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小妖,反弹

    既然知道茅山宗的两个道士潜伏在南卡嘉措的村子里,等待着我们回去,那么我们两个就没有再走大路,而是从山后的小道,绕了一个大圈子,朝着天湖那边疾行而去。
    对于杂毛小道说要给追兵一个教训,我并没有反驳之意,大部分的原因,还是心情不好,想要找一件事情来认真做,转移视线,发泄一二。
    不过那两人,并不是土鸡瓦狗,说教训就教训的。
    关于茅同真的实力,我们离开丽江的时候,得知他因为四象封魔阵被我生生破除的缘故,所以受了内伤,至于有多重,无人知晓,在白居塔中,我特地偷偷地观察了一会儿他,感觉血气运转,一如平常,想来已经是经过丹药之力,治疗妥当。
    而至于龙金海,路上杂毛小道也跟我谈及,说他也是出生一个修道世家,虽然不及他萧家显要,但是家中也有登堂入殿者,龙金海此人向来低调,平日里没有什么性格,说不上好,也说不上不好,心思城府略深,他在茅山时,虽与之同门,但是交往并不算多,也没有多少情分……
    十几里山路,并不算远,很快我们就来到了天湖附近。
    从山头往下凝望,依然是一汪如镜的湖水,倒映着天空大地,让人心中宁静旷达,好不美哉。
    然而此刻也并不是欣赏美景的时候,莫赤回村取东西,茅同真他们跟与不跟,这是两说,几率各占50%,我们还需要赶紧防备起来才是。
    这边布局做口袋,最主要的一关,就是需要跟这里的地头蛇,剑脊鳄龙协商沟通好,免得一会儿如果我们敌不过茅同真,被迫不得不避入水中,还要遭它的袭击,那就不美了。
    此事宜早不宜迟,我想了一想,杂毛小道曾经将湖里这畜牲的眼睛扎了一刀,使其左眼失明,这是实打实的仇家,见面定然就会掐起来的节奏,而我与一条大鳄鱼,确实也没有什么可以说的,主要是语言不通,我说什么,这畜牲也都只有一句“嗷……”来做回答,彼此都不明其意。
    想来想去,我觉得我方能够过去与它协商的,一个是小妖朵朵,一个是金蚕蛊,因为朵朵的关系,我一直不敢跟这两位朵朵的小伙伴商量,不过此刻时间紧要,也不能够再拖拉,于是将这两个小家伙,给唤了出来。
    一开始并没有什么妨碍,我跟小妖讲起去和剑脊鳄龙沟通的相关事宜,问她能不能够做到,这小狐媚子表示可以,没有什么问题,不就是一条小鳄鱼么?手到擒来!
    然而也就在此刻,肥虫子突然往我的脖子里面钻来,着急地唧唧叫。
    这本命金蚕蛊在我体内,如果不是我意识勾连,它一般都只是缩在我左心房的位置沉眠,持续不断地给我能量支持,所以我们将朵朵留在佛塔的事情,它也是不知晓的。不过它最是顾家,我身上有的什么宝贝,它一出来,总会帮忙检查一遍,如果没带,它都会提醒我,并且帮我叼过来。
    而我胸前的槐木牌,则是它检查的重点。
    见到肥虫子唧唧叫,小妖也注意到了,身子一飘,与我齐高,拨开我领口处的衣物,然后一把抓住我的领子,咬着红唇,责问朵朵呢?
    我低声,说留在佛塔里面了。
    小妖顿时就气得火冒三丈,倏然凑上前来,双手紧紧掐着我的脖子,一双满是怒火的晶莹眼珠子,死死地瞪着我,说:“昨天夜里,我还跟朵朵保证,说不会抛下她不管的,不会不要她,没想到你转手就将她给送人了,你知道你都做了些什么么?嗯!”
    小妖是如此之愤怒,以至于我的脖子被勒得紧紧,几乎都透不过气来。
    我能够理解她的气愤,作为一个最疼爱的朋友和妹妹,朵朵的离去,最接受不了的,想来就是小妖了她曾经有过短暂离开的经历,也有过好朋友永远离开她的痛苦往事,而后一直跟着我,之所以会如此,不是因为我的强大,而是因为在我身边,有朵朵、肥虫子这些,让她所牵挂的小家伙。
    而朵朵不在了,她留下来,还有什么意义呢?
    我憋红了脸,感觉自己的呼吸有些不畅,换不过气来,不过并没有反抗,而是努力地解释道:“这是一次机遇,朵朵错过这一次,可能这辈子,都再没有机会像你一样,可以自由地出现在白天夜晚。而我们现在正在被追杀,带着她,实在是太危险了。将她留在佛塔里,有鬼妖婆婆帮忙照顾,相信朵朵一定会变得更加强大的!”
