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终极,使命

    洛右使好看的秀眉一挑,俏脸微寒,似乎有一些不喜。
    她这般作态,倒是将扎西吓得连忙站起身来,不停鞠躬,说道:“属下错了,属下错了,属下不该问这等机密之事……”
    洛右使眼帘垂下来,待扎西诚惶诚恐地一番自责之后,她才慢条斯理地说道:“扎西,你无需多虑,撇开教内职务不谈,论年纪,你还是我的叔伯辈。飞雨能够成为这厄德勒的护法右使,凭的是掌教元帅的栽培,但跟你们这些元老的支持,是分不开的。”
    她轻笑,指着扎西说道:“特别是你,能够在这茫茫高原中扎根下来,契入这藏传佛教的腹地,掌教元帅都说过,你是有功劳的。此事所知者不多,不过我可以告诉你,这高僧虹化而生成的能量,是能够撕裂空间的。而它,则是三年后,我们完成终极使命、召唤大黑天陛下,所不可或缺的一份步骤,你可知晓厉害?”
    扎西肥硕的身躯剧震了一番,双手附于额头,然后激动而认真地发誓道:“感谢右使大人的信任,属下一定会为教中的事业,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他说得慷慨激昂,然而洛右使却只是笑了笑,说无妨,入我教者,虽然向来不惧死亡,如同回归,然而能够活着,沐浴教义的荣光,那方才是最令人陶醉的。孙大炮临终时,曾经说过一句话,叫做“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获取这高僧虹化能量,才只是第一步。
    我们后面,还有很多路要走,在通往美好新世界的路上,我们有无数的障碍需要清除,我们也有无数困难需要面对所以,你,要坚强的活着,等待那最美好的时代来临,成为这世界的王,同享荣光!
    这一番激励人心的话语,让扎西有些心潮澎湃,不过对于像我这种经历过传销组织的人来说,还算是比较没有什么煽动力的。想来这个右使的专长,在于身手,而不在于嘴皮子的煽动力。
    扎西又表了一番衷心,然后两人聊了一些日喀则最近的局势,以及有可能的走向,那个安心烤炙羊腿的年轻女人并不插话,她的脸始终被扎西给遮挡住,然而她专注烹饪,不断地往烤羊腿上涂抹烧烤油和蜂蜜,不时也洒点盐、胡椒以及孜然粉。那凝结的羊油,滴到下面燃烧的干牛粪上,腾起一团明火,香气开始充满了整个空间,将人的馋虫,都给勾引出来。
    我和杂毛小道差不多有一天没吃过饭了,半蹲在石屏风后面,闻到这香味,不由得饥肠辘辘,难受得紧。
    不知道怎么着,我透过洛右使和扎西两人的间隙,看到那个安静烤肉的年轻女人部分侧脸,总感觉有一些似曾相识。
    不过我这些年见过的人太多了,走马观花,未必有几个能够入得心头。
    洛右使跟着中年胖子又聊了半个小时,说了与这些喇嘛的应对之策,以及之后的一些联络方法。待到那羊腿快熟的时候,这个中年胖子很自觉地站起身来,与她们告辞。
    洛右使很热络地邀请他一同用餐,扎西摇头拒绝,说虽然很想尝一尝丹枫的手艺,但是食物宝贵,我在外面,自有吃的,一肚子油水,就不与你们分食了,先走,先走……
    三人推托一番,好不客气。
    这个洛右使身手顶端厉害,做人却也是长袖善舞,十分精明圆滑,并没有身居高位者的那种倨傲。
    当然,这也和她此刻的处境有关,倘若是贸然将手下这位重要角色给得罪了,只怕她在藏区,也如我们在西南一般,难受得紧,周转不得。
    我见扎西起身往回路走去,心中不由得一阵期冀,希望两人随之而去,送一送,我们也好赶紧重回水路,逃遁而走。
    要知道,我和杂毛小道斗一斗茅同真这种级别的茅山长老,已然是竭尽全力,一身的伤痕,而这跟整个中原佛道两门,以及宗教局对峙几十年的顶级邪教高层,却完全不是我们所能够想象的对手。
    光她这身份,惹都不敢惹。
    更何况,我们还见过了这女人的出手,那种千军万马之中,取上将军首级的气势,哪里是我们这两个小杂鱼,所能够理解的世界?
    然而就在三人起身,准备离开的时候,洛右使突然转过头来,朝着我们这边瞧来,厉声喊道:“谁?何方鼠辈!”
    她这一声喊,将我的魂儿都叫飞了。
    我下意识地看了一下我反扣在手心上面的遁世环,此物已然开启,将我们全数笼罩,并没有什么气息外露啊,难不成是我们刚才过于用目光关注,使得她有所察觉了?而就在洛右使准备大步冲上前来的时候,远处的暗河水面哗啦一声响,露出了一截黑影来。
    洛右使左手一震,一道飞梭抵达暗河之上,她朱唇轻启,喊了一声:“生!”
