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心魔逆转,迷梦抚琴

    织田信玄这个日本老神官,虽然并不是一个容易相处的家伙,但还是有一些真本事的,不然也不会被加藤一夫派过来,随行保护他们加藤家唯一的嫡系传人。
    我虽然已经觉察到了那阳毒,正在疯狂地侵袭自己的身体,但是因为身处局中,仍然还在保留得有最后一丝幻想,想着我不会死去,我或许还有能力救出杂毛小道。然而织田以一个局外人的身份,却毫不留情地将我的病情,给直接点出来了活不过元宵。
    那么也就是说,我只有不到两个多星期的性命了。
    而此刻的我,伤痕累累,根本就行不得气,如同一个废人,我拿什么去拯救杂毛小道呢?
    想来,茅同真他们也正是因为预料到了这一点,并没有增强搜索力度,找人四处布点侦查,而是静静等待着我的死讯。因为在他们的眼中,我已经是一个死人了。
    当天晚餐时,我并没有吃多少,即使是加藤亚也特意叫来的云南米线,我也只是吃了几口,一点儿胃口都没有。
    我从来没有像那天一般绝望,感觉自己所有的依靠,都没有了。
    我无论如何,都用不上劲,使不上力,感觉无所不在的压力,从四面八方席卷而来,让我崩溃。
    陷入绝望之后的我,思想开始天马行空起来。我甚至会想到,要不要利用金蚕蛊,制造大片的瘟疫,然后以这些患者为要挟,让茅同真给我治伤,并且将我和杂毛小道给放了?
    这种极端的想法一出现,我的心就开始飘飘然起来。
    是啊,我是一个真正的蛊师,像我这样的人,为什么要去跟那些顶级门派的宿老,去比较身手和法器呢?我最擅长的领域,不就是蛊毒么?他们这些顶级大拿有防蛊秘法,但是平民百姓,却没有啊?如果我用这些人的生命作威胁,茅同真会不会妥协呢?
    草草吃完晚餐,我返回房间,一个人坐在窗前仔细地想。
    一开始,我的心情就极端暴戾,心底里仿佛有一个声音,在不断地呐喊:为何要忍耐,为何要退让,为何要让自己,变得如此狼狈?那些老百姓的命,哪里有我的珍贵?即使要死,也要拉上几千几万人,随我一同陪葬,让那些在后面耍弄阴谋诡计的人瞧一瞧,就是他们的打压,才使得这些无辜的人,送了性命!他们,那些高高在上的官老爷们,应该对这些人的死亡,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杀杀杀!毒毒毒!
    让你们这些***,尝尝被人逼到绝境的时候,像我这样的小人物,所作出来的,会是怎样凌厉的反击!
    我坐在窗前想了一阵,心里被怒火给燃烧得暴戾无比,复仇的快感一波一波袭来,感觉血都要燃起来了一样,恨不得马上就出去,就在鸿宾山庄那附近给人下毒,那才爽快。
    而就在这个时候,我的房门被敲响了,接着加藤亚也的声音在门外响起:“陆桑,我能够进来么?”
    我心绪未定,闷声说可以。门开,加藤亚也端着一杯清茶和一碟小点心,走了进来。
    她边走边说道:“陆桑,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你……啊,你的眼睛怎么了?”
    我的心情激动,难以平复,不过还是接口说道:“什么怎么了?”
    加藤亚也将茶杯和碟子放在桌子上,然后翻出一面镜子来,递给我。我接过来,往里面一看,只见镜子里面的那个男人,面目狰狞,戾气难消,一双眼睛,通红,丝丝渗血,陌生得我都不认识。
    我揉了揉自己僵硬而阴鸷的脸,深呼吸,心中暗惊,想着我怎么会变得如此恐怖呢?不断地揉脸,又深呼吸,我感觉心情平复了许多,加藤亚也扶着我坐下,然后坐在我对面的床边,用她那双深邃的眼眸凝望着我,轻声说道:“陆桑,你是不是很难过?”
    在加藤亚也这如同清风般的微笑面前,我也没有多做隐瞒,将手中的镜子放下,然后双手捂住脸,背靠着椅子,贪婪地吸了一口气,感觉难受,又叹了出来,说道:“唉,我的一生,已经足够精彩了,没有白活。只是贪心一点儿想,如果能够一直活下去,其实也挺好在这人世间,我有着太多的牵挂,放心不下。”
    加藤亚也小心翼翼地问:“陆桑,这世界上,到底有哪些人,值得你去牵挂啊?”