    小妖很不屑地骂道:“说这么多,你有问过她的想法么?不就是嫌弃朵朵不厉害,帮不上你什么忙,怕她拖累你,对吧?”
    听到小妖这尖锐的指责,我的心,不由得血淋淋的一片伤。
    没想到,没想到这个小狐媚子,竟然是这么想我的,难道我和朵朵,和她们的关系,就只是单纯的利用么?我怎么可能会嫌弃朵朵,怎么可能会觉得这个救了我无数次性命的小萝莉,是一个累赘呢?
    在我的想法里,我宁愿她如同一个普通小孩儿一样,白天上学,与朋友们玩耍,晚上在家,享受家庭的温情,远离我现在所经历的一切拼斗与凶杀,做一个快乐的人,不再像她某些时候,一个人默默无语,像一个小大人般的想着心事,想着她曾经的美好生活。
    每次看到这个小萝莉露出那种与她年纪所不搭的成熟时,我的心,就如同刀割一般的痛这才是我一直以来,想要让朵朵重行于阳光之下最主要的原因。
    杂毛小道见我一连惨败和灰败,瞳孔不断地收缩,脸色发紫而不反抗,便没有再作旁观,伸出手,一把搭在了小妖的肩头上,口中快速念了一遍“缚妖诀”,然后口中一声轻喝道:“咄!”
    随着这声话语一出,小妖的身子一震,紧紧掐着我脖子的双手便松了开来。
    杂毛小道将小妖从我的脖子上扯了下来,然后皱着眉头说道:“小妖,虽然我也不同意小毒物的做法,我也舍不得朵朵这个小乖乖,但是你怎么能够这么说小毒物呢?你知不知道,他将朵朵放在那佛塔中,他有多伤心?他这么有自制力、情感内敛的人,一路上,掉了多少眼泪?就关爱朵朵这一方面而言,他并不比你,不必任何人少!”
    小妖听到杂毛小道的解释,狐疑地看了我一眼,嘴扁着,说那你们为什么不跟朵朵商量一下呢?你们骗了她,说不定她现在已经哭得稀里哗啦,以为我们将她给抛弃了,不要她了呢?
    我摸了摸疼得厉害的脖子,苦笑道:“朵朵自然不舍得离开我们,但是一切,都是为了她的前途着想;所以,她以后应该会明白的……”
    小妖挣脱开杂毛小道拽着她的手,然后走到我面前来,拉起我的左手,在我还没有明白意图之前,一口咬下。
    这小狐媚子可不是吓唬我,她可是真咬,只一下,就血肉模糊,疼痛钻心。
    我疼得眼睛紧紧闭起,好一会儿才睁开来,却看到这个小丫头眼睛笑得成了月儿弯弯,开心地说道:“没想到你居然还会哭得稀里哗啦啊,为什么知道你哭的消息,我就这么高兴呢?这一口,我代表朵朵,让你知道被人抛弃,有多么心痛。不跟你计较了,帮你搞完追兵,我回去找朵朵,跟她在一起,你没意见吧?”
    我苦笑着点头,说这个随你,我又不会强留。
    小妖笑嘻嘻,转过头来拐带肥虫子,说小肥肥,你要不要跟我一起走?还是肥虫子这娃儿有良心,摇头摆尾地要钻入我被咬出血来的手臂上,给我疗伤,然而小妖一把就抓住肥虫子的尾巴,说止血可以,这牙印要留着,给他当作一个教训!
    小妖作威作福完毕,心情畅快,于是飞身临于天湖上空,盘旋一圈,手一招,洒下了星星点点的青木乙罡,接着有蓬勃的碧绿水草,从湖面上涌了上来,不断地凝聚,没一会儿,在小妖的下方,有一道巨大的白浪,陡然生出。
    好几片青黑色的角质鳞片,从湖底升出来,接着有如锥的尾巴拍打湖水,一道巨大的黑影从水里跃出,朝着半空中的小妖咬去。
    这畜牲凶猛,但小妖却也不是吃素的,双方打成一团,僵持不下,最后小妖把剑脊鳄龙引到我们这边来。
    见到我们,它竟然停战,不再争斗。小妖将我们的意思,给它做了转达,奇怪的是这剑脊鳄龙竟然答应了。我们这才将心思收敛,与这剑脊鳄龙友好告别,然后找了地方藏起来,收敛气息,安静地等待着莫赤的到来。
    等了好久,差不多下午两点左右,我们的视线尽头,出现了一个黑影,在远处的山脊之上。

猜你喜欢: 《极品对手》 《天眼狂医》 《至强女汉子》 《再婚boss追爱路》 《闲巫在都市》 《婚情告急》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