    那飞梭顿时就化作了一道炫彩灿烂的烟火,将河道里照得透亮。
    光明升起,只见暗河之上,留下了剑脊鳄龙的嶙嶙脊背,以及一条粗壮的角质化尾鞭,然后受惊一般地沉入河底里,飞速离去。
    见到这情景,洛右使略微惊讶地疑惑了一声:“小湖龙?在海拔这么高的地方,居然还会有这种稀罕之物的存在,实在是太奇妙了。”
    她收回了手,转身过来,扎西急得一脑门子的汗水,慌忙上前解释,然而这个美艳如花的女子却并不曾在意,挥挥手,说无妨,今天先歇息,倘若它明天还在,便驾着癸水陆行舟,将它捉拿了,熬一锅浓汤,也好开开胃。
    她说得清淡,浑不在意,扎西瞧她表情并不似作伪,这才放下心来,拱手告辞,说不用送了,他自己回去便是。
    洛右使没有再与他客气,拱手相送。
    扎西再次拱手为礼,然后转身,从来路回去。两人并未送出山洞,而是走到大厅出,留步,道完别之后,返回篝火旁边来。双双坐下,那个英气女子问洛右使,需不需要跟踪扎西一段路?
    洛右使取出一把银亮的小刀,开始从烤羊腿上削肉。
    她一边削、一边吃,还一边说道:“无妨,他身上已经被我下了印记,只要是那反心一起,我便能够知晓,不必担心。”
    那英气女子又问,说既是如此,那么我们上一个落脚点,是如何被人偷袭呢?
    洛右使在削肉,运刀如飞,一片片烤炙得焦黄喷香的羊肉,便飞到了她的唇间,以及英气女子身前的一个金属盘子上来。听得属下问起,她笑了,说凌晨遇袭一事,一开始我也是想不明白,不过后来大概能够估计出来了是山神。
    这藏区的山神,经过数千年信仰累积,已经有了很厉害的渗透力,如果有人能够沟通到沉睡的山神,只怕我们除了此处,便没有什么地方,是安全的。
    英气女子问:“是因为那罗浮镭射石么?”
    洛右使闻言,从胸口掏出那颗璀璨的黑色石头,凝望了一会儿,说是的,辐射太大的了,真正神通者,神念一扫,即能知晓,那日倘若不是我用那处将其锁住,只怕是瞒不过伦珠的。
    英气女子也痴痴地看着这石头,喃喃说道:“这石头,怎么会有那么大的神通啊,竟然能够将虹光,给吸收?”
    洛右使仰望着,眼睛中也流露出了不可思议,叹服道:“丹枫,你知道么,据小佛爷说,这是终极波比瘤般虫的排泄物,千万年岁月凝聚而成。也惟有它,方能够将那撕裂空间的力量,全数吸收!”
    因为没有扎西肥胖的身子隔挡,在熊熊的篝火映照下,我终于见到了那个英气女子的真面目。
    我越看越觉得眼熟,而就在洛右使口中这“丹枫”二字,说出了口的一霎那,我不由得心中狂震。
    丹枫,翟丹枫我终于想起来了,此人竟然是我们在浩湾广场遇到的那都市神鬼论坛网友中,唯一幸存的一位。
    这些人来得也算是凑巧,仿佛是有人刻意组织的一般,当日我还有些怀疑是那领头的老孟,只是这些怀疑,都随着老孟中了饿鬼咒,将自己的肚子吃得炸裂而终告结束。而后我躺进了医院,所有的后续工作,都有**来处理,所以便没有消息。
    此刻前尘往事回想起来,这个叫做翟丹枫的女人,还真的是疑点重重,迷雾一般啊。
    她竟然和邪灵教护法右使混在了一起,想必当日,她对许永生的出手,就不是单纯的自卫,而是杀人灭口了。
    两人感叹一番,洛右使将黑色石头收入怀中,然后坐下来就食。
    吃了一会儿,她偏头问丹枫:“你说茅山刑堂长老刘学道出现在这里,是为了小佛爷之前提及过的陆左,和萧克明两人?”
    丹枫说是,然后将我们被追杀的事由,简要地讲了一遍。
    她说得与整个事件,出入居然不是很大,只是细节方面,有些偏颇。我不由得暗自心惊,没想到,邪灵教对于我们的信息,竟然会这么详细。俗话说“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这节奏,我们可真的是危险了。
    丹枫继续讲,洛右使听到媚魔在我们手上着了道,不由得扑哧一笑,问丹枫道:“丹枫,你既然是小佛爷的密使,又很早认识他们,我很想知道,你对他们的评价。”

猜你喜欢: 《随机从海贼开始》 《无敌全能系统》 《与陆与之的二三事》 《悸婚》 《超空间补给》 《重生黑客女王》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