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附身老鬼

    当瞧见那个行政部的经理李皓从黑暗中缓步走过来的时候,我就感觉有些不对劲了,然而在我的警告之下,谢一凡等人还余留着寻常的思维,对这已然变得诡异的领导并不提防,使得离我们最远的那个保安脖子被一口咬住。
    当发现平日里高高在上的行政部经理抱着自己啃起来的时候,那个年轻的保安终于知道了恐怖,一边大声叫唤,一边奋力挣扎。
    然而身为普通人的他,哪里是魔怔之后李经理的对手,只三两下,半边脖子就被啃了个干净。
    瞧着这保安的惨状,包括谢一凡、罗喆在内的四个人全部都吓得尖叫着往我们这里跑来,而我们则朝着他们的反方向冲去,与这四个吓惊了魂儿的家伙错肩而过。
    我冲得最快,举起了手上的鬼剑,朝着李经理的印堂刺去。
    李经理显然是被附了身,迷惑了心神,一边大口咀嚼着嘴里劲道的脖子肉,一边阴沉着脸瞧我。
    经过这么久的熟悉,生死相搏,我与鬼剑已然达到了一定程度上的默契,剑出如箭,倏然而至,轻点在了李经理的额头之上,一接触到肉,我的劲气吐发,试图将盘踞在他识海中的恶鬼,给逼将出来。
    然而此法并无用处,我的鬼剑被他的右手紧紧抓住,然后往左边移开。
    鬼剑乃槐木精体所制,比不得桃木驱鬼的效用,所以就这样被缓缓移开。剑尖传来的力道甚大,一点一点儿,沉重得很。倘若要真的较量,这鬼物自然不如我,然而我却心疼鬼剑,恐有闪失,倒也没有作僵持,而是回头问杂毛小道,说这家伙还能够活不?
    我指的这个家伙,自然不是摔倒在地上、半个脖子都没有了的倒霉保安,而是嘴里面不断在咀嚼人肉的李经理。
    杂毛小道盯着整个家伙红彤彤的眼珠子,叹气,说这***是谁在搞鬼,手段竟然这么毒辣?
    他也不说清楚,从怀中掏出一张朱砂绘边的黄色符箓来,一口唾沫喷上去,右手手指在空中画了一个诡异的图形,然后“啪”的一下,贴身而上,直接拍在了这种狰狞扭曲怪脸的额头之上。符箓贴额,力道全消,只见这个李经理竟然如同僵尸一样,眼睛直勾勾的,被杂毛小道给定在了当场。
    将此物定住,杂毛小道脸上并没有半点得意之色,而是凝重得几乎挂霜,盯着李经理流动不停的眼眸子瞧了几秒钟,眉头紧紧蹙起。我感觉鬼剑上面集附的力道全无,生怕上面附着的精金将这台湾同胞的手给削下,但瞧那鲜血已然随着剑刃流下,于是小心地想抽回来。
    然而当我刚刚抽回,杂毛小道惊声叫道:“不可!”
    我一愣,停住了手,正想问为何之时,杂毛小道又是一声大叫道:“我艹,蚀骨阴雷,快跑!”
    他猛然拽着我的衣服就往后跑,而我在那一瞬间也感到了莫名的惊悸,这是炁场敏感者所带来的副作用,当下也顾不了什么,我抽回鬼剑,死命朝着回路跑开。
    危急关头,我和杂毛小道爆发出了巨大的潜力,从启动到奔逃,一秒钟就有近十米的距离,然而弹指一瞬间,有一股低沉的雷声从我们的身后冒出,就像将鞭炮往水里面扔了之后爆发出来的那种压抑炸响咕咚!接着,有满天的血雨骨渣,朝着我们的背后袭来。
    这一下的威力堪比炸弹,手法跟我们在鬼城酆都鬼洞附近所遇到的奈河冥猿,几乎是差不离。
    也就是在这生死攸关的关键时刻,昏暗的走廊里突然爆发出一大股的暗金光芒来,低调而奢华的色彩将我们的脸膛印照。我回过头去,但见拇指粗的肥虫子在这一刻撑起了偌大的防护网,将呼啸而来的碎肉骨渣,悉数挡在了我们的半米之外,再高的速度,也前进不得一寸。
    啊……惨叫声依然响起,然后低沉,我看到在我身后两米处,有一个保安翻倒在地。
    他整洁的保安服上面出现了无数的血窟窿,泊泊的鲜血滚冒而出,浸染在了绿色胶皮蒙住的地面上来。我诧异地往前看了一下,谢一凡、罗喆和另外一个年龄稍长的保安队长,也是一脸惊恐地看着我们这边。
    我这才想起来,估计刚刚死去的这名保安,之所以没有跟其他人一般继续往前跑,大概也是抱着就近看一下热闹的想法,然而他这强势围观的态度,将他生存的希望给断绝了,当我们越过他的身边时,一大篷高速爆发的血肉和破碎骨碴,直接穿透了他的身体,将其变成了一具漏筛一般的尸体。
    肥虫子身躯一震,那些被阻挡在半空中的血肉悉数掉落。
    待这里稍微一稳定,杂毛小道冲上前去,将手指抹向了地上那个保安的鼻下,片刻,回头朝我摇了摇头,叹息说不行了。短短不到十分钟时间里,这古怪的厂房里竟然已经死了四个人,谢一凡等人不由得浑身发抖。
    这个宝岛同胞冲上来,拉着我的手,恐惧地说道:“陆左、陆先生,怎么办?刚才我们尝试着进来了,然而一阵风吹起,结果将门给死死锁上,怎么都出不去了,外面也没有人听到我们的喊声,我们的手机、对讲机……所有的联络手段,都没有信号了,这如何是好?”
