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执着,执念

    大战之后,总要歇息,然而我和杂毛小道,却是个劳碌命,经过一天的修养,第二日,我们便前往南卡嘉措家里,跟他道了一声平安。
    这是一段不算远的路程,这对处于恢复期的我和杂毛小道,恰好是一次复健行动。
    到了南卡嘉措家,我们才发现这个男人眼睛通红,胡子拉碴,好似老了好几岁。
    他见到我们很激动,连问我们现在还好吧,我们点头说没事啊,他没说两句,便谨慎地四处望,然后将我们拉到房子里,跟我们说起那日发生的事情,让我们小心注意,对方已经追赶到这里来了,他这里,不安全了。
    我们笑了,让他放宽心,说这件事情,我们差不多已经处理完了,以后,不会再有道士打扮的人过来,随意查询了。南卡嘉措连忙问怎么回事?我们也不好与他说得多细致,只是跟他把事情的大概讲过,说我们已经和追兵,达成了初步和解。
    南卡嘉措抚掌说好,如此最好,你们两个,都是好人,现在是一个很好的情况,以后的话,一定能够清清白白的。
    南卡嘉措知道我们跟白居寺喇嘛的关系不错,便又问起这几日传得沸沸扬扬的伦珠上师虹化之事。
    我们并不知道白居寺在这一次事件的危机公关,做得如何,对于外界的宣传又是什么口径,于是只是当作不知情,问南卡嘉措都知道些什么?
    他摇头,说现在传言很多,有说伦珠上师已经去了空行净土的无量宫中,有说还留下一个拳头大的遗骸,准备建塔供奉,不过说得最多的,还是被恶鬼所趁,断绝了虹化的路子。我没有说话,这民间传说,往往都是捕风捉影,做不得真,但又似是而非,让人分不清真假。
    我也不愿意再说起此事,只是问南卡嘉措希望是什么样的?
    他双手合十,虔诚地表示,自然是希望上师能够飞身无量宫中,得证果位,永享宁静。
    我笑了,说既然如此,那么就当作是上师已虹化了吧,何必纠结。
    南卡嘉措笑着说也是,心既已往,何必执着?
    这般释然之后,他大声叫唤,让他婆娘开始做饭,昨个儿刚刚把羊宰了,今天弄顿丰盛的,好好喝杯青稞酒。我们都说好,谈话间,莫赤这小家伙喊着大叔,就跑了进来,见到我们,兴奋地大叫师父,南卡嘉措拍着这小子的脑后勺,说你还真的是鼻子灵,这边饭刚刚准备做上,你就跑过来了。
    一番热闹,吃过饭之后,我们与这些淳朴的藏民的挽留声中辞别,然后返回佛塔。
    虎皮猫大人活蹦乱跳地在我们头顶上飞驰,有了白背兀鹫这苦力,大人越发地懒了,策马扬鞭,如同少年。
    回到佛塔,杂毛小道将前日埋在佛塔前方十米处土地上的雷罚,给挖了出来。
    经过差不多两天时间的凝固,雷罚上面的精血已然凝练成胶,模样有些奇怪,黑红色,呈不规则的凸起状,像一坨裹了胶的木棒子。而那日我们取得了剑脊鳄龙的妖丹,此物被杂毛小道给收着。
    虎皮猫大人告诉我们,桃木乃五木之精,在鬼门,能制百鬼,古压伏邪气者。
    此物过刚,易折,故而被刘学道一记无影剑,给震了个通透,难以为继,此番虽有那鳄龙精血浸染,将那些拉损的间隙给填补了,但是雷意浮动,难以内敛,非原装,难自控,说不得还会误伤到自己,将自己电成了焦糊;而那妖丹融入雷罚,也需要一种温和磅礴的中和之物。
    这世界上类似的东西不多,倘若真的想好,需得找一些桃元。
    何谓桃元,顾名思义,也就是桃木的元气,独木不成林,唯有那种有着悠久历史的种桃之地,大片大片桃林子深处的土壤中,才会有孕育。这玩意浑浑沌沌,浓郁灵秀,倘若有一天产生了意识,那便是精怪,附身于树,如雷罚的前身一般。
    听到虎皮猫大人这一番说辞,我们便知晓杂毛小道短期之内,是用不了雷罚了。
    至于那所谓的桃元,这东西就跟雷击桃木一般,可遇而不可求,哪里是能够随便找到的?
