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脱囚之战,另外一个囚犯

    当茅同真睁开眼睛的时候,我的心脏突然剧烈跳动。
    然而很快我就反应过来了,此等观想,完全就是个人主观、形而上学的存在,茅同真未必能够知道我在观察他,而且即使有感应,他也绝对不能确定我的位置。我心中大定,便见到一个穿这黑色中山装的男人,从楼梯处冲下来,然后我的脑海中,响起了他的声音:“茅长老,发现有敌人潜入会馆,实力很强,我们已经折了几位师兄弟了!”
    茅同真的眼眸黑得发亮,里面一点红光闪耀。他霍然起身,问徐长老呢?
    答曰:喝得有点多,在看春晚醒酒呢。
    茅同真右手一伸,那根铜钉扎满的施法棍立刻如有灵性一般,出现在了他的手掌上来。茅同真冷冷一笑,傲然说道:“本来以为他被阳毒烧死了,没成想居然还活着,而且还找上门来了!此番将此獠生擒,便可回山,好好修行了!嘿嘿,宇新,你和他们几个看好嫌疑人,我去去便来……”
    这个黑中山男子,正是夏宇新,而从刚才在外边偷听到他和马四的谈话,我差不多已经确定了他,便是小周口中的内应。
    至于他为何放弃名门正派的身份,转投人人喊打的邪派,这我就不得而知,但是心中却并没有太多的惊喜,待观想到茅同真已然远去,心中默算了一下他与来袭者可能交锋的时间之后,我睁开了眼睛,口中地喝一声:“行动开始!”
    话音一落,小妖立刻突前上冲,双手一挥,那块不锈钢的防臭地漏顿时随着旁边的水泥,脱落下来,砸在了水道中。
    我纵身一跳,双手就抓住了斑驳的地板边缘,一用力,轻松翻身,便来到了地下室里。
    此处是一个狭窄的备用机房,里面有笨重的电机和凌乱的杂物,粗粗的电缆线在墙上和地面密布,如同蜘蛛网一般。
    整个房间里一股子机油味,不过比起在下水道里面的那味道,简直就是好太多了,我穿着干式潜水服,带着潜水护目镜,此刻也不打算摘掉了,快步走到了备用机房的门口。此处的门被反锁住,拧不开。不过这也无妨,朵朵透过孔隙,将门锁给断然拧开了。
    我推门而出,但见正对着的大厅处,有三个男人,两个道装,一个黑色中山装,里面并没有见到夏宇新。
    见到这么一个潮乎乎、臭烘烘的家伙,从封闭的电机房中冲出来,看守们脸上的表情顿时就变得十分丰富,诧异、惊讶、恐惧以及……嫌弃,不一而足。
    好吧,说实话,刚刚从下水道里面钻出来的我,连我自己都嫌弃。
    生死关头,争分夺秒,我也没有废话,闷不吭声地冲上前去。天门扛,腰脉提,箭步前拱,朝着第一个反应过来,朝我冲来的那个小道士袭去。我的全身劲气激发,拳出如龙,身如弓,冲在拳顶,戳在指梢,切在掌沿,踏在掌根。一团一展,一合一开,一收一放,像头放出笼内的豹子,瞬间就跟那个小道士撞击在一起。
    茅山宗在中原属于顶级道门,门下弟子,能够出山行走的,也都是精英人才,不同于学过一招半式、就出来行走江湖的冒牌货,手底下自然是有真功夫的,不过不知道是我的蓄意待发、威势过猛,还是因为浑身脏兮兮的形象导致这个小道士心中生厌,气力不聚,两拳相交,这人竟然被我一拳打断臂骨,复起一脚,直中胸口,人便往后面飞去。
    他越过前冲而来的同伴,啪的一声,重重砸在墙壁上,竟陡然停顿了一下,这才软软地滑下来。
    打人如挂画,气凝于背,这是内家拳的高级表现,然而却被我在短瞬之间,爆发出来。
    一击得手,我顿时豪气横生,信心满满,迎击上那两个手持木剑、正在跟朵朵和小妖交锋的看守。
    能够在此处看押杂毛小道,实力自然不会有多差,那个穿着青色道袍、跟朵朵比斗的中年道士倒还一般,然而那个穿着黑色中山装的精干男子,却是极端厉害。他与小妖朵朵交手了两个回合,竟然还占上风。要知道,以小妖的实力,在我看来,抛开其他的装备和法器不计,可以说比集训营时期的我,要厉害好几个等级,完虐。
    不过我很快发现,这个小子胸口隐隐发青光,似乎有种类似于杂毛小道本命血玉的东西,给他自身的力量,作了加成。
    这人身手不错,一招一式,精准而果决,眉头紧锁,神情严肃,颇有大将风范。倘若是以前,我定然跟他好好切磋一番,然而此时的主要目的,却是救人,当下也不作客气,冲上前去大声喊道:“何方高人,报上名来!”
