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大师兄的请求

    林齐鸣上来与我们热情握手,说两位相召,所为何事?
    我们请他落座,屁股刚挨沙发,杂毛小道就开始发难,说你把我们事务所的一朵花儿偷偷摸摸给摘走了,是不是要给我们这当老板的,一个交代?
    林齐鸣哈哈笑,说两情相悦,何来挂碍,你们不要提防我,得防着点董仲明那小子,据说他对雪瑞有那么一点儿小意思,总是缠着雪瑞发点小短信、晚餐邀请啥的,这才是你们真正的大敌呢……
    听到林齐鸣这般说,杂毛小道面色古怪地瞧着我,哈哈大笑。
    闲话扯完,我问林齐鸣最近打算什么时候回去?他想了一下,说明天去南方跟陈老大见一面,然后回帝都叙职了。杂毛小道问他,说你这次来办的事情还没有搞定,是不是需要去跟我大师兄讨一个说法?
    林齐鸣一愣,继而摇头,说没有,这件事情,本来就是对方的责任,跟陈老大没有太大的关系,这里面的门道很多,绕绕弯弯,并不是你们所能够理解的,站在陈老大的立场,这样的袖手旁观,其实反而是更加合理,也符合上面的意图……咦,等等,你们两个什么意思?
    杂毛小道将之前收到的名片递给林齐鸣,他看了一眼,露出古怪的表情来,说他们倒是神通广大,竟然会找到你们来。
    我点头,说老林,我们这事务所开门做生意呢,天职就是给你们查遗补缺,做那润滑油,处理各种你们这些官老爷顾及不来的事情,勉强混口饭吃,别人找上门来了,总不能够将他们给推出门外去吧;但是呢,我们又怕与官方这里会有什么冲突,所以才会找你过来了解一下,免得稀里糊涂地做错了事情。
    听我说明缘由,林齐鸣笑了起来,说原来如此,其实你们倒是多虑了陈老大有他的考虑,不过并不反对民间组织来参与此事。而且他不仅不阻拦,甚至还要请了人暗中帮助,主要就是因为受害者,都是我们自己的普通工人……总之一句话,你们只管去,狮子大张口,能搞定的话,皆大欢喜。
    我们虽然不太清楚这里面有什么曲折存在,但既然林齐鸣给了我们这么肯定的回复,那么也就没有什么心理负担了,于是就不再纠结,聊了一些轻松的话题。
    讲到最近的局势变化,林齐鸣感叹,说有一位很欣赏陈老大的老同志去世了,所以最近陈老大的日子并不好过,而林齐鸣在总局,也没有什么存在感,不过最近整体还算是比较平淡,各地皆无什么要紧的事情,去年闹得比较凶的邪灵教,也处于蛰伏状态,所以他们这会儿倒是悠闲一些。
    聊不过几句,他便与我们告辞,出了办公室,跑去找简四去了。
    我跟杂毛小道、雪瑞商量要不要接这单子,毕竟虽然我们在大师兄的治下,各方面都有打点,就这般素面出去,也不用担心被请吃茶,但多少还是要低调一些好,不然事情倘若是真的计较起来,我们毕竟还不是清白之身,一个小警察,都可以拘我们。
    杂毛小道提议雪瑞过去,雪瑞不肯,说凭什么卖苦力的活儿都让她来干,我们却坐享其成,不干?
    我摸着脸苦笑,说别人慕名而来,结果却吃了个闭门羹,结果他们出去只会说我们事务所没人,虚名而已,到时候传出去,可真的不好听。
    几个人好是一番商量,都达不成统一意见,突然办公桌上面的电话响了起来。
    杂毛小道跑过去接通,说了几句,脸色古怪地扫了我们一点,然后点头,说好,没问题。
    挂了电话,他走到我们面前苦笑,说林齐鸣那家伙转身就卖了我们,伟相力的人来到事务所的事情,大师兄已经知道了,他在电话那边请我们务必去一趟,也算是给他私人帮一个小忙。
    杂毛小道说他答应了,我们都有些摸不着头脑,不知道大师兄这卖的到底是什么关子。
    不过既然他开口了,那我们便也不好拒绝,于是拿着谢一凡留下来的名片,照着电话号码打了过去,很快,那两个台湾人便来到了事务所,问我们考虑得怎么样了?
    杂毛小道告诉谢一凡,说此事我们可以参与,不过有两点需要提前说明:这一是我们现在的身份不便公开,所以到时候我们不会在媒体和公众的视线中露面;第二点,我们需要积极的配合。
    谢一凡表示了解,做这一行的,五弊三缺,大部分人都喜欢低调,也有忌讳;至于配合,我们是怀着极大的诚意前来的,我的助手罗喆会全程陪同,如果有任何问题,都可以找他解决。
    我们点头,说好,那就没问题了,何时出发?
