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服丹,离去

    瞧着火娃飞近,它有力的八只节肢抓着的,是一颗流光四溢、五色增香的肉色丹丸。
    刚刚经过灼热煅烧过后的火娃,身上还是有些滚烫,它一出现,大部分人都忍不住地往后退了一步,往它的身后瞅去。那头恐怖的飞尸并没有随之而来,我们也没有闻到那股无所不在的尸气,空气中到处都在弥漫着一种紫罗兰混合着肉寇的古怪妙香,让人觉得鼻孔嗡动,忍不住地想吸气。
    火娃飞近了,我看到这颗肉色丹丸,约有拇指儿大小,它并非是圆形,而是呈不规则的椭圆形,看上去如同一个栩栩如生的小娃娃,蜷缩在一起,仔细看,那眼睛眉目,跟真人儿一般,几乎没有差别。
    旁边捧着五片血淋淋剑脊的刘学道看了,不由得眼光大亮,激动地说道:“人参果?”
    我诧异,说什么人参果,《西游记》咩?
    听我说出这般没有常识的话语,杂毛小道忙着上前解释,说这人参果,自然不是地仙之祖镇元子五庄观前的那株奇树,而是道家对于人丹的谐称。
    听他这般说,我终于明了,人乃万灵之长,五脏六腑、奇经八脉、七十二处窍穴,暗合天罡地煞,世间至理,乃最为神奇之物也,而这所谓人丹,即是将这人炼制为丹。此术有无数的狂人所为,有的人出了成就,建宗立派,有的人沦为邪派,人人喊打,因为此术太过于有损天伦,故而有损阴德,易乱人心志,走火入魔,一般的修行者,都不会选择研习,免得扰乱自己的心神,但是此术见效太快,便有无数铤而走险者,前赴后继。
    这些通常被人称为邪道,手段阴毒,以活人为炼制材料,当然,也有以死人为炼制材料的,叫做尸丹这里面,唯有能够有名头出来的,便是这人参果,据说有起死回生之功效。
    当然,这都是谣传,不过它里面浓缩的精华,倒是让人眼馋。
    说眼馋,自然吸引了无数人的心思,不过在场的都是德高望重之辈,或精修佛法,或研习道理,自然不会拉下脸来抢,再说了,火娃刚才呈威,将那飞尸焚尽,这人参果,便是凝练那具青山界飞尸而成,这些人也多少要顾忌一二。
    我听得杂毛小道说起这起死回生之事,不由得心中狂跳,转头望向了鬼妖婆婆胸口的槐木牌。
    鬼妖婆婆倒也是知晓我的心思,往外瞧一眼,但见天色阴阴,也放宽了心,将朵朵从里间放了出来。朵朵从槐木牌中飘出,懵懵懂懂,却见火娃抱着的这颗周身皆是淡金色氤氲的人形丹药,手指放在嘴唇里,大眼睛忽闪忽闪地瞧着我,问怎么了?
    我想起了最初我在自己三叔木屋中炼制的那九转还魂丹,给朵朵招回地魂,此番距离上次,已经两年多过去,心中唏嘘,然后示意朵朵,将这丸丹药吞服。
    得知了我的想法,朵朵猛摇头,就不肯。
    我问为何?她说这小妹妹是活着的,她可不吃。我瞧那人参果,果然,眼睛鼻子,仿佛那初生的婴儿一般,有一种莫名其妙的生命感。杂毛小道笑了,说这是丹成之后,这丹丸对自己的保护色,其实只是一灵气充足之物而已。
    他这般解释,朵朵仍摇头,就是不肯吃,我抓着她的手,她一反常态地挣脱,眼中蕴含着泪水。
    鬼妖婆婆见我恨不得想将这颗肉色丹丸塞进朵朵腹中,她连忙阻止,说不可。
    我疑惑,说为何?鬼妖婆婆解释道:“这药初成,性子太猛,朵朵一新晋鬼妖之躯,并不能够循序渐进地消化即使是用其它方法吞服也不可。猛药过头反成害,过犹不及。当然,这人参果出世,必须及时服用,不然灵气散于四处,效果便不好了。所以还是由你们谁来服用,然后带着朵朵,一点一点吸收,不出三五年,或许还能够使得朵朵化形……”
    既然鬼妖婆婆这般说,我安下心来,瞧了一眼浑身皆是鲜血的杂毛小道,想着自己已经受过好处,不如将这机会,送给他吧。
    然而火娃似乎知道了我的想法,拼命地挥舞翅膀,做“8”字,表示不行。
    杂毛小道又好气又好笑,说好似我平日里对它差劲之极一般,这会儿,倒是分出了亲疏。他对于这人参果的归属,倒也没有太执着,挥挥手,说我算是看出来了,这火娃,对你的感情深厚着呢,小毒物,赶紧吃了吧,趁热。
    这东西烫手,久留着,说不定就会有谁起了歹心,我也没有假客气,伸出手去,火娃瞧了我一眼,然后将这颗像龙眼一般的人参果,轻轻放在了我的手心上,软绵绵的。
