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拿什么来哄你,我的雪瑞

    “嗨,老林,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你?这真是巧了哈……”
    乍然看到身后的我和杂毛小道,林齐鸣这个总局精英不由得吓了一大跳,有一种被抓奸在床的惊恐;而简四更是瞪起了一双大眼睛,里面装着满满的惊讶和不解,她不知道身为通缉犯的我们,为何会光明正大地出入这城区热闹的餐厅里,而且一点都不避讳身为有关部门里小头头的林齐鸣。
    然而林齐鸣跟我们是一伙儿的,却也知晓这其中的蹊跷,平静下心情来后,跟我们握手,问你们这是跟陈老大见过面了吧?
    我耸耸肩膀,说是,今天刚碰过头,这不是跑这儿来了么?肚子好饿,不介意请我们吃一顿饭吧?
    林齐鸣摇头,说当然不会,然后叫服务生添椅子餐具,一番忙乱,安坐下之后,他问我们是什么时候到的,现在什么情况?
    杂毛小道喝了一口柠檬水,说你都到这边来了,却什么状况都搞不清楚,还没有跟大师兄照过面?
    林齐鸣笑了笑,说他这次过来,本来是为了鹏市大观区一桩闹得沸沸扬扬的事情,不过刚刚飞到鹏,就接到陈老大通知,叫他们不要插手,让台湾人自己去处理,于是他就得了闲,路过东官时正好碰上了简四,就请她吃一顿饭,谁曾想还被我们给撞到了,又浪费一笔饭钱。
    我笑了,说你们总局的出差补助这么高,至于一顿饭都请不起么?不会是嫌我们碍事吧?若是,我们很自觉地,知道回避。
    旁边的简四脸上挂不住了,这个外号叫作猫儿的女孩子工作的时候严肃得要死,却没曾想还有腼腆的一面,羞红着脸跟我们,很认真地解释了一番,我和杂毛小道脸上都挂着暧昧的笑容,瞧得她都快要钻到地下去,才点头表示肯定她的解释,然后问她最近事务所还好吧?
    简四摇头,说不是很好,自从你们两个……
    她说到一半,想起我们此刻的身份,惶然地四处看了一眼,见没有人关注自己,方才吐了一下舌头,接着说:“……生意就淡了很多,不过雪瑞小姐很争气,通过她在香港台湾的关系、还有自己的本事,留住了一些客源,而艾妮姐和另外两个风水师也还算有本事,勉强支撑下来,但跟以前你们在的时候,是基本是没法比了。”
    我笑了,说雪瑞一个小女孩子,能够支撑到现在,如此已经是很厉害了。
    简四问要不要打电话,叫雪瑞她们过来见我们一面呢?我认真地说你们是准备好把关系公开了么?简四娇嗔,说哪有?我哈哈大笑,说今天我们这就回去了,明天应该就去事务所,不急于一时,先吃饭。
    我们也没有说太多,彼此都有些饿了,于是开始专心对付起陆续端上来的晚餐。
    吃完饭,杂毛小道问林齐鸣刚才话儿说到一半就停住了,接着讲,这回来到底是怎么回事?
    林齐鸣用洁白的餐巾纸擦了一下嘴巴,然后笑着说道:“其实也没有多大的事情,主要就是最近新闻闹得凶,说有一家名字叫做伟相力的台资工厂,最近发生了好几起工人跳楼事件,比较频繁,外面有闹得凶,有领导批条子,让我们来看看。结果过来的时候,才知道陈老大跟那工厂老板有些不对付,具体是什么事情就不说了,反正我们这边不出手了,由民间自己解决……
    南方省这边是改革开放的前沿阵地,也是很多外来势力的桥头堡,林齐鸣不愿意细讲其中的脉络,我们也不会傻傻地去打听,只是表示知道,说不搞就不搞呗,得空闲了几天,去我们事务所走一走,检查一下工作呗,好歹你现在也是领导了。
    林齐鸣笑了,说就是一个小队长而已,算不得什么领导,见笑了,见笑了。
    杂毛小道说话可不是这么说,大师兄以前就是在你这个位置做,现在还不是大区的带头大哥?只要你做出了成绩,足够耀眼,还怕前途无亮?林齐鸣拱手,说托福托福。我和杂毛小道见他和简四两人眉目传情,似乎好多体己话儿要说,于是便不再逗弄他们,起身告辞,说明个儿再见吧。
    告别这两个不知道怎么凑到一起来的情侣,我和杂毛小道走在大街上,看着四周灯火明亮的店面和拥挤的人群,我感叹说到底还是藏区或者乡下好得多,空气清新,就是视野也开阔。
    他点头,说是啊,在城市里,不过是人挤人,人堆人,无趣得很就如同林齐鸣这个家伙一样无趣,还真的是,倘若让董仲明、余佳源这些家伙来,说不定我们这事务所,真的就变成了宗教局的家属收容处了。
    我一愣,说什么家属收容处?除了简四这个可爱的小妞儿,还有哪个被这宗教局的人骗了?
