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伦珠,虹化

    吉祥多门塔亦称“十万见闻解脱大塔”,塔高9层,高42.4米,由塔基、塔腹、覆盆、塔幢等组成,5层塔座为塔基,之上为圆形塔瓶,塔顶为铜皮包裹的锥形十三天。在正门前,有僧徒于此盘查身份和随身携带物品,完了之后,自有人引导着,穿过几十间的佛殿,寻阶而上,一直至第五层盘腿端坐的祖师泥塑像前,停下来。
    在这尊神态凝滞呆板的佛像前,跌坐着一个垂垂老矣的喇嘛,他脸上的皱纹层层叠叠,瘦得跟骷髅一般,看不出年纪,须发皆白,裸露在猩红色僧袍外面的皮肤,有如老树皮一般,某些地方,甚至还长得有绿色的毫毛。
    这个老喇嘛闭目而眠,浑身的毛孔紧闭,仿佛与这个世界,都完全隔绝开来。
    他即是他,与他之外的东西,包括我们,即是另外一个世界。
    这样奇怪的感觉,让我在见到他的第一眼,便觉得他好像已经死去了一般,早无生息。
    事实上,从我的炁场感应中来看,这个人,确实已经死去。
    这个老喇嘛,想来便是林赛格西,伦珠上师,今天盛典的主要角色。此番前来观礼者人数足有半百,然而并不喧闹,大家都在引导僧徒的指引下,各自找了一方蒲团坐下,经幢放下,包括老喇嘛和小喇嘛在内的八个白居寺高僧,全部盘坐在巨大佛像和伦珠上师的面前,开始唱诵起经文来。
    这经文的念诵,此起则彼伏,此伏则彼起,连绵不绝,绕梁而转,间或还有佛器鸣嘀,场面庄严肃穆,檀香四溢,空间中有恢宏的佛法弥漫,让人心生敬仰,恨不得伏地而拜,不知所言。
    在殿外的窗孔位置,有鸟类的吱吱声传来,显然也是被这场盛大的法会所吸引,我扭头瞧过去,只见虎皮猫大人正挤在一群身材玲珑较小的鸟类里面,顾盼自若,这一对比,肥硕的身子就显得格外突出。
    就在旁人都在伸长脖子,往前瞧去的时候,我和杂毛小道则缩在人群之后,盘坐在蒲团上面,时不时地瞧一眼位于人群前列的茅山宗刑堂长老刘学道和茅同真。不知道这二人是因为身份显贵,还是老喇嘛知晓我们并不对付,他们被安排在了殿中靠前的位置,与我们堪堪错开,又有柱子、经幢和人群相隔,倒也是相安无事。
    此刻的他们,正在仔细地感受着这空间中的能量变化,死死地瞧着那个即将虹化的伦珠上师,也并不曾留意旁人。
    其实是他们根本就没有想到,两个本该像老鼠一样,躲在洞里面瑟瑟发抖,担忧着追击何时到来的小子,绝对不会如此刻,像他们这些身份尊贵的人一般,坐在这佛殿中,观摩这百年难遇的藏密高僧虹化。
    这边是思维短路,他们想不到,然而我们却已经端端正正地盘坐在他们不远的身后,一会儿打量着他,一会儿瞧向了殿中的情形,心中洋洋自得。
    禅唱仍然在继续,一波又一波,就跟苗蛊一样,**从来不断绝,从开始起,已然持续了一个多小时。那些坐在场中的喇嘛们,无论老少,个个都是唱经颂禅的高手,而且还是接力式的,你方唱罢我登场,口水不断绝。然而在这里面,我始终觉得那个小喇嘛江白念的佛经,宛若天籁。
    从现场效果上面看来,也的确如此,他人诵经时,固然也有人听得津津有味,如同吃了人参果一般,但是那些穿着西服,明显是自治区的来人,便有些周公找上门来的感觉,不住地拜佛点荷花儿,但是当小喇嘛开始禅唱时,这些人却睁开了眼,双手合十,一副虔诚模样。
    其实,说不定这些人,除了口号中的那啥信仰之外,并不会对任何东西,心生景仰。
    一开始我还在享受这种庄严而肃穆的气氛,感觉自己的灵魂得到了洗涤,不过这种新鲜感消退之后,作为一个修行者,我就能够从这种感动之中,拔身出来,有时间去观察周遭的这些人。然而到了后来,我也有些烦腻了,开始为自己冒着巨大危险,跑到这里来观摩劳什子虹化而感到动摇的时候,突然空间中,传来一阵异动。
    所有的人,气机都高度集中在了这大殿当中,这稍微的一点儿异动,立刻就有好多闭目假寐的人,陡然睁开了眼睛,瞧向了佛像跟前的伦珠上师。
    在众目睽睽之下,只见这个完全没有生机的老喇嘛居然动了一下,接着又是一下。
