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故交,忠告

    “这两个人啊……”
    丹枫似乎陷入了回忆之中,过了好一会儿,才缓缓说起来:“萧克明作为茅山宗后陶晋鸿时代,二代弟子中的翘楚者,曾经被当作茅山宗掌门候选人来培养,资质自不消说,虽然经历过黄山龙蟒事件,性情大变,功力也尽失,然而近两年来,又有重新崛起的趋势,更胜从前至于他现在有多厉害,我这里,并没有具体的信息;”
    稍一停顿,她又说道:“至于陆左,这个人简直就是一个谜在他二十一岁之前,完完全全,就是一个普通人,扔大街上,都没有人知晓;而后他一路磕磕绊绊,不断地遇到各种险境,竟然都能够艰难化解,以弱敌强这简直是一个奇迹!不过当他,跟那个人扯上关系的时候,那偶然,也就变成了必然。他是龙老兰的外孙,是那个人的隔代传人,就这一点,他便能够在这群雄济济的林中,立足了!”
    她说完这些,见洛右使听得仔细,便接着谈道:“他们两个,屡屡跟我厄德勒作对,坏了我们不少事情,有人曾经提出来,要专门对付他们事实上,我们下面的有些分舵,已经有人开始这么做了;更有甚者,还提出拿他们的家人来做威胁萧克明家就算了,代价太大,陆左的父母倒是普通人。不过这些,都给小佛爷给亲自否了。”
    洛右使略微惊奇,诧异地说:“小佛爷这么心怀天下、眼旷四野的人,竟然会有时间,来关心这两个小人物?”
    丹枫笑了笑,说这两人虽然常常坏我们的事儿,但其实并非有意为之,他们既不是官方的走狗,也不是嫉恶如仇的无聊人士,不过总是撞上而已。他们的背景深厚,而且潜力巨大,性子又淡薄,能不结仇,还是不结仇的好,我们厄德勒,干的是大事,何必事事与人计较?
    再说了,有这两个人在,未必不对小佛爷的中央集权,有好处。
    她吃了两口洛右使给她削好的烤羊腿,赞了一声好手艺,继续接着讲:“还有,小佛爷的秉性,谁人能够知晓呢?比如说我,像我这种身上没有半点儿本事的人,还有好多如我一般,并无什么修行的家伙,还不是就凭着一席话、一顿酒、甚至一面之缘,就能够跻身于直属的佛爷堂里,成为小佛爷号令天下的得力助手?他老人家的心思,没有人可以猜到,便如同没有人,见过他本来的面目一般……”
    洛右使笑了笑,说听小佛爷那一口烂得够可以的普通话,我就没有兴趣知道他本人长什么样,还是永远带藏在那副弥勒佛面具,来得习惯一些。
    两人嘻嘻笑闹一番,并不像那邪灵教高层,反倒如同大学宿舍的两个女孩子,让人怜爱。
    过了一会儿,洛右使捂着殷红的嘴巴笑,说我们在这儿说他的坏话,他会不会知晓,到时候给我小鞋穿啊?
    丹枫说怎么会,他的视野,在国际,在天下,而不是在这属下的舌根子里……洛右使,你怎么了?
    丹枫直起了身子来,看到洛右使停止了削羊腿的动作,脸上的表情开始僵硬起来,凶神莫名。
    洛右使站了起来,熊熊的篝火,将她的身材映得格外挺翘,然而她的俏脸生寒,那圆润的下巴几乎都能够凝结成了冰棱。她的嘴唇抿了一会儿,右手上面的那把银亮小刀,在手指上,如同花蝴蝶一般,纷飞起舞,而她则闷声说道:“原来还真的有偷窥者,我说这一路上,怎么总感觉不对劲呢?出来!”
    我的身子僵直,这……说的,可是我们?
    杂毛小道也瞧向了我,不知道我们是在哪里,露出了马脚来。而就在我们默不作声的那一下,洛右使终于发飙了,右手上面的银亮小刀,化作了一道白线,倏然而飞。我瞧得菊花一疼,缩头回来,只以为这飞刀,朝的是我们这边飞来的。
    然而我闭着眼睛等了半天,并没有听到那小刀甩中石屏风的任何一处。就在此刻,我听到了一声久违的叫声:“我艹,小妹儿,你个没公德心的扑街妹,乱丢什么东西,砸到花花草草,我也就不说了;大人我这么大的一个目标,但凡少了一根毛,你赔得起么?”
    听到这满口的污言秽语,我的心不由得一阵急跳,狂喜上了心头,顾不得暴露的危险,探头从屏风的缝隙处瞧去,但见一身花哨的肥母鸡出现在这大厅上空,上蹦下跳,没有一点儿受伤的迹象。
    洛右使刚才的那惊人一掷,几如流星,然而虎皮猫大人却在轻描淡写间,竟然就这般,避开了去。
    果然不愧是虎皮猫大人,凭着这么肥硕的身材,都不会吃半点儿亏。
    洛右使本来是如临大敌,然而没想到黑暗中竟然飞出这么一货,饶是她见过的风浪滔天大,也不由得被惊讶到,指着这头顶上下忽飞的肥母鸡,张着嘴巴,半天才疑问道:“你,是何方妖孽?”