    那人神情一肃,中规中矩地拱手应道:“茅山掌门座下弟子,龙金海,江湖人称玉面……”
    他这名号还没有报完,我便已然跨步逼近,飞抬起一脚来,朝他心窝里踹去。
    见我如此无耻,他又惊又怒,快步后退,挽了一个剑势,大声叫道:“果然是个乡下小子,一点规矩都不懂,待我来教训一下你!”为了营救方便,除了震镜,我其它什么都没有带,见他一剑刺来,滑步左闪,让出一个空档来。而就是这一闪身,我已然逼近了沉身与朵朵较量的中年道人身旁。
    那中年道人留着两撇胡须,颇为威严,有点像李亚鹏版《笑傲江湖》中的岳不群先生。不过他手底里的功夫,并没有岳先生那么过硬。茅山道士,抓鬼拿妖,本是必备的功课,然而面对着鬼妖朵朵,他却发现自己的手法均无效用,顿时就慌张起来,应接不暇。
    我往他这边后撤之时,此人正好中了朵朵的一记冰莹蓝光,浑身僵直,我顺水推舟,扬起手,一下砍在了此人的脖颈之上,劲气吞吐,那人眼睛一张一闭,身子就软软地倒了下去。解决完了两个,我回过头来,见到那个本来还有些骄傲的龙金海,已然开始回身跑去了。
    此人既然声称是茅山掌门座下,那么必定是杂毛小道的师兄弟,自然也是厉害人物。他若咬牙硬抗,破釜沉舟,还能够与我战那几个回合,如今胆气丧失,只想逃命,我哪里还会惧他?
    当下我也不犹豫,深呼吸,气行于足下,然后感觉有力量在脚下爆发,顿足前冲,缩地寸移。
    我倏然就冲到了龙金海的身后,右手五指撮直,当头就是一掌印下。
    值此危机时刻,他的反应倒也灵敏,回身出手来挡。他此举略微慌乱,哪及我凶猛爆发,顿时被我一掌击退好几步,摔倒在走廊尽头。他刚一落地,旁边立刻出现了一道身影,手起掌落,印在头顶上,龙金海的喉咙里顿时一阵“嗬嗬”的叫声,脓痰吐不出,于是双眼翻白,昏死过去。
    小妖将此人弄昏,伸手往他的脖子里掏,摸出一块墨绿色的玉符来,瞧了一眼,眉头一皱:“本命玉?”
    这本命玉锁定生辰八字、磁场信息,终生绑定,谁拿了也没用,她随手扔在地上,在我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情况下,跺了一脚,竟然将这玉给碾碎了。
    我来不及制止,只是喊了一声“啊”,然后心中叹息。这小狐媚子,最近的火气有些大,毁人宝贝,这仇可结大了。
    不过当要之急是救人,我也没有教训她,匆匆朝着走廊跑去。
    刚走几步,我突然往旁边一闪,通道口那里突然出现一个制服男子,朝着我刚才待的地方,接连开了四枪,巨大的枪声在房间里回荡。小妖反应过来,飞起一腿,将这人给踹飞到了角落,制止了这枪声。我经过龙金海的身边,从他的腰间摸出一串钥匙来,然后往通道走去,在那里有三件囚室,杂毛小道就在其中一间。
    朵朵冲得最前,很快就找到了末间,然而她的脸上倏然变色,大声叫道:“杂毛叔叔……”
    说话间,一大股莹蓝色的光芒在手中凝聚,然后往里面甩去。
    我吓了一大跳,赶忙冲到门口,陷入昏迷的杂毛小道躺在床上,脸色苍白,刚才没有露面的夏宇新居然坐在床头,准备往他口中放置一颗猩红色的药丸。朵朵的这一击,将猝不及防的夏宇新定住,我飞快冲进去,将那颗药丸夺下来,一闻,一股蠹虫的腥味传来,顿时勃然大怒,手掌果断将夏宇新推翻在地。
    夏宇新停顿一下,又摔倒在地,已然恢复了知觉,一边往后翻滚,一边大声叫道:“陆左,我是来帮你救人的!”
    我心中厌恶,死死地瞪了他一眼,然后俯身看了一下杂毛小道,只见他脸色苍白,呼吸不顺,翻开眼皮,眼球往上翻,显然是着了道。我将他背起来,转身往外面走,夏宇新在外面紧紧跟着,在我后面大声喊道:“唉,你从哪里来的?你怎么逃出去?我真的是过来接应你的……”
    我毫不停留地冲到了刚才的大厅处,而小妖和朵朵在整个区域搜寻了一下,没有发现杂毛小道身上的所有东西,想来是被收起来了。而这个时候,夏宇新也扶了另外一个虚弱的囚犯,走到我眼前来。

猜你喜欢: 《渔色大宋》 《惹霍成婚:总裁,你逃不掉了!》 《术法惊天》 《太白天君》 《重生之大明摄政王》 《火影之逆袭的王牌》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