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脱胎换骨,茶馆相约解救

    010年1月10日清晨,我坐在床头,凝视着从窗帘间隙漏出的那温暖阳光,半天没有说话。
    在七八个小时之前,我还以为我已经必死无疑了,然而当我一觉醒来,大梦一场后,却发现这些日子来,压在自己身上的那份沉重压力,居然全部都解脱了对,我说的是全部!
    不管是茅同真施加在我身上的阳毒,还是历次激战时或多或少留下的暗伤,还是我之前在怒江山中爆发时所破碎的经脉之疾,都在一夜之间,全部消失不见了。
    不但不见,而且在我的身体里,约莫下丹田的位置,居然出现了一股磅礴沉稳的力量。
    这力量不知为何,与我所修习的功法异常妥帖,如同一汪清泉,随着我行气的过程,不断地洗涤着我全身的经脉,将这些能够行走力量和气息的通道,不断地拓宽若用一个形象的比喻,那么以前仅仅只是一个乡间马路,而此刻,却已经是省级公路了。
    这样的进步是显而易见的,使得我更具有爆发力,也极大地加强了我的反应力和肢体协调力,再也不会出现思维和身体的脱节了。
    我无法用语言来形容这种整体的感觉,握紧手中的拳头,我能够沉稳地把握住身体里,所蕴积的力量。
    我很清晰地认识到,这并不是回光返照,而是一种实打实的强大。太不可思议了,用一个很简单的比喻,那就是以前的我,如在水中行走;而此刻,则自由地在明媚的阳光下,欢畅呼吸。
    世界都是美丽的,它的每一个地方,都充满着动人之处;每一个侧面,都有着至纯的真理。
    这是我从来都没有见过的角度,也是我从来没有明悟过的视角。
    世界依旧还是这个世界,只不过,它似乎又变得十分不同了。看山是山,看水是水,然后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再然后,看山还是山,看水还是水,这是佛陀的境界,然而世界变了么?它从恒古以来,皆是如此,变化的,只不过是我们的心灵而已。
    有时候,境界可以提升力量,也有时候,力量可以引导境界,两者相辅相成,缺一不可。
    我的生命正在怒放,如同破茧重生的蝶。它因我自以为必死而沉寂,却在迷迷糊糊醒转之后,竟陡然到达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巅峰。而这所有的一切,到底是什么缘由呢?
    我不是到了濒临死亡的节奏,怎么到了现在,竟然想吃了菠菜的大力水手,浑身充满爆炸性的精力?
    我使劲儿回忆,但是或许是高烧未退的缘故,脑子却是一团浆糊,根本就想不起来了,依稀记得昨天晚上,似乎跟加藤亚也谈话到了很晚,过程不得而知,反正是掏心掏肺的,之后就完全没有意识了。我心中悄悄地以为会有一个旖旎的美梦,然后早上起来的时候,看着整洁的床和我身上整齐的衣物,完全打碎了我的猜想。
    我忍不住地笑自己刚才的想法,似乎太过于猥琐和龌龊我怎么会这么想呢?
    天上会掉下馅饼来么?这完全是三流电视剧的情节,哪里可能在现实中发生?
    我似乎想起一些线索来,然而有的东西,就像你一个熟人的名字,明明就在嘴边,然而却偏偏想不起来。我挠着头好一会儿,终于放弃了,站起身来,将衣服穿好,准备去找加藤亚也了解一下。我出了房间,走到庭院中,正好见到足利次郎这个少年子,拿着一把木剑舞弄。那气势,颇有日本人惯有的狠厉果决。
    我看了一会儿,趁他歇息,问加藤小姐在哪儿呢?
    足利次郎很是奇怪地看了我一眼,并没有答话,而是继续拿着那把日本木剑练,放肆砍杀,仿佛那空气中,有他的仇人一般。我看着无趣,想起来他好像不懂中文,过了好一会儿,我看到一个经常陪伴加藤的女仆,拉着她问。女仆告诉我,说小姐昨天陪我喝酒到很晚,回房睡觉,到现在还没有醒过来呢?
