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衔尾追击,呼麦召唤巨兽

    见此情形,杂毛小道无比悲愤地仰首望天,长啸一声:“难道天要亡我么?”
    我也无比悲愤地仰首望天,长啸一声:“艹,肥母鸡,你丫坑我?”
    在空中飞翔的虎皮猫大人,差一点就要掉落下来,气急败坏地骂道:“一对傻波伊,你们就不知道往下看么?”
    我站在断崖边,听得这话,一边防备着茅同真等人逼近,一边低头往下看,只见百丈落差间,有一道隐隐的白线,像反光。那是一条河,并不宽,也不知道深浅,我望一眼,便感觉心中发麻,还未反应过来,便听到杂毛小道回转过身去,雷罚指天,大声喊道:“今天是死定了,不过便是死,也要找几个垫背的,你们谁来,陪我老萧一同上路?”
    他说的铿锵有力,悲愤欲绝,举着已经引不了雷的雷罚,朝着追兵缓步走去,气势逼人。
    这世上不到万不得已,没有几人是不惜命的,尤其是像茅同真、徐修眉这些老江湖,位高权重,江湖地位也有了,犯不着跟我们这两个穷途末路的小杂鱼同归于尽,故而连连后退,厉声警告他别乱来。看着杂毛小道这气势,搞得我真以为他还能够引发出一道引天雷呢,结果就在追兵纷纷后撤的那当口,他突然猛然转身,如风一样,飞掠过我的身边,低喝道:“跳啊!”
    我咬紧牙齿,掏出了天吴珠,招呼旁边的小妖等人,然后与杂毛小道牵手,朝着断崖口一同跳去。
    在我们冲出悬崖地一瞬间,茅同真等人已经反应过来,快步前冲,然而终究是慢了一线,我和杂毛小道已然急速往下坠去。
    在跳出山崖的那一瞬间,我几乎以为自己快要死了,同样的经历我也有过几次,但是每当这样的事情来临之时,我的心脏都会瞬间停止,口中大声地尖叫起来。急速的下坠中,我竟然产生了幻觉,突然感觉自己生生砸在了峡谷的江边石滩上,身子的零件四散,血肉模糊,脑浆洒落一地,小妖和朵朵抱着我的头颅,在哭泣……
    然而就这个时候,我突然听到有一道扑通的响声,一阵庞大的阻力出现在我的身上,一顿,又一缓。
    接着又有地心吸引的力量,将我们给拉到了水底。
    我全身的血液都在往头皮上面涌去,感觉呼吸潮湿,压力从四面八方逼迫而来。过了好一会儿,我才反应到自己已经跌落到了江河里面。这峡谷中的江水汹涌,将我们给推往下游。随波逐流的我们,持续往下,我长长地吸了一口潮湿的空气,然后拉了拉杂毛小道的衣袖,激动地说老萧,我们逃出来了么?
    他也是惊魂未定,远远没有表现出来的镇定,回过头,疑惑地说:“啊,是么?”
    我哈哈大笑,感觉到无比的畅意,说你这个家伙够能演的,将茅同真那几个老杂毛,吓得一愣一愣的,果真是有当年长坂桥头的张翼德风范,无限装波伊啊!
    我俩说着话,小妖和朵朵、火娃紧紧地围在我的身边,突然江水一阵震动,仿佛有什么东西砸下来一般。
    毛小道脸色一变,大声惊叫道:“不好,徐修眉那个老家伙,也跳下来了!”
    这话一起,我们感觉到了惊慌,奋力往下游“奔跑”。足足行了十几分钟,汗出如浆,心脏一直怦怦跳个不停。水中行走,需要适合水性,不然会十分费力,黑漆漆的河水里,也不知道南北与西东,我们唯有顺着下游走,想着尽早地逃离追兵。
    如此行了半个小时,感觉身边的水流没有那么湍急了,我们的心情才平复下来。
    我往着黑乎乎的身后瞧了一眼,故作轻松地捅了捅神情严肃的杂毛小道,说你的那个水虿师叔,也不过如此嘛刚才从上面跳下来,没有把他给摔晕吧?善泳者溺于水,他若是溺死了,茅山不会把这笔帐算到我们头上来吧?哈哈……
    我的笑话并不好笑,杂毛小道的脸色依然绷得紧紧,沉声叹气,说道:“你是不了解他,以他的能力,你就是把他扔进太平洋里去,照样能够活着游回来。”
    听他说得凝重,我的心中不由得发慌,说真这么厉害?
