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剑脊,鳄龙

    瞧见这一具山羊的骨架从水中浮出,在远处观望的村民们顿时就哄闹起来,开始止不住地议论。
    巴桑拉着南卡嘉措的手,激动地指着水面惊叫道:“就是那个,那羊就是我们家丢掉的,就是它!”
    他激动得手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而南卡嘉措则苦着脸,不知道如何劝慰他才好。旁边同来的村民在小声议论,有人似乎说巴桑家的二小子必死无疑了,有人在说上师波仁切好大的本事,不愧是佛陀的使者,竟然口中一念,湖神就给面子,将牙缝里面的肉,都给飘了上来。
    我和杂毛小道心里都有些疑虑,要知道,我们在这湖边练剑、玩耍、捕鱼,已然有了大半个月,倘若里面真的有古怪,只怕早就将其揪出来调戏了,何必还要等人出了事,让这两个红袍喇嘛出了风头呢?
    我心中各种疑问,不由得走上了前面去,那个小喇嘛见我们即将走入湖边,突然往前行两步,手中的金刚降魔杵平伸,抖得上面的铜环一阵淅沥响,煞是好听。
    小喇嘛汉语不好,不过还是一字一句地说道:“上师作法,不要上前!”
    这是我第一次听到小喇嘛说话,声音清脆,果真很娘。
    我们相隔湖面四米多,差不离能够瞧见那羊尸上面,灰白色的骨头上面有巨大的咬痕,而骨架之下,则有黑色的鱼儿托着浮起。瞧见这情形,我大概知晓,那老喇嘛并非是请到了山神前来问询,而是能够沟通鱼类,将里面的骨骸,顶托而起来。
    羊尸浮起,老喇嘛依然还在念念有词。从侧面观察,我发现,他口中的每一个字传出来,水面上的波纹就会扩散一圈。
    不多时,整个真言场域在空气中不断叠加,不断积累,到了一个临界点的时候,突然间,在他身前十米处,腾现出一道水柱,轰然炸出,然后冲天而起。在那道白色的水柱中,我看到了一条五米多长的铁甲巨鳄。这鳄鱼,浑身均是黑色的厚重鳞甲,与我们所见到的同类所不同的是,它嘴如鹰喙,背上有三列发达的锯齿状脊,在肋盾和缘盾间有一排较小的鳞片,腹圆如龟,尾巴长而尖锐,如鞭。
    这怪物从水中乍起的时候,所有围观的普通人都惊讶得一声惨叫,纷纷朝着后方退去。
    我看到了那头铁甲巨鳄往下掉落的时候,它的眼睛中,有着不属于爬行动物的奸诈和精明,仿佛就像一个工于心计的狐狸一般。当它重新跌入湖中的时候,巨大的水花又重新出现,雪白,然后巨大的水波,朝着岸边涌来。老喇嘛往后退了几步,然后朝着小喇嘛喊了一句话:“不可能啊!这种剑脊鳄龙,怎么会出现在天湖中?”
    小喇嘛回答:“莫非这天湖地下的通道,已经被触发了,所以这洞庭湖底的怪物,才会涌过来?”
    我和杂毛小道都听不懂两人在掰扯什么,只看到一道黑影,从湖面的下面,倏然滑了过来,顿时就紧张了。我的手往后伸,将鬼剑缓缓拔出,然后横于身前,看着那道黑影子在水中静止了两秒钟,突然就冲出了水面来,轰巨大的水花四溅,凶兽张牙舞爪,朝着老喇嘛扑来。
    五米长的鳄鱼,可能说起来大家没有什么概念,但是这样的长度,在鳄鱼中,真的就是巨无霸了,站在近处观摩,简直就是太有视觉冲击力了,我下意识地往身后退了两步,才发现那鳄鱼溅起的水花,竟然大部分都落不进老喇嘛的周身范围里,想来这个老喇嘛周身的护体劲气,已然达到了外放的境地。
    他的脚步一动,根本就没有见到怎么用力,人便往身后滑动了三米,避开了这巨鳄的猛力咬合。
    雪白的牙齿在陡然间闭合,咬了个空,发出让人牙齿发酸的响声,而那个小喇嘛不退反进,错开了扑面而来的劲风,左手上面的转经筒收起,而右手的金刚降魔杵,圆环的杵头已然敲击在了巨鳄的双目之间。
    他别看这年纪轻轻,长得有清秀,然而手上的功夫,确实不是盖的,敲击之下,那巨鳄高高昂起的头颅突然就重重砸落在了湖边的草地上,发出了一声凶狠的嘶吼来,嗷……
    这声音,有点像头笨驴在嗥叫,四只爪子抓着地上的青草,紧紧攥着,然后尾脊梁末端上,那根带刺的尾巴像蝎子一样弯曲,然后陡然竖了起来,朝着再次挥起金刚降魔杵的小喇嘛扎去。
    “、嘛、呢、叭、咪、……”
    天空一声炸响,老喇嘛口中突然出现一阵轰鸣声响起,人就错身而过,化作了影子,手上结印,一掌击在了巨鳄圆鼓鼓的腹部。“呱”,一声青蛙叫的声音响了起来,尾鞭落空,那头鹰喙鳄头抖然回转过来,一张开嘴,里面尽是密密麻麻的雪亮利齿,朝着老喇嘛张口咬来。
    老喇嘛开始往后退开去,口中声叫唤那个小喇嘛:“这剑脊鳄龙太过凶猛,退!”
