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同病相怜的战友

    听到这话,我的脸色也陡然变了起来,这节奏,还真的是上天入地,生死相隔,鼻涕虫一般,甩都甩不脱啊。
    池田信玄也站了起来,不过他的脸上倒也没有多少慌乱,而是镇定地将餐桌下面的一块方砖,给撬了开来,然后冲我低呼了一声。我除了几个常用的日文单词,其他的一律不知,不过估摸着是让我钻进那个空洞去,情况紧急,于是也不犹豫,翻身钻进了桌子,然后手扒着青砖地面,将身子缩进了进去。
    这通道有坎有梯,并不高,我很快就到了下面来,脚刚一落地,便见到一个带着黑框眼镜的年轻人,正诧异地看着我。
    瞧他这西装革履、一丝不苟的打扮,我就确定是一个日本人。果然,朝他打招呼,也没有搭理我。
    我并没有在意这个家伙,而是环顾了一下四周,发现这是一个宽敞的空间,三室一厅,有呼呼的换气扇声音,在响动。有沙发,有电视,还有一箱箱的生活物资。我擦咧,这日本人在此处,倒是准备得挺周全的,简直就将我们抗日战争时期地道战的精髓,给学了去。
    不过在这和平时期,偷偷摸摸地弄这么一套可供藏身地下室,看来日本人所图很大啊。
    这里,应该是加藤一夫的一个秘密据点吧?
    不过从加藤亚也刚才见到池田信玄那般动作的惊讶程度来看,她应该是没有涉及什么的。我心中本来有些不爽快,不过想到要不是加藤一夫他们前人栽树,哪有我这后人来乘凉,如此方便?很快我就将心态协调过来,把这儿当做了自己家,不理旁边这个愣住神的黑西装,开始四处溜达起来。
    不过我到底还是心忧上面的情况,于是开始重点找了一下。很快,我看到在我刚刚下来的通道旁边,有一排的耳机筒。
    我走过去,看到上面贴着有好些个标识,有的是汉字,有的是日文,我抓过那个黑西装,凶神恶煞地问道:“你的,餐厅的,是哪个的干活?”那个人摇头,表示听不懂我的话,我指了指上面,他恍然大悟,给我挑了一个耳机,让我戴上去。
    我刚把那耳机戴上,便有一声清晰的声音,从那里面传了出来:“很抱歉打扰各位的用餐,是这样的,我们听说贵小姐在1月6日的时候,曾经去过江边?”
    我心中一跳,这个声音,便是我曾经潜伏在水草丛中时,听到的那个粗豪的声音,他似乎……叫做马四。
    这个男人也是茅山派出来追捕我的其中一员,不过从他的口中,似乎对我和杂毛小道有着同情,并且对指使自己过来的杨知修,有着强烈的不满。当然,他的不满,显然是因为杨知修以及上层的大佬,对他的关注力不够,并没有朝他这里倾斜资源。至于同情心嘛,虽然有,但是有多少,我还真的不得而知。
    对于一个陌生人,我还真的不能够下定义,如果杂毛小道在,说不定他与这个师侄,算是认得。
    不过听到马四称呼杂毛小道的口气,想来两人也并不是十分熟络的那种关系。
    马四过来追查我的行踪,不过加藤亚也并没有怎么回答问题,而是装作一问三不知,旁边似乎多了一个翻译,一般是由织田信玄说,而翻译则在旁边字正腔圆地转述着话语。这监听器的质量十分出色,我简直就好像在地面上旁听一般。
    织田信玄这个小老头有着天然的狂傲,开口就是私人庭院,闭口就是外宾待遇,然后又给马四提了几个人名,似乎是加藤家族在这一片所,认识的权贵名字,有着一种天然的优越感,和淡淡装波伊范儿。我往日其实蛮讨厌这种外国人,高人一等的病态社会现象,看到了就忍不住想骂娘,然而此刻享受到其中的好处,心中又暗自舒心。
    看来什么政策,该如何实行,这个东西还是主要看执行者的立场,屁股坐在哪里,心自然就向在哪里。
    此言打住不谈,因为有人说我愤青了单说马四跟织田神官的一番交锋,彼此都彬彬有礼,保持克制,最后马四好像四处看了一下,检查一番,然后告知这些日本人,如果见到我的踪影,请立即通知公安机关,由他们来处理问题。
    织田答应了,勉力应付了一下,然后让翻译将马四给送走,不过他诚意欠缺,居然连餐厅都没有出去。
    过了一会儿,那块方砖又被撬开,加藤亚也在洞口朝里面喊:“陆桑、陆桑,安全了,你上来吧?”
    我将耳机递给了黑西装,不管他听不听得懂,说小子,你可不能够听我房间里面的声音哦,不然,揍你!
