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大师兄来电,是否要出藏

    我们围在一起,相谈甚欢,不过我隐隐感觉那老喇嘛般觉对我体内这金蚕蛊,有着不一般的兴趣,谈论的话题,也有意无意地往这上面扯来,装作很有兴趣的样子,究根问底。
    其实我们与般觉老喇嘛和江白小喇嘛的关系,经过这么一段时间的接触,还算是不错了。但是作为一个养蛊人,即使是一个并不合格的养蛊人,我也会有着类似的通病,并不愿意将这里面的奥秘,讲与其他人知晓。当然,我也不会隐瞒这点,而是直截了当地跟般觉老喇嘛提及,这是行业秘密。
    我只以为般觉老喇嘛会不爽快,但是他却很坦然地表示了理解。
    般觉告诉我,说我的这虫子,是十分独特的生命体,充满着这世间最恐怖的力量,只是还没有完全发掘出来而已,但是它倘若是与你心意相通,那么他多少也就安心了。这一方世界,是他们的,但是外面的世界,却是属于我们的,他顾及不了,唯有在佛祖座下,默默祈祷,让一切皆安。
    我虽然对般觉老喇嘛说的话不断点头,但是却并不是很赞同他刚才的话语。
    从我目前的认知来说,肥虫子这个独一无二的本命金蚕蛊,它虽然带给我翻天覆地的改变和际遇,是我自2007年以来经历所有事情的引子,贯穿这么多年,但是它有一个致命的弱点,就是两头冒尖,欺负普通人,妥妥的大杀器,然而面对那些修行者,特别是有着防蛊邪之法的家伙,它却连近人家身都不行。
    惹得我现在,总是被人骂偏离蛊事,然而实际上,肥虫子已然成为了劲力提供者,以及护士美眉的角色。
    这是我所不愿的,当日我的太师祖洛十八曾经对南方前来挑战的天才少女蚩丽妹放出豪言,说一旦金蚕蛊炼制成功,必将使得我敦寨苗蛊,笑傲当年耶朗大联盟遗留下来的苗家三十六峒,直登巅峰。然而我体内这个肥虫子,却远远没有这么厉害,一遇见这些厉害的修行者,就像小猫儿一样。
    虽然二转之后的肥虫子,逐渐地能够抵御一些排斥,但是对中原道家近千年来的针对,依然有些无力。这是我心中,永远的痛。
    不过我出了社会这么久,自然知道当面反驳别人,这种行为实在不好,于是笑了笑,点头说好。
    天晴了,雪停了,山下凝练如镜,在鬼妖婆婆和小妖朵朵的帮助下,我们攀爬下了平台,然后缓缓地朝着山下走去。在这雪山中,上山困难下山易,不多时,我们便已经滑下了山坡底,收拾一番,然后回转去。在此后的一至三年,般觉上师和江白等白居寺的众位喇嘛,将会根据伦珠上师临死前的提示,找到转世重修的他,并将他接入寺内来,悉心教导,然后再次修行来生。
    一如此间的小喇嘛江白。
    回程的路上没有什么好提的,一到天黑,朵朵就迫不及待地飞出来,围着我们一群人转圈。我们上次的离开,在这小丫头心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伤害,使得她有些不怎么相信我,总是担心自己被抛弃。这伤痕,我们唯有让时间,使得它慢慢痊愈。
    般觉和江白急于回白居寺准备查寻伦珠上师转世的事宜,故而没有作停留,直奔白居寺,而我们则没有去那里凑合的必要,于是在半路就分道扬镳,依依惜别。
    鬼妖婆婆的佛塔,虽然是个不错的修行场所,但毕竟是不食人间烟火,之前莫赤帮我们带的干粮早已经消耗一空,即使去附近藏民家买来的烤羊,也只剩下了骨架子,我和杂毛小道这两个大肚汉,自然不能在那冷清之所常住,又怕朵朵心中不安,于是与鬼妖婆婆商量了一番,决定将小妖和虎皮猫大人留在佛塔陪伴她们,而我和杂毛小道两人,晚间便在南卡嘉措家里住下,白天往返佛塔。
    这几十里的距离,倒也难不倒靠着铁脚板行遍天下的我和杂毛小道。
    这番商定之后,我们趁夜将一干小伙伴们送至佛塔前,朵朵怕我跑了,死缠烂打,硬要我将肥虫子也留下来,不然不放我走。
    我勒个去,这个小妮子,自从被鬼妖婆婆施加灌顶之术后,就变得越发地精灵古怪起来,肥虫子与我,是同气连枝的人生搭档,从入了我的身子,便很少有离开过,她居然想着让我将肥虫子交出来?我坚决不肯,然而这小萝莉又哭又闹又卖萌,我这个人,最受不了的就是这一套,稀里糊涂地,就丧失了判断,做出了丧权辱国的决定来。