    我昨天喝酒了么?我拍拍脑袋问自己,然而却没有一点儿印象。
    倘若是寻常女孩儿,我直接跑到房间里面唤醒便是,然而加藤亚也的闺房,可是她父亲都需要批准才能进去的地方,我唯有强忍着心中的疑问,等待亚也醒过来,再问她便是。加藤亚也这里得不到答案,我心中惶惶,然而充斥在体内的力量,又让我忍不住想要干点什么,于是回房弄了一身行头,将自己的身型体貌都做了改变,溜出门去。
    我并没有直接过去那个茶楼找小周,而是按着记忆的地点,让的士司机带着我,前往鸿宾会所的外围,逛了一圈。
    那是一个坐落在半山腰的封闭建筑群落,山水秀丽,风景迷人,而且周遭的精致,也很有丽江特色。
    我并没有就近观察,而是坐着出租车一晃而过。然而就在这短短的时间里,我能够看到有好几处暗哨,交相呼应,而且还能够隐隐感受到几股强大的气息这些,都是我以前所不能够体会得到的。亲自目检,大致知道了地点和周遭的环境,我又让出租车载着到了茶楼附近。
    因为在这古城中,有些地方不能进车,我便下来,谨慎地绕了几圈。
    看得出来,追捕者似乎对自己的实力太过于自信,也执着地相信着我活不久的猜想,所以一路上,并没有太多的眼线。
    不知道是不是现在有钱且有闲的人多了的缘故,春节临近,游客反倒是多了起来,看到那些悠闲的外地客人在这条古意盎然的长街前走过,我不禁就有些羡慕起来。很多事情,没有经历,就不知道珍贵。只有当它变成了一种梦想,一种奢侈品,想要而又得不到的时候,才会懂得珍惜,曾经拥有。
    我带着感伤,缓步走进了那处茶楼,小周一个通缉犯,自然不便抛头露面地出来打杂。我找来伙计,对了一句暗号,那个伙计若无其事地喊了一声雅间有请,然后将我引到了上次谈话的房间里。
    我安坐,静静等待,过了好一会儿,木门被推开,走进来一个女人。
    这个女人长得娇柔美艳,有一种嫉妒诱惑人的魅力。
    她风情万种地走进来,在我的对面坐下,然后仪态万千地泡着茶。我不说话,只是看着她娇柔白嫩的手指,在茶盘上面不断地舞动着,赏心悦目,不过并没有上次一般,心中有一团火在烧。我的心情平淡如水,待到她将茶汤泡好,递到我的面前,我接过来,吹了三下,一口饮尽,然后问道:“怎么称呼?”
    “我姓刘,你叫我刘小姐便好……”刘小姐熟练地给我续杯,然后说道:“周笑宇出去办事了,所以今天,由我来接待你。”
    我面前这个魅力十足、不知年纪的女人,看着如同普通人一样,但是却给予我极度危险的直觉。
    我深呼吸,点了点头,说不知刘小姐,你在你们组织里,大概是一个什么样的地位?
    见我这般问,刘小姐不由得笑了,脸上的媚意十足,说你是不是觉得我不够格啊?这样说吧,我可是要比小周高好几级哟。我只是路过,办点事,本来你们这事儿不归我管的,不过既然小周提出来了,就帮帮你也无妨。说吧,你过来,到底有什么想法?
    我沉默了一下,说上次小周说的事情,我考虑了一下,决定就在大年三十的那天晚上动手,不知道你们这边,能不能够配合?
    “大年三十?”
    刘小姐的眼珠曼妙的转动了一下,捂着嘴巴,吃吃地笑了:“你这个调皮鬼儿,就连一个年,都不让人家好好地过……不过呢,这确实是一个不错的时间节点,咱们中国人嘛,讲究的就是一个节日气氛,每逢佳节倍思亲,虽然心中有所提防,但是总免不了会放松……好的,这个我可以答应你。”
    这个东西敲定了,我们便开始商量起细节问题,虽然我知道自己在与虎谋皮,但是送上门的便宜,不要白不要。我在茶馆里,与刘小姐商议到了中午,反复确定了很多东西,也对营救的地点,也在图纸上做了熟悉。
    最后我提出一个问题,说他们有没有可能将杂毛小道给掉包?
    刘小姐很得意地回答我说不会,他们有内线在里面,如果有情况,会随时通知到她们的,放心。
    我不再多言,起身与刘小姐握手告别。她的手温润柔滑,似乎还用小拇指挠了一下我,我识过相人术,像她这种面相的,裙下之臣不知凡几,我就不再凑这个热闹了,于是当做不知,离开了茶楼。
    出于谨慎,我依然在茶楼的街道附近,绕行了几圈,独自走到了一处僻静之地,偷偷躲起来,等待了好久,并没有见到有人跟随而来,心中方才安定。我差不多已经猜想到,这小周,以及神秘的刘小姐,多半就是邪灵教的成员,至于施恩于我,想来也应该是看上了我这把手艺。
    我属于两头冒尖的那种人,对付高手不行,但是对付普通人,简直就是大杀器。
    这种人才,正是他们所需要的。
    南无袈裟理科佛说:这个魅力十足的女人,前面其实也是有提过的,她什么身份,不知道谁能够猜得到。

猜你喜欢: 《宠物小精灵之御守晴明》 《美貌女配撩宠记[穿书]》 《空姐妻子的秘密》 《绝色王爷的傻妃》 《芷凝春露》 《天价婚宠:权少赖上瘾》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