    她这个问题让我有些没防备,我揉了揉脸,苦笑,思索了一会儿,然后开始数起来:“首先是父母啊,家人,还有朵朵、小妖以及我的金蚕蛊;然后是朋友老萧、以及我在南方、在家乡的那些朋友当然,还有所有帮助过我的人,比如琴绘小姐,你。”
    我说这话儿,本来是应景的客气,不过加藤亚也黑亮的眼眸,突然就朦胧起来,似乎有些含羞,小心翼翼地说道:“陆桑,琴绘的命,是你救的呢,而且,你是原二临终嘱托的人,是他最信任的朋友,我帮助你,是应该做的啊。”
    阴阳协调,听到加藤亚也带着怪异口音的话语,我心中的愤怒,正在一点一点儿解开来,似乎感觉浑身都放松了许多。
    虽然她对我和原二之间的交往有着一些误会,但是我并不打算澄清。很多事情,立场不同,就没有绝对的对与错。聊了一会儿天,加藤亚也突然红着脸,问我:“陆桑,你的心上,难道没有特别舍不得的一个女孩子么?你谈过几次恋爱?”
    我听到,然后看着面前这个美丽清纯的姑娘,不由得一阵心神摇曳,然而想到自己的病情,不由得心伤,苦笑着回忆起来。
    在小美之前,我曾经谈过两段恋爱,第一段是初恋,那时刚刚出来打工,喜欢上一个叫做姜盈的女孩子,懵懵懂懂就处上了,不过那个时候什么也不懂,也给不了那个女孩所想要的幸福,结果最后又跟了别人;之后便放荡形骸,如工友所说的那样游戏花丛,不过都没长久,不足以叙,真正的第二段,是个比我大两岁的女孩子,她教会了我很多东西,感情也很深,然而被伤得更深;从此有些克制,后来我又遇见了小美……
    我是一个十分内敛的人,并不喜欢随意表达自己的情感,做更多于说,所以即使是杂毛小道,也不曾听过我说的这些。不过在这即将死去的夜里,面对着一个美丽如月、皎洁如水的异国姑娘,我却感觉自己就像一个话痨子,将自己年轻时候的过往,缓缓地总结,讲述出来。
    在说起这些的时候,我的心中,并没有当时所感受到的悲痛和神伤,只有淡淡的遗憾,以及浓浓的感恩。
    我莫名地很想感谢那些在我生命中,留过痕迹的朋友,是她们让我短暂的人生中,更加的丰富多彩,那一张张或者清晰,或者已经模糊的脸孔,以及或者浓烈或者淡然的过往,现在看来,都化作了轻轻的一声叹息。
    说完了我的情感经历,我兴致不减,又谈及了我的那些朋友,老江、阿根、杨宇、马海波以及阿培、孔阳那些打工岁月认识的工友……他们都是普通人,但是给予了我那么多关怀和温暖;我谈到了小的时候,对谆谆教诲的老师,终日玩闹的伙伴,还有许许多多的故人谈到这些的时候,我突然对自己刚才的那决定,感到强烈的内疚。
    一个人,倘若因为自己身上所受到的委屈,一己私愤,就发泄到无辜者的身上,那些如同我所认识的那些朋友一般的无辜者。那么,这种行为,跟畜牲,有什么区别?
    我所做的一切,并不是为了那些身居高位的家伙,而是为了身边那些普普通通的朋友,为了人世间的美好和善良。我怎么能够迷失呢?
    说到最后,我的额头滚滚发烫,然而后背却是一阵发凉。
    我望着眼前的美人如玉,望着窗外的雅致美景,想着自己普通而又不平凡的一生,心中叹息,说倘若此刻死去,那就死去吧。我心已安,何必牵强?无愧于心,即便是死去了,那也没有什么好后悔的了吧……
    像我这般要强的男人,这样的倾述,是很久都没有出现的了,在这临终之时,在这个能够听懂我所说世界的女人面前,我像一个孩子,滔滔不绝地讲了很多话。到了后来,我甚至都记忆不了自己在讲什么,只记得话越来越少,而脑子却是越来越昏。
    因为阳毒的侵袭,我开始迷糊起来,感觉面前的女人开始变得模糊,一会儿变成了初恋,一会儿又变成了小美,有一会儿似乎还变成了小黑天、蚩丽妹,以及雪瑞……还有小妖?
    或者别的什么……
    总之我生命中所预见过的好多女人,都轮番出现,昏昏沉沉,我感觉自己快要死了。
    最后,我似乎看到了黄菲在我面前,眼泪盈盈,贝齿咬着红嫩的嘴唇,充满了无限的诱惑力,高烧让我的血液沸腾,呼吸不畅,看着美人如玉,我不由得想起了跟黄菲在我们县城新街口的那一套房子里,一夜癫狂,游龙惊凤,所有的激情和少儿不宜,都狂涌上了我的心头来。
    我深呼吸,生怕自己把面前的美人儿吓坏,然而眼睛却是直勾勾的,紧紧盯着那娇嫩的红唇。
    红唇的主人开口了,她似乎在问我:“你喜欢我么?”
    我已经烧得没有意识了,用近乎呻吟的声音说道:“喜欢……”
    紧接着,我感觉到自己的嘴唇,被同样火热的温暖给紧紧堵上,热情如火。

猜你喜欢: 《摄政王绝宠之惑国煞妃》 《最佳恶毒女配》 《甜妻在上:老公,慢一点》 《魔道巨擘系统》 《忠犬先森他姓温》 《超神传承系统》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