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大忽悠

    地缝一出,立刻就在瞬间扩大许多,然后沿着东西方向裂开去。
    好多花岗岩的地砖在这一下碎裂开来,然后掉落到了地缝里面去。这裂开的石缝之中,徐徐吹来那阴森恐怖的寒风,将悬吊在厅上的百来樽棺柩摇晃得哗啦作响,空间中那些星星盏盏的长明灯明暗不定,让人心中不由得骤然生紧起来。
    我们小心地朝后面退去,杂毛小道在领路,他的鬼剑如毒蛇探穴,灵动无比,每一剑都极其有目的性,或者耳朵,或者眼睛,或者咽喉,或者前伸的爪子,果断而简练,根本不作多一分力的动作。
    我知道,他的剑法向来都是纷繁复杂,让人根本就摸不着头脑,也好看,绚烂夺目,不过到了现在这个时候,他更多需要考虑的,是节省体力,不然很难以在这种高强度的战斗中,还能够突围出去。
    在我们的等待中,一道身影冲出了裂缝,瞧着这娇小可人的模样,可不就是之前与我分散开去的小妖朵朵么?
    我的心中狂喜,而陡然出现的小妖瞧见我们,也是高兴得要命,倏然飞到我的面前,用春笋一般的手指捅了捅我的身上,然后笑颜如花:“你……没事?”
    我苦笑,说本来有事的,不过干了一碗热翔,之后就没有事了。
    我说这话的时候,旁人都在哈哈的笑,小妖不明白这句话的笑点在哪里,伸手摸了摸怀里,掏出一把铜镜子来,扔给我,然后批评道:“好好拿着,做事情丢三落四的,你知不知道,小娘为了追回你这玩意,都差一点儿丢了小命,要不是你镜子里面的那个漂亮姐姐帮忙,只怕什么也没能拿到!”
    她说得快速,有点儿像小孩子邀功,但是我却也能够感受到这里面的凶险身单影只,想从闵魔手上抢东西,我不用问,闭上眼睛想一想,都觉得凶险万分。
    接过震镜,我摩挲了一下它的表面,从镜子里面,浮现出一个长发遮脸的女人,正冲着我微笑。
    杂毛小道跨前一步,问小妖朵朵,说这裂缝是怎么回事?
    小妖回头,还没有说话,接过那裂缝之中,就传来了一声苍凉的声音:“果然厉害,刚才在那里,居然都困不住你们。不过既然来到这混沌万棺阵中,我倒是要看看,你们还能怎么逃出去?来人,先给我将天空中的那只肥母鸡给射下来,要不是它耽误事儿,只怕我们早就已经在痛饮庆功酒了!”
    闵魔的陡然出现,将我们都给震住了,而他之后的命令,使得在天空飞向的虎皮猫大人成了众矢之的,一时间无数暗器飞舞,朝着虎皮猫大人射去。
    更有一个家伙,掏出了一把黑色手枪,扬手就朝着虎皮猫大人瞄准,砰砰砰几枪。
    倘若不是大人躲闪得快,此刻已经妥妥地光荣就义了。
    看到又有人用枪,我们的眼皮子不由得都跳了起来火器推动了战争的发展,而随着其发展得越加全面和成熟,性质也发生巨大的改变,很多修行者并没有死在拳脚道法的手里,而是被暗枪给打死的。就像无声电影抵制有声电影一样,很多执着于旧时代传统的修行者,都不会去使用火器,这一来是江湖上的名声不好听,第二则是使用热兵器亮相的人都具有极强的威胁,往往会成为众矢之的,成为最优先打击的对象,死得最快。如此循环,便越来越少了。
    一般除了宗教局的行动队,相关的修行者,即使是邪灵教,都少有用火器的,这就是行业内的潜规则,也是优胜劣汰之后渐渐形成的一种传统。
    当看到有人用了手枪,而且对准的还是受人尊敬和爱戴的虎皮猫大人,我们还没有反应过来,在那人旁边的王珊情就不由自主地动了手,伸出尖尖的指甲,一把掐在了那个枪手的脖子上,尖锐的指甲居然将脖子上面的细肉,给掐得尽是鲜血。
    虽然王珊情是最近闵魔跟前儿的红人,但是那个枪手却也有着脾气,见这女人不问青红皂白便动了重手,举起手中的手枪,顶在王珊情的额头之上,大声叫骂着。
    王珊情丝毫不让,那个枪手脖子上的皮肤憋得通红,青筋直冒,似乎有些下不来台,紧紧握着手枪的右手在抖动,就准备开了。
    我心中暗笑,直请求他赶紧动手,好给死去的闹闹报仇,给那些冤死在王珊情手里的人命报仇。
    不过一声巨喝打断了这个人的企图,闵魔裹挟着重重黑雾从裂得最宽有两米的地缝之中缓缓升起来,瞧见这一副场景,收往前伸,一挥手,那个枪手就往着后方腾飞而去,接着重重跌落在了地上,手枪都不知道甩到了哪儿。
    闵魔冷哼,说蠢货,跟了我三年,居然连小妹儿被人控制了,都看不出来,真的还不如去死呢!
