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援兵,援兵

    这变故显然有些出乎闵魔的意料之外,他不满地瞪着在外围摇幡耍旗的黑白无常,大声喝道:“徐亚军,不可胡乱驱使法阵,浪费了能量,本座还需留些法力,来驱动周转的!”
    他平日里积威甚重,这一番瞪眼,再配合着尽是触手的恐怖身形,绕是那个高帽儿修为不错,也不由吓得脚软,带着哭腔回应道:“师父,有您在此,徒儿就是长了熊心豹子胆,也不敢擅自动那阵眼。这动静,可真的不是我弄的啊!”
    黑白无常急迫的辩白让闵魔听到耳中,疑上心头,正想要说话,便见到从西边跑来一个带着眼镜的男人,大声叫道:“师父,大阵的景门被人攻破,敌人杀进来了!”
    我听这人的声音略为熟悉,扭头一看,竟然是我的高中同学杨振鑫。
    这个昨晚还跟我故人相见的家伙,没想到居然也是闵魔门徒?这实在是太让人意外了,难道这所有的一切,都是闵魔算计好了的么?还未待我从这让人震惊的消息中回过神来,闵魔的脸色也是勃然一变,扭曲狰狞地说道:“好、好、好,来得正好,好让你们瞧一瞧本座的本事!”
    他话还没有说完,好几个被他分神所控的普通人突然就加快了速度,朝着我们这里狂奔而来。
    生命在奔跑的过程中湮灭,而后在闵魔的指令下,这些人全身的精力都集中于一点,最后诡异地爆炸开来,在我们与他之间形成了一大片红雾,而有那漫天的血肉骨刺,朝着我们劈头盖脸地激射而来。
    就在这危急关头,我们根本避无可避,好在两个朵朵和吉娃娃三个小家伙在一瞬间反应过来了,朵朵和小妖手拉手,憋红了脸,用自己的力量在我们身周形成了一个以青木乙罡为主体的屏障,青朦朦的,而吉娃娃则在旁边查遗补缺,贡献出自己的一份力量来。
    一瞬间爆了三个,当第四个再次冲上来的时候,这青色屏障已经摇摇欲坠,根本就不能够承受再一次的打击了。
    当我脸色铁青,但见一道青光闪耀,竟然直接钻进了那人的脑袋里去。
    那个男人浑身一阵抖动,瘫软在了地上,不再动弹。雪瑞打了一个响指,笑颜如花她的青虫惑对付此等精神占据和迷惑的领域,绝对是专家级别,并不比研修过分神夺舍**的闵魔差多少,故而能够一举控制住。
    而就在我们这里战作一团的时候,先前抖动的那些悬棺突然一番扭动,下饺子一样,簌簌掉落下了好几个身影来。瞧这些人统一的中山装打扮,我们的心头狂喜这大师兄果然给力,没有在事情结束之后才过来扫场或者收尸,恰恰是赶在了最紧要的时刻,以这种近乎冒险的方式出现。
    这些从棺材中翻身下来的,总共有五人,其中的一个便是曹彦君。
    他们并没有受到任何伤害,显然是法阵被破了的关系。瞧见了我们,曹彦君大喜,与我们打招呼,说果然在这里。
    毕竟是专业人士,他们进来之后,一个招呼打完,一点儿废话都不说,四处打量了一下之后,便散落各处,全力戒备着。曹彦君皱着眉头,对着面前这个卖相恐怖的怪物说道:“闵魔,你投降吧,束手就擒的话,还可以留下一条性命!”
    闵魔见棺材里面就出现了这么几个人,不由得哈哈大笑,难以置信地说道:“你就这么几个人,还好意思叫我投降?”他话音未落,手便已经高高扬起来,五指之间,有黑色的电光缠绕,如同风暴一般生成。
    瞧见闵魔这等状况,站在曹彦君身后一个颧骨高高的俊朗青年一声冷笑,说兀那老匹夫,长着这么副鸟样儿,还敢口出狂言,也忒目中无人了,看道爷教训你!
    他的话语一落,背上青锋剑跳起,反手抓住,便朝着闵魔劈去。
    此子的剑法、力量以及对时机的把握,都是十分厉害的,让人不敢小觑,故而才会如此高傲。
    不过闵魔岂能让这等小辈所鄙视了?当下也是发了狠,双手不动,其中的一根触手绕了一个圈子,朝着这青年的后腰捅去。
    青年的反应十分迅速,回身就是一剑,斜斜削在触角之上。他本以为凭借着自己千锤百炼的锐利青锋剑,定能削下一层皮肉来,哪知闵魔身下这章鱼一般的触角看似柔嫩,然而有一层一层的伞状边缘凸起交叠,外覆滑腻的体液,形成了极为坚韧组织层,杂毛小道的手中的鬼剑比这锋利数倍,照样只划拉下少数丝状突起,并不能伤及本质,何况是这个青年呢?
