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战,战,战,战!

    我如同离弦之箭,朝着龙金海冲去,鬼剑在右手上斜斜下挑,朝着龙金海的脚膝处刺去。
    我这一剑如果刺中,劲气一吐,龙金海这两个月,想来是离开不得轮椅的陪伴既然说要教训追兵,虽然不能取其性命,但是将他们打残,这个在规则范围之内,还是能够被人所接受的,毕竟我们不是诸葛亮,他们也不是猛获,七擒七纵,谁也没有这个时间和耐心。
    然而出乎我意料之外的事情发生了,我的出现,龙金海不但没有半点惊慌,反而是一声狞笑,双脚交错,一个扭身,人便已然到了三米开外,完全避开了我的这凌厉一剑,而本来以为被剑脊鳄龙缠住的茅同真,却也已经就在十米开外。
    我身边的身影倏然闪动,是杂毛小道,他朝着闪身回跑的龙金海一阵追击,雷罚舞动,每一剑,都能够擦到龙金海的衣角,惊得龙金海脸上的笑容也凝滞了,几个错步,终于闪身,躲在了急奔而来的茅同真身后。
    一剑,一棍,两物轰然交击,发出一道沉闷的碰击声响来,法力交叠,让人心神发颤。
    杂毛小道和茅同真错肩而过,倏然又拼了两记,最后同时往后一跃,站在各自同伴的身边,对峙起来。
    我盯着略有些诧异的茅同真,只见他将铜棍挽于身后,眯着眼睛瞧着我和杂毛小道,嘴唇上面的胡须抖动,颇为玩味地说道:“想不到,你们现在,竟然会变得这么难缠了,难道修为真的能像弹簧一样,压力越大,越能够爆发出让人惊叹的潜力么?”
    龙金海带着浓浓的恨意说道:“你们两个还想伏击于我,却没想到,你们的心思,早就已经被我所识破。今天,是该让你们为自己所做的一切,付出代价了!”
    杂毛小道右手提剑,左手揉了揉发痒的鼻子,说我们到底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能够让你这么恨?当初在丽江鸿宾会所地下室,救他的时候,杂毛小道处于昏昏沉沉状态,并不知晓这其中的是非曲直,故而才会有此一问。
    然而龙金海却并不晓得,他直以为杂毛小道在羞辱自己,气得面皮紫红,咬牙切齿地说道:“萧克明,当日在茅山习艺,我并不曾亏待于你,在丽江囚笼中,念及同门之谊,对你我也多有照顾;没曾想,你们竟然做出这等龌龊的事情,竟然将我的本命玉碾得粉碎,你说,我如何不与你拼命?”
    杂毛小道脸色一滞,回望过来,旁边的小妖因为和朵朵分离,心情本来就不好,此刻更是脖子一梗,往前走一步,大声说道:“那玉,是小娘给踩的,跟萧叔叔半点儿关系都没有。我们本来就是敌人,不杀你就算仁慈了,你还想怎么样?”
    听得面前这小妖精的话,如此理直气壮,龙金海更是火冒三丈,无名邪火一波一波地生出来,杂毛小道听到了小妖的言语,雷罚横于胸前,沉静地说道:“是,龙师兄,我们本无仇怨,只是你们一再苦苦相逼,我们才会反击的。若是我们的回击让你受损,你便觉得冤枉,觉得难过,但你可曾有想过,我们若死于你们的手段之下,我又能够找谁去诉苦呢?”
    龙金海咬着牙,一字一句地说道:“你们做错了事,杀了人,自然要受到惩戒的,死了就死了,有什么可以说的?”
    杂毛小道一声惨笑,说好一个“死了就死了”,原来在你们的脑海里,除了自己的利益不可被触犯之外,其他人再如何冤枉,都与你们无关。整件事情,是非曲直,你其实也能够明白,但是你们却不想去懂,只想痛痛快快地当一把刀,上面指向哪里,你们便砍向哪里,无论对错,无论正义与公平,所有的一切,都要靠暴力来决定一切,是么?
    听到杂毛小道的质问,龙金海一时被难住了,那种愤怒的心情,也有些缓解下来,然而茅同真却走前一步,呵斥道:“金海,你何必听这等弃徒,在此耍嘴皮子?话事人不是说过,格杀勿论么?直接将他们擒下,再废话不迟!”
    茅同真这话语一出,我的脸上就已然凝结出了控制不住的愤怒,沉声说道:“既然你们这么不要脸皮,那么,手下败将,我们再来拼斗一场,让你看看,到底是谁更加厉害,更有话语权!”
