一事,颇为忌惮。
    强龙不压地头蛇,不过不知道怎么回事,我的心中却充满了豪气,仿佛这种自信是随着功法,已经渗入到了我的血液之中。这没由来的自信,让我兴致勃勃,趁着这当口,提起鬼剑,舞动了两趟,因为投入,汗出如浆,感觉筋骨通畅,没有来地一阵畅快。
    而当我收住剑势之时,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有几点星光,只能够辨清楚眼前身后,更远的地界,便也只是一片黑乎乎的模糊之色。
    我收敛身型,盘腿而坐,不知道过了多久,杂毛小道突然站了起来。他手中的雷击桃木剑往前一挥,有风雷声响起来。
    风声浮动,从不知名处刮过来,猎猎作响,吹得我们的脸僵硬。
    我站直起身来,将鬼剑横于身前,然后缓步退到场边去。而杂毛小道则踏着罡步,雷罚舞弄得四处剑光浮动,开始唱和,高声作歌曰:“九曜顺行,元始徘徊,华精茔明,元灵散开;流盼无穷,降我光辉,上投朱景,解滞豁怀;得驻飞霞,腾身紫微,人间万事,令我先知……”此歌乃九星神咒,上应星辰,下通地理,是行走道门中人,与当地神魂沟通时的神诀,久久作歌,便能够勾动山神野鬼,前来见面,
    杂毛小道自小学习茅山符箓,常常念经诵决,就跟戏剧和唱歌的艺术家,那是从小培养的基本功,融入灵魂中,天生练就得一幅好嗓音。他这九星神咒,念的是茅山号子,音律欢快,琅琅上口,我这人因为变声期的时候损伤了嗓子,声音沙哑,唱歌就跟鬼哭神嚎一般(你们玩过微信公众平台游戏的话,应该知道……),听得他这般念起,便觉得如同音乐,好听得很。
    此经也是翻来覆去念了好几遍,经文在山坳子里不断回荡,合着这山风、与树影摇晃声音,沙沙声响。
    然而并无效果,我一开始紧绷着身子,过了一会儿,便放松起来。
    闲来无事,我便默默听着,学习这哥们的发声方法。过了一会儿,我感觉到温度骤冷,空气凝重,身上好像挂上一层冰棱,如行水中。一只手紧紧拉着我,我偏过头,看见了小妖略有些害怕地朝我靠近,到了此刻,我才明白,为何两人会这般沉重。
    不过我依然还是没有太多的害怕,将剑一横,宁神静气,然后环顾,尝试着用自己的感知,去体验这如泰山压顶的气势,是从何而来。然而当我小心翼翼地试探时,却发现那压力从四面八方,天上地下逼迫而来,气都难以喘得过来。
    当杂毛小道念完第九遍的时候,突然有一个苍凉的、雄浑的、威严的、恐怖的声音,铺天盖地传达到了我的耳朵里来:“是谁,打扰了我的沉眠?”
    所有的声音在那一瞬间,都消失了,天地之间,只有一句话在反复回荡着:“是是是谁谁谁……”
    “打打打扰扰扰……”
    “沉沉沉眠眠眠眠……”
    只此一声,好像有无数的巨雷,在我的脑海里炸响,不知不觉,我感觉自己的唇上痒痒,一抹,竟然就流下了鼻血来。
    “咄!”
    一声清喝随之响起,像一道利剑,劈破了雷音笼罩的天空。
    杂毛小道一声轻喝,然后用手指轻弹了一下剑脊。
    这剑虽是桃木剑,然而一弹之下,有金属声,相伴的,还有隐隐的雷鸣。那声装波伊的声音缓缓落下,不过还是在群山中回荡,山呼海啸,让人心口发麻。我只觉得眼角余光处,出现了一个黑影,扭头转过去,正见到一个矮小的身影,出现在了我们正前方八米处,黑夜里,一双铮亮的眼睛,像猫,死死地盯着我们。
    这家伙跟昨天我剧斗的那个美少年形状相似,不过这灵体凝结的浓度却是要高了许多,在那里一站,渊渟岳峙,感觉就像一座山,压在那里。天太黑,我看不清它本来的面目,人形,没待它再次出口相询,杂毛小道的雷罚就化作了一道直线,朝着左前方的那鬼影斩去。
    “砰!”
    一声巨大而沉闷的响动爆发,在杂毛小道的雷罚前端,有一扇白骨制成的折扇,挡住这一股气势。
    然后一道幽幽的蓝色火焰,在相交之处,如莲花一般浮现出来。
    此骨扇采用人骨所制,上面的白磷传递到了杂毛小道的剑上,立刻将整把剑都给点燃。也就是在这火焰中,我看清楚了那个矮小的鬼影,那是一个垂垂老朽的老人,佝偻着身子,一脸的老人斑,嘴角紧抿,眼睛通红,显露了很凶残的暴戾。灵体可塑形,不过在战斗的时候,为了保持最大的输出力,一般是不会留有余力,来保持美貌的。
    所以这老头儿,应该就是我们要寻的山神本体。
    我借着这点火光,错步冲去,剑走如龙,摇摆不定,朝着这老儿的脑袋削去,而杂毛小道的雷罚,电意流动,一阵蓝光闪耀,便将剑身之上的火焰湮灭,复刺过来。
    那老儿,不愧是经年的老怪,并不惧我和杂毛小道的联手攻击,居然靠着一把骨扇,将我们两个皆荡了开去。我们还没有反应过来,便见到这老儿身形摇晃,那灵体鬼影的形象开始不断重叠,转瞬之间,从那主体之上,幻化出四个灵体。
    一翩翩美少年,一身高两米五的巨汉,一娇俏小娘子,还有一浑身绒毛的毛猴子,皆是各持兵器,朝我们击来。
    杂毛小道不忧反喜,一剑在手,吞吐不定,便朝着离自己最近的那个巨汉身上,招呼而去。
    我却也不惧,持剑与那个使棍儿的猴子斗了两回合,右手酥麻,就在这时,胸口槐木牌一震,朵朵飞出,先是朝着前方打出一道蓝莹莹的光华,然后化身为线,钻入鬼剑之内。一剑在手,我仿佛是得了《独孤九剑》的令狐冲降身,那木剑牵引,竟然能够以一敌二,生生架住了那美少年与毛猴子。
    剩下的那个娇美小娘子,自有小妖,来作这等辣手摧花的事情。
    火娃和肥虫子,联袂朝着那老头儿的灵体飞去。
    此处的山神爷爷不由得瞪圆了眼睛,惊呆了。
    它老人家本来还待以多欺少,没想到转瞬之间,竟然又陷入了被围殴的境地。不过它化身的四人,却也是威猛之极,光我面前的这两个,尽管有着朵朵牵引鬼剑,但是那剑身上传递过来的巨大力量,也将我的整条臂膀都震得发麻。
    我也是很少与朵朵配合作战,正打得畅快淋漓,突然脚下一滞,余光中,我发现自己脚下坚实的泥土,竟然变成了沼泽,使不上劲。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杂毛小道一剑逼退了那个威猛巨汉,大声厉喝道:“疾”
    一声作响,他花了一下午布置的三才锁魂阵终于启动了,以我们为中心,十米之外,一条火线瞬间点燃,形成一个巨大的圆,火舌并不烈,但是将周遭的气势隔绝,在这山坳子里,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擂台。
    目光对视,擂台里面的生死对手,也开始了舍生忘死地决斗。

猜你喜欢: 《禁忌归来》 《谈起我的妹妹小霉》 《头号炮灰[综].》 《黑暗超神》 《超级捕鱼机》 《肖靖堂仕途笔记》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