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闵魔现身

    看到那个王姓保安队长的时候,我的心脏猛然一跳,事实原来如此在这工厂之中布置这么一个大阵,没有伟相力的内部人员配合,几乎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而这名叫做王潇的保安队长,他无论是身份,还是职位,都能够给予邪灵教配合和遮掩。
    正是因为有他在场,全程参与,使得我们此番行动完全就落入了邪灵教的掌控中,而后发生的一系列事件,其实都在他们的预料之中。
    只是,唯一的变数在于,敌人并不知道我和杂毛小道会变得如此难缠,还有就是雪瑞和我们的小伙伴们,会及时赶到。
    事情发生得太快了,我们根本就来不及与前来援助的朋友说上一句话,敌人就开始逃逸了。
    此处是他们的主场,天时地利皆占了全,然而对方唯一没有想到的事情是空中那个看似痴肥的鸟儿,却是当代阵法界的顶级大拿,哪里会如此善罢甘休?但见虎皮猫大人情急之下,将身子一抖擞,从它艳丽的翅膀间,顿时飞射出十来尾羽毛,朝着大厅不同的地方扎去。
    大人好久没有使出这一招了,可见此番的情形已经危险到了极点。
    射完羽毛,那些准备遁入墙壁和地面上的邪灵教徒发现阵法被锁,平日可以行走的通道,根本就逃脱不得,而就在此时,我们更是一鼓作气,趁着敌方心慌意乱,赶紧抓住机会,穷追猛打,能拖住一个,就拖住一个。
    我正抓着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妇女,不让她逃脱,但见身后传来一声巨吼,如同爆雷一番,忍不住回过头去,但见大猛子浑身皮开肉绽,然而整个人就如同那庞大的狗熊,身上的血混合着纹身上面的黑气,变得如同从地狱重返人间的恶魔。
    这凶煞的气焰使得雪瑞和小妖往后退开,不敢直击,而他则返身朝着我们这里冲来,如同那高速行使的东风重型卡车。
    我和杂毛小道也都不敢掠其锋芒,侧身闪开,而大猛子则趁此机会,呼啸而过,带着剩余人等,朝着东北角的小门处冲去。我正想追,看到正在与姜钟锡大师缠斗的谢一凡突然发了疯,朝着我们这边快速狂奔而来。
    他刚刚起步,我便感觉到一股毁灭的力量在他的体内诞生,并且已经迅速膨胀起来。
    在他还没有接近我们身前五米的时候,他身体的组织已然稳固不住体内膨胀的邪恶力量,崩溃了,砰的一声,那人便化作了满天的血雨,朝着四处飞溅而去。我们曾经见识过李皓经理自爆的惨状,不由得心中忐忑,下意识地往身后疾退,瞧着那漫天蔽野的血肉扑洒而来,杂毛小道深吸一口气,然后将鬼剑舞成了一个大圆轮,风扇一般。
    然而再密的风扇,也挡不住迎面射来的血肉,我在往后退开的同时,紧绷肌肉,只期待不要打中我的要害。然而预想中的攻击并没有到来,一道白色的光华闪现,在我们两人面前站着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娃娃,平举双手,支撑起一道白中隐有黑色的光芒,将这些血肉堪堪挡住。
    我回过头来,发现是刚才还在跟小鬼闹闹缠斗的朵朵。
    经过鬼妖婆婆醍醐灌顶之后的朵朵,本领已经不在我的想象范围了,她的这一招,如同佛家里面的大金刚轮,有金光辉映,佛心那种平淡的境况陡现,将这邪门厉煞的骨血给屏蔽住了。杂毛小道见这边的攻击被挡,丝毫不作停留,身子如同一道风,跟着邪灵教众,朝着东北角的那扇即将关闭的门,冲了过去。
    他根本就没有来得及招呼我,整个人就化作了一道青线,倏然消失在了我们视线的尽头。
    他几乎是追着最后一个邪灵教徒的屁股后面,冲进去了。
    姜钟锡大师依然还在跟两位被控住心神的家伙缠斗,其中老沈因为被肥虫子入侵之后,重新分神有些迟钝,故而被姜大师弄了一张黄色定尸符给粘住;另外的罗喆,双目赤红,然而却没有自爆的意图,我看见姜老头儿双手一直在作印结,显然尝试隔断此人和外界的联系。
    瞧着老头儿刚才破阵之时那凶残的模样,再瞧他此刻小心谨慎的行为,如此鲜明对比,使得我知道他和我一样,虽然能够将这两人都直接灭杀,但还是有着仁慈之心,不想害人性命,故而才会如此虽然这般做实在是有些耽误事儿,但是我对他的好感却是在倍增。
    每一个对生命敬畏的人,都是值得尊重的。
    闲话不提,见到杂毛小道只身赴险,我哪有闲工夫左右细瞧?但见姜钟锡大师并不会有太多的危险,应该是能够搞得定的样子,我便不再细看,招呼了雪瑞、小妖和朵朵一声,然后朝门口奔去。还没有冲到门口,但见从西面飞来一物,张牙舞爪,浑身滑腻,吓了我一大跳,反手便抓去,却见竟然是之前与肥虫子在大个儿肚中作战的有角游蛇。
    一看到这玩意活灵活现地出现在我的面前,我就大怒不已,手都已经掏在怀中,震镜一级准备了。
    然而这货居然朝着我“唧唧”叫了两声,一听这声音,我一愣,仔细感受了一会儿,才发现这并不是那条有角游蛇,而是肥虫子这死家伙寄居于此。看着这条游蛇四脚模样,我心道莫非还真的是一条蛟蛇?不然的话,怎么会耗费肥虫子这么久的时间,才将其搞定呢?