    茅同真眉毛一掀,脸上的黑毛抖动,说小贼,上次若不是那只肥鸟儿捣乱,让我被那阵法反噬,老道我已经将你擒下,哪里还有这么多变故?来吧,让我瞧一瞧,你到底是怎么从我的烈阳焚身掌中,逃脱出来的……
    他几乎在话都还没有开始说完的情况下,便朝着我这边,拍出一掌。
    这一掌,集结了他毕生修为的功力,含愤出手,自然威力不同凡响,左右空间的空气都为之凝聚,似乎如同水里,动弹迟缓,离我还有两米开外,一道灼热的掌风,便扑到了我的脸上来。
    惊涛骇浪,此起彼伏。
    我已经有了跟茅同真数次交手的经验,而且他的四象封魔令旗,已然被我在丽江给破掉,所以并不是很紧张,手腕一动,鬼剑就斜斜举起来,朝着茅同真手掌刺去;而与此同时,杂毛小道也将雷罚平举,配合着我一同夹击。
    一语不合,大家果断动手,茅同真到底是茅山宿老,虽然曾经受挫于我,但那是种种天时、地利的巧合而成,无论是从临战经验,还是整体实力,自然都比我高出好几个等级,他的身子倏然陡进几尺,快我一步,手拍在了我的鬼剑之上,一股灼热的腥风扑来,热中有冷,阴寒。
    我的鬼剑被拍飞的同时,一根铜棍朝着我的面门直戳而来,又疾又猛。
    我一个硬马铁板桥,翻身避开这一棍,茅同真便被杂毛小道给接了过去,左边刀锋一闪,却是那个龙金海,手执藏刀,朝我砍来。
    龙金海早先也是修行中的高手,掌门真传,这些年来一直勤练不辍,手底里也算是有些本事,他当日若不是没有斗志,锐气丧失,断不会被小妖趁了空隙,偷袭成功。此番含恨前来,他完全就是豁出命的节奏,疯魔一般的刀法,倒是让我翻起身来后,连连后撤。
    我并不与他去以命搏命,只是偶尔,才会回剑反击。
    然而交手不过几个回合,我陡然发现,面前的这个家伙,似乎跟我那天在地下室见到时的状态,有着很明显的不同,这并不仅仅只是精神气势的问题,似乎连实力,都大幅地增长了许多,即便是我,应付起来,也都有一些吃力。
    见我面露警容,龙金海脸上挂着冷笑,说你没有想到吧,自从我的本名玉被碾碎之后,话事人亲自进入内库,取来了天山神池宫的洗髓伐骨金丹一颗,赐予了我,使得我功力倍增这是托了你的福,所以,我定然会好好报答于你的。
    正在与茅同真交锋的杂毛小道听到,大叫一声:“杨知修这个老混蛋,当真是下了血本啊!”
    我并不介意,问这玩意很珍贵?
    杂毛小道一剑挡开茅同真戳来的铜棍,恨声说道:“江湖传闻久已,真正的名丹,向来都是长老特供,用来冲击瓶颈的无上灵药,整个茅山宗,应该不会超过十颗!”
    看着龙金海快意的表情,我哈哈大笑,说再好的药,也要看谁来吃!就我面前这货,不过是猪拱了白菜而已。
    我一边说着话,一边刷刷刷三剑,将龙金海给逼开去。
    我面前这两人因为都有防范,所以肥虫子偷袭不得,唯有在我身体里,给我使劲儿,而小妖朵朵却不受限制,她围绕在茅同真身边,不时偷袭牵制,使得远远不如这茅山长老的杂毛小道,能够在茅同真暴风骤雨的攻击之下,勉励维持。
    茅同真一身技业,然而被面前两个小辈牵扯,顿时气得哇哇大叫,口中一阵咕噜,脸上顿时就变得了青黑色,眼睛一直,突然就请得了乩童附体。
    这乩童入体,跟普通的请神,又有着一些区别它是通过刺激人体内的痛觉神经,获取力量。
    一般练就这般法门的人,都喜欢自残,或者以伤换伤,通过痛苦转化而来的力量,将敌人给制服。完成这一法身之后,茅同真顿时浑身就开始颤抖起来,将杂毛小道和小妖给逼开之后,他竟然反握铜棍,往自己的额头,就是一敲。
    这力度,让作为外人的我,都看着心中一阵咯噔。
    果然,当茅同真取下铜棍,额头上面顿时血流如注,鲜艳的红色将他的脸变得古怪之极,然后他口中发出了一声受伤野兽般的呼喊。
    这时的茅同真,开始变得极为恐怖起来,随手挥了一棍,竟然将杂毛小道一棍挑飞,而他越过被我压着打的龙金海,舞动鲜血直流的铜棍,朝着我当头打下。
    这速度,我避无可避,只有硬拼了。

猜你喜欢: 《仙途缘起》 《绝世天骄》 《御气长生》 《致我亲爱的学姐(gl)》 《主神公敌》 《都市绝世兵王》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