    谢一凡说自然是越快越好,不过有一件事情,可能要提前说一下……他的话语里有些迟疑,不怎么好说出口,杂毛小道眉头一掀,说怎么?有什么事情,直接提便好,我们要提前沟通好,免得到了合作的时候,有许多不便利。
    许是杂毛小道这一瞥,气场太强,谢一凡擦了擦额头上面的汗水,然后吞吞吐吐地说道:“除了两位之外,我们还有请来两岸三地的其他风水师,所以,到时候……”
    好女不嫁二夫,同一个任务居然会请来不同的人,这个东西确实有些行业忌讳,不过这也能够说明他们确实是有些着急上火了。茅晋事务所自出道起,便是踩着同城金星、萃君、福通源等风水公司上的位,最不怕的就是竞争了,于是杂毛小道哈哈一笑,说如此甚妙,还以为此行会十分平淡,多了这些个同行,不但能够交流心得,而且还能够同场竞技,岂不是妙哉?
    听杂毛小道如此自信的言语,谢一凡不由得竖起了大拇指,说萧先生不但本事过人,而且还心胸豁达,不愧是成名人物,如此的话,那我们先将合同签署,然后折回公司汇报,明天就会有人过来接你们……
    我摆摆手,说无妨,事务所有车,到时候直接过去便是。
    这边商量完毕,我们将这二位台湾同胞送出了事务所,然后与雪瑞商量了一番,她这两天与小妖、朵朵打得火热,并不想跟我们去鹏市办事儿,让我们自去,留下两个朵朵陪她,她坐镇家中即可。
    我不同意,小妖我倒是管不着这小狐媚子,朵朵现在每天晚上,都会在我的一米之内打坐练气,吸收几乎没有人能够看得出来的尸丹气息,这功课是鬼妖婆婆交待的,可耽误不得。
    然而朵朵好不容易能够放一天假,就犯了懒,耍着赖,要跟着雪瑞一起玩儿也不知道这三个女孩子拢在一起,怎么会有那么多的事情可以聊。最后杂毛小道无奈,说要不算了吧,反正东官和鹏市相隔不到一个小时的车程,又不是去多远,便让这两个小妮子待这儿呗,凭咱们两个人,还弄不了那点儿小事?
    我一想,也拗不住这些小家伙,只得作罢。
    当天下班的时候,我们事务所聚餐,也算是一个正式的欢迎会,林齐鸣和闻讯而来的赵中华、曹彦君都有参加,至于阿根和古伟这些普通人虽然同城,但为了保密,也没有叫,就是小范围地聚一下。
    赵中华和曹彦君都知晓我的酒量,故而除了之前的礼节外,浅尝辄止,然而林齐鸣这个总部领导却并不知晓,而且我和杂毛小道两个人又恼恨这个家伙跑到我们事务所来泡妞儿,于是开始纠集人给他灌酒。
    林齐鸣本来是个稳重的性子,不然也不会继任大师兄的位置,不过这在心爱的女人面前,却也有了些自尊,于是跟我拼酒在连着喝了十杯52度的白酒之后,他盯着我那挂着淡淡微笑的脸,幡然悔悟:“我擦,你作弊!”
    他可算是想起我肚子里面,还有一条嗜酒如命的肥虫子来。
    不过此时已完,酒劲儿上头,林齐鸣栽头倒下,接着我们安排简四去照顾作为哥们儿,我们的安排也算是仁至义尽了,能不能攻入这临门一脚,就要看林齐鸣这个家伙的本事了。
    当晚大部分的事务所成员都喝了个酩酊大醉,恣意欢谑,老万抱着我哭,说知道我犯事的消息,他这大半年过得都难过,连那事儿都没有兴趣了,昨天萧老板过来找他,激动得他泪流满面,一夜七次郎,妥妥的……
    几个新来的成员跟我们喝过几杯酒,也放开了,都是不错的人,彼此交心,也少了许多隔阂。
    次日早晨,开完早会之后,老万开着公司配置的商务车载着我们,前往鹏市。
    我们并没有直接前往伟相力的工业园区,而是先找到了在附近开自助餐厅的阿培和孔阳。
    我们差不多有一年多的时间没怎么联系了,当日开张时还颇为冷清的水晶烤肉,此刻方才是早上十一点多钟,就差不多满场了,这不大的店面,也算得上十分火爆。我在服务台找到了正在忙着记账的阿培,看到我们的到来,他又意外又惊喜,飞快地绕过服务台,啊的一声大叫,将我给紧紧地抱住。

猜你喜欢: 《伎谋》 《我老婆是大将军》 《行尸腐肉》 《禁忌幻瞳》 《崛起于帝国时代》 《偷命》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