    杂毛小道眉头一挑,寒声说道:“诸般恶鬼,好厉害的手段,经过这么久时间的铺垫,今天这是准备爆发了么?”
    他并不理会旁边这惶急不安的三人,而是扭头朝着两位台湾风水师消失的车间跑去。
    我瞧见身前围着我的这三位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快速念了一遍九字真言,手结不动明王印,然后在三人额头快速地点了一遍,口中清喝道:“灵!”
    此言一出,空间一震,将我所理解的那“临事不动容,保持不动不惑”的意志,悉数传达在他们的心神中,总算是安定了一些下来,我担心杂毛小道的安危,拍拍三人肩膀,说道:“跟我来!”
    谢一凡、罗喆和那个老保安跟着我,一直来到了车间的入口。
    我朝着黑暗中喊道:“老萧,缓着点,别着了道。”
    前面的那身影这才停了下来,我一边走一边问谢一凡,说这厂房停多久了?谢一凡告诉我,说三个月吧,年后的时候摩托罗拉减产,手机线就准备技改,挪到a4区去,结果就停下来了……
    我们说着话,走到杂毛小道跟前时,这才发现这个身影跟杂毛小道相差甚远,根本就不是他。
    我的脊梁一绷,左手食指舔了一下舌尖,然后将唾液抹在眼角上,瞪眼一瞧,但见面前这身影死气浓浓,透着一股诡异。旁边的谢一凡还待跟我说这厂房的情况,被我一把给拦住了,停在了三米处,轻声说道:“小心!你是谁?”
    感觉到我们都停了下来,那个身影缓缓转了过来,竟然是和小雷一块儿消失不见的老沈。
    只见这个来自江门的风水师脸色铁青,左眼角止不住地跳动,表情木讷,想来是中了邪不过杂毛小道怎么会在转眼之间,就不见了人影呢?
    老沈淡淡地看着面前的我们,并没有立即就扑将上来。他眼角的肌肉抽动更加厉害了,好一会儿,他居然开口了,口音怪异:“没想到,你居然也参与进来了陈老魔真的狡猾,死不入套,竟然将你们两个给派过来应招,实在是可恨啊!”
    我有些发愣,说陈老魔是谁?还有,我们认识么?
    老沈的声音阴恻恻,飘渺不定,含着恨意说道:“我知道你,你也应该也知道我,不过即使不换面目,你也不会知道我是谁的。呵,听老秦说起当年的你们,只是两条小杂鱼,随意可捏死,没想到几年过后,你居然能够将茅山的烈阳真人给打趴下,三大长老或死或伤,无功而返,成长得如此之快,难怪他会对你另眼相待。不过那又如何,你再快,不过区区几年光景而已,也只能说明茅山宗自虚清道人、李道子这黄金一代之后,越发不成气候了总不成我们这些练了一辈子功法的老家伙,还弄不过你这小毛头吧?”
    我一头雾水,不过听他扯起了茅山宗陶晋鸿之前的著名人物,年代似乎很久远的样子,故而恭声问道:“呃……前辈,在下有些摸不着头脑,到底是怎么回事,还请明示!”
    老沈的眼睛明暗不定,里面似乎闪烁着些许难以言叙的光芒。
    终于,他深深吸了一口凌晨的寒气,淡淡说道:“没有大鱼,小虾也可,总不能够空手而归才是,今天也算是给我乖徒儿一个交代。好吧,不多说,老夫送你上路!”
    此话已了,我眼睛一花,面前三米处的这身影倏然已到我的面前,举掌便拍。
    这一掌,气势滔天,无尽烈风从不可知的地方狂涌而来。
    我身后的谢一凡等人站立不住,纷纷往后跌去。
    鬼剑来不及,我咬牙,硬着头皮顶上,单掌齐出,大声喊了一声:“镖。”
    九字真言,最重的就是气势和心灵契合,倘若心境可对,便能够从不可知的佛陀之处,援引神通。我当日在藏区,与小喇嘛江白,以及日喀则诸僧参详,颇有收获,所以也有信心,与之对决。然而双掌相击,我感觉脚已然抓不稳地下,身子就腾空而起来,像那断线的风筝,往高处飞去。

猜你喜欢: 《摄政王绝宠之惑国煞妃》 《最佳恶毒女配》 《甜妻在上:老公,慢一点》 《魔道巨擘系统》 《忠犬先森他姓温》 《超神传承系统》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