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龙涎液的消息

    “什么口水?”
    旁人纷纷表示听不明白,而那个大脑袋老李则咽了一下口水,重复一遍:“真龙的口水,龙涎水!”他言之凿凿的话语让旁人都笑了开来,啃着扒蹄的朋友都笑岔了气,而我和杂毛小道的脸色,却开始严肃起来,一边小口地吃着泉城大包,一边支楞着耳朵倾听。
    大脑袋看见自己的朋友们笑得哈哈,都不信,一本正经地解释道:“这三宝之所以能够位列盛名,都是有道理的温凉玉圭能够凝神静气,乃修行者度过心魔必须的法器;沉香狮子封存了一头远古雄狮的魂魄在里面,但凡扣弄一点儿烧了,闻到的人战意凛然,实力倍增;至于这黄釉青花葫芦瓶最为神奇,相传清乾隆五十二年间,乾隆皇帝登临泰山,为了给人民祈福,结果感动了东海一条真龙,在里面留下了一口唾液,可安宁静气,舒缓心神,甚至有起死回生之功效这黄釉青花葫芦瓶原是一对,解放前被一大贼盗去,辗转返回了岱庙,可惜里面的龙涎水早已无影踪,而后又毁于十年浩劫……”
    大脑袋老李这番徐徐道来,旁人听得津津有味,可是完了之后,又有朋友笑了,说拉倒吧你,老李,你也就是一个开旅馆的大老粗,说得跟自己是那古玩街里面的角儿一样,还什么修行者?你大清早的,没有喝酒吧?来,吃肉,吃肉,多吃排骨,补脑子!
    听到这话儿,大脑袋不由得气急败坏,说老子这也是听三个客人谈起的,言之凿凿,你们这些没有文化的家伙,爱信不信,好像我李旭男骗了你们就有钱赚一样……
    看得出来,大脑袋和一同吃早餐的这帮老兄弟也都是熟识,他谈及泰山三宝呢,也不过是茶余饭后的一些谈资,至于旁人信不信,他也不管,哈哈一笑,然后开始讨论起待会儿谁付账的问题。我和杂毛小道面面相觑,感觉这个家伙话语里面虽然并不完全能当真,但是似乎也有一些蛛丝马迹。
    三叔头上的病也差不多有一年多时间了,虽然后来萧家大伯陆续找了一些药来治,勉强拖延着,但是用龙涎液来疏通经脉,通达全身方才是正途,不然即使萧爷爷和萧家大伯有那天大的本事,也阻止不了三叔瘫痪在床、脑瘤生长的结果发生。
    所以一听到有龙涎液的消息,虽然也不知道是真还是假,我和杂毛小道也都记挂上心来。
    见这老哥几个在嘻嘻哈哈说着饭钱谁付的问题,杂毛小道长身而起,走到邻座前双手一拱,说道各位安好,如蒙不弃,这饭钱不如记在小弟我的账上。此时的杂毛小道,用的是谷陆鸿这小白脸的身份,看着也就二十啷当岁,瞧他这一副无事献殷勤的样子,大脑袋老李倒是有一些莫名其妙。
    他开旅社的,见惯了人来人往,世事人情,知道这类没事套近乎的,必然有所求,有心不理会,不过他到底年老成精,颇为圆滑,推脱道:“不用,不用,我们哥几个儿开玩笑的呢,这吃个早点的钱,倒是真不缺,不用劳烦小兄弟你了……”
    杂毛小道这个人,沾上毛就整个儿一猴子,精明得厉害,自然知道大脑袋在顾虑什么,于是咳了咳,让小康把证件亮出来,完了之后,说老哥能不能借一步说话?
    瞧见了小康那宗教局的证件,大脑袋老李更加不怕了倘若是工商税务,以及各个执法部门,他倒是要给个几分面子,至于宗教局这种冷衙门……呵呵,谁会在乎这个整日跟和尚尼姑道士打交道的小公务员。
    大脑袋老李抱着胳膊,说借一步就算了,有事说事,没有的话,哥几个儿还没有吃完呢。
    见亮证件这一招不好使,杂毛小道也不再意,毕竟知道宗教局是有关部门的民众,其实并不算多,知名度不高也是正常的事情。他这人啥都不说,最厉害的就是一张嘴,当下就忽悠开来,好是一通说,终于将大脑袋老李引出了门外,探听他刚才那一番话儿,特别是这泰山三宝的本来面目,是何而来?
    毕竟由大脑袋老李这样的人,无疑是说不出刚才那一番话的。
    许是杂毛小道忽悠得当,那个老李倒也是竹筒倒豆子一般的,将他所知道的一切,都告知了我们。
    原来这老哥在附近开一家青年旅馆,这些说头都是现学现卖,学着他店子里面的三个顾客说的。那三个家伙看着贼眉鼠眼,都不像个好人,不过懂的倒是蛮多,有一个叫做吕尤的眼镜男,大部分话儿都是从他口里面传出来的……