    不过肥虫子的出现,代表着我们这里的豪华阵容,终于齐全了,我回头看,一地伤者和尸体,雪瑞带着青虫惑与她的吉娃娃飞奔而来,而小妖似箭飞过,朵朵落在我们的面前,刚刚把面前这一堆碎肉给抵御落地,小脸儿苍白;虎皮猫大人哆嗦着身子,往朵朵的怀里面凑去,血迹斑斑。
    至于之前与朵朵她们缠斗的那头小鬼闹闹,不知道跑到了哪里去,想来是随着邪灵教的大部队,逃入了铁门那一边。
    见到众人到齐,我不再言语,朝着铁门处前冲而去,本以为迎接我的又是一场艰苦绝伦的战斗,然而我却发现杂毛小道仅仅只是将鬼剑横立于胸前,站在门口处,并没有前行,而是沉身静气,眯着眼睛瞧面前的景物。
    这里有一个房间,比起之前的那个地下室大厅,要小了一半以上。
    然而这房间的大部分,都被一个大池子给占据了。
    自从缅北归来,我对于这样的池子就有一些犯怵,瞧着有丝丝热气翻涌于空中,我低头瞧去,只见这宽阔的水池之中,黑乎乎的,上面尽是粘稠的液体,像是红色,又像是黑色,在昏黄的壁灯照耀下,区分并不是很明显。池子上面水波荡漾,有好多块状的东西沉浮。我眯着眼睛仔细瞧了一下,腹中酸水不由得翻腾而起,呕意顿生。
    尼玛,这些块状的东西,根本就是人头、碎肢以及切成一大块、一大块的人肉。
    正瞧着,突然间有一串的白色圆球冒出,七八颗,全部都是眼球,那种还带着肉丝粘连的眼球。
    在这热气蒸腾的池子里面,唯有的活物,是一个身体浸泡在池子中,一双臂膀躺在对岸上的老头儿。这个老头儿眼睛瞎了半边,是左边那个,所以看人有些斜视,在他的身后,王珊情穿着三点式,展露出美好的身材,正在温柔如水地给老头儿按摩。
    她娴熟的手法使得这个老头儿闭上了仅剩的右边眼睛,美得直哼哼,哼着南方戏曲小调,悠然自得。
    邪灵教撤退的众人,全部都聚拢在了池子的后方,十六七个,堆积在一起,目不转睛地瞧着池子中的那个老头儿,仿佛他便是自己世界里面的神,是至高无上的存在,虔诚无比。
    场面是如此诡异,我走上前来,与杂毛小道并肩而立,小伙伴们各自站定,虎皮猫大人睁开了眼皮子,咕哝了一声“傻波伊”,然后往朵朵的怀里挤了挤,十分惬意。
    瞧得这么一副场景,我在努力压制自己恶心的心绪同时,也在想着邪教之所以被叫做邪教,主要就是因为他们的观念跟我们正常人类的思维,有着很大的不同,而他们又和世界上主流宗教宣扬“真善美”那种类似观点不同,根本拿人不当人,所以才会被弄得人人喊打,唯有集结于地下,见不得阳光。
    我们站稳,目光开始聚集在了老头儿身上来,这个瞧面目普普通通,随便跑到菜市场去,一副卖菜大爷脸的家伙,想来应该就是掌管整个南方省邪灵教鸿庐的十二魔星之一,闵鸿。
    这个名声吊炸天的老头儿似乎觉察到了我们的注视,掀起眼帘来,看了一下我和杂毛小道,又瞧了一眼我们身边的小伙伴们,从喉咙里面温吞吞地吐出两个字:“来了?”
    杂毛小道抱剑而立,点头,说来了,来取你狗命!
    闵魔坐直身子,上面无数肠子挂在脖子上,哈哈大笑:“取我性命?两个被黑手双城耍得团团转的小东西,你们的胆子倒是不小啊?”

猜你喜欢: 《此婚已殁》 《穿越之冷男不好撩》 《神皇座》 《穿越之凤君逃亡录》 《魔尊抢婚:小娇妻,哪里逃》 《我叫田夕》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