    说实话,有点像是刚刚出生的小老鼠,眼睛都还没有睁开的那种。我也不敢多瞧,生怕自己狠不下那个心来张嘴。与此同时,我的鼻翼间充斥着浓浓的异香,这种香味,即使那满汉全席、或者加了罂粟壳的火锅放在我面前,都比不上其中的百分之一,从嗅觉上面的感觉来说,我手心上面的这东西,仿佛是天底下最美味的食物。
    而让我纠结的是,它偏偏是刚才那一具卖相并不算好看的飞尸练化而成,同时,那飞尸之前,还曾经以普通人的形象出现……
    无数的念头纷呈迭出,我的脑海里在天人交战。
    不过很快,我狠下心来,将这颗肉色丹丸往嘴里面一送,还没有来得及咀嚼,便化作了一道热流,从我的口腔滑过,顺着喉咙,一直到了胃袋之中,接着热力蒸腾,浑身的骨骼都啪啪作响,皮肤变得滚烫,呼出来的气,都化成了白雾,脑子里更是好像煮熟了一锅粥,整个人仿佛就要爆炸了一般。
    我的视觉和听觉在短暂的一瞬间,似乎都失去了,感觉身子往后倒去。
    有人来扶我,结果刚刚一接触我的身子,烫得赶紧扔开去。不知道过了好久,那恐怖的热力才缓慢消退,我睁开眼睛来,看到朵朵鼓着腮帮子,在朝我吹冷气,周边围着一圈小伙伴,杂毛小道担忧地瞧着我,说小毒物,感觉好点没?
    我睁开眼睛,感觉热力消退,浑身轻松许多,一骨碌爬起来,甩甩手,蹬蹬腿,发现除了身上的疲劳消减,伤势减退之外,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之前在丽江那种脱胎换骨的美丽感觉,也不复出现,让我心中诧异尼玛,这就是传说中的人参果么,而我就是那猪八戒,怎么感觉到有一种吃到伪劣过期食品的感觉?
    旁人纷纷上前来询问,我说没有任何效用,都不相信,我伸出手来,小喇嘛江白揉捏一番,疑惑地说这是为何?小喇嘛年纪虽小,但毕竟是活佛转世,威望甚高,他的这一番确定,周围的人便没有了兴致,或者还有人会暗自幸灾乐祸,不过都没有表现出来,至于为何会如此,也没有几人关心。
    我正在疑惑此事,忽然听到小妖一声叫:“火娃,你要去哪里?”
    我回过头去,但见火娃在空中跳着“8”字舞,然后一双触角朝着里面绕动。
    我和杂毛小道走上前来,问怎么了?
    只听小妖焦急地摇头,说不知道,只是火娃表示要离开了。我一愣,瞧着在空中飞舞的火娃,心中没由来地一跳。
    火娃自从在鬼城酆都的耶朗西祭殿中,被小妖朵朵降服之后,便一直跟随于我们,作为小伙伴的一员,不离不弃。和肥虫子一样,火娃也不会说话,也不会卖萌,这个小虫子平日里,除了萤火虫和纵火犯之外,整日就是受小妖和朵朵的欺负,并没有什么存在感,也从来不显示出它的强大和恐怖,给我的感觉,似乎一直都在隐藏着实力.
    而它在此刻,居然提出来要离开,我在有些离别伤感的同时,不由得又疑惑。
    它的出现和消失,似乎都有些意味深长,另有隐情,仿佛有人在掌控一切一般。
    我不敢多想,只是皱眉,说这个小家伙跑了,我可怎么跟龙哥去交待?
    火娃听到我这番话语,唧唧唧,脑袋上的触角乱晃,小妖在旁边给我当翻译:“它说不要紧,它知道回去的路,很近……”不知道小妖是不是真的将火娃的意思表达出来了,反正我听到这一句话,感觉更加莫名其妙了,小妖接着说道:“它说它走了,有缘,一定再会!”
    火娃交待完这些,没有再作停留,转身,朝着热浪逼人的洞口飞去,不一会儿,隐没在黑暗中。
    我心里充满了离别的伤感和惆怅,回过头来,发现这具剑脊鳄龙的尸体,重要的部位,已经被分光。经过一段时间的休息,刘学道终于恢复了一些精神,他找了一根绳子,将分到的剑脊捆住,然后将死去的徐修眉扶起来,与众人告辞。
    他的背影萧瑟,杂毛小道犹豫了一会儿,冲上前去,患得患失地问道:“刘师叔,让你停手的,到底是谁?”

猜你喜欢: 《魔法师和他的猫》 《宠婚烈爱:超能天后来袭》 《墨少,亲够了吗》 《重生游戏大佬》 《擒盗妃》 《摇尾gl》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