    闵魔与这个傲气冲天的青年一交锋,没几下便占据绝对优势,正待重下杀手的时候,旁边一个矮胖的中年人斜冲上来,手掌一翻,拍在急袭而来的滑腻触手之上。
    但听“砰”的一声炸响,那粉红肉色的触手惊惶地收回去,闵魔后退几步,将那只触手游到眼前来瞧,只见这条触手已然被炸去了一大截,断开的豁口处有蓝色的浓浆呈现,皮肉在不断地收缩,应该是承受了巨大的痛苦。
    闵魔越瞧越气愤,声音明显都在颤抖着:“掌心雷,你这是道家掌心雷?”
    那个矮胖中年人却是个颇为稳重的人,他将傲气青年给扶好,然后拱手说道:“正是,南海李彦,向老前辈问好!”
    闵魔眼睛一转,点了点头,说南海李家的人,难怪,这掌心雷的手段,确实厉害……开!
    他前一句还点着头说话,后一句,表情已经狰狞到了极致,原本干瘦的老脸上面有着许多红色蚯蚓一般的东西,在血管之下游动着,他深呼吸,一口气,竟然将这混沌万棺大阵中大部分悬棺上面的长明灯,给全部吸食吞入自己的腹中来,在我们的严重,以闵魔为中心,整个空间倏然暗了下去。
    骤然熄灭的长明灯,上面附着的力量大部分都被闵魔所吸收,不用旁人提醒,我们都知道此刻应该是立即朝他进攻,不然当他完全吸收了这上面所有的力量,只怕我们所有人,都抵挡不住这个家伙了。
    不用吩咐,我和杂毛小道便错身而上,一人舞爪,一人持剑,左右夹击,而那个傲气青年的青锋剑也扬起,朝着闵魔冲了过去。这闵魔本来还在享受着力量增长的快感,突然见到自己被好几个人的意志锁定,高声叫道:“挡住他们!”
    他的话音一落,他的那几个徒弟都挥舞着武器,拼死冲了上来,一副决死的表情。
    不过除了这几个人,其余的似乎已经开始往着角落撤退,我特意瞧了一眼王珊情,只见她被人用一束黑色的丝绸捆住了手脚,却是动弹不得,被人扔在了原地,旁边有好几头腐尸失去了黑白无常徐亚军的控制,开始朝着她袭去。所幸有闹闹在旁边照料,所以并没有被啃食。
    瞧见小鬼闹闹的身影,吉娃娃和朵朵都不由得战意燃起。
    像它们这样的同类,其实一点儿都不和谐,总是筹谋着将对方吞噬,除了朵朵乖巧理智这样的孩子,其余的都是天性。其实倘若不是雪瑞管束,只怕吉娃娃就会整日找朵朵麻烦。这里也是一样,一瞧见了小鬼闹闹,吉娃娃“汪汪”一声叫唤,朝着小鬼闹闹扑去。
    朵朵并没有走,她知道此处最重要的敌人,从头到尾都是闵魔,倘若将此人除掉,我们才能够有真正的安全,所以她并没有走,而是帮着我们偷袭闵魔。她身具癸水青木两种力量,而且自身又有鬼道真解和鬼妖婆婆的藏密传承,认起真来,其实还算是一位主力战将,不过她到底还只是一个小女孩儿,战斗意识并不强烈,主要还是靠爆发,所以此事也只是做一些辅助的工作。
    群攻为上,我们很快就将闵魔这些弟子给击溃,死的死,伤的伤,一哄而散。
    不过闵魔并不急,他还有大把的腐尸可以指挥,一拥而上,这些家伙在爬出棺材不久之后,终于没有那么潮湿了,身手也灵活了,力量增大,而且还悍不畏死,所以还颇有一些难缠。
    小妖、朵朵等小家伙虽然可以越过这些腐尸前进,但是为了怕遭其毒手,我也不敢让她们去冒险。
    还好因为闵魔需要全力吸收此番的力量,没有再分开神念,去控制那些普通人,使得他们全部都没有了支撑,软绵绵地趴在了地上,没有动弹。瞧见前面堆叠了二十多头腐尸,而闵魔已然快要完成了吸收和布阵,杂毛小道心急如焚,从怀中摸出一道金光闪闪的符箓来。
    他口中一声大叫,又是一道血箭喷出,吐在了这张符箓之上。
    此物在一瞬间化作了烈焰,将我们身前的一大堆腐尸燃烧开去,而就在杂毛小道提剑准备硬冲的时候,天地一阵摇晃,一道苍凉凶横而原始的吼叫,从那地缝里面,缓缓地传了出来。

猜你喜欢: 《孩他爹身份好像不一般》 《最强高手混都市》 《异世音动时代》 《战王枭宠:医妃药逆天》 《星际美食宝典》 《炼修》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