    老李笑着告诉我们,说这三个人对这方面好像是挺有研究的,瞧那架势,好像是想要去重重看守的博物馆里面,偷了那三件宝贝一样。
    我和杂毛小道对视一眼,我问道:“老哥,那三个人还在你那儿不?”
    老李说不再了,前个儿就离开了,说是去了泰安,准备爬山去了。
    我们问清楚了那三人的长相,然后点头表示感谢。老李临走时有些莫名其妙,说咋么的,你们宗教局还管破案子的事情,难道那泰山三宝真的给人偷了不成?若真是,我这算不算是提供线索,到时候案子破了,是不是还有奖金了?
    我们笑了,说东西好好还在呢,我们只不过是听你说得有点儿意思,所以就听一听罢啦。
    大脑袋老李将信将疑地回了铺子里去,我看了一眼杂毛小道,说老萧,你觉得这事情有几分真?杂毛小道眯着眼睛想了一下,说不管有几分真,这龙涎液的消息一旦有,就应该去瞧一瞧,毕竟时间越来越久,三叔这可真就拖不起了上回还听小叔说,三叔上回下地,突然间就摔倒了,躺了好几天呢。
    想到生龙活虎的三叔变成这幅模样,我不由得对周林这个王八蛋恨得牙痒痒。
    事有轻重缓急,那桃元对杂毛小道在重要,也不如三叔跟他亲,我们权衡了一番利弊,决定先去就近一趟泰山,瞧一瞧那黄釉青花葫芦瓶中,到底有没有那龙涎水。
    此计定下,我们回过来找到了小康,让他带着我们离开泉城,转到去泰安,然后登上泰山,登上那玉皇极顶,去瞧一瞧那初生的朝阳,到底有多么美丽。对于我和杂毛小道的临时意向,小康表示了不理解,他说都已经准备前往肥城的那个地方了,怎么又突然改变了方向?
    杂毛小道解释说总听人说起泰山这“天下第一山”的名头,如今这都到了跟前儿,总还是要见上一面的,不然也不就是白来了一趟泉城么?
    小康毕竟是林齐鸣派给我们的接待,一切皆以我们的意愿为主,所以既然我们都坚持了,他也没有再说什么意见,只是打了电话回去确定了行程,完了以后,告诉我们,说可以,上面同意了,一切皆由着我们,无论做什么,他们支持便是。
    吃完了早餐,我们与还在享受美食的老李一伙人挥手告别,然后上了小康的奥迪,并且通过小康委托局里面的工作人员确定老李旅社的登记手续,获得了那三个人的第一手资料。
    有关部门的办事效率若慢起来,让人抓耳挠腮,但若真的快速起来,其实还是很快的。我们在前往泰安的路途中,就得到了答复:这三个人都来自东北的一个重工业城市,为首的吕尤几进宫,至于其他人,并没有留下什么档案,应该都是新手。
    听到那个城市的名字,我的心中一跳,那个地方儿,可不就是八手神偷曾经的发源地么?
    至于吕尤,这个家伙几次进去,犯的都是偷窃罪。
    在接到消息之后,我的电话又有人打了进来,我一看号码,居然是董仲明董秘书。我想了一会儿,还是接通了,电话那头传来了董秘书紧急的喊声:“陆左,你和萧道长两个人,是不是已经不在东官了?”
    我下意识的想了一下,然后觉得瞒也瞒不过,不如将话儿挑开来,应该会好一些。
    当得知了我和杂毛小道都已经乘坐飞机抵达泉城,电话的声音突然停了,过了好一会儿,传来了大师兄沉缓的声音:“你们两个啊,还没有安歇,又到处乱跑了。林齐鸣这个家伙,自己人手不够,工作展开不了,就想着找你们去撑场面。不过既然到了鲁东,那么你们就好好地待着便是,不要出去徒惹是非,在当前的这个局势里,千万不要被人给瞧出了身份。”
    我们两个都说好,没口子地点头答应了,
    我们大概是中午的时候到达了泰山附近,然后由小康安排了我们住进一家名叫做御座宾馆的地方,先行将行李放下,然后带着我们前往泰山脚下的岱庙看了一看。我们并没有说太多的话,只是默默地左右瞧着,记住地形。
    时间一点一点地嘀嗒过去,夜幕降临了,我们便将两个朵朵和虎皮猫大人召集了来。
    远远地瞧着岱庙的轮廓,我们翻身朝着后门摸去。

猜你喜欢: 《阴缘冥定》 《无上真阳》 《修真岛主》 《流氓高手在三国》 《一朝砚遇》 《重生混沌仙尊》

热门小说