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人身魔体,触角怪兽

    当我越过血池上空,正兀自朝着闵魔扑去,往下瞧看的时候,发现此刻的闵魔根本就不是一个人类,完全就是一头披着人类皮囊的恐怖魔怪在他胸腹以下,有着细腻如婴儿皮肤一般的软体组织,粉红色,然后再之下,便是十来根手臂般粗细、三两米长度的章鱼触角,柔软如缎。
    这两种根本就不能够搭配在一起的器官,有那细腻的软体组织连接在一起,上面有好多血丝挂着,以及说不出名字的黏液,而那些触角之上有好多圆环一般的吸盘,附近还有米粒一般密密麻麻的粉红色肉芽,任谁看上一眼,都会有一种头皮发麻的恐惧,浮上心头。
    闵魔一浮出了池面,露出了十来根游绕滑腻的触角之后,便分出数根,朝着我席卷过来。
    因为身在空中,我根本就来不及闪避,刚刚点燃激发的恶魔巫手,准备朝着他的脑壳抓去,便发现腰间骤然一紧,一股软中带硬、硬中又有软的劲力附着在了上面。很快我就发现自己呼吸不过来,所有的血液都在往头上聚集。
    再之后,我的双脚也被紧紧缠住,世界一片颠倒,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我被三根触角给死死绞住,朝着血池里面摔去,而旁边的杂毛小道却剑出如电,将飞射而来的袭击给悉数刺回。
    轰我浑身一阵温热潮湿,身子就浸入了血池里面,接着重重地砸在了池子底部。
    在那等危急的时刻,我根本摸不清楚这池水有多深,也不敢睁开眼睛来瞧看,但觉得腰间那沉重的压力几乎将我整个人的骨头,给弄松散。然而这当然只是一种错觉,修炼了三年时间的十二法门,我的身体比起寻常人来说,其实已经非常坚固了,这样力度的紧箍对我来说,只能算是刚刚好。
    然而我被沉溺入血池之中后,闵魔似乎并没有让我出来透一口气的想法,他的下盘不断移动,似乎在跟杂毛小道、以及其他人对抗,而那三根触角,却死死地将我往池子底下压着,试图将我给溺死于此。
    在沉浸入池的那一瞬间,我几乎就以为自己快要死去,然而很快我便知道我并没有这般脆弱,有源源不断的力量从小腹中生出,让沉浸在水中的我变得没有那么难受,气从无中生有,将我几近枯竭的肺部变得舒畅。
    我开始蓄力,几秒钟之后,大喝一声:“统!”
    大股的气泡从口中冒出,内外宇宙共鸣,绝境中反涌出无数斗志,那将我箍得几乎晕过去的触角开始绷不住,上面的吸盘和肉芽不断蠕动,开始朝着四周扩散,以缓解我身体给它带来的张力。
    我没有睁开眼睛,然而炁场感应却一刻都没有停止,不断地扫量着身周的力量。这血池中并没有之前那个大厅那种恐怖的触感隔绝,有温度,有湿度,也有流动的水和块状的人肉、器官以及其他让人毛骨悚然的零件、杂碎,而我也终于能够毫无阻碍地操纵到自己的身体,将已经攀至极限的恶魔巫手翻转,抓住那有着无数肉芽的滑腻触手,使劲儿一捏。
    下身化为了章鱼魔体,此刻的闵魔真正成就了他此刻的名声,成为了名副其实的恶魔。我心中欢喜,他身上必然就会有着黑暗的力量,那么我的恶魔巫手便能够克制于他。
    果然,当我的双手接触到缠在我腰间的那一条触手时,顿时就是一阵痉挛,下意识地抽搐,接着我腰间那股绞杀的力量开始消退。我闭上眼睛,整个世界都是黑暗的,唯有靠着炁场感应一切,知道自己的恶魔巫手有效,便紧紧抓住那条触角,便开始持续不断地施加压力。
    然而我的对手并不是一个光挨打不还手的老实孩子,他可是闵魔,战斗经验何其丰富?