    一老一少两个喇嘛开始狼狈后撤,而就在这个时候,杂毛小道动了,他像一头饥饿了多年的猎豹,一旦发动,立刻就是有种一往无前的惨烈气势,手中并没有提着那雷罚,而是紧紧攥着那把卡车底盘钢口改制的篆刻刀,朝着巨鳄的眼睛扎去。
    显然,杂毛小道和我的意见一样,对于那双闪现出邪恶光芒的眼睛,十分地看不惯。
    蓄势待发的杂毛小道超出了巨鳄的计算范围之内,结果就在错身而过的一瞬间,那把篆刻小刀,竟然真的扎进了左边那颗墨绿色的眼珠子里面,将玻璃体给捅了个稀巴烂,巨大的颅内高压,将其瞬间引爆。
    这一下可就真的惹火了那头巨鳄,一甩头,偷袭成功的杂毛小道还没有来得及拔出篆刻小刀,整个人的身子,就被撞得飞了起来。不过这个家伙的轻身之法也算是高明,就在即将碰撞的那一瞬间,他伸出双手,先行接触到甩过来的鳄头,然后借势一跳,整个人的身子在空中陷入收缩状态,像一个弹球,飞出。
    而就在这个时候,我已经手持着鬼剑杀到。
    在湖边练剑的正月里,我勤于练剑,鬼剑于我,已经熟络得跟朋友一般,然而因为角度的关系,我根本来不及找到这巨鳄的弱点处,精金剑尖与那厚质鳄鱼鳞甲划过,顿时又火花四溅,让人牙酸的摩擦声响出现,越往后走,阻力便越大。
    然后我往左边后退了好几步,一根摇摆的骨质化尾巴,贴着我的脸面处,猛然划过。
    小喇嘛见如此混乱,果断再次出手,金刚降魔杵重新出击。
    不过此时的巨鳄,已然受痛得狂性大发,翻滚不已,使得就打到了鳄尾一节,发出了金铁交鸣的响声来。
    这五米多长的玩意一旦发了脾气,满地打滚,立刻就如同一台没有刹车的碾路机,以它的体型,我们根本没有敢与之交锋者,唯有在周围牵制,然后朝南卡嘉措他们这些打酱油的藏民们大声喊叫,让他们不要靠近,变得被伤及无辜,丢却了自身性命。
    场面一时混乱不堪,在慌乱中,小喇嘛扭到了脚,被那头巨鳄疯狂追咬,老和尚手持着嘎巴拉碗,从里面抹弄出油膏状的液体,然后抹在了自己的额头上,口中还在念念有词。
    我见那小喇嘛眼看就要被巨鳄咬到,连忙伸出手,将这个清秀的少年红袍抓住,然后朝着我这边拽过来。
    喀……
    剧烈的咬合声出现,小喇嘛差一点,就给这张开足有一米的巨嘴给咬到。
    而就在此刻,杂毛小道突然口中呼出一声:“咄!”
    雷罚出手,一道蓝色的雷光透剑十几公分,直击在了巨鳄的脊梁骨上,那畜牲浑身一震,似乎有些麻痹了,而老喇嘛也完成了加持仪式,口中含着藏传佛教的六字真言“、嘛、呢、叭、咪、”,顿时浑身金光出现,有佛陀的威严从他的身上传了出来,然后双拳一展,朝着巨鳄的脊梁骨上锤去。
    那巨鳄也是极其聪明之辈,也极端敏感,感觉到危机来临,形势不适合自己,立刻回转身,朝着湖面退去。
    老喇嘛见状,大喊:“拦住它!”然而这畜牲五米多长,回返的冲势如那重型卡车一般,我并不敢拦,只是出了一剑,将其背脊上面的角质化锯齿,给削了一块下来。不过还真的有敢拦的,小喇嘛竟然出现在前方,双手合圆,观想出一道不动明王来,结果还没有功成,便被一撞而飞,跌倒在了湖边的滩石和水面上。
    见到那条巨鳄以迅猛的威势,冲回水中,杂毛小道连忙冲到湖边,将小喇嘛拉离岸边,以防那畜牲再次杀一个回马枪,将小喇嘛给吃了。
    看着湖面上的水纹渐渐变浅,继而无形,我们都长松了一口气,而巴桑则跪在了地方,嚎啕大哭,在悼念自己的孩儿。
    杂毛小道走到了他的身前,淡淡说道:“也许,他还没有死呢……”

猜你喜欢: 《舟游诸天》 《园木青青相予欢》 《超强电脑管家》 《弃妇当嫁,神秘夫君田园妻》 《清穿八福晋》 《冰封末日时代》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