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恶鬼凶猛,唯有死战

    在佛家的六道轮回中,分为天、人、阿修罗三善道,以及畜生、饿鬼、地狱三恶道,轮回乃佛教的最基本的理论之一,是构成整个佛教体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因果报应,行善果,入善道,行恶事,入那恶道,或福或祸,皆由今生而定。
    这轮回六道,去来往复,有如车轮的回旋,但是除了这人道,我们能知晓外,其余去处,比那幽府还要神秘,能去而复返,有知觉、有神识者,古往今来,也没有几个,端的是大神秘。
    这饿鬼道,与那恶鬼墓,自然不是同一处地方,不过想来也差得不多,瞧着这些千奇百怪的恶鬼,有三头六臂、青面獠牙状,有浑身流脓癞痢、腆着大肚子,有不似人形,有兽首人身,有无目无脸,有十数双触须,端的是凄惨绝伦,而且凶猛,倘若是让普通人看到了,别说与之拼斗,便是认真地瞧上几眼,都觉得嫌恶,或者半夜想起,会做噩梦想着床下面,或者窗外,突然爬出这么个东西来。
    然而这些个东西,却源源不断地从那面有着邪灵教统一供奉邪恶神像大黑天的旗子之上,冲下来。
    就这景象,仿若是那军队开拔,让人有些喘不过气来的痛苦。
    在我炁之场域的感应中,那旗子就仿佛一扇门,它将我们此地,与蕴藏那些诸般恶鬼的所谓墓穴,勾连过来,然后通过助力,将其勾引而来,指挥护卫。这些各式惨状的恶鬼,并不是灵体,但也不能够说得上是那实体,如何说呢,我一时也表达不清,但见这些面目丑陋的家伙涌现出来之后,一部分迎上了朝着洛右使凶猛冲来、想要夺取罗浮镭射石的飞尸,另一部分,则朝着将其封锁阵内的喇嘛们,扑去。
    当时那场面,见过大坝开闸放水的朋友们,闭上眼睛,想象一下白腾腾的水浪涌下的情景,便当如是。
    难怪这个洛右使并没有随着翟丹枫,一起乘舟逃离,难怪她敢孤身一人潜入藏地,原来在她的身上,不但有那厉害的秀女飞剑,而且还有这般恐怖的法器,仅凭一个人,便可以打造出一只军队来!
    青山界飞尸在这一大帮恶鬼的围攻下,瞬间被淹没了,不过它并没有沉下去,而是从周身之上,开始冒出了死沉沉的黑雾来,将周遭的一切,都给吞噬,一大团,分不清它,以及那些团团将它围住的恶鬼们,到底谁是谁。
    除了袭向青山界飞尸的恶鬼,还有一大股,朝着周围这八个喇嘛,给全数堵上。
    然而这些参与追击洛右使的喇嘛们,都是白居寺一等一的高手,以及从日喀则、拉萨过来支援的强者,本就习惯了苦战,哪里能够惧怕这等场面?他们原本就已然卡住了方位,摆出了阵型,此番变故一起,立刻开始快速布阵,各个喇嘛倒也是配合默契,布阵娴熟,这口中齐诵,那藏密中最为玄妙而简单的真言:“唵、嘛、呢、叭、咪、吽!”
    此真言来回传唱,佛音阵阵,将八个人都勾连到了一起来,攻其一人,其余人等,皆受其力,共同抗之。
    那些胡乱攻击的恶鬼,刚刚一触及周遭之喇嘛,立刻就有一道金光闪耀。
    那是佛光,也是罗汉之光,是金刚之光,但凡有辱佛之事,立刻将其消融殆尽,不做轮回。我瞧得分明,这阵法,应是那胎藏金刚阵,藏密交杂,一旦贯通,对于此等妖邪之物,就如同那高压电网一般,飞鸟难过。
    然而此等恶鬼,并非是那狡猾胆怯之辈,源源不断地跳出来后,四处试探一番,最后,潮水一般,大部分都朝着东北角的两个喇嘛,猛攻而去。
    为何强攻这两个喇嘛?这里面也是有说法的:左边一个,是最开始与洛右使对掌的大喇嘛,受有内伤;而右边一个,却是一开始封锁暗河的那一位,然而结界被刘学道强行突破,当时就吐了一口老血此二位,身有重伤,是最容易被突破之处。
    此阵,乃藏密降魔之头名秘法,然而阵厉害,也要看执行的人如何,原本这几个喇嘛,是藏南一块儿,最强之阵容,只可惜这伤一受,便大打了折扣。
    片刻之后,场中的黑雾更浓了,遮掩了古怪令旗,而那些恐怖的恶鬼,全部都从黑雾之中,悉数冒出来。我们在场外看着着急,但见那个老喇嘛被攻得摇摇欲坠,无数的恶鬼前仆后继,根本就是舍生忘死,终于,在某一个时间节点,一个浑身绒毛、身高两米的大个儿抓住了这个老喇嘛,当头就是一掌。
    那大个儿恶鬼自然是烟消云散,然而那个老喇嘛,也终于露出了一丝破绽来。
    周边的那些恶鬼,如同闻到有缝鸡蛋的苍蝇,一股脑地围堵上来,轮番攻击,最后他终于被另一头鹿头人身的恶鬼,用角给顶中了胸口,一口鲜血就喷溅出来,然后瞬间,被一大堆恶鬼给淹没。我们一直在旁边焦急看着,见那边一出状况,刘学道盯了我们一眼,说此刻不上,跑也没得跑,唯有冲!