    不过杂毛小道却也豁达,并没有很纠结这件事情,说既然茅山这边暂且停止追杀,那么雷罚也派不上什么用场。修道修道,最终修的还是个人,不如趁这一段时间,提高自己的修为才是。他说是这么说,但是眼眸之中,仍旧有些黯淡,我便想着,倘若是有那桃元的消息,定然还是帮他恢复才好。
    小妖连续几天,情绪都不是很高,有些恹恹的。
    在所有人里面,她跟火娃的关系是最好的,时间也相处得最久,火娃这个脾气暴躁的小虫子被她治理得服服帖帖,相当狗腿,此刻火娃绝然地离去,最难过的应该就是小妖吧……
    而且这几天,朵朵一直跟着鬼妖婆婆,在塔顶的空间中学习,并没有时间陪着这小姐妹,郁闷没处发,所以十分郁积。我看得有些担忧,便唆使肥虫子过去安慰那小狐媚子,结果没多时,肥虫子屁股红肿地返回来,黑豆子眼睛里,满是委屈和恐惧。
    作为一名称职的怪叔叔,杂毛小道却很有办法,他从剑脊鳄龙身上抽出了一根妖筋,准备加成到那出至神秘之地,天山神池宫中的九尾缚妖索之上。不过他虽然对于炼器符箓之道,颇有天赋,但是一时半会,进度还是迟缓,不过他带着小妖研究起此事,使得小妖的情绪高了一些,倒没有再沉浸在缅怀和悲伤里面。
    看来,人的注意力,只要有感兴趣之事,总是能够得到转移的。
    朵朵这个惹人怜爱的孩子,自从认了鬼妖婆婆当了干娘之后,不自觉地,就颇为勤勉,她将从地翻天手中得来的《鬼道真解》,拿来给鬼妖婆婆参考,然后得到了很多指点,我们在此处住下之后,鬼妖婆婆就并不理会我们的日常起居,整日都在佛塔顶端,传授朵朵修行的法门。
    鬼妖体质不像人类,有时可以沉眠,有时却不用睡觉,两个稀罕少有的鬼妖在这佛法庄严之地,一个教,一个学,废寝忘食,简直就可以说得上疯魔。
    然而在这短短的时间里,对类似于朵朵这种笨孩子进行填鸭式的传授,这显然是一件十分困难的事情。在尝试了一天一夜之后,鬼妖婆婆终于明白了这个道理,放弃了;而在沉默了几个时辰之后,她告诉我,决定给朵朵进行密宗灌顶**。
    灌顶,是藏传佛教密宗术语,它可导引佛心,明了佛性,播下种子,开启智慧。
    灌顶的具体做法,是配合修持仪轨,用以驱散行者的所知障及烦恼障,或清净身口意之罪业,并注入智能之力,让受灌者透过不同的观想,及咒力的加持,觉悟自己心性本质的诀窍,达到内在身口意、气脉明点当下净化,成为佛的身语意三门金刚。
    我并不知晓,鬼妖婆婆竟然能够修得藏传佛教本尊坛城的境界,得以实施此法。
    密宗四续部之无上瑜珈中,有分宝瓶灌顶、秘密灌顶、智慧灌顶和句义灌顶四法,仪式繁琐,我们虽然听说过,但是并没能得以一见,此刻也是一般,鬼妖婆婆跟我提起之后,再次回到塔顶去,而我则被鬼妖婆婆支使着,去附近藏民老乡家里搜寻些奶酪分泌的酥油。
    这东西也叫做醍醐,淋于头顶,洗涤心灵,它便是佛教术语中,“醍醐灌顶”的由来。
    过完此法,朵朵便能成熟为修密之容器,犹如世间之授权,从此可听闻修习殊胜之金刚乘。
    第三日,鬼妖婆婆牵着朵朵的手,出现在大家的面前,我并没有感觉这个小萝莉有什么特别的变化,同样可爱,同样甜美,只是感觉眼神灵动,跟小妖一般,透露着十分狡颉,也机灵古怪了许多,七窍玲珑心,水晶一般皎洁。
    当然,这也只是感觉,小鬼头噘着嘴巴叫我“陆左哥哥”的时候,我一样被萌得受不了。
    大战之后的几天里,我们过得十分开心,看山看湖,除了偶尔缅怀一下有火娃在时的方便,倒也没有什么不自在的地方,没有了追杀,心里头也不会担心压在心头的阴影,时刻降临。到了第四日清晨,上次到村子里接我们的那个僧徒,再次前来接我们,于是步行一段时间,然后乘车到达了白居寺。
    此刻的白居寺依然冷清,门可罗雀,听到了我们到来,小喇嘛江白匆匆前来见我们,将我们安顿在上次留宿的僧舍之后,他告诉我,说临行之前,宝窟法王要见我和杂毛小道。
    我们对那个传说中的老怪物,自然也是有些向往,一拍即合,便将小家伙们留在僧舍,由鬼妖婆婆照看,然后跟着小喇嘛江白一起出了门。
    出门向西,绕过了几个长廊和扎仓,我们来到了西北角的一处土屋门前。
    门外挂着许多唐卡,色彩斑斓,江白带着我们走进去,但见里面盘坐着一个眉毛垂到唇边的老喇嘛。这老喇嘛虽然穿着不合身的红袍,但整体看上去,仿佛脱了水的腊肉,跟那飞尸之前的模样,倒是相得益彰,不分你我。
    两人见礼,似乎平辈论交,当那个老喇嘛看向我的时候,突然有一声古怪的嗓音,在我耳边出现:“洛十八?”
    我从山中来,带着兰花草

猜你喜欢: 《我的穿越有点问题》 《重生都市修真》 《末世女在六零》 《成为仙兽师的小民警》 《游走在诸天万界浪子》 《圣光的无限救赎》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