    他瞪着眼睛,表示不知晓。我没办法,只有说道:“thanks。“
    他的脸上挤出了一丝笑容,很大度地挥挥手,说道:“thatsallright。”我肚子里面没单词了,便没有再跟他继续扯淡,往上面爬去。
    钻出洞口,我看见织田信玄在跟加藤亚也激烈地争执着,这老头儿的地位似乎有些高,不然以日本人的尿性,敢跟主家这么说话的,几乎没有几个。
    我听不懂叽里咕噜的日语,但是也知道他们争执的对象,应该就是我。估计织田认为我是个大麻烦,催促加藤亚也让我走开,然而加藤亚也执意不肯。两人争执了一会儿,织田瞥了我一眼,一声不吭地离开了,而亚也则冲我歉意地鞠躬,说陆桑,抱歉,让你受惊了。
    加藤亚也的话语,让我浑身暖洋洋的,日本女性从小所受到的教育,还真的是让男人舒心。
    我问她,说没有跟你们添什么麻烦吧?
    加藤亚也摇头说没有,这里是她加藤家的地方,所有的一切,都是由她这个大小姐做主的,只要我愿意,可以一直住下去如果能够在这里过春节,那就更好了。听到她这般说起,我才想到,刚刚看了一下日期,今天是一月九号了,再有五天,就是中国人传统的春节了(日本人自明治维新之后,没有阴历,也不过春节,只过元旦)。
    年中的时候,我还在犯愁如何忽悠到一个女生,陪着我一起过年回家,去给我母亲一个交待。然而到了现在,接近年关,我竟然身负重罪,正在逃亡的路上。
    不知道身在黔阳的父母,身体可好,心情是否愉快呢?
    少年不识愁滋味,为赋新词强说愁,然而当我真正明了到了诸多的苦难,心如金坚的时候,唯一让我伤神的,也就只有生我养我的父母了。
    过了好久,我才收敛情绪,跟加藤亚也草草聊了几句,然后扶着墙,返回房间。
    当天晚上,加藤亚也端着织田信玄给我弄的汤药,也不知道是啥子,浓稠如汁,泛苦清凉,喝下去之后,我身体的温度似乎降了一些。亚也似乎对我的故事十分好奇,而一路憋屈的我,也急需一个倾述的对象,说一说心中的冤屈,于是我们当天晚上聊了很久。其间,我反复地强调,我一定要讲杂毛小道救出来,死不足惜。
    加藤亚也是个外表美丽、心地善良的女孩子,而且有着足够的好奇心,说得高兴时给我喝彩,说得悲伤时,自己倒是潸然泪下,说到我被人冤枉、被白露潭诬陷的时候,这女孩子紧紧咬住饱满红润的嘴唇,嘀咕着几句日本话,我这回倒是听懂了这就是著名的“八格牙鲁!”
    当然,我讲的东西有详有略,这是长期小心谨慎的结果,不过所说的一切,已经足够将整件事情,讲得一清二楚了。
    加藤亚也动情地拉着我的手,说陆桑,你受苦了,没想到,你这么年轻,就经受了这么多的苦难,让我好心疼啊……
    我听这话有些不对劲,连忙摆手,脸上挤出笑容,说没事,我这不是还活着么?而且还自由!
    加藤亚也抹了一把眼泪水,说你现在的修为尽毁,还怎么去救你的弟兄呢?
    说到这里,我的心中一沉,扪心自问:是啊,我没有受伤的时候,尚且抵不过追兵,此番杂毛小道被擒,看守的都是茅山系的高手,而且还有高墙围堵,政权机关,我一个半残废,快要死了,拿什么,去救老萧呢?
    我没有说话了,那夜的谈话,以我们两个的沉默作为了结束。
    我在加藤亚也位于丽江西麓的这处宅院里,养了两天伤,被分水刺弄出来的伤口差不多痊愈,阳毒虽然凶猛,但是好歹也被勉强控制了。第三天,我央求加藤亚也给我弄了一个假头套,然后给自己化了一下妆,偷偷溜出宅院,朝着市区看守所的方向行去。
    我不知道杂毛小道究竟给关在哪里,按理说,看守所应该是一个重点区域。
    我人生地不熟,实在找寻不到,后来实在没有办法,来到了一个电话亭,准备拨打董仲明的电话,试图从大师兄那里,找到杂毛小道的消息。不过我还没有找到能够打电话的地方,突然就被一个行色匆匆的男人给撞到。我身子发虚,被一撞就倒了,那个男人伸手过来扶我,我一瞧他那年轻而刚毅的脸孔,顿时大惊失色:“小周?”

猜你喜欢: 《撩妻总裁365式独宠霸爱》 《超级军工科学家》 《搅乱韩娱》 《魔学狂潮》 《天魔弈》 《万界棋尊》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