    虽然他或许不怎么适应此刻的魔体,毕竟光触角都有这么多条,并不是习惯了两条腿走路的普通人类所能够短暂时间接受的。不过他想让我死,方法却是千百种,就在我偷偷摸摸掐触角的时候,感觉到身子又是一阵腾空,人便终于飞出了血池,我还没有贪婪地呼吸一口空气,但听“呼”的一声,身子就重重朝着池子边缘砸去。
    那水池的边缘,是用正经的花岗岩石修砌,而且用的是自己人,绝对没有普通装修公司那般偷工减料,我倘若要是撞上了,以这般迅猛的速度,估计除了屁股之外,基本上妥妥的重伤无疑。
    或者一滩烂泥?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我的身子一片清凉,往下的去势也陡然一滞。
    我睁开眼来,但见朵朵出现在了我的前方,双手结了一个古怪的手印双手交叉,拇指反扣,尾指朝上接着她精致的小脸突然鼓得如同苹果圆,口中一声低喝:“讷铭……”此话为藏语,接着从她柔嫩的小手出现了黑色的光芒。
    这光芒迅速蔓延到了那条缠在我腰间的触手之上,接着我听到“噼里啪啦”一声响动,如同电击一般。
    朵朵单手托住了我的身子,腰间的那触手无力,软软垂下去,然而我双脚脚踝上面的触角,力道却依然凶猛,使劲儿一甩,想着把我往那池子之中拖下去,然而朵朵却不愿,伸手抓住了我的肩膀,往回拖去。
    诡异的情形出现了,朵朵和闵魔,或者说是闵魔的触手,将我作为了战场,开始了一场激烈的争夺战。
    闵魔下盘的触角力量十分巨大,然而朵朵却也不惧,火娃当日给我服用的尸丹如同石沉大海,一去无音讯,我也根本察觉不到,别人也是,唯有朵朵和鬼妖婆婆,方能够感受到其中蕴含着的力量,如同夜晚的太阳,虽然看不到,却依然散发着蓬勃的热力,滋润着朵朵,使得她仿佛生出无穷的力量,与之对拔。
    这两股力量对抗,只可惜苦了夹在中间的我,顿时间骨头咔咔响动,倘若不是勤练固体,妥妥的五马分尸。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条如同那触角一般的东西出现了,是肥虫子控制的有角游蛇,或者说是条蛟,它一口要在了我足部的触角上面,然后有一股肉眼可见的黑气,朝着那边蔓延而去。
    我听到一声怒吼,空间震荡,仿佛耳边有炸雷在轰鸣,嗡嗡嗡,使得我颅腔的压力陡增,眼前一黑,什么都感觉不到。当知觉回复之时,我感觉自己的双手触摸到了实质的地面,这种脚踏实地的美好感觉让我欣喜若狂,睁开眼睛来一瞧,但见自己身处于池子边上,而在我旁边,已经跌倒了几个人。
    这些都是闵魔门徒,不知死活,也不知道是被谁下的手。
    战场瞬息万变,我不敢有半点懈怠,四下一望,但见闵魔出水之后,他的徒弟们都退守到了池子东边的通道处,任由闵魔战杂毛小道,以及跟上来的小妖、雪瑞和吉娃娃,至于虎皮猫大人,它被朵朵甩在了对面的地上,躺在血泊中,破口大骂。
    当然他肯定是不敢骂朵朵的,于是闵魔的徒弟们就中了枪,各种尖酸刻薄的骂声齐出,让人听了,恨不得冲上前去,将这头肥母鸡身上的羽毛给全部扒光,然后裹上淀粉和面包糠,扔进油锅里炸至焦黄鸡肉味,嘎嘣脆!
    然而能够被闵魔看上的门徒自然都不是蠢货,都知道这头肥硕的鸟儿是在转移他们的注意力,并没有冲上来,而是小心翼翼地注视着战场。我见杂毛小道手持鬼剑,正在被闵魔那游蛇般的繁复触角,暴风骤雨一般的攻击,而雪瑞在旁边的伺机而动,也颇为被动。
    一伙人上前围攻,结果反倒是被浑身黑烟滚滚的闵魔打得伤的伤,跑的跑,没了脾气。
    我心中焦急,然而也不敢慌,将腹中的力量运转到了极致,这才如同炸弹一般,朝着背对着我的闵魔扑去。
    虽然根本顾及不到,但依然还是有着几根触角鞭甩而来,此刻的我早有准备,分筋错骨,恶魔巫手将其重重拨开,然后以子弹的速度冲到闵魔身前,抬手便拍。
    我这蕴积了一声潜能的掌力,疯魔起来,便是连烈阳真人茅同真也抵挡不住,然而闵魔甚至都没有回头,而是直接甩回来一巴掌,与我对拼上。我贯足力量的一掌,仿佛拍在了一堵厚重的墙上,力量根本就喷发不出去,反而折扣回来,让我的气息翻腾,顿时就一口血箭喷出,射在了他的头顶。
    我这血箭本来只是受伤之后的应激反应,然而正在与杂毛小道、雪瑞、小妖全力拼斗的闵魔一被浇中,突然脸上露出了惶恐的表情,大声叫道:“巫咸遗脉?怎么可能,你身上的血,怎么会有巫咸遗脉的精神印记?天啊……”
    他下盘那十来根支撑其直立行走的触角开始变得紊乱,不断地痉挛抽动,使得本来如同魔王返世的他,像一个恐怖片里面的小丑鬼怪。
    我捂着嘴边的鲜血,也疑惑了:“巫咸遗脉?说的可是怒山峡谷中的那具绿毛僵尸?”

猜你喜欢: 《孤女悍妃》 《惑世歹妃》 《重生之最强鬼修》 《最强暗夜猎手》 《算死命》 《沉寂之旅》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