    丹枫踏前一步,指着空中这个正在炫技的肥鸟儿说道:“陆左和萧克明身边,常有一只从萧家飞出来的金刚虎皮鹦鹉,据说是萧家老爷子从一神秘人手中买来的,一养二十年,修身养性,不见衰老,而后便跟着他们两个行走江湖,神出鬼没想必,你,就是那个有着恶俗名号的‘虎皮猫大人’吧?”
    听到丹枫将自己的老底掀出,还说自己的名字恶俗,虎皮猫大人顿时就火冒三丈,破口大骂:“你妈儿波伊,你才他妈儿恶俗,你全家都恶俗,你们一村子,都恶俗!”
    丹枫无所谓地耸了耸肩膀,说我住城里面,哪儿来的村子?
    虎皮猫大人顺口堵上:“那就是你们一小区,都恶俗!艹艹艹!”
    对于这位嘴皮子厉害得紧的肥鸟儿,两位姑娘都表示很无语,她们要么喜欢动手,直接揍人,要么跟人讲道理,摆事实,然而面前这位,根本不跟你讲道理,打又打不着,那污言秽语,泼头而下,一时间,唯有怒目相对。
    洛右使瞧着虎皮猫大人的这模样,疑问道:“这两天,可是你,一直在紧跟着我?”
    虎皮猫大人并不答她的话,而是饶有兴致地反问道:“现在的厄德勒里面,你竟然是右使?你是谁的传承?”
    它这一副红一方面军首长会见红小鬼的派头,让洛右使十分不屑,俏丽的瑶鼻轻皱,哼声道:“你管我什么传承,跟阁下有半毛钱关系?”见这人不配合,虎皮猫大人便单刀直入,继续说道:“不用猜我也知道,就你的这门手艺,应该是学自于王新鉴那个龟蛋儿吧?
    洛右使的眉毛一挑,怒目圆瞪,死死地盯着空中这个花彩肥鸟儿,一字一句地说道:“你竟然认识我外公?”
    虎皮猫大人诧异了一下,看着美貌如花的洛右使,似乎在回想着什么,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幽幽地说道:“厄德勒护法左使嘛,谈不上认识不认识,他的手艺,你倒是学了个七成。不错,像你这个年纪,能够有这本事,也算是年轻人里面,顶尖儿的了不过我倒是奇怪,王新鉴那钟楼怪人的形象,怎么可能会有你这么水当当的外孙女来,难道不是亲生的?”
    洛右使的眼神凝聚,瞧着面前这个肥硕的鸟儿,咬牙切齿地喊道:“你到底是谁?”
    肥母鸡停住了滑翔,悬于空中,一本正经地自我介绍,说我叫做虎皮猫大人,五个字哦,不能叫错了,知道不?怎么,为什么想知道我的名字,你想泡我么?大人我很专情的,有媳妇儿了哦不过,瞧你长得这么水灵,一夜情什么的,我还是可以考虑的……
    洛右使再也忍耐不住,右手虚张,紧接着一握,整个空间的气体,都被抽了个干净,肥母鸡缓缓往下落来,而她则愤怒地大吼:“不管你是何方人物,胆敢辱没我故去的外公,你便要死!”
    她一掌击出,空间里顿时形化出了一大群黑色的恶鬼,朝着虎皮猫大人狂奔而来。
    虎皮猫大人勉强稳住身子,瞧见洛右使这含怒一招,顿时就大声叫起来:“你娘咧,滔天群魔?大招啊!当年王新鉴便是用这一掌,弄翻的我,你一上来就搞这一招?太没人性了吧?”它嘴上这么说,然而肥硕的鸟身却已然飞起,鸟喙一吸,那些恐怖恶鬼,大部分进入了它的鼻中,并无任何伤害。
    虎皮猫大人扇着翅膀往外走,口中还大声嚷嚷道:“我这次来,就是因为跟你那死鬼外公有旧,劝上一句,那虹光,是人家老喇嘛一辈子的苦修而成,你这样弄,会引起众怒的。放了吧,留条生路,容他转世重修,不然,厄德勒会倒大霉的,不光是你!”
    大人此话说完,人便闪身,遁入了黑暗之中。
    洛右使瞧那肥母鸡不见踪影,心中顿时一晃,也不追,伸手将石床上的行李提过来,拉着在旁边错愕的丹枫,大声说走,那家伙定然还会引人来的。丹枫诧异,说怎么走?
    洛右使瞧向了我们这边,眼睛陡亮,说扎西备有癸水陆行舟,走,走水路!
    我和杂毛小道瞧向身后那玩意,顿时魂飞魄散,这可如何是好?

猜你喜欢: 《舟游诸天》 《园木青青相予欢》 《超强电脑管家》 《弃妇当嫁,神秘夫君田园妻》 《清穿八福晋》 《冰封末日时代》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