    闵魔话儿说的虽然犀利,但是因为自方的实力并不占优,倒也没有真的要了这个家伙的小命。
    他缓缓回过头来,盯着我、杂毛小道、雪瑞和身边的这些小伙伴们,摇了摇头,长叹气说道:“没想到啊,没想到,你们这些人,居然变得如此厉害,还害得我这老家伙奔东跑西,忙活得几乎累死。不过,也就到这里吧?将你们解决了,我得好好准备一番,才能够给你们大师兄,留下一些伤痕来。”
    虎皮猫大人一番狼狈的躲避之后,终于抽出空来,看到黑烟缭绕的闵魔,举手投足间就有转换天日的能量,不屑地大骂道:“小闵你这个扑街仔,毛都没有长齐,装什么大尾巴狼?艹,老子好久没有发威了,结果当年什么小猫、小狗都跑出来,在大人我面前撒尿了。东施效颦的家伙,这‘万骨蚀化登仙池’倘若真的能够成仙脱圣,王新鉴这浑蛋可不是已经修成正果了?瞧瞧你,从台湾佬那里拾了些深渊巫传的牙慧,却将自己弄得这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当真让人笑掉了大牙!”
    虎皮猫大人就是个真相帝,擅长攻心,三言两语就将对手的底裤给掀开来,同时还摆出浓浓的高手风范,算得上是第一等的装波伊能手。
    果然,本来准备痛下杀手的闵魔一愣,仔细回想起来,多少年了,能够叫他小闵的人,都已经作古了,然而现如今听入耳朵里,不但没有刺耳的感觉,反而有一种淡淡的怀念。
    他凝望着这头肥板油满身的鸟儿,冷冷地说道:“你到底是何人?”
    看到闵魔眉头展开,杀意稍减,虎皮猫大人在上空飞舞数圈,并不言语,而我的耳内突然有它的声音传来:“小杂毛、小毒物,这个闵鸿练岔了功法,现在的他就是个空壳子,极好对付,不过此处地下有一地煞,伴生着一头混沌凶兽,十分难缠。他在此设阵的原因就是为了引入这地煞凶手上身融合,他自己搞不定,所以才会吸引我们或者黑手双城前来,作那驱虎吞狼的勾当。他这阵中的要害是空间折叠,倘若给他有足够的时间将那地煞恶兽召唤出来,只怕我们都搞不定。闵鸿这小子此刻是外强中干,大家一拥而上,先弄死他,千万不可给他驱动阵法的机会!”
    虎皮猫大人一边跟我们做战斗动员,一边装神弄鬼地忽悠闵魔:“你来猜猜啊……”
    遇见这么一个无赖,闵魔也真有够无奈的,他的脸色数变,突然想起一事来,惊讶地指着空中挥动翅膀的虎皮猫大人说道:“难道你就是老秦所说的……”
    他的话音未落,小妖已经冲上了前去,宛若流星。
    小妖此刻也是蓄势待发,绸缪了许久,而且闵魔也是心神剧变,故而到了身前方才意识到伸手去抵挡。小妖这狐媚子别看个头只有十一二岁的小女生一般高,但是她乃麒麟胎身孕育,天生自带神力,而且身体一旦布气,坚硬如玉,这一拳,必然是势若万钧的。
    然而闵魔这仓促一封挡,身形仅仅退了几步,小妖却是倒飞而回。看来虎皮猫大人所说的话语,还是需要打一些折扣。不过小妖飞回,我们这些人却都已经快速赶到,出剑的出剑,挥杵的挥杵,凭着双手撕扯的,便贴身而上。
    闵魔却也不惧,浑身黑雾化作无边厉鬼,在我们的周身旋绕,气势惊人。
    不过这些东西平日里看着鬼气冲天,凶煞莫名,但是在朵朵、吉娃娃这些鬼道强者面前,却也弱上一分,至于将这些鬼气视作食物的虎皮猫大人,更是笑而不语,开心地挥动翅膀,补足刚才损失的元气。
    这一番争斗凶险无比,闵魔虽然或许真如虎皮猫大人所说,并不复他全盛时的状态,但是对付我们的围攻,却也夷然不惧,左右还有七八个门徒上前来相帮,周遭更有腐尸、控魂者凶猛袭来,若以人数论,反倒是我们陷入了重重包围中。
    不过我们是抱着不成功、则成仁的必胜决心,一时之间,倒也是旗鼓相当、势均力敌。
    然而敌人毕竟实力占优,很快我们就败象渐生,闵魔一边挥舞着下盘滑腻的触角,一边哈哈大笑道:“黄口小儿,待我启动大阵,将尔等绞杀吧!”
    他刚刚挥起双手,正要唱咒,结果突然在裂缝附近的几具悬棺,又开始晃动起来。

猜你喜欢: 《重力战线》 《当重生遇上穿越》 《孙小鹤的探灵日记》 《领主养成手册》 《绝盛》 《山寺杏花之寻亲》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