    当夜,我和杂毛小道凌晨三点敲响了南卡嘉措的家门,让这个男人先是惊恐,而后便是高兴。
    迎进屋子内,迷迷糊糊的他揉了揉眼睛,然后告诉我,说你们身上有佛光。
    这都能够看出来?我和杂毛小道一阵无语,没想到这藏地随便一个平凡的人,都有可能身具佛性。
    如此,我们便在南卡嘉措家里,重新住下。之后便是悠闲的快乐时光,藏地的生活虽然简单,但是却能够让人的心灵得以净化、沉淀,以及一种与别的地方所不同的宁静悠远。大师兄叫我们来藏地,真的是对了,短短的时间里,我们不但经历了生死,而且还得以目睹传闻久矣的虹化、圆寂和转世重修,我和杂毛小道的机缘,也都各自得到了一定程度的提升和巩固。
    最重要的是,眼光的境界,以及身心的领悟,和以前,已经有了截然的不同。
    “道”在我们的眼中,已经不再是那么神秘,它更像是一种确实可行的东西,如同果园累累的苹果,如同后院架子上的葡萄,如同……它看得见,也摸得着。每天,我们都行走几十里的山里,到佛塔前,然后练剑,行功,让自己在之前战斗中受到的暗伤,逐渐好转,让自己的身体,缓慢地真正得以掌控。
    我偶尔也会带一下莫赤,让这个有着很聪颖慧根的藏族少年,能够在修行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当然,我从来都不承认我是莫赤的师父,因为我是一个养蛊人,这是我最根本的手艺,然而我教予莫赤的,都是些旁门左道,并不涉及蛊术。
    闲暇时,我也会将好久没有复习的十二法门和山阁老遗笔拿出来瞧,因为多日的周折和奔波,我以前存在电子设备中的十二法门,早已丢失殆尽,不过好在这些东西,都已经深深地印在了我的脑海中,我央求南卡嘉措去县上买来些纸笔,开始尝试着将十二法门给还原出来。
    人的记忆力是有限的,我对文字内容能够倒背如流,但是对于图形、备注以及经络描绘,却有些记不得了,所以这项工作,总体来说,还是有些困难的。
    不过人闲着,总是要找一些事情来做的,不能说一天到晚都在修行,也不可能常常都能顿悟,所以这件事情,我做得格外上心。时间就这般缓如流水,悄悄过去,然而有一件事情,总是让我暗暗担忧当日我吞服了火娃送来的尸丹,本以为会有什么效用,然而直至此时,我都没有任何效果,仿佛我吃的不是人参果,而是一颗糖豆儿一般。
    这现象,就连广知博闻的虎皮猫大人和别出蹊径的小妖朵朵,都不知晓,我只得放弃追查。
    过了差不多十来天,我们又去了一趟白居寺,这回来并没有什么别的事情,主要也就是待得烦厌,四处走走,参观一下,增长见识。小喇嘛江白也算是忙完了诸多事宜,然后陪伴着我们四处逛,去了有**三大圣湖之称的羊卓雍湖,也去了被唤作日喀则象征的扎什伦布寺这寺院依山而筑,壮观雄伟,可与布达拉宫媲美,是历代班禅的驻锡地……
    在扎什伦布寺,我们见到了上次围剿邪灵教右使时认识的其中一个喇嘛,在其引荐下,又认识了不少寺内的高僧,一时间人脉甚广,多少也混了个脸熟。
    小喇嘛江白经过两世重修,虽然不怎么记得前事,但学术见识,都比他这个年龄的人要厉害许多,与他同游日喀则,简直就是一件很享受的事情,他就如同一本活字典,以及藏传佛教的总经文,让我和杂毛小道对这一门佛教的重要分支,有了更多的了解和知晓。
    佛与道,以及巫,本来就是通向彼岸的不同路途,虽然路上的风景不一样,但是殊途同归,总是有可以借鉴和想通的地方,我们相互学习,也从他口中,得到了很多真言以及手印的秘法,相互印证,也是颇为受用。
    我们在日喀则待了数日,放心不下佛塔中的小伙伴们,于是辞别了小喇嘛江白,再次回返。
    在这神秘的藏南高原里待到了四月末旬,我们终于接到了大师兄传过来的消息,说风声已过,问我们要不要出藏?

猜你喜欢: 《神话级联盟》 《都市超级大巫医》 《当boss成为可攻略角色》 《嫁给豪门老男人》 《通天至尊》 《年年有余》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