    就只是这两下,在他这七天,身上堆积的所有尘垢,都在以一种肉眼可见的方式,从体表上隔绝出来,在他身周,形成一个古怪的人环,好似气场。几秒钟之后,这些污垢悉数跌落在他的身周处,画出了一个淡淡的椭圆型圈子。而经过这两振之后,伦珠上师整个人的生命磁场,陡然变得光洁明亮,闪闪光芒。
    河石化明珠,就是在这短短的一瞬间。
    然后伦珠上师睁开了眼睛,似笑非笑。他看向的是前方,正对着他的那八个白居寺喇嘛,然而即使在离他很远处角落里面的我,都能够感觉到他的意识在那一瞬间,都扫量过了我的身上和心灵中来。我接触到了他的眼睛,那是怎样的一片浩瀚星空,如最美丽的迷蒙,让人瞧上一眼,就有忍不住陷进去的感觉。
    眼睛是心灵的窗户,而伦珠上师的心灵,已然沉浸在了另外一个世界。
    那个世界,也许就是佛教里面的极乐净土,也许是传言中虹化之后高僧,所前往的空行净土的无量宫中。反正与这个世界,完全没有什么关联了。在这一刻,我感觉自己的面前,他已经变得无比强大,便如同经文典籍中那真实存在的佛,那觉者,让人有无可反抗的挫败感。
    伦珠上师醒了过来,他并没有理会我们这些在各处散落的观礼者,而是瞧向了面前这八位喇嘛。
    这些人,是白居寺最上层结构的僧人,伦珠上师这一生中,所挚爱的同行者。
    他开口了,声音有如玻璃摩擦的刺耳声,跟他对话的第一个,是一个戴着黑框大眼镜的学术僧,两人说话的声音不算大,而且说的又是藏语,所以我听得不是很清楚,大概是在交代身后事的样子,接着他陆续跟面前的喇嘛交流,我认识的老喇嘛班觉上师,排在第四位。
    最后的,自然是那个年纪最小的江白小喇嘛。这个年岁不过二十的少年郎,稳稳而坐,竟然没有像其他喇嘛一般,向这个伦珠上师施礼。
    然而更加让人惊奇的事情是,伦珠上师居然向江白小喇嘛双手合十,称道:“吾师……”
    我和杂毛小道面面相觑,彼此都看到对方眼中的惊讶。
    想不到这个江白小喇嘛,居然还真就是一个转世尊者。不过惊讶的并不仅仅只是我们,周围一直显得寂静无声的人群,立刻爆发出一阵小声的议论。当然,这议论并没有持续多久,那个江白小喇嘛似乎低声安慰了伦珠上师几句,双方便停止了对话。
    伦珠上师与面前这八个喇嘛谈完话之后,没有再说半个字,而是闭上了眼睛,从胸腹到喉结处,肌肉在不断地蠕动,里面仿佛有什么爬虫在行走一般,接着有嗡嗡嗡、嗡嗡嗡的空气摩擦声响,从他体内传来,然后在四方回荡。
    而就在这声响出现的同时,以伦珠上师为中心,有淡淡的七彩虹光生成,这虹光如佛光,在身后佛祖的泥塑像的映照下,仿佛他的周身上下,笼罩着一尊巨大无匹的真佛,光影形动,不断吞吐。这种十分不稳定的光芒,化作了一种不断湮灭、又复生成的力量,仿佛就是那量子物理里面的正物质和反物质,不断地互换。
    在这个过程中,产生出了大量的能量,以虹光的方式,表现出来。
    空气中的声波已然在传递着,嗡嗡嗡的声响,最后变成了同一种音调,我静心吸气,在耳朵边,仿佛有一尊大佛,在吼动着:“唵、嘛、呢、叭、咪、吽……”
    天地之间,皆是这种声响,让人也想与之附和,以壮其威。这种想法刚刚从心底里浮出,然后所有人都开始念诵起六字真言来。而就在这充满整个大殿的真言加持声中,伦珠法师的身子突然开始往上悬浮,平平地升于半空之中,将将平于身后佛像最高处时,然后落下,然后又升。
    如此反复三次,他的整个人开始如同那镭射激光中的红宝石,变得炫目,身上所有的衣服毛发,全数燃烧成灰。
    他一面燃烧,一面散发出无形的虹光,随着虹光源源不断的投射入天空,他的身子开始越缩越小,越缩越小,最后突然一声炸响,平地生雷,他的全身陡然化作了一束虹光,朝着头顶飞去。
    在他前面的某一处空间里,陡然有一个小缺口出现。
    然而就是在此刻,那个小喇嘛江白突然大声叫喊了起来:“不可!”

猜你喜欢: 《吸血姬的堕落》 《孩他爹身份好像不一般》 《气吞寰宇》 《多情鬼夫撩上门》 《捞尸人》 《女院长的贴身神医》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