    他话音刚落,身形便往前飞冲而去,口中高喊道:“诸位莫慌,贫道且来助你们!”
    此人浑身符箓燃烧,正好堵上了那个缺口。
    他这般的仗义,倒是让旁边几个对他颇为不喜的喇嘛心生好感,百忙之中,露出了善意的笑容。然而一个阵法,失去一角,自然残缺许多,就如同那真空球中,陡然破了一道口子,大量的恶鬼,都朝他这边,倾泻而来。
    刘学道虽然一身本事,但是刚才的几次交锋,倒也有些疲累,应付了几息,不由得回头高叫道:“你们二人,此时不上,更待何时?”
    他也是一个高傲之人,既然说出了这等话语,情形自然是危急到了极点,我和杂毛小道对视一眼,各自拔出手中的剑,上前冲去。
    我的是鬼剑,而杂毛小道是雷罚,这雷罚上面残破,本不应该用上,不过现在,是生死存亡之际,哪里能够顾得上这些,唯有冲,冲,冲,方能有所生机。我的视线习惯性地往场中瞧了一眼,只见浑身黑雾裹挟的青山界飞尸正与面前恶鬼,斗得欢畅,它不断地伸手,然后抓住一个,就往嘴里面塞。
    我没有瞧多久,便已然撞上了一头恶鬼,此厮三头六臂,乃是漏网之鱼。
    我一剑递出,被它给紧紧抓住,手脚酸软的我抽回不得,被它往怀里拉来,很快,没有进入状态的我左手就中了一拳,阴寒逼体,当我奋起还击之时,两只手都被捉住,将我压倒在地,另外三只手顶住我的身子,张开细密牙齿的大嘴,便朝着我脑袋咬来。
    我奋力挣扎,但见一把剑刺入内里,杂毛小道在旁问我:“小毒物,你丫没事吧?”
    我此刻的表现,确实有些软脚虾,于是老脸一红,说脚滑了,当下也是发了狠,气沉丹田,深呼吸,然后将恶魔巫手一起点燃,翻转双手,紧紧抓着这头恶鬼的双手,骤然激发之后,一冷一热,如此冰火九重天,使得青面獠牙、三头六臂的家伙在几秒种之后,化作了缕缕青烟。
    杂毛小道略微有些诧异,说哎哟,你这一对手,还真的是好使啊!
    我得意一笑,说当然!
    杂毛小道赞同,说特别是右手,用得比较多。这话说完,他哈哈笑着闪开。我们开始了艰苦的作战,中流砥柱,当然还要算是刑堂长老刘学道,此老虽然在刚才与飞尸的战斗中有些表现失常,然而此刻却是异常凶猛,截住了大部分漏出来的恶鬼,而其它,则由我、杂毛小道共同料理。
    我起初战得还是生疏,随着时间的持续,我的技法越加纯熟,挥剑、刺,收剑、抓……
    战至后来,我甚至不用想,都自己该如何闪避、何时出剑、何时出手,这些东西能够给全凭着身体的反应,去行事,敌人一动,我便能够知晓如何行动,而我双手,开始涌进了好多阴灵之力。然而这东西便如同吃饭,并不是越多越好,我总是会撑住的,而且疲累,到了后来,简直就是变得麻木,浑身僵直。
    所幸虎皮猫大人及时出现了,此君对付人,那是一等一的菜,见到都要绕着走;对付这些恶鬼,它简直就是艺术家,金光色的鸟喙之上,鼻孔猛吸,不知道弄死了多少凶猛恶鬼。
    然而这般源源不断,我们可有些扛不住,一番血拼之后,我身上也开始渐渐受伤起来,那些阴寒入体,肥虫子奋力地与之纠缠。我抬起头来,发现杀了无数,而面前的恶鬼不但没有少,反而有越加汹涌的趋势。而在场中,大部分那区域,都已经被那青山界飞尸散发的黑雾,所笼罩住。
    青山界飞尸不见了。
    洛右使不见了。
    在我们面前的,唯有那些源源不绝的各色恶鬼,奋不畏死地冲上来,然后化作缕缕青烟。

猜你喜欢: 《万剑圣帝》 《妃本妃》 《我欲逆乾坤》 《不管爱从哪来》 《蜜恋甜妻:傲娇帝少,轻轻宠》 《英雄血巾帼泪》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