    杂毛小道下意识地捂了一下嘴,说:“啊?”回想起来后,连忙摇头,说不,就简四一个,没其他了雪瑞小美眉归你,小澜归我,都瓜分完了……我哈哈笑,指着他说:“都说兔子不吃窝边草,你这个是要逆天了么?说实话,你什么时候把小澜给吃了,我怎么就不知道?”
    杂毛小道连忙否定,说开玩笑,就这么随口一说,当不得真的。
    我们两个就这般吵闹一番,然后在夜色阑珊的时候,带着头顶的虎皮猫大人,以及寄居在槐木牌中的两个朵朵,乘坐出租车,刚想说去厚街,结果想起来那地儿都已经租给简四、张艾妮等人住了,于是便来到了雪瑞的复式小区。
    一路逃亡,我们早就不知道将房子的钥匙给丢到哪儿去了,不过所幸小区的保安没有换,倒也依稀记得我们,将我们放了进去。之后便是一路畅通无阻,在楼下的时候,看到那房间里没有亮灯,这么晚了都还没有回来,难道这雪瑞在我们离开的大半年里,学会了泡吧等恶习,夜不归宿了?
    一想到这个可能,我的心中,就忍不住地有些不舒服,觉得不应该会这样。
    不过转念一想,雪瑞做什么,自有她父亲李家湖和母亲co来管教,关我何事?想到这里,我忍不住自嘲,看来我果真就跟杂毛小道说的一样,像个小孩子一样,表面上与世无争、淡泊名利,然而内心里却还是有一些自私,总想着让身边的大部分人围着自己转,而不容许别人有着自己的生活。
    有小妖、朵朵和肥虫子这些小家伙,门锁对于我们来说,实在起不到什么阻拦的意义,很快我们就来到了房子的门前,推门而入,久违的小清新扑面而来。
    里面黑沉沉的,由清新的氧气拂面而来,这些都是房间里面的植物所制造出来的。
    打开灯,我发现里面的格局并没有变,连我们寻常使用的拖鞋,都准备在了鞋柜里面,顿时就有一种回到家里面的感觉。小伙伴们都从各自的居所飞出来,在这个雪瑞和小妖给我们置办出来的家中,快乐地闹腾起来。
    我提着行李来到威尔以前用过的房间放下,心中一动,顺着楼梯来到了二楼,突然看到花厅中有一双晶晶亮的眼睛,璀璨仿若星空,正在凝望着我。
    看到这双美丽得让人心悸的眼睛,我的心在骤然间变得无比柔软,轻声说道:“啊,雪瑞,怎么不开灯啊,我们还以为你没有回家呢?”
    花厅秋千上面的那个身影并没有说话,而是直勾勾地看着我。
    我走上前去,刚刚靠近不到两米,便见这身影从秋千上一跃而下,右手一扬,朝着我的脸上扇来。
    瞧此情形,我的身体下意识地要扭身闪开,右手都已经蓄足了气力准备回击,然而我的思想很快反应过来这可不是生死决斗,我反抗啥?于是强忍着反击的心思,被这柔软的手掌轻轻地扇了一巴掌。
    这一下并不重,雪瑞的手掌冰冰凉凉的,但还是有“啪”的一声脆响传了过来。
    我没动,便感觉一具火热的娇躯扑进了我的怀里,头拱在我的胸口上,像个小猫儿一样,有压抑不住的哭声传来,过了一会儿,我的胸口又热又湿,一大片的泪水。
    我这个人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女孩子哭泣,僵直着身子,一动也不敢动,待怀中的这位姑娘情绪稍微和缓了一点,才将她扶起来,问她这是咋了?
    雪瑞抹着眼泪,想到自己这样子,又气恼又好笑,砰,给了我一拳。
    这位大小姐可不是普通人,拳头上面的力量充足,擂得我挤眉弄眼,疼得厉害。
    对面这个女孩儿咬牙切齿地说道:“你们这两个老板,一跑路就是半年多,连个电话都没有回,好不容易回来一趟,居然还跑去跟人家吃西餐,白白害我等了几个小时,到现在还饿着肚子,你自己看看怎么办?你说说,你们到底把我当成了什么?”
    我顿时就暗叫一声苦也,本来还准备回来给雪瑞一个惊喜,结果简四那个妞儿,转过头去便将我们给卖了个一干二净,这回可好了,惊喜变成了惊吓,雪瑞此刻怒气满满,我们可该怎么哄这个大小姐啊?

猜你喜欢: 《重回80当大佬》 《我真的长生不老》 《绝对杀戮》 《影帝暖宠:重生娇妻怀里来》 《厂公独宠“他”》 《盖世农民工》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