    杂毛小道坚决地点了点头,而在我左手边的朵朵,突然仰头,朝上看去,面露惊容。我也抬头,只见一个黑色的人影,正好浮在了我们头顶的上空。
    见我们抬头看去,便有一道分水刺,破开周遭的水浪,朝着我握着天吴珠的右手,刺去。
    这道一直悬浮不动的黑影,竟然就是徐修眉。
    他这一路上,竟然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就跟一只真的水虿般,跟辍在我们身边,若不是朵朵察觉异常,竟然没有谁能发现收敛气息、如同盘踞毒蛇的他。这蓄积已久的一刺,让我心中胆寒。为了保持在水中不离散,我和杂毛小道紧紧地互拉衣袖,而我的右手又拿着天吴珠,鬼剑已然收拾到了背包里放着,我缩回手,杂毛小道的手却及时伸了出去,快如闪电,想要抓住这握分水刺的手腕。
    然而徐修眉的水战经验,何等丰富,哪里会让人抓住自己的把柄,于是手腕一抖,便朝着杂毛小道削来。
    天吴珠的作用,如同水肺,但是并没有排斥功能,在杂毛小道往后一退的时候,徐修眉借着力道,竟然挤进了狭窄的避水珠范围里来。这地方狭窄,然而他手上又有一把灵活而尖锐的分水刺,所以一时间,我和杂毛小道胸口,各中了一记,鲜血渗了出来。
    不过很快我们就反应过来,开始与他纠缠,而小妖和朵朵也气愤地施展了手段,一时间,各种术法齐出。
    惟有火娃,它在水中恹恹,根本就提不起劲儿来,只有给我们当作照明使用。
    所有人一起还击,徐修眉虽然厉害,却也并不自傲,懂得取舍,返身闪入黑沉沉的河水里,遁入虚无之中。
    徐修眉的消失和他的到来一般,悄无声息,我们停止了奔走,知道在这水中,无论怎么逃,都敌不过徐修眉因为,这里才是他的主战场。我凝住气息,单手持剑,开始让自己的心情舒缓下来。过了一会儿,四周悄然无声,惟有不明所以的鱼儿,在我们身边游荡。
    也有水草,从上游从下,然后避开天吴珠形成的圆形气囊,朝着外边滑落而过。
    然而徐修眉已然悄然无踪影了,无论我们用目力,还是炁之场域的感应,都感觉天地之间,惟有我们这里存在,所有的一切,都是静悄悄的,让人感觉到份外的孤独。
    徐修眉成功了,他的断然撤离,在我们的心头,深深扎上了一根倒刺,让我们不敢动弹,也不敢不防备,小心翼翼,疑神疑鬼。
    未知的敌人,才是最可怕的敌人。
    倘若他就站在我们面前,哪怕就是如同小黑天一样的级别,我们也不会如现在这般焦躁和恐惧。
    过了差不多五分钟,杂毛小道突然跟我低声说道:“上岸!”
    我心中一动,确实,上岸总好过在水中干等,徐修眉长于水战,到了岸上,我们或许还可以与他一搏。于是我们两个,开始缓慢地朝着岸边移去,这河宽广二十几米,我们往岸边移动,并不需要多久,然而刚刚一迈开脚步,便听到前方突然一道炸响,我下意识一偏头,顿时一道拳头大的鹅卵石,擦着我的额头掠过。
    朵朵打了一道光芒,我定睛望去,却见一个浑身裹满水草的人形黑影,正在奋力朝着我们扔石块。
    这是刚才在泥地里按住我身子的漏网之鱼,此刻在水中却尤为嚣张,大块大块的鹅卵石,就像鱼雷一样袭来。
    我们用剑拨开,冲上去,那家伙却远远地吊这我们,像蒙古人的骑射,就是不跟我们接触,保持距离。
    小妖是个火爆脾气,气得肺都炸开了,大叫一声,脱离了天吴珠形成的水肺,朝着那水鬼袭去。
    讲到此地,随便说一下画外音,道家驭鬼,由来已久,驯服之后的鬼魂灵体,可称符兵、道兵,叫法不一,性质类似。小妖一出,我拦都没拦住,而也就是那一瞬间,我的耳朵骤然炸响,有一种空灵的声音,就像蒙古族最著名的歌唱技法“呼麦”,这种源自于古老祭祀的声音真义,在我的耳朵边,轰鸣起来。
    音波在水中的传播,是以水流的形式,我们周围的水都开始波动起来,不住颤抖,而杂毛小道则脸色大变,让我赶紧朝着岸上跑去。我不解其意,不过也遵着做,杂毛小道告诉我,说这是徐修眉的独门手段,习自**密宗格鲁派的噶陀、噶美两寺,是一种用低沉喉音来唱诵经咒的传承方法,用来召唤助力,十分厉害。
    他的话都还没有说完,突然我们感觉到河水翻涌,不断地抖动着。
    一股强烈的危机感,从不远处一波又一波地袭来。杂毛小道的背脊一弓,大叫一声走,然后把我往前推去。我猝不及防之下,往前飘去,突然在我刚才停立的地方,倏然飞出一条婴儿臂般粗细的黑色触角来,刷的一下,冲过来。我操控天吴珠,往水面浮起,朵朵往前面一挥,黑黝黝的河面上,突然有了一束亮光。
    而就在这亮光照耀下,一个庞大如快艇般的凶恶鱼头,在水面上沉沉浮浮,那人头般大小的眼珠子,闪耀出碧绿色的光芒来。
    不知道还有没有人记得这货?

猜你喜欢: 《爱上千年老妖》 《穿越女配的重生》 《恶魔少爷轻一点》 《女总裁的专职司机》 《仙途良缘》 《吞天食地系统》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