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老道,逞凶

    徐修眉转瞬沉入水中,而个儿不高的刘学道一浮出河面,便使劲儿一阵呼吸,那吸气的声响,竟然化作了一声长啸,而就是这长达四五秒钟的吸气呼气,使得他那憋得发紫的脑袋,终于释缓过来,这才有空挡,瞧向了岸上的这一切。
    这不瞧还好,一瞧吓一跳,没成想这石厅之中,竟然会这么热闹,各路人马,打成了一团。
    能够成为茅山刑堂长老,实力排名前三的人物,自然不会是什么蠢笨货色,他只是扫了一眼,便能够知晓场中发生的事情,也看到了正在旁边,作酱油围观态度的我和杂毛小道。刷刘学道从河水中冲天而出,下一刻,他已经到达了河岸边的岩石上,慢步走着,身上的水汽蒸腾,如同一个冒着白烟的巨大蜡烛。
    武侠小说中依靠内力将自己当做烘干机的情节,在此一刻,竟然神奇上演了。
    然而场中正是战况最为激烈的时刻,洛右使已经有二米多高了,浑身上下,如那牛头一般,尽是细小的黑色虫子,在身体中爬行蠕动。不过这黑色虫子也并非真的是甲壳类的真虫,恰恰相反,这些东西看着可怖,然而却都是些灵体,是神魂这,或许就是小喇嘛江白口中的魔虫妖灵吧?
    而老喇嘛用法螺从唐卡中召唤出来的摩呼罗迦,一直围着洛右使在进攻,它头上的八条蛇身,不停地抖动,吐出猩红色的信子,哧哧哧,光这声音,就让人毛骨悚然。
    洛右使引虫上身之后,便没有喇嘛敢于上前进攻了,只是让这个摩呼罗迦上前顶着,而其他,则开始持咒起来。
    这里的八个喇嘛,没有一个是吃素了,他们之所以还没有动手,都只是在等待一个机会而已。
    然而刘学道突然打破结界,冲进了里间,却将这整个空间的平衡给打破了,给河道布结界的那个红衣喇嘛,嘴里一口老血吐出,悲愤地看着刘学道,好在这老喇嘛一辈子念经信佛,不然一万头草泥马,便已经从口中,奔腾而出了。
    刘学道是个极为聪明的人,他很快就看出了**同行们对他的敌意,眼光竟然略过了我和杂毛小道,而直接看向了周身恐怖的洛右使,手轻轻一抖,口中高喊道:“诸位道友,莫慌,我来助你!”
    他步踏斗罡,右手往前一飞,倏
    一道黑光骤然出现,然后朝着洛右使的方向飞去。这速度,简直就是恐怖,转瞬及至,无影箭还没待魔化的洛右使反应过来,便直接打入其间。嗡,一股力量的湮灭和诞生,骤然生成,然后有磅礴的力量,从那无影箭和洛右使的交接处,爆起,接着往四周扩散而去。
    黑光少了,那些黑色虫子纷纷往下面滑落,露出了洛右使绝美而坚毅的面容来。
    她杏眼一瞪,瞧着开始踏足做法的刘学道,恨恨不平地骂道:“好你们这些个正道人士,竟然人多欺负人少,群殴于我!不陪你们玩了,老娘走也!”
    她一声娇喝,就在众喇嘛的结界被刘学道打破、还没有来得及重新稳固的情况下,抽身左转,朝着右边的一处甬道,飞掠而去。
    直到洛右使朝着那里乳燕投林,遁走,我这才陡然发现,石厅中的暗处,竟然有好几个通道,四通八达,而在那里防守的,正是刚才那个吐血的喇嘛,反应一时跟不上,竟然就被那个女人,给甩开来了。
    般觉上师口中大喝:“妖女莫走!”
    他持咒未完,但是也显露出了隐隐的金光,宝相庄严,似乎有那金刚法身之趋向,倘若他真的能够凝结成功,那金刚钻石身,天下至坚至硬之物,何惧洛右使这群虫堆叠的魔化法身?然而刘学道这一番打扰,却将他们所有的计划都给破坏掉了,老喇嘛略微恼恨地望了刘学道一眼,欺身追去。
    其余的喇嘛也是心急那颗珠子的下落,来不及鄙视刘学道,纷纷转身追去。
    一时间,红袍翻飞,热闹的石厅中,就只剩下了悬空而起的小喇嘛江白,正在慢慢收工,缓缓跌落在地。他爬将起来之后,凝望了一眼颇为尴尬的刘学道,单手作揖,冷冷说道:“刘道长,你们茅山对此次事件的做法,我们白居寺会记在心中的。等此事过后,自然会与贵掌门知会,理论一番。”
    佛也有真火,何况这已经是第二次了,小喇嘛心忧伦珠上师,便没有再理会这个脸皮憋得紫红的老道士,扭头便朝着那处甬道追去。
    我们也想着趁机溜走,然而被各个喇嘛羞辱了的刘学道,却也没有忘记自己的职责,拦在了我们的面前,冷冷地说道:“你们两个,跑什么?还不跟我回去述罪?”
    我看着面前这个矮个儿老道,他的须发大部分都是黑色的,又粗又硬,脸上有着沧桑的风尘之色,宽大的道袍已然被他用道力,给蒸干,此刻皱巴巴地附在他瘦弱的躯体上,显得有些古怪。他这人看着慈祥木讷,然而心却比那黑铁还要冷,还要硬,一双眼睛,在黑暗中,就像那强光手电筒一般,精光毕露。
    他并没有带什么诸如桃木剑之类的法器,一双鸟爪一般的枯瘦的手,伸出宽大的袖口,缓缓朝着我们走来。
    我和杂毛小道缓步向后退去,我左手摸着怀中的震镜,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他的双手,生怕他一道无影箭射来,而我又没有防备,直接就给射通了。
    此刻的我和杂毛小道,状态实在是太差,我之前与茅同真狂拼,虽然将他力压,但也是浑身酸软,经过水道休养,还是没有回到状态;杂毛小道更差,他被刘学道无影箭暗算,胸口中箭,虽然未伤及要害,而且又有肥虫子帮忙修补,但是此刻,也算是一个伤员。
    更可气的是,刘学道的这一箭,竟然将雷罚给震裂了,使得杂毛小道便是能够引雷,也没有了法器。
    想来那是刘学道蓄谋已久的一击,从后面的无影箭,威力远不如第一箭厉害,可见一斑。
    就这两个人,残兵败将,拿什么,来跟这个茅山宗的顶尖高手,拼斗?
    然而刘学道摆明着要将我们给擒杀,我们总是没有坐以待毙的道理。
    人死鸟朝上,不死万万年!
    我咬着牙,右手挽着鬼剑,死死地盯着刘学道,只待他出手。
    相比之我的紧张,受伤的杂毛小道,却更显得从容,他已经从雷罚被损的阴影中,走脱出来,在我们一步一步后撤的过程中,路过篝火旁,那里还有半只剩下的烤羊腿,他也不嫌烫,一把抓过来,恶狠狠地啃两口,一嘴的油,然后递给了我。
    他轻轻说道:“小毒物,吃两口,垫吧垫吧!”
    我右手接过来,正准备放在嘴上咬两口,便见到刘学道已然化作了一道虚影,人无踪,下一刻,竟然出现在了杂毛小道的面前来。他出手迅疾,朝着杂毛小道接连拍出四五掌,口中高喝道:“小子,当日你被逐出茅山,功力本来尽废,也便不劳我来出手,此刻你倒是能够练了回来,便让我,来给你再废上一次吧!”
    杂毛小道雷罚无用,便掏出了血虎红翡。不过这玉符刚刚激发,此刻却并不能够将其驱出,只是凭着尖锐,破伤刘学道的肉掌。
    然而刑堂长老这一双肉掌,乌黑发亮,硬如坚铁,根本就不闪不避,杂毛小道戳了他两回,倒是怕自己的血虎红翡给碎了,果断收回来,还没有怎么样,就又挨了刘学道一掌,左胳膊咔嚓一下响,让人心中颤抖。
    我将那半只羊腿朝着刘学道脸上甩去,他偏头一避,我当头就是一剑。
    然而这一剑刺到一半,便被他有一双手指,给紧紧夹住了。
    他不屑地轻笑,说着入门的剑法,破绽百出,竟然还敢在我面前献丑?他的手指一用力,竟然将我的鬼剑往前面扯去。巨力传来,我竟然有一种无可抵抗的绝望感,沉心入腹,想将那股荒凉的力量引导出来,然而没有,空空荡荡的。
    我的脸色巨变,一直准备揣入怀中的左手终于忍不住地拿出了震镜,兜头朝着面前这个家伙照去:“无量天尊!”
    一大蓬蓝色光芒,照在了刘学道的脑门顶,蓝光拂面,他微笑,并没有受到半点,只是伸出手,击出一掌。我的身子便如同破布口袋,朝着石床那边飞去,很快,我就落在石床上,重重跌落,浑身脏器,给震得一阵疼痛难挡。
    在这个茅山实力前三的家伙面前,我和杂毛小道竟然就像三岁小孩面对大人一样,再漂亮玄奥的招式,都无法起到半点儿作用,我们甚至发挥不出平日里的五成功力,便直接被他给摧毁倒地。
    刘学道附身,准备去擒拿滚落在地上的杂毛小道时,一个小黑点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是火娃,只见这个小家伙将身子激发到了极致,轰,一道烈焰幕墙,陡然而生,朝着他蔓延而去。然而他只是笑笑,手一挥,那火焰顿时泯灭,火娃被手指一弹,不见踪影。
    刘学道皱着眉头看地上的杂毛小道,高高扬起手,轻轻说道:“看你这仇恨的眼神,不如,杀掉你吧?”

猜你喜欢: 《禁忌归来》 《这道题太难了,我不会[综]》 《朕的皇后能见鬼》 《穿越喵》 《曾